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929,398
  • 关注人气:366,9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擒雷手(一)

(2017-07-11 22:07:37)
标签:

中州爆炸案

拆弹专家

分类: 海东碎叶 (异域,散记)
擒雷手(一)

那天,哈尔滨的老公安丁政委给我看黄泥河子爆炸案的笔记。这起案件情况复杂,惊心动魄,为了讲清它,老丁在饭桌上摆开了两只饭碗,用筷子充当桥面,给我解释当时爆炸在哪里发生的,忙得不亦乐乎。

洛阳来的中州警探高警官坐在他们家沙发上,双手交叠在肚皮上看老伙计折腾,偶尔补充两句。等到快中午了还没人管饭,老高终于不干了,于是动员大家先吃再聊。

老萨正听到关键处,有些不乐意。老高觉出来了,拍拍我的肩膀道:“不就是一个爆炸案吗?我们那儿也有,赶明儿我给你说说。”

当时正忙着记录,也没太在意。吃完饭接着聊到从老丁家出来的时候,我想起这件事来了,马上叫住老高:“那什么,您不是说有个案子要跟我说说吗?

“什么案子?”老高好像记不得了。

“就您说的,河南也发生过爆炸案什么的。”听我这么说,老高依然一副迷惘的样子。看看外面已经渐渐下沉的夕阳,老萨忽然心有灵犀,“那什么,东四北大街刚开了一家羊肉烩面,很地道……”

半个小时以后,坐在羊肉烩面馆的包间里,老高打了一个饱嗝,满意地把粗瓷大碗一推,点燃一根烟,道:“我是随口一说,这个案子我其实并没有参加实质侦破工作,不很了解。”

“那您怎么想起这个案子来了呢?”我问。

“你还记得我给你讲过九刀那个案子吗?就是因为这事儿我和老丁认识的嘛。这起爆炸案的发生地也在同一城市,时间应该是九十年代中期,案发的时候我已经不在那儿了,所以不是很清楚整个案子的情况——但查这个案子的专家是我去接的,学了不少东西,我印象很深。”老高说。

“多大的一个爆炸案呢?”我问。

“爆炸当量大概有三十吨TNT……嘿,你怎么了?”老高问我。

我当时的表情一定有点儿怪。八九十年代这个小城市总人口不到三万,先发生一个变态的九刀案,然后又发生二十吨炸药爆炸。这儿的土地公公好像很应该拖出来打一顿啊。

“当时的治安的确不太好。”老高叹了口气,“九十年代以后就好多了。”

“是犯罪分子都改邪归正了?”我问。

“不,是他们都跑去盗墓了。”老高道。

这当然是公安人员的自嘲。其实河南的公安工作一直做得很不错的,只是这地方人称八方风雨会中州,人口众多(加上流动人口相当于五个澳大利亚),交通便利,地下资源丰富,发生各种各样的案件在所难免。

这起爆炸发生的时候,正是大年初一。

有一位当地公安人员如是回忆那天的情形——公安局在春节是要安排值班的,他是上午接的班,吃完了饭返回岗位,依然觉得新年带来的懒散未散。这位警察用力挺身,伸了个懒腰,刚往下坐,忽然一声闷雷般的巨响,震得整个大楼都剧烈抖动起来。

他的第一反应是坐错地方了,但马上想明白自己坐在哪儿也不会造成这么大动静。是鞭炮铺子着火了?这时,这个县城都被烟尘覆盖了,如同沙尘暴。等烟雾稍微消散,他缓过神来的时候,从窗子里看见东北方向一根褐黄色的烟柱正在生起,越来越粗,越来越浓,竟然形成了一朵蘑菇云。他们的值班队长已经跳到了院子里,在大声招呼值班人员上车。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爆炸不是鞭炮铺子着火那样规模的事儿——连公安局的窗户都给震破了,这个爆炸的威力要大得多。

还好,这个案子并不是发生在市区的,爆炸的发生点在县城东北的张三沟,所以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虽然如此,场面依然触目惊心。当公安人员疾速赶往现场的时候,车子被堵在了当地师范学校门前,这里距离爆炸现场还有百米之遥,却只见很多人在疯狂地从城外向街里奔跑,有些还抱着行李和孩子。老辈子人说那情景简直像日本鬼子来了。

事后才明白这是对再次发生爆炸的恐慌使然。张三沟这地方有两个炸药库,还有一个县武装部的弹药库,爆炸发生的时候只响了一处,当地居民猛然想到还有俩库没响(其实第二个库当时已经着火了,老百姓并非杞人忧天),又不了解情况,担心再次发生爆炸,于是纷纷向县城和周边农村出逃,这才让他们遇到了如此人潮。

好在这种惊恐属于被吓懵了,持续时间短暂,中国老百姓顾家,只要发现危险是虚幻的,便会很快安定下来。几名干警下车协助维持秩序,混乱的人群见到警察,很快安定下来——曾经有老警察说过,我们这身儿衣裳,代表的就是秩序,就是出事儿了不是没人管。

等他们跳下车来,马上意识到情况可能比想象的还要严重——树木很多被冲击波冲倒,地面上到处可以见到飞迸的石块,而师范学校的三座楼被砸得如同麻子一样,所有的门窗无一幸免,不是玻璃震碎就是被飞抛进来的石块砸烂,楼顶上是大大小小数十个砸开的孔洞,最大的一个比磨盘还大。如果警察同志们浪漫一点,可能会因此想到流星雨。

最可怕的是一排学生宿舍,楼顶砸出一个特大号的窟窿,钢筋混凝土的楼板从窟窿里翘了出来。有人正用担架把人从里面往外抬,看得人心理咯噔一下。好在事情还没糟糕到极点。由于事发当天正是春节,师专的学生们都放假回家了,所以只有值班人员中有少量伤亡——若是星期六星期日会有学生留在校内,但春节的时候,谁会不回家呢?脑袋有毛病吗?

老高说了——你才脑袋有毛病!我们要有案子,经常春节不回家的。

事后查明,爆炸的是当地物资局的炸药仓库,这么一次可怕的事故,结果伤亡二十余人。其中大部分,是春节到张三沟西边大钟寺进香的信徒。考虑到二十公斤炸药足以摧毁一座大楼,三十吨炸药仅造成这样的损失,已经足以让人烧高香了。这应该得益于张三沟封闭的地形和休息日周围大多数人休息回家的因素。

这是事故,还是人为的爆炸案?

事件报到了省公安厅,厅里立即派出精干警员前往案发地点,并请驻洛部队方面派精通爆炸的工兵专家迅速赶到现场协助调查。

其中有一位王专家,是公安厅点名派去的。此人当时不在洛阳,正在另一处现场工作,但上级严令“抬也要把老王抬去”。

老高,便是被派去“抬”王专家的。

为什么一定要他参加呢?因为这个人太有本事了,前一年他刚刚负责拆除了一枚日军的大型航空炸弹。

等等,抗日战争不是1945年就打完了吗,哪个鬼子敢在九十年代把航弹扔到咱河南来?

【待续】

- 新书推荐 -

萨苏刑侦新作《冰血》问世,带你感知零下30℃的人性冰窖!扫描宣传页中二维码或点击预售链接,预购限量版签名新书!

擒雷手(一)

扫描图中二维码进入当当网图书预售页面 ▲



▼ 点击此预售链接

《冰血:零下30℃的刑侦现场》

在这个骄阳似火的酷暑
真正让你冷的不是空调
而是零下30℃的人性冰窖
和老萨一起
在此炎夏,冰血追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