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悉尼球探
悉尼球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25,575
  • 关注人气:1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球痴米卢看亚洲杯

(2007-07-16 16:46:39)
分类: 业余爱好
球痴米卢看亚洲杯 

(和米卢、范志毅在中伊开赛前)

 

 

只要跟米卢私下接触过,不论喜不喜欢他,都会承认,这是个神人,有点意思。

 

听说米卢也到了吉隆坡看亚洲杯,昨天与他和范志毅约好一起去看中国打伊朗。从中午开始一起等待,为了打发时间作好了谈人生谈理想的准备,最后发现谈的还是足球,因为他太喜欢谈足球。一说到足球,满处找纸和笔讲解布道,总忍不住把永远随身带着的那些比赛光盘像履历表或光荣簿一样拿出来晃。你可以打趣说他像一个永远在寻找合同工的旅行家,但你绝对不会怀疑他对足球的钻研和热情。在我所见过的中国足球人里,也就是朱广沪对足球的痴迷能接近米卢。

 

很多人不喜欢米卢所谓“滑头”的一面,大抵因为这本是我们的强项,他一个老外,也来这套怎么行。这次在吉隆坡,仍能看到他的“滑头”。比如他不愿意去中国队球员下榻的酒店,因为去了免不了和带过的球员喝杯咖啡等等,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再比如他也会在交谈中发一些旧事的牢骚,然后嘱咐大家不要对外说,这也很中国式。外界对米卢的一些说法不失准确,他待人接物有些表面化,对所有朋友表现着几乎一样的热情、幽默,令人怀疑他把自己隐藏得很深,别人很难看到他的内心。其实我们不必太在意米卢的这种表面化,这是他的生活方式决定的。一个走遍世界,甚至不分故乡异乡的人,和太多太多的人打过交道,自然而然形成了待人接物的江湖套路。也许只有他的家人,才能看到他内心世界的另一面,但我们又何必要去知道呢。我们因为足球而认识米卢,看他的角度止于足球足矣。我尊重米卢的就是,这个老江湖的一生纯粹为足球活着,如果没了足球,他就会被挖空。聪明也好,滑头也罢,这些都是他足球人生的衍生。

 

对于米卢,我们的官方内部评价颇有几分暧昧,就是这个人有能力,完成了冲出亚洲的任务,但这个人也有毛病,不好合作,比如跟歌星走穴一样到处挣钱,跟谁都不请示,再比如管理部门让用谁谁,他就不用。是三七开还是五五开,我说不好,事实就是中国队预选赛成功出线之后,没有人跟米卢谈续约,米卢在带队去打世界杯之前,就已经清楚自己在中国没有未来了。世界杯那270分钟,是从球员到主教练都集体失去目标之后走的过场。

 

对于前半部分评价,我赞同。中国男足冲进世界杯的次数,和我们载人卫星上天的次数一样,如何评价这次宏伟壮举都不为过。即便没有韩日参加预选赛,我也认为换成任何本土主教练都无法打进2002年世界杯,不是专业水平问题,而是心理、经验、局限性的问题。从1981年到现在,米卢打十强赛的那支球队,是我见过的最放松专注、正常发挥的中国国家队,在最恰当的时间解决掉了中国足球一到关键时刻就自打折扣甚至精神失常的老问题。这当然不光是米卢的努力,也有范志毅、郝海东等大佬终于有了同样的目标和欲望的客观因素,但必须虚心承认,米卢的心理调节能力和走南闯北的经验,至关重要。中国足球的另一位神人张吉龙抽了那个好签,也只是把冲出亚洲的“牛皮”纸变成窗户纸,捅破这层窗户纸正好需要米卢这样一个人精,把贝克鲍尔这种博导级别的教练请来还真未必合适。

 

对于后半部分评价,至少不影响我对米卢的尊重,因为我没把他当雷锋,不期待他有白求恩一样的奉献精神。他还没入党,怎么能是完人呢。有趣的是,在吉隆坡市中心喝咖啡时,他略带无奈对我说:“在中国当主教练,你首先必须是一个好人。你要对各个方面的人说正确的话,包括对足协、媒体、球迷。”我当时很想告诉他一个真实故事,一位中国教练员(非足球项目)在国际比赛的新闻发布会上感慨道:“现在能不能赢球,拼的是人品。”我还是忍住没说,担心他以为这个笑话是表示不认同。而事实上我非常理解他的话。作为中国男足主教练,要和各个方面、各种层次的人打交道,即要坚持原则又要维护关系,简单的足球很复杂。教练员需要做的是让球员简单、快乐、纯粹地去踢球,好的教练应该用智慧和勇气把这些复杂情况和压力截流到自己身上,不再往下扩散,不让球员分担。仅这一环,目前的环境下本土教练就根本不可能打破局限性。

 

老外总是想得有点简单,而我们总是想得有点复杂,这就是文化。米卢虽是人精,仍不能完全理解当年对他的一些争议。比如他又提到自己和孙继海之间并没有个人问题,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激励和调整孙继海的状态。他也提到当时意识到队里有五名大连球员,这说明他或多或少对所谓大连帮是有点想法的,虽然他不一定会承认。老米坚持说对于张恩华和李明,都是出于足球方面的考虑。他不理解为什么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总是他不用谁就是和谁有矛盾。我回答他说这就是文化差异,不必深究。我并不想跟他掰扯:一样都是坐板凳,你能带高尧去看世界杯,那带李明去看世界杯不是更圆满么。我觉得打破脑袋他也不能完全体会这里面的深奥。或者他会用同样成立的道理反驳我:高尧是年轻队员,还有提高的可能,学习机会应该仅着年轻人。我知道这不是对与错的问题,只是他当年作为主教练做了一个应该由他去做的正常决定,很多事情不是非红即黑。中国人重感情,讲道义,而老米在这个事情上偏不愿意感情用事,仅此而已。这些争论,其实就是文化差异。不是能熟用筷子就算“中国通”,这个高级职称早有滥用之嫌。米卢到现在也不能充分理解,不带李明去世界杯,与中国的人情文化的错位有多么大,他把我们想简单了;而我们怀疑他针对谁谁谁,其实他只是出于足球本身,主教练对球员的取舍从专业角度出发,没有过多其他好恶,我们把他想复杂了。

 

谈到现在这支中国队,主力阵容里只有李玮锋、邵佳一、孙继海是米卢时期的旧将。米卢不无得意地说:“其他新球员,3号(孙祥)和10号(郑智)能在我打十强赛的阵容里竞争主力位置。3号和吴承瑛比,不一定差。10号和十强赛时的祈宏比,很难说,祈宏在十强赛时的状态非常棒。”看得出,米卢的潜台词是当年打十强赛时的队伍实力更强。谈到邵佳一,米卢又开起了玩笑:“我不喜欢他,告诉他不要请我吃饭。”这通常就是老米喜欢一个人的表示。他说:“当年佳一在国安队里也只是一个年轻队员,我发现他的天赋,招他进国家队,别人都觉得难以置信。现在怎么样?”正巧同在吉隆坡的徐阳打来电话,我告诉米卢是徐阳,一说名字老米马上就记起,尽管徐阳并没打十强赛。在一些人眼里,没有米卢,徐阳就不可能进国家队,但他对球员类型的偏好从这些人身上一再反映着。他说:“徐阳是个聪明的球员,踢球用脑子。”我说:“你喜欢脑子机灵、意识好的球员,徐阳就是这样的,只是他的力量和速度相对弱了,否则会更好。”事实上,从祈宏,邵佳一,李宵鹏,徐阳,到现在他看国足一下子就挑出10号(郑智),这些人可能有强弱之分,但都有个共同点,就是脑子好意识好,米卢和很多注重身体条件的外籍教练不同,他始终偏爱技术意识型球员,特别是意识,按他的话说就是打完比赛找教练要止疼片治头疼的,因为动脑子踢球。

 

看米卢太高兴,也得让他惆怅一下。我主动提起了另一个类型的球员,也是他当年的爱将,现在却并不得意的李铁。米卢对于李铁不复当年勇显得很惋惜,他显然认为李铁在颠峰时期确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后腰。众所周知米卢有个爱好,喜欢先问个问题,然后再教育你。他问我:“李铁状态下滑是因为伤病,长时间不能踢球,你告诉我,他为什么总受伤?”我想我的回答注定得是错误的,那就随便抡吧,没好意思抡英国人太野蛮,就抡了个在中国打联赛可能长期不得根治隐患或者合理恢复。米卢开始抖包袱:“不不。你知道李铁是个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都100%的投入比赛的队员,永远100%。举个例子,在一个大屋子里,你坐在玻璃窗边,门离你比较远,我让你以最快速度到达对面一条街,你会怎么完成?”我也抡不出其他答案了:“从门快跑出去,跑到对面街。”米卢说这就对了,你不能把玻璃撞碎了冲出去,没有必要,有的时候你要调整和保护自己。

 

谈到晚上对伊朗的比赛,米卢认为伊朗队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强,中国队有机会。跟他提到近些年中国对伊朗总是输,比较怕伊朗队这个类型。他就说:“这就是你们中国文化。总是在想历史,总在延伸。今天的比赛就是今天的比赛,跟历史没有任何关系。”看到米卢又有点得意,我让他预测今晚比分,其实也为了等他摔跟头。他想了想说:“中国队2比1,或者1比1。”这时候风尘仆仆刚赶过来凑热闹的范大将军说:“NO!2比0。教练,你看看天气,在下雨啊,天在帮中国队,伊朗人不会打水球的。”老米仍然坚持己见:“我觉得还是2比1。”

 

晚上的比赛不再细说了,米卢自己也在博客上发表了评论。他对比赛和队伍的看法,有些话出于对他的保护,不便透露。有两个小话题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话题一:

米卢用自己的DV捕捉到了一个画面,中国队在被伊朗队扳回一球后回到中线开球,画面上中国球员全都低着头,显得沮丧。米卢说这时候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挥舞手臂跟大家说没关系,我们还领先,比赛还没完。他认为这暴露两个问题,第一是中国球员情绪很容易受到影响,进而产生心理问题,变得不会踢球。我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与其说中国队后来体力不支,不如说是心理变化导致的,我们甚至分不清中国球员是领先还是落后的时候更不会踢球,其实问题实质就是中国球员不会控制情绪,脑子里想的太多太复杂,情况一有变化,情绪就受影响,就联想到很多后果,这就是中国队在90分钟里总是表现时好时坏的原因。第二是这支队伍没有精神领袖,我跟他说,李玮锋过去能有这个作用,但现在变安静了,米卢很狡猾地反问:让他变安静了,是好事还是坏事?

 

话题二:

米卢问我怎么看中国队三次换人。我说前两次都挺好,换右前卫是出于防守,对方左前卫14号小个子太活跃;换左前卫是出于体能,毛剑卿的踢法和任务决定了他的体能消耗快,换上类型相似的朱挺,为了保持左路的冲击力。第三次换人很值得商榷,被进了一个头球,增加一名头球好的中卫,已经显得保守,但至少别把单箭头韩鹏换下来,要换也应该换邵佳一,佳一已经完成任务了。在被动防守的时候,韩鹏的头球和对抗能力还能牵制对手,佳一只适合在正常攻防的局面下打第二前锋,完全不适合在防守时顶在最前面,因为速度和对抗不行,这样还不如不用他。关键是韩鹏一下来,中国队等于在长达15分钟的时间内,完全放弃了给伊朗中卫压力,彻底地防守。米卢听得很仔细却好像没找到再教育我的机会,直接上理论课了,他说:“对。想要保住2比2,OK。任何情况下你想防守,两个办法。一种是全都在自己半场,得球就大脚开出去,然后等着上帝帮助你或者不帮助你。一种是保持进攻,让对方不能全部压上。如果你不保持前锋给对方的压力,对方就会更多地压上,防守就更困难,反而被对方进球了怎么办?”

 

中国对伊朗的比赛结束后,我告诉米卢一个坏消息,我赢钱了。我投了中国队2比1和2比2的波胆,二中一。米卢扑上来拉住我说:“你至少要分我10%,因为我也跟你预测了2比1呀!”我一听有点乱,米卢说话不走脑子了。看了看表,时间晚了,习惯准点睡觉的博拉也是该悃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