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暄-山西
张暄-山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936
  • 关注人气:1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中国文坛的山西力量

(2016-08-18 11:00:01)
标签:

中国文坛

山西力量

赵勇

分类: 一目了然
发展导报 2016-08-16 16:30

中国文坛的山西力量

山西文学:传统之上求创新

雷达(中国小说协会会长)

我是山西文学的老朋友,我认为这次三晋新锐作家群研讨会,主要还是要探讨一下山西文学如何在传统基础上创新的问题。

山西文学在现代文学史上根深叶茂,源远流长,是以赵树理为代表的山药蛋派的发祥地。如今,在现代转型冲突状况下,山西文学面临着传统的继承和创新问题,同时还有乡土文学的洋气、新锐作家的培育成长问题,都是当下亟待解决的。

关于山西文学,离开赵树理不可能,永远恪守它也不可能。新时期以来,山西文学出现了一大批艺术风格鲜明的新作家,比如说刘慈欣,他的好作品不只是《三体》,他还写过很多中短篇小说。葛水平对文学最大的贡献是中篇小说。她不是一个仅仅拿自己的生活经验写作的作家,她歌颂一个作品丰富而复杂,能将外在世界和内心世界完美地融合在一起,比如《黑雪球》和《甩鞭》,这个就是赵树理的传统。此外,李骏虎的《母系世家》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小说格局气象完全不同,有大手笔的特点,语言功力和叙事功力都很好。小说主要写了晋南农村的大家庭,一个麻雀就可以打开一个世界,它的文化内涵有很大的升华。

王保忠的小说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选材写法,有自己特别的地域文化气韵,也有自己的调子,像听山西民歌一样。他的小说看起来很平易,让生活自生自然呈现开,他做的痕迹不重,都被生活厚厚地包裹着。主要的落脚点还是对中国农民胸怀的维护和认可。此外,陈亚珍、孙频等作家的作品也各有特色。孙频的作品这几年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她的作品确实比较寒冷、寒凉,甚至比较意外,她不像“80后”的女作家。她更像一个男人,甚至像一个中老年的男人写作。她的作品女性意识很强,但是她的女性意识不是简单呼喊和维护,而是对于人性的苦难敢于抨击,甚至一层一层拷问灵魂,比如她写的《色身》,看了以后觉得有很强烈的冲击。

中国文坛的山西力量

赵树理精神是山西文学的重要精神元素

白烨(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山西的文学作品和这些作品所体现的文学精神已经成为现代当代文学的传统,从这个意义上说,赵树理精神已经成为山西文学、中国当代文学重要的精神元素和文化积淀。谈山西文学不谈赵树理是不行的,赵树理对山西文学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潜移默化的。从张平、张锐锋到葛水平、李骏虎等人的作品中,你都能看到赵树理的影响,看到他们在此基础上的与时俱进。赵树理的影响不只是在题材上,更重要的他是在文学趣味上的文学化,这可能是赵树理文学中最重要的东西,而这在我们现在很多山西作家的身上都能看到。无论是老作家还是年轻作家,无论是写乡村的,还是写现实的都有。刘慈欣曾经写过一篇短文,是科技的想象力和艺术的想象力的一种结合。整个作品具有人文内涵情感,敢于把中国元素大量运用,并且从中国文化基础上去写,确实表现了文化自省的理念,这是很大的突破和创新。

我今天要说的另外一个作家是李燕蓉,她的作品可以概括为一句话:小人物,小情绪,小波澜,小悲观,但是你会感觉到她在写作过程当中,对女人的情感精神状态关注和一种细腻的观察,所以看了之后觉得她其实是在微观叙事,以小博大。我觉得这种写法也有突破性,而且她的写法带有某种后现代性,在山西作家里面还是很少见的。

中国文坛的山西力量

山西文学是中国文坛的缩影

施战军(《人民文学》主编)

山西文学生态合理、功力了得,是中国文坛的缩影。山西文学生态合理表现在诸多方面,可以说既有“山药蛋”,也有“过油肉”。

在常规的小说创作里面,山西的创作队伍非常整齐。像张平老师的现实主义创作,在直面现实的同时又有对传统人格的一种形象化的思考,这一点上区别于一般的现实批判题材。葛水平已经成为中国乡土文学当中的一个重镇,人们已经以大师的眼光来看她的创作了。还有李骏虎的创作,《众生之路》是李骏虎创作当中最重要的作品。写乡村写得那样地丰满,而且又那样地沉痛,同时里边纠缠争斗和宽解的那种矛盾之间的一种叙事,我觉得是非常了不起的。还有像王保忠,他的“甘家湾”已经是名牌了,他有一篇叫《108》的小说,是完全可以进入到写作教材的一部,相当地经典,到了一个字一个标点都不用动的精确度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除了小说之外,山西文学非常重要的一支就是散文的写作,像张锐锋、闫文盛等。他们的散文非常有文化内涵,这种文化感跟山西老一辈作家的文脉是相承的,既充盈又感觉非常厚实,非常期待着山西能够在散文随笔方面有新的突破。此外,山西诗歌创作也是非常值得我们去重视的,生态也非常合理,在全国的诗坛上非常引人注目。还有很重要的文学评论,像刘芳坤等一批非常年轻的评论家已经崛起。综上所述,山西文学的生态是非常合理的。

此外,山西文学的功力了得。山西作家很少有只写一种文体的,他们往往不是在一种文体上展现自己的能力,写小说的也可以写散文,写散文的评论也写得非常到位,这方面非常值得夸奖。第三个方面,山西文学是中国文坛的缩影,山西这样的一种文学生态,在某种程度上说,是其他省份很难相比的,尤其中青年作家创作的最好。山西文学就是中国文坛一个非常好的缩影,我们现在很难看到其他省份能够担当起来。

中国文坛的山西力量

浦歌“细”、张暄“小”,白琳爱“八卦”

赵勇(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我想谈三位山西作家。浦歌、白琳和张暄。

先对浦歌去年出版的长篇小说《一嘴泥土》谈一下感受。这是一个既土气、又洋气的作品。小说没有太多的故事情节,时间跨度也不长,但是他却写得风生水起。后来琢磨了一下,我觉得他使用的描写不是一般的描写,他更注意呈现细节,尤其是呈现那些看上去无足轻重,但是又非常丰富的细节,然后通过这样一些细节去揭示文化当中内在的矛盾。浦歌的小说恢复或者是捍卫了小说的一种尊严。我的一个感觉是,现在的趋势是许多作家他会叙事不会描写,会写对话,不会写场景,会展开粗枝大叶的这样一种故事情节,但是不怎么会描写丰富多彩的这种心理的细节。从这样一个意义上说,我觉得浦歌的这种写法很值得提倡。我很看好浦歌,他将城市边缘里边小人物的故事写出了一种现代性的体验,比如说卑微描写,这些都是他要写的东西,浦歌已经在五千米的高度盘旋,我期待着他能够升到万里高空,能够写出更优秀的文学作品。

浦歌写过一个小说,看人家如何捕捉蟑螂,我最近想写一篇文章,看白琳如何八卦。白琳的散文当中有一个八卦的精神,这种气质和精神让她的散文与众不同。她用八卦这个词在说别人,也说自己,说的时候有那么一点调侃,或者自嘲。后来觉得自己八卦的个性根本就是天生的,我想很多作家很少会写自己很爱八卦,这种表白像王朔那样,一下确定了自己写作的腔调。白琳能够体现出“80后”写作的风格,通过她的故事抓住了我们这个时代的一种时代精神。当严肃的东西越来越无法进入到话语系统,越来越无法言语表达,我们就只好八卦。许许多多的真相其实就隐藏在八卦的故事当中,白琳就是在八卦当中寻求真相的作家,我看好白琳。

张暄写短篇小说写得很有意思,他所有小说可以用“小”字来概括,比如说小官场,小伎俩,小心思,他不知不觉地就触摸到了这个时代的脉搏,和小时代形成了同构。他的小说里的一些心理活动写得非常细,非常微妙,我把它概括为弗洛依德所谓的潜意识心理。他虽然刚刚出道,但是我对他还是有信心和希望的,他以后的写作还会有很大的起色。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