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孔庆东
孔庆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842,953
  • 关注人气:342,9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这国家还有干净地方不?

(2011-08-18 22:27:01)
标签:

环境污染

传销

杂谈

          

 

 

 

云南曲靖铬污染

(2011.8.15)

 

主持人:8月13日一则“珠江上游水源被剧毒铬污染,将危及沿岸数千万人饮水安全”的消息在网络上被大量转发,不少网友通过微博表达对了珠江饮水安全的担忧,相关的猜测也有愈演愈烈之势。孔老师怎么看待云南铬污染的事件。

孔庆东:我们国家很热闹啊:北方污染了,南方也污染了,东边污染了,西边也污染了——这国家还有干净地方不?好像没有干净地方了,这国家已经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危邦”。孔夫子说:“危邦不入。”可是我们现在不是“入不入”的问题,我们就住在这“危邦”里边,我们就住在这个“危险的国度”里。四面八方、上下左右,全部污染——区别只在于是否报道了。假如没有报道,你还以为你活在安全的区域。其实我们呼吸的空气、我们饮用的水、我们吃的食品,全部都是污染的。那怎么办?13亿人口搬到哪儿去?我们搬到美国,美国干吗?没有办法,那么只好自己起来奋斗。我发明一个词,叫“自费爱国”——人家不让咱爱国,汉奸不让咱们爱国啊,汉奸批判咱们、打击咱们、镇压咱们、屠杀咱们,那怎么办?咱们还得爱这个国!爱国的方式不是给这国家涂脂抹粉,把坏处说成好处,把坏事说成好事,而是要认清这些坏事。我们要跟汉奸斗争,用我们自己努力,改变这个国家。现在就说吧,水污染了怎么办?我们要呼吁、要批判、要惩罚有关责任者。今天这个新闻报道挺怪的,云南那边污染了,污染源是在云南那边,它说广东这儿还没事——你这不是欺骗老百姓吗?广东没事,就说明这事就没有了?就比如说现在北京发生沙尘暴了,然后据上海气象部门测算,没有影响到上海,“大家放心吧!”你这不是糊弄人吗?上海没事,就等于北京没事了吗?现在广东人没有中毒、没有毒死,就说明云南人民没事吗?这条水途径好几个省,从云南经过广西,最后你在广东入海口,说“这块儿没事了”,你这是糊弄谁呢?污染本身是很令人气愤的,这种欺骗人民的报道,就更加令人气愤。水污染本来就是人祸,这种欺骗人民的报道,是祸上加祸!它的意思是大家高枕无忧,你不用管。这不是拿人民当“阿斗”吗?就好像说新疆刮大风了,北京没有感受到,就说明新疆没事?这叫谁家的逻辑?小学数学怎么学的,起码的逻辑推理都不会,三位数相加,就搞不懂了。所以中国的污染已经非常严重。就拿广东来说,广东目前还没中毒,你以为就没事吗?我们以前学过一篇《扁鹊见蔡桓公》,有一句话叫:“不治将恐深。”就是现在你这病啊,还不太严重,如果不治呢,就严重了。现在这个重污染,是从云南那边下去的,但是现在广东你如果不提高警惕的话,早晚有一天,突然会发现广东的水都是剧毒。怎么办?不管了吗?这种思维,至少也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你广东人现在还没中毒,你就好,不理会,任凭云南人民、广西人民受苦。那将来广东人受苦,谁关心你啊?没人关心你了。对于坏人坏事,应该像“老鼠过街一样,人人喊打”,人人奋起。

主持人:现在我发现彼此的生活就是这样,“老死不相往来”,自己家管自己家的事。

孔庆东:好像现在过来俩流氓打你,我不管,一会儿他们打我,你也不管。

主持人:对,互相看热闹。

网友:这种解释犹如放屁,暂不污染,就是会污染!事故责任人,一定要拉出去砍了!

网友:日核污染也来了,中国怎么变成了“身毒”?

孔庆东:没错,就是“身毒国”了。

网友:影响到广东的水质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相信了。

孔庆东:就这一条新闻里,暴露了太多的思维问题,我们中国的多少问题,都能在这里得到映射。

网友:怎么都是媒体曝光后,才能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孔庆东:那不曝光,咋知道呢!你不说你“最爱石菲”,谁知道啊?

网友:咱们国家还对人家束手无策?

孔庆东:对强权束手无策,对环境束手无策,对贪官污吏束手无策!

主持人:这指的是刚才那康菲公司。

网友:中国大地还有几条干净的河流?

孔庆东:可以说一条都没有了,你想,连雅鲁藏布江都开始污染了,还有什么好地儿吗?没有了。

主持人:那中国以后这旅游事业是不也会受到影响啊?没有好的河、江了,大家还去干嘛呢?

孔庆东:“不干不净,吃了没病”嘛,就在污泥浊水中旅游吧。

网友:水质污染不会是一时的事,造成这么大面积才引起重视,监管部门干脆取消吧。

主持人:取消更完了,孔老师。

网友:珠江源头也污染了。云南最近怎么了?赛家鑫、云南高院、昆明发改委处长集体淫乱视频。云南暗无天日呀。

主持人:好像云南最近不太好的新闻比较多。

孔庆东:云南真不应该这样。云南,“彩云之南”,多么浪漫的省份,全国人民对那地方深有感情。想到云南都是载歌载舞的、特别纯朴的,没想到一夜之间变成这个样子。

网友:暂时没影响广东,不代表将来不影响广东,不代表不影响全国。中国还有那条江河没被污染?

孔庆东:大概也许中南海还好,也许就剩下中南海了。

网友:以前是“国破山河在”,现在是“国在山河破”。环境污染不只是生活环境,他对人身心的影响也是存在的。人的思想心理问题也和环境污染有着间接关系。

孔庆东:其实首先是人的心理污染了,人心都坏了,就知道赚钱了,然后才去污染环境。

 

 

 

广西来宾传销案

(2011.8.17)

 

主持人:在传销业内有一句话,非常有名,就是“全国看广西,广西看南北”,也就是说呢,广西是全国非法传销的第一重灾区。孔老师,刚才通过短片我们了解到了一个新型的传销模式。

孔庆东:这个已经不是“新型”的了,这个事情早都是旧闻了。(主持人:这是旧新闻了?)广东、广西是传销非常发达的地方,特别是广西,可以说是我们传销的“党中央”——如果说有一个“传销党”的话。“传销党”的“党中央”在哪呢?就在广西。你看广西来宾,“来宾”这名字起得也很好,“招徕宾客”啊。有个样板戏叫《沙家浜》,里边有一段唱词,就是:“来的都是客,全凭嘴一张。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我觉得这个用来说传销,特别合适。我觉得这阿庆嫂啊,她当这个地下党有点吃亏了,屈才了,阿庆嫂要是活在今天,搞传销,肯定是“传销党”的“主席”。这个传销啊,十几年前就非常地嚣张,就在北京,也是非常厉害。它把很多正常的人,都给洗脑了。如果你到传销那个地方去——但是你千万别去,因为你这个抵抗力比较差。(主持人:对,我不能去。)你去了你就回不来了。(主持人:我去就扣那儿了。)你去了不是扣,你就被人忽悠了——那里边完全就是一个洗脑的机构,在里边的人都跟疯了似的,喊口号:“传销万岁!”效忠于你那个上线,每一层、每一级都是这样。

主持人:在我的概念里好像传销就是发展下线,你发展得越多你的级别就越高。

孔庆东:就是你被上线拿走的钱,你从下线那拿来,简单地讲。——就是他们的所谓“资本运作”。

主持人:但我知道这个事,孔老师,好像这个传销一般都是朋友,全是朋友比较多。

孔庆东:它这个毁灭性特别强,就是首先伤害的是亲友。你说你上哪发展下线去?肯定是从自己家人开始。(主持人:你跟陌生人,人家也不搭你这茬啊。)从家人,从同事,甚至老师从学生。那么我就知道,非常不幸,北京市有一些很优秀的中学老师,就陷入这个传销里面去。最后这个人就跟中了邪一样的,家里的丈夫也不认,孩子也不认,学生也不认——到学生那去发展下线。最后学校把他开除了——开除了好,人家“无官一身轻”,就直接去搞传销了。你别说,这里边——咱们实事求是地说——还真有发财的。但这个发财,它不是靠正常的资本运作,靠正常的销售产品,而是靠不断地层层剥削,最后就建立起一个传销的金字塔。这个东西危害太大了。首先,它是绕过了国家税收这一块——我们大家都是纳税人,是不是啊?——它就绕过了这一块,所以有很大的一块利润,被他们拿走了。另外呢,就是它毁坏人心。让人每天都陷入这个,不断地去——他看见所有的人,都不是人;他看见所有人都是下线,都是潜在的下线。比如我如果是一传销人,“哈哈,今天来了二十多个记者”,我特兴奋,我把他们中发展十个,那我就成功了——就像疯狂的邪教传播模式是一样的。但问题是这个道理很简单,危害这么巨大,怎么横行这么多年,得不到整治?这其实又跟广西地方政府有关系。我们刚才看了那个视频里边,记者打电话,那个回电话的明显就是推诿,那个回电话的根本就是不把这个事放在心上。如果当地政府下决心整治的话,绝不会光天化日之下,在这个城市的主要公园里,这么嚣张。而且人家的传销人自己都说了,“你别看政府正面打压,侧面还提倡呢,侧面还鼓励呢”。所以我们就想一想,这个传销,对那个地方有什么好处?恐怕又要落到“来宾”这两个字上——只要这块来的人多,它就要消费;只要消费,就促进这个地方的GDP。所以,又是罪恶的GDP!也就是我们用GDP去评价干部呢,就会使各地干部无恶不作。只要我们这地方来的人比较多,他“吃喝嫖赌毒”,都可以;传销,无所谓——你传销来一万人,你得一万人消费吧,得住在这吧?所以说,这个罪恶的GDP,导致各地干部无恶不作。它明知道这是坏事,它不去整治它们,直到这个曝光,曝光得这么厉害,惊动了中央。你想,我们国家每天多少坏事呀,哪能都靠中央来呢,中央惊动的次数是很少的。那这广西闹得太过分了。那么我也看到,广西现在开始有大的动作,要全面去整治了。但是,其实整治不止一回了,九十年代就这么厉害,进入新世纪以来,变本加厉。所以我就估计,过一段时间,它又会死灰复燃。

主持人:那孔老师,参与到这个传销模式里面的人大多都是什么样的人群呐?

孔庆东:你不要以为这些都是没文化,你要那么讲就错了。

主持人:是,我刚才看资料——

孔庆东:什么人都有。

主持人:现在好多高端的人群也都参与进来了。什么公务员、退休干部、退休教授,还有老总、白领、海归博士,等等等等。这些人都是有高素质的,就是常年经过一些高的教育的培养,怎么会参与到这样子活动呢?

孔庆东:这和我们这些年社会上所宣传的极端个人主义——人只要赚了钱,不问你钱是怎么来的——这种极端的个人主义思潮、拜金主义是有关系的。我们不好说中国人素质就这样——中国有好人,中国也不从来就这样——但是,起码近些年来,很多中国人唯利是图,只要赚钱就行,不问这个钱是怎么赚的。他不考虑,你把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都坑害了之后,于心不忍,没有人想这个事情。他说:“既然我坑了你,你再去坑别人嘛!”他觉得这是公平的。首先还是一个“礼崩乐坏”的问题。没有这个“礼乐”了,光靠法制是维护不了一个社会的。孔子在《论语》里边早说了,如果用刑法、用法律去维护一个社会的话,老百姓就会变成“无耻之民”,老百姓是“无耻”的。一定要有法律、有道德,两者双管齐下,这个社会才能真正的和谐、健康。

主持人:那除了刚才我们说到的那些高端人群,那么现在啊,这个新型的模式把这个魔爪伸向了大学生。因为现在大学生就业啊,很难去解决,所以很多大学生为了能够多赚一点钱,就投入到这个行业里了。

孔庆东:这个传销呢,它不仅是刚才我们说的这个,“破坏经济,破坏道德”,它还有潜在的政治危险。因为传销呢,它上线对下线是一种绝对的控制。我们想,这里假如有政治野心家,将来发生“起义”,怎么办?发生了“武装暴动”,怎么办?因为它的下线是对上线绝对地效忠的。假如这里边有几个野心家,他发动十万人,他们攻占广西政府,怎么办?所以对这个事情,必须坚决打压。首犯必须严惩;然后,对那些被骗的、上当的那些人,要给他们好好地上上课,告诉他们这个危害有多大,然后让他们回到各自的单位去,而且还要告诉他们单位对他们不要歧视,他们是失足落水者。

主持人:对。而且现在网络不是很发达嘛,那么新型的传销模式就进入到了网络了,是网络兴起的,而且它这个“网资”,全称叫做“网络的资本运作”。

孔庆东:另外这个背后呢,还有帝国主义的暗箱操作。比如说最早的这个大的传销,就是安利。(主持人:对,安利好像是透明的。)安利的传销特别大。(主持人:但是安利现在做得还挺好啊,看上去。)它为什么能够做得这么好呢,这么畅通无阻呢?它就是买通了我们的政府。它拿出一大块利润来,买通我们的政府官员,买通我们很多党的领导干部,然后我们就专门给它开绿灯。你说,咱俩想去做传销,能行吗?肯定做不起来,没人支持你啊——你首先得有公安、税收各个部门给你配合。

主持人:对。孔老师您说到安利哈,我跟大家透露一下,我原来在长春的时候,还真的被安利这样的公司拉过去,去听美容课。然后你去的时候,你什么时候心动哈?就是当它上线来的时候,然后跟你们说,这是我们公司带我们去什么——比如说啊,特别好的国家,去玩的时候——你当时就心动了,就是说全程免费,什么各种高档的旅游消费。你当时就感觉到,哎,我也想做这一块——会这样子。

孔庆东:就是说这个“成功的榜样”,是不是?(主持人:对。)不想到“一将功成万骨枯”啊——就是一个人是踩着一万个人的骨头成功的,这下边有多少人的血泪。我们不否认,是有人发财了,确实有人发财,而且还在增多,但是呢,每有一个人发财,恐怕就有十个人倒霉——这是它的罪恶。

主持人:嗯。而且我们现在看到,在这个广西的“五像广场”,不仅有公开的这种宣讲,而且相应的光盘、书籍也是大量地出售;而且,说是在这个“五像广场”一街之隔的新华书店里面,也有公开销售。

孔庆东:这都说明,起码是政府不作为。我们首先,我们不说政府同流合污——很可能是政府同流合污——即使不是同流合污,也是不作为,渎职!由于政府渎职,才造成来宾市成了“传销党”的“党中央”所在地。

主持人:嗯。所以现在我真的能体会到,它那个宣讲者所说的啊,她说是:“看,我们的台阶好高啊,上不去的。”什么意思?她说国家目前对这个行业采取的是“正面打压,侧面提倡”,“看侧面有滑坡,有阶梯”。也就是说,还是有空子可钻的,是吧?

孔庆东:但我们也要注意那句“有滑坡”——“滑下来”,恐怕要“粉身碎骨”。我知道搞传销的人里边有成功的,但是多数还是倒霉的。倒霉不仅是把钱赔进去了,就是最后家破人亡了——离婚了,孩子也不认了,自杀的、跳楼的都有。而且这还是北京,还不是广西。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在知识分子人群中,都有这样的凄惨的一个例子。

网友: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传销的呢,利益,国家怕的不是传销中的坑蒙拐骗,是怕聚众聚会!

孔庆东:但是,如果聚众聚会去上访,国家就马上来“维稳”。传销怎么就这么不切实地去管呢?!其实传销更可怕。

网友:能不能给普通百姓多一点平等的发展机会,他们也就不会被经济邪教拉去,整天想着一夜暴富。我们要关注的,应该是,为什么那么多人加入传销。是因为他们在其他领域的机会太少吗?

孔庆东:这都是我们政府需要反思的,就是人民群众选择了不正确的道路,归根结底是政府没有给人民群众提供正确的道路。正确的道路在哪儿?你说让人家不信这个不信那个,那你让人家信什么呢?人家信的那个东西,你让人家信的,你自己信不信?这才是关键。

主持人:那最终还是“一切向钱看”所导致的。

孔庆东:一切向钱看、唯利是图、不讲道德、礼崩乐坏。

网友:应该把来宾地方政府主要人员抓起来问责,公安局长枪毙,干警全体下岗。

孔庆东:特别刚才那个打报警电话啊,那个回答是特别不讲道理的,她说:“人群聚集得多,不等于就是传销啊。”——人家并不是给这个事情定性,人家告诉你这个地方很可能有传销,你应该来看一看。

网友:一方面打击传销,另一方面又开放了美国等几个外国的直销公司,要是取缔就取缔安利、雅芳等任何传销、直销公司。

孔庆东:是啊,这就等于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让百姓点灯”。

主持人:对,确实。刚才我们也说到了,像网友提到的“安利”呀,“雅芳”呀,这些都是做得比较成功的案例。那你有了成功的案例,肯定有很多人就会去效仿,就觉得它有说服力啊。

孔庆东:所以还是那句话:“量中华之物力,结鬼子之欢心。”

网友:为什么传销依然存在?就是以为美国的传销大鳄“安利”依然存在,而且变相合理了。这就是为什么传销依然存在的根本原因。州官放火百姓点灯的问题。

孔庆东:就又回到清朝了,回到清末:百姓怕官府,官府怕洋人,洋人怕百姓——“三角债”。

网友:这个国家啊!这个传销已经坑了多少人?怎么还不觉醒?这是咱们全民素质还有待提高!

孔庆东:就没有人给老百姓讲一讲怎么正常地发财致富,老百姓也需要听一听经济课,没有啊。(主持人:对,大家都想着一夜暴富呢。)对。

网友:借传销名义搞团伙犯罪,在某些地方早已泛滥成灾,我表哥就曾陷入了菏泽一个传销团体不能自拔,家人前往解救,报了警以后无人搭理,让人气愤又无奈。

主持人:看来有网友深受其害啊!

网友:现在是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公安民警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都在馆子喝茅台去了。

孔庆东:你这句话说错了。馆子里哪有茅台呀?馆子里的茅台全是假的。(主持人:得到大酒店去喝?)大酒店都没有。我跟你说,现在这个“真茅台”占市场份额比例不到5%,95%以上都是“假茅台”。

网友:打击传销不利,只缘于传销组织者与当地有关司法部门内外勾结,在利益面前,我们的人民警察早已缴枪投降。传销,其实我们现今很多事情,不是以此方式在进行着类同的运作?

孔庆东:其实很多基层的这个警察呀,还是不错的。他们是想做好人好事而不得,上级不让他做。

主持人:所以在这里通过我们的节目,也是提醒我们的广大青少年,千万不要进入这个新型的传销行业,以防上当受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