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当爹的尴尬——孟庙参观记

2017-05-03 09:14:00评论 孟子 邹城
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

说的时候颇为自豪。

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孟府花园门


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

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

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说的时候颇为自豪。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 孟府花园门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还有这等事?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
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

还有这等事?

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
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

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
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

“这个……”一时无人能答。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

哦,真的吗?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说的时候颇为自豪。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 孟府花园门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还有这等事?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

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

“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

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

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

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说的时候颇为自豪。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 孟府花园门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还有这等事?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

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

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
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说的时候颇为自豪。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 孟府花园门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还有这等事?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
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
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

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是根梁,天生的责任便是去努力,去为妻孥争得荣光的。这体现了当时社会的基本价值观。然而,孟老先生却给出了一个全新的价值观体系——只要娶到一个贤德的媳妇,再有一个逆天的儿子,男人也是可以不用那么辛苦的。想起前几天朋友发来的一连串微信,讲的是小蝌蚪和妈妈的故事。▲这里头的青蛙爸爸,好像也是个想得通透的带着这样的感慨,再看孟母庙,忽然发现,它的位置,恰在亚圣庙侧后方。孟母在这个位置,似乎两千年之后仍在盯着儿子,让他老老实实的,该练琴的时候练琴,该写作业的时候写作业,一步也不能行差踏错。▲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完】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当爹的尴尬鈥斺斆厦聿喂奂
▲ 妈,我都两千多岁了啊!


日本有个电影,叫做《男,辛いよう》,翻译过来,便是《男人啊,真是辛苦》。

看到孟母庙的位置,顿时觉得应该也拍个电影,叫《女,辛いよう》
人会有不同的思路,但感到一个母亲做到这个地步,培养出这样了不起的儿子,为其立庙,既是有道理的,也是理所应当,毕竟太不容易了。只是这时有位同行的朋友不识时宜地冒出一句:“孟子的爸爸是做什么的?”“这个……”一时无人能答。老萨也真不记得孟老爹是谁了。倒是管理员微笑着指了一下孟母庙前方的一座殿宇,道:“孟子的父亲,也是有庙的,还在孟母庙的前方呢。”哦,真的吗? 可不是,孟子父亲的庙,一点儿不比孟母的庙小呢。其实孟子的父亲有很好的品牌,他是鲁国孟孙氏的后代,正经的贵族后裔。当然要是一直往上追也很可怕,孟子的直系祖先,乃是庆父——“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庆父……算了,英雄不论出身,咱就不说这事儿了。孟子的父亲名激,字公宜,故史书称之为孟孙激。“子不教,父之过”,这位父亲之所以在孟子的教育问题没有发言权,是因为他去世得太早了。孟孙激在外游学,在孟子三岁时便不幸英年早逝,从年龄上来说,庙里那个白须老翁一定不是他的本来面目。正因为他的早逝,才为孟母的伟大铺垫了基础…… 好像孟老先生的故事也只能讲到这里了。没办法,要不怎么叫英年早逝呢,孟老先生这父亲的地位在孟母和孟子面前似乎有点儿尴尬。然而,孟孙激老先生的故事并没有结束。他的光荣还在后面——随着孟子地位的提升,老先生的封号不断增加。元朝的时候,他被追封为邾(zhū)国公——公侯伯子男,其地位是“千里觅封候”的那些英雄才子所无法企及的。而孟母虽然名气更大,但其封号,却只是一个“夫人”。什么夫人呢?邾国公的夫人啊,从地位上来说,终究是孟孙激老先生的附属。这就是一个橡树和凌霄花的区别。坐在孟老先生的庙前,看着精雕细刻,历经风雨的神兽,忍不住叹息。为什么呢?旧戏中经常有“大丈夫图一个封妻荫子”的说法,男人嘛,站着是根柱,躺下
一回头,看到了孟子的大殿,忽然又觉得,原来那个电影的名字也很好……

《男,辛いよう》,有这么个老妈,孟子何尝不是如此?

因为工作关系,到邹城一游,觉得这座鲁东小城颇有意思。这里的商业气氛不浓,四星级酒店早餐的价格只有二十元;街道整洁,秩序井然,车流人流各行其道,连过马路不走人行横道的都没有,交警几乎可以失业;如果有人穿件时装风格的风衣在街上行走,还会收获惊讶的目光……这在很多国家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身处高速发展转型期的中国来说,便是值得珍惜的了。问起来,当地人并不觉得有什么稀奇——孟子故乡嘛。说的时候颇为自豪。所谓古风犹存,便是邹城。▲ 孟府花园门邹城不大,唯一唯二的风景便是孟庙和孟府。前者是孟子的享庙,后者是孟氏后人居住的地方。从观光的角度而言,孟府绽放上万朵鲜花的木香,曲折而不失大气的屋宇庭园更吸引人,不过,从历史厚重感的角度来看,保存有四百块历代碑刻的孟子亚圣庙,会更有魅力一些。▲孟子亚圣庙所存金代大钟,铭文显示是大定年间旧物有趣的是,一行人到孟庙买了门票,却有一半被拒绝入内——忠厚的管理员说,孟母教子有功,这几天所有到孟庙和孟府的女性都不需要买门票。你们中的女同胞可以去退票了。还有这等事?看着拔起鸡胸脯的女同胞们,我们这些男的有了一点来错地方的感觉。在孟庙里,可以清晰地看到孟母的地位——亚圣庙的左后方,便是孟母的祀庙,还有一座“母教一人”碑,记载着她的功绩。断杼教子和孟母三迁的故事,可算闻名遐迩。总的来说,孟母对那个时代的女性来说,是一座不朽的丰碑,对今天的孩子而言,是恐怖妈妈的先祖,老萨曾想幸而她的儿子是亚圣,否则很难说会不会像李安一样一直跑到地球的边儿上去。这当然是玩笑,对孟子的教育当然是成功的(谁敢说不成功,你出来试试),当妈妈的,当然就要有个当妈的样儿……同行中有儒学的大家,介绍起孟母的功绩来,几乎口若悬河。虽然关于教育的理念,我们每个【完】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