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14,666
  • 关注人气:366,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装甲列车大劫案(七)大结局

(2016-08-24 09:18:44)
标签:

装甲列车

土匪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欢迎关注公众号【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郭宪刚打垮了三连,立即率部赶到韩家大院和孙藻庆见面。他对这一仗如此热衷倒也不是因为什么劳什子的效忠党国,而是因为“挺进军”进攻拜泉一战打得不顺利。

因为被封为拜泉县县长,打头阵的王忠义十分卖力,他的第二旅一度打进县政府大院,但胡子打仗缺乏后劲,进城后抢东西的抢东西,烤火炕的烤火炕,就是没人去和坚守县政府的县大队玩命,僵持一天后被增援的王明贵司令员打得落花流水。

尚其悦闻讯亲自率部顶上去,部下包括了齐齐哈尔周围好几个著名的绺子,像“好友”、“新中华”、“登山好”、“青龙好”、“文君”、“滚地雷”、“七点”都在其中,到了战场才发现靠这帮胡子抢劫可以,打正规军属于异想天开,如今两军纠缠在一起,想撤也撤不下来了。

尚其悦部的武器弹药都是捡的日本洋落,应付不起这样激烈的战事,故此希望通过抢夺军火列车补充弹药,以利再战。这样郭宪刚逼迫孙藻庆强攻,双方商定后随即对军火列车发起攻击。

但这时郭维城司令已经把防御做得非常充分了,他把一连部署在车上,二连部署在车下,呈递次布置,特别是利用自己的力量把横倒的二号列车重新扶正,装甲列车又恢复了威风凛凛的样子

。虽然因为车轮受损炮车无法移动,但大炮已经可以旋转了。这表示列车上的火力大大增强,如果不是怕军火有失,郭司令很有在炮火掩护下突袭匪部,从护路改剿匪,将其打垮的想法。

装甲列车大劫案(七)大结局
▲ 三十年代的装甲列车,其火炮的装置情况清晰可见,护路军的装甲列车没有照片,推测布局与此相似

尽管不能全力出击,但郭司令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堂堂抗日名将让土匪给打了,这回去怎么说怎么没面子不是?于是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作为对土匪杀害姚玉亭科长的报复,二连一部在教导员郭金玉指挥下向路南的白大胡子所部发起了一次突然袭击,装甲列车上的重炮也开火掩护。

二连训练时间较长,在齐齐哈尔装备的清一色日式武器,战斗力较强。白大胡子本人在此前的战斗中负了伤,损失惨重士气不高,又遭到重炮轰击,一下子便垮了下去,残匪一直逃回到泰安镇。

巧的是,这次出击正打在郭宪刚和孙藻庆准备发动攻击的时刻,老八路先下手为强,听到炮声郭宪刚反而不敢动手了,这次进攻无疾而终。

打垮了路南的土匪,要不要再向北打一下呢?郭司令看过地形后否定了这个想法——鳌龙沟一带地形复杂,植被丛杂,还有很多沙坑,匪军以此为天然工事藏在沙坑里,他们战术素养差但颇有一些枪法很好的“炮头”,这样贸然出去剿匪可能损失会比较大。于是郭司令下令二连撤回原阵地待命。

这时候郭宪刚也改变了攻击的计划。列车上的火炮让“挺进军”们颇为紧张,但仔细看看,他们发现这辆炮车似乎还是没法机动的。这意味着它的火炮在后半球有死角,琢磨清楚的郭宪刚指挥土匪从列车的后半部分发起了攻击。

这时,时间是下午五点钟左右,郭司令已经得知饶民孚副团长牺牲的消息,这让他十分痛切。护路军这个团算是郭司令的基本部队(另一个团后来发生过叛乱),这时还没设正团长,他对能征惯战的饶副团长本来是很有期待的。郭司令晚年见到老战友,还多次念叨饶民孚的名字。

东北剿匪战斗中先后牺牲了上百名团级干部,大多数是抗战中的八路军骨干和抗联余烬,饶民孚副团长只是其中之一。

曾经在读一段资料时心里为之一紧——辽沈战役尾声时解放军战士押着一批被俘的国民党军官和家属行军,周围枪声骤起。担心国民党残军来抢夺他们的长官,解放军指挥员准备枪决一批危险性较大的俘虏。

这时,一群劈头散发的女眷脱离队列,不顾生死地猛扑过来,抱着她们的男人不让开枪:“老总,不要打,他是为了打鬼子才当兵的啊!”“不要打,他是抗战时候受过伤的人!”

那是字字血,声声泪。

当时很为这些国民党军人抱屈(也对那些冒死守护自己丈夫的女性肃然起敬)。而读到剿匪中那一个个带血的名字…… 共产党人中,又有多少抗战中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战死在东北的崇山峻岭间?

他们都曾为这个民族的独立自由而战,他们本应该像2015年的阅兵式上一样,戴着勋章,一起领受后人敬仰的目光。那些国民党军人的悲剧不是国民党人的——如果那场战争的结局相反,这一边是不是也会上演同样的惨痛?

我想,那是一定的,这是我们的民族悲剧。

成王败寇,你死我活。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能理解战争中的残酷和不得已,也明白有的战争不可能不打——而一旦打起来,战场上便容不得慈悲二字,我不杀他,他就杀我。

只是,知不知,两边倒下的人中,有多少我们中国的好汉子?

见到动辄欲置同胞于死地的人总是深恶痛绝,原因大抵在此——中国人用了多少年,流了多少血,才走到了今天可以不动枪谈事情的这一步。在今天这个环境中,每逢政争依然对自己同胞毫无感情的,我不认为他会是一个爱国者。

愿中国人再不要用你死我活的方式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言归正传。这一次进攻孙藻庆的部队攻得很猛,郭宪刚的骑兵带来几门小炮(掷弹筒),对着装甲列车方向连连开炮,声势不小,但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失。列车上装着军火,郭宪刚怕打成殉爆这次出山就没有意义了。

这次攻击的确避开了装甲列车前段的火炮,但依然敌不过护路军的火力——郭维城司令员这次带来六挺重机枪,全摆在朝后的方向上了。本来就是运送军火的没有弹药不足这说儿,老八路的机枪手这次过足了枪瘾。

郭司令一声令下,每分钟能打八百发的重机枪同时开火,杀害姚玉亭科长的直接凶手,孙藻庆的“特务连长”傅昌炬当即被“点了名”,再凶悍的土匪也只有趴在地上熬打的份儿。

战斗中,有一名重机枪射手被流弹击中,连教导员郭金玉大喊:“谁会打重机枪?”新兵小丁应声而出,凭着平时看的动作照猫画虎,一串子弹正好撵上了一群奔跑的土匪,几乎全给放倒了,郭司令正好看见,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小伙子打得好,回去给我当警卫员吧。”

偏偏这时郭宪刚本部不动,还用子弹朝孙部的屁股后面打,逼着他们冲锋(非如此胡子不愿意干这种赔本的买卖),结果,把孙藻庆部下几个惯匪惹毛了,带着枪直奔韩家大院,要火并郭宪刚。

最终的结果是这次冲击依然以失败收尾,“挺匪”撤回本阵正要喘息,背后忽然枪声大震,郭宪刚所带骑兵旅从两个原来占据的围子里跟开了锅一样,没命地朝韩家大院方向逃来,而且大声喊叫,说北安的老八路打过来了。

北安的老八路怎么突然出现在战场上了?

原来是饶民孚副团长带的那一个班老兵,拼死突围跑到了克山,马上向当地驻军通报情况,请求增援。

巧极了的是,本来驻扎北安的龙江军区警备三旅旅长廖中符(后改名廖仲符,1961年授衔少将,朝鲜战场曾任42军参谋长,最后职务广州军区副参谋长)正率一个营在此协助建立地方政权,听到消息,立即出兵增援。他这个营全是骑兵,训练有素,拉出来长途奔袭,一个回合就把郭宪刚的胡子骑兵打放羊了。

装甲列车大劫案(七)大结局
▲ 廖中符旅长


看到敌军后院起火,郭司令不再留手,指挥部队同时发起冲锋。双方很快在韩家大院会合,“挺匪”四散溃逃。之后两军一同清除残匪,并雇用大车迅速先将急需的军火运往齐齐哈尔,而装甲列车则在几天后扶正修好返回。郭启刚没有拿到军火,导致尚其悦不得不放弃拜泉的战斗,断腕后撤。

尚其悦的撤退算组织得不错,拜泉方面追之不及,但“挺进军”退到靠近依安的宝泉镇时,遭到黑龙江省军区副司令员王钧所部从侧翼的突袭,全军溃散,尚其悦仅率少数亲信逃回泰安,闭城死守。至此,泰安“挺匪”发动,试图劫持装甲列车的行动彻底失败。

鳌龙沟一战成功地保住了军火,护路军也经过战斗锻炼迅速成长起来,应该说可圈可点。但这一仗战果意外的少,仅毙敌五十余名。

郭宪刚、孙藻庆、刘汉、白星魁等匪首各显其能,居然全部逃脱,也算一奇。胡子虽然不擅长打硬仗,但打起来躲枪和逃跑的本领一等一,此时东北的剿匪战役刚刚开始,怎样打土匪大家也没有经验,一年以后,就不会这样轻易地放跑土匪——当然,那时候也不容易找到这么猖狂的土匪了。

的确是太猖狂了,一伙胡子居然敢劫重兵护送的装甲列车,试图抢夺军用物资,这在世界的匪帮中,也是十分罕见的。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大约也只有刚刚和八路打交道,不知道老八路怎么打仗的土匪敢这么干。

还是有点儿太彪了吧?这些土匪当时怎么想的?

正在这么琢磨的时候,忽然听见电视里有人大声招呼:“行吧?没俺们东北银不敢干的事儿!”

也是要劫装甲列车的土匪?定睛细看,原来是和女生打赌输了,小伙子一口气吞了24个海南黄辣椒。

呃,这东北银啊……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

【完】
----------------------------------------------------------------------------------
微信扫码关注【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发现更多好故事和新鲜料
隆宗门箭头疑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