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868,850
  • 关注人气:366,72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二:港城枪声

(2018-07-03 09:58:19)
标签:

香港

警察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欢迎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2011年和香港警察因为枪案打过交道……估计这时候曾在英皇陛下时代工作的香港警察官也基本到了职业的尽头,毕竟,回归都十几年了。

我大概能猜测出是哪个案件了。枪案,不一定要开枪,老冯曾经提过,在2011年香港出过一起“阿根廷手枪案”,这是一起藏枪案件,曾被怀疑过是不是大陆方面所为。

香港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特殊的样子,是因为中国历史在1840年拐了一个弯。鸦片战争不仅改变了香港的命运,也把中国带进了一个战乱频仍的时代。这个持续一百年以上的战争时代,对今天和平环境下的中国人来说颇有些格格不入的感觉——对于已经逝去的硝烟,香港人的感受和其他地方的中国人也没什么两样。

所以,2011年的时候,当有个香港工人在牛头角的一家大楼里进行装修的时候,突然从凿破的墙洞里掉出来一支手枪还有二百发子弹,可以想象这哥们儿的惊诧和恐慌。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二:港城枪声

根据当时媒体的报道,这位运气好到爆(枪弹嘛,当然会爆)的装修工人姓谭,五十九岁。这处装修地点位于牛头角定安街的“永明楼”,已经是四十年的老建筑了。一户人家刚刚买下此单元(价格九十万港币,考虑到当今的房价,决定香港的房地产还是满便宜的),由于房子太陈旧,才请人来重新装点。这个单元原来的厨房是与客厅分开的,考虑到面积狭小,新主人决定把它改成开放式的,于是让工人砸掉厨房与客厅间的隔墙。

这种类似野蛮装修的举动在当地并没有引起不满。一来当地老房改造五花八门,这不是承重墙,危险性不大,二来牛头角是香港相对较为底层的社区,流动人口多,大家自扫门前雪,不大有人愿意出头管事。砸墙是个力气活,但老谭一锤子下去,墙壁却应声而倒,原来里面竟然有一个暗格。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二:港城枪声

里面莫不是藏着财宝?估计老谭未必没有这样的好奇心,结果探查发现墙里藏的是一个报纸包,小心翼翼打开一看,竟然是一支手枪,还有四盒子弹!接下来的情节可想而知,便是报警,新闻界得知消息蜂拥而来以及看热闹的种种猜测。

一时很多人猜测楼里住着黑社会,是某位大哥准备火并兄弟伙藏的枪被意外发现。这么猜测也有一定道理,因为这座楼经常有身份诡异的人出入,且这一带的一些楼房进去之后犹如迷宫,很多个单元都被打了隔断,仿佛要打巷战一般。而且,当地治安并不是很好,回归前曾经发生过著名的“牛头角碎尸案”——当时一名变态男子将一名十六岁女生骗入自己的住处,杀死后并碎尸。由于环境杂乱,杀人的过程无人注意到,只是他鬼鬼祟祟弃尸的时候恰好被邻居撞见,而这名邻居的职业正是警察,于是引发怀疑,案情就此急转直下。这个案件后来颇为有名,原因是案犯自称杀人动机是和自己的女儿闹别扭,而这名女生正好长得像他女儿,令其无法容忍。

这种离奇的解释没有赢得警方的认可,精神病鉴定显示此人并无疾病,法官最终判处被告死刑,这在香港并不多见。

不过,经过搜查,警方表明藏有枪支的这座楼里没发现黑社会的活动。造成房子里宛如打巷战局面的是“凤姐”,也就是香港的性工作者们。由于她们经常在这一带活动,所以一些房东便把房间隔断出租,形成一个个小格子间,满足其“业务需要”。一个单元因此可以被分成四至六个单位,普通的正常住客反而成了少数。实际上,香港的房子经常被这样分隔,变成群租房,也是见惯不怪的事情了。因为担心有案犯将这里作为“军火库”,警方用仪器进行探测,并砸开了该单元四面所有的墙壁,但没有发现新的枪支。但一支枪已经足够香港警方如临大敌。

对香港这个弹丸之地来说,枪是一种很令人紧张的武器,偏偏紫荆花之城却枪声不断。

有些发生在香港的枪战案件,现在已经没有人记得了,但当时可算轰动一时,即便今天警界的朋友看到,仍感叹极有教育意义。

例如,1984年1月16日,港岛卑利街枪声突起,周围的人惊诧之中看到两名警察满身浴血,倒在街头——根据此后报道,他们分别是香港中央警署的资深警探谢灿(探长)和马直鎏(警长),当天两人奉命巡逻,是一对拍档,不料竟双双死于非命。根据现场勘查,马直鎏身中三刀,颈动脉被切断已经死亡,而谢灿手枪中的七发子弹已打出六发,自己眉心中弹,奄奄一息,熬过数日后终因伤重不治。进一步勘查证明谢灿所中子弹竟然出自马直鎏的佩枪,而马的佩枪则不知去向。案件离奇迷乱,一时各种传说纷纷产生,而不久凶犯林浩义便被名探叶苞福活捉,更让这起案件增添了一层神秘色彩。

英皇时代的神秘命案之二:港城枪声
卑利路枪击案发生时香港警察的佩枪

这起案件网络上有所描述,但凶犯杀人次序写错了,因此便有些不合逻辑。老冯看过这个案子的案卷,哀叹只能说两名香港同行的运气太糟糕了。

说他们运气糟糕,可以说从这次巡逻前便开始了。卑利街属于旧城区,是一条连接皇后大街的上坡道路,由于不能行车,故此五百多米长的道路两侧建筑错综复杂,多半是居民自己搭盖,很是杂乱,治安案件频发。此案发生前不久,马直鎏曾经在此处巡逻时遇到一名偷车贼,在鸣枪警告无效,对方试图袭警时将其当场击毙。按说警察即便击毙歹徒,通常也要通过调查才能证明无辜,这需要一定的时间,过后还要进行心理辅导。然而马这次出击动作果断,处置流程清晰,人证物证俱在,事情很快便结案了,而由于属于资深警员,据说马十分自信,表示没有必要进行心理辅导,便继续执行巡逻任务了。如果这一切不是进行得如此之快,他本来不会遇到案犯,也就未必会发生枪战了。

而按照老冯的看法,马直鎏很可能便死在这个过于自信上了——他在巡逻中单枪匹马遇到了案犯林浩义。

根据香港警方的记录,谢、马两人本来是一起巡逻的,走到中间却分开了,原因至今不知道(老冯说马直鎏可能死在过于自信上,指的不是这个),也正是这次分开行动,让他们失去了面对林浩义时的人数优势。

那么,林浩义又是谁呢?

林浩义是香港警方已经缉拿三年未获的“半山狂魔”。

待续

----------------------------------------------------------------------------------

微信扫码关注公众号【萨苏】(sasutime)
战胜德国,战胜自我--韩国的救赎之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