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庆东
孔庆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845,838
  • 关注人气:342,9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孔庆东的《毛巾诔》

(2014-04-28 22:44:54)
标签:

文化

孔庆东

毛巾诔

孔庆东的《毛巾诔》

           孔庆东的《毛巾诔》

 

            

                            gsj555385

 

   我是很喜欢孔庆东的。最早看的是他的博士论文《超越雅俗》,颇有学术功力。最令人佩服的是他的审美品位和超强的艺术理解力,他对文学作品有非常独到的见解,而且能够用简练、精当乃至传神的语言评点作家的艺术风格。
  我认为孔庆东作文的水平很高,能够熟练运用各种文体进行写作,对词、句、典的驱策几乎到了从心所欲的境界,但直到今天他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作品仍然是一篇学术论文《黑色的孤独与复仇》。
  孔庆东在某事件中是北大的学生头头,为此受到处分,被“发配”到北京二中教语文。有人说他怎么讲起高中语文来了,我想他是有这个资格的。而目前的语文教材选编,高考命题也都有他的参与。
  我不认为孔庆东是*河蟹*。孔庆东经常批左,很多*河蟹*喜欢孔庆东,不过是选择性地看他们喜欢的部分。孔庆东的作风是,要用一个相反方向的力量来平衡已经偏向某一方的东西,所以故意讲一些偏激之语。譬如他并不喜欢朝鲜,但反对妖魔化朝鲜,而如今妖魔化的言论占了上风,因此他常常说朝鲜的好,以及中国其实对朝鲜如何如何不地道。
  孔庆东算是把各路人都得罪完了,左,右,官方,民间,都有讨厌他的理由。但仿佛现实中的人际关系还不错,包括不同阵营里的很多人。我想起余杰,他结识孔庆东的时候,两人都还年轻。我记得前些年余杰说,像孔庆东这样的人居然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足见TG之黑暗,力量之强大……我想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是痛心疾首的,尽管孔庆东已经“这幅模样”了,但他还是口下留了情。而孔庆东对余杰,多少也如此罢。

----------
  【补】关于孔庆东,我其实有挺多想说的。以上内容是上班午休时写的。下午下班,出去吃了羊肉,回到屋里,再说点儿什么罢。
  我认为孔庆东身上有很多知识分子所没有的品质。孔庆东对中国的某些官员,部门,不合理现象及不合理制度的批判超过绝大多数所谓的“公知”,犀利狠毒,毫不留情,也不顾忌所谓的斯文,直接开喷。贺卫方去石河子支个教就说自己是被流放,被迫害,而孔庆东呢,真正意义上地是因为政治事件被发配去教中学,又早在多年以前就去过了石河子支教,他从来没拿这个说过事儿。孔庆东曾经去韩国两年,也到过一段时间日本,都是学校安排出去避风头的,其受到的压力远远超过那些上蹿下跳大呼小叫的受害狂民主斗士。他曾说自己不是左派也不是右派,硬要说的话,是“人民派”,对此我是认可的。我觉得他身上有中庸精神和鲁迅精神,有超越雅俗的气派。
  孔庆东虽屡有惊人之论,雷人之语,又常常以幽默为人所知,但他的内心是严肃乃至哀伤的。贴一篇有人对他的打油诗《毛巾诔》的评论:

  《毛巾诔》是今年遇到最好的一首,让我仿佛又找着读白居易杜甫的快感。由于作者习惯于调侃,加上诗面的直白,初读让人有打油诗的感觉,了解了作者的经历,每每再读,却总有一腔悲壮涌上心头。

 

  毛巾诔 毛巾诔
  我是一个吝啬鬼
  一条毛巾用十年
  擦身擦脸又擦嘴
  带它五湖四海游
  走遍千山和万水
  蛾眉绝顶汗冰结
  黄金海岸爽风吹
  北大寒窗伤人骨
  揾去多少英雄泪
  夜读归来冷水浴
  冰泉灌顶壮思飞
  也曾湖畔度春宵
  为我一掩风流罪
  天安门前大游行
  毛巾蘸墨写万岁
  长风万里到南洋
  酷暑如蒸身憔悴
  一日冲洗三百遍
  断毛残巾纷纷碎
  可怜十载好兄弟
  客死异乡不得归
  此地阴间不寂寞
  爪哇国里尽朝晖
  孤身回京思战友
  往事如烟双泪垂
  毛巾诔 毛巾诔
  莫叹今日终成鬼
  君不见黄巾红巾皆粪土
  人生失意无南北

 

  诗写于1999年,当时作者作为交流学者持教于新加坡。时过境迁,追忆十年前应该是1989年,作为一个抓住六十年代尾巴出生的人,1989年刻在心里是不会随岁月渐渐淡忘,反倒挥之不去,抹也不掉,因世事历练的沉淀越来越清晰。而诗作者竟是当时一腔热血荐轩辕的领袖人物“之一”,后来局势的演变作者也受到了“应有”的制裁,有被“放逐”的经历。不过,是金子它不甘被湮没在煤堆瓦砾中;大浪淘沙,是磐石它不会扬其波逐其流,若干年后,他又杀回母校直博到象牙塔的顶端。89到99,十年磨一剑?十年冷板凳?民间有周年祭,三年祭,十年祭,是啊,该做一个小结了。作者身在异国他乡,独守寂寞,心念家国,曾经的激情燃烧是否还余有沸腾?看着陪伴自己若干年出生入死的毛巾因使用过频过度身销魂损,想到自己报国济家无门鞭长莫及,英雄怎就落了泪?禁不住挥情抒怀,读来有一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的感觉。悼念的是毛巾?还是诗作者另一个自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雅俗与权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雅俗与权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