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六:韶华的原罪

(2018-07-10 10:55:51)
标签:

香港

警察

抢案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欢迎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六:韶华的原罪

根据香港警方记录,梁嘉敏,失踪时21岁,原居住在荃湾三栋屋公寓(都与托梦的年龄相符),出事前在王晶工作室担任制片助理。1994年8月31日,梁嘉敏外出踏勘拍摄外景地,就此失踪。与她同寓的室友觉得情况不对便报警,可惜再也没有发现她的踪迹。

由于和她同寓的那名室友身份正是一名警察,所以她对于警方的调查协助相当职业,可惜,按照她的观察,梁失踪前一切表现正常,似无可疑之处。对她的住所和遗存物品进行调查,也显示梁平时上进平和,既没有不良嗜好,也没有与人争执,找不到嫌疑所在。警方也曾派出大批人员到她去踩外景的城门水塘附近搜寻,亦一无所获。

写到这里,忽然想起日前到市局一位朋友那里,见到他在整理历年失踪人员的照片,男的千变万化,而女的至少有一半是青春年华,而且大多靓丽活泼,那种生命的气息,即便从方寸之间的照片上,也能感受出来。

难道这便是韶华的原罪?一叹。

这件事被托梦的女孩子自觉处理不了,经过和男友商量,将事情披露于网络,寻找梁嘉敏的家人,一时引发相当轰动。有人按照梦中的提示去寻找梁嘉敏可能的遇害地(可惜没有发现尸骨),有人想找王晶打探案情(不应该是找警方吗?),有人敦促警方重启调查(不应该是找通灵师吗?),还有记者到梁嘉敏曾经居住过的三栋屋公寓进行采访。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六:韶华的原罪

结果,三栋屋公寓的住客基本是新搬来的,对此事大多没有印象,但看车场的印度保安表示对梁嘉敏记忆深刻,因为她长得漂亮,总会多看她几眼;而梁嘉敏为人和善,也经常同自己打个招呼。

那么,这件事和王晶到底有没有关系呢?还真有记者采访到了他,不过王晶的回答比较令人失望。原来,虽然梁嘉敏在他的公司里工作,但因为公司人太多,王晶不记得自己曾经见过她。至于她失踪的事情,王晶表示公司当时曾尽力协助警方,该做的都做了,也登过寻人启事,但最终没有结果。他对于托梦这件事不大认可,觉得即便梁嘉敏真的托梦,也应该托给自己的父母亲人,不应该托梦给陌生人。

对此也有人有不同见解,香港著名的通灵师司徒法正表示,梁嘉敏托梦给陌生人,大约是因为亲人搬家,找不到的缘故。

众说纷纭中香港警方又是什么态度呢?他们官方的态度是存而不问,认为单靠托梦去破案没有依据,还需要有更直接的证据才能启动重新调查。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六:韶华的原罪

警方在梁嘉敏前去踩点的城门水塘一带搜索她的遗骸,但一无所获,换个思维,如果她真的是如托梦所说是返回路上被人劫持杀害,那警方的侦察方向就是完全错误的,当然找不到线索了——思之让人汗毛凛凛。

至于大陆警官的态度嘛,首先他们对香港同行的态度表示赞许,认为他们虽然不乏封建迷信的落后思想,但还没有失去理智,能够记得办案靠证据的原则。其次嘛,则认为所谓托梦多半是炒作,因为这种事情是无法核实的。

“乘兴而来,兴尽则去”那是文人雅士的趣事,但其实庸人也能做到,无端地用不相干的人物刷存在感——连王晶那样在圈里混不吝的主儿都没办法。

是唯物主义思想更靠谱,还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兄弟也是没法判定的。只是听说记者到荃湾采访的时候旁边有一位脸色发白,最后终于忍不住说我今天才明白啦,为什么我旁边的单元要七八千,我这套只要四千块,而且多年不涨房租!

原来,他是目前住在当年梁嘉敏那套房间里的租户,据说,这位老兄在记者走后马上开始仔细看合同,准备看怎么和房东解约呢。

听老冯经常谈到香港警察们这种封建迷信的落后思想,听得多了,不免怀疑这些看似精悍的家伙到底有没有破案的能力——毕竟,万一你家里发生什么案件,来一帮警察办案的时候先烧香,总会让人感到信任危机。

而且,听到的一些案件,也让人感到这种信任危机并非没有道理。

比如在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回归前“省港旗兵”大闹香江的时代,发生的多起案件,都显示香港警察当时在案犯面前,无论战斗力还是智力都不占上风的状态。所谓“省港旗兵”,源于1984年上演的一部同名港产片,此片由麦当雄监制并亲自导演,讲述一群来自广州的匪帮在香港抢劫的故事。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六:韶华的原罪

在香港犯罪史上,“省港旗兵”代表的是从大陆来香港实施犯罪的集团。根据当年警察回忆,彼时确有一批来自大陆的案犯,如叶继欢、季炳森等在香港频频作案,或潜入城区,持枪打劫,或驾驶被称为“大飞”的高速快艇(挂机快艇)从大陆赶来香港作案,或勾结香港黑社会共同出手。由于他们多半携带相对重型武器,有些人又经历过西南地区战争的考验,和香港警察交起手来曾嚣张一时。

例如,1986年2月25日,发生在观塘的喜华年金行劫案便是一起这样典型的案件。当时有三名案犯显然经过周密策划,对这家金行进行了打劫,夺取价值四十六万港币的金饰后逃走。这起案件之所以典型,是因为与一般案件中警察常常姗姗来迟不同,歹徒作案时,警方人员赶到非常及时,而且利用电讯手段全程追缉,可惜最后仍然功亏一篑。

这起案件发生在下午1点30分,三名男子头蒙丝袜制成的面具(我怎么想起了大学男生宿舍的袜纸?),手持枪支,突然出现在金行中。这个点客人不多,也无人敢于反抗,职员们在三人的喝令下纷纷蹲下。三名蒙面歹徒中两人持枪监视,一人则从职员手中夺过钥匙,打开金饰展柜,将成盒的金饰迅速装进一只准备好的提袋中。尽管金饰在整个店面中到处都有,但歹人只挑选最集中,价值最高的几个柜台进行洗劫,应该是早就踩过点的。整个行劫过程只有几分钟,三名歹徒一面喝令众人不得抬头,一面开门冲出金店准备开跑。

此时,警察已经等在门外了。
待续

----------------------------------------------------------------------------------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战胜德国,战胜自我--韩国的救赎之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