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67,718
  • 关注人气:366,7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装甲列车大劫案(六)峰回路转

(2016-08-23 09:19:58)
标签:

装甲列车

土匪

杨子荣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欢迎关注公众号【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在《鳌龙沟军火列车遭劫始末》中,描述姚玉亭的死,是说他面对匪徒坚贞不屈,在谈判桌上痛斥刘汉等匪首,使敌恼羞成怒,最终杀害了他。

给烈士写宣传材料这样写当然没有问题,既表现了我军的坚强不屈,又体现出敌人的凶残愚蠢,特别是和敌人势不两立,政治上百分之百正确。但假如姚玉亭真是这样死的,那他作为一名谈判代表是太不合格了。

谈判的目的不是炫耀自己风骨去的,而是为了达成使命,这使命也许是谈出一个双方满意的结果来,也许是拖时间的虚与委蛇,甚至是寻机策反对方的重要人物,但总之不是为谈崩而去。姚玉亭去之前“挺匪”已经开始退缩,连稀饭大饼都送过来,如果他把这样一个局面谈成重新开火还把自己也搭进去,再政治正确也肯定属于失败。

姚玉亭是个经验丰富的敌工干部,又不是某部门负责审片的干部,他是不可能犯这样错误的。他在和孙藻庆、刘汉等人的谈判中,做得一点不比杏树沟孤胆谈判的杨子荣差。

装甲列车大劫案(六)峰回路转

▲ 真实的杨子荣,最耀眼的战功不是活捉座山雕,而是在杏树单枪匹马说服了几百名土匪,让他们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但从任务难度而言,姚玉亭显然更不容易。

杏树沟劝降发生在1946年3月,在此之前,大形势剿匪部队已经占了绝对上风。当时,牡丹江南路地区的土匪连续遭到牡丹江军区副司令员刘贤权(开国少将,后任青海军分区司令员)所率部队的打击,经马莲河、桦林、柴河、五河一连串战斗,损失惨重,几个大匪首马喜山、张开江、李德林非死即逃,残匪士气低落。而北路方面由田松(后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支队长率领的剿匪部队也突破鹿道天险,攻入镜泊湖一带,切断了南路残匪北逃之路。

各路残匪聚集在板院、杏树、柞木台子三个孤立的点上,不知向何方进退,整日争吵不休。3月21日,刘贤权率两个营加一个机炮连突袭板院,经半天激战将其攻占,残匪奔逃三十多里逃入西边的杏树沟,与当地土匪合流,但喘息未定便遭到刘司令员率部的急追攻击,当晚九点,剿匪部队在杏树南山北山同时和土匪布置的警戒哨交上了火。

杏树土匪此时已经是惊弓之鸟,放出的警戒哨虽然有效地阻止了剿匪部队的奇袭,迫使刘司令员改为强攻,但毕竟抵挡不住得胜之师的猛攻,南北山要点很快丢失,机炮连的炮弹接连打进村里,土匪们预感覆灭在即,只是想不到有什么出路才死打硬拼。

然而,此前也有土匪打得特别凶猛的,但结局很不好。1月23日马莲河一战,马喜山部土匪拼命顽抗,造成深受官兵爱戴的邹世环政委(老红军,牡丹江四团政委)战死,结果战士们对土匪俘虏颇有过火的报复行为,这种残酷的报复虽有点儿不符合政策,但有极大的震慑力,让杏树沟的土匪对于死拼也深有顾忌,虽然在打但人心惶惶。

这时杨子荣进村劝降,其实既有艺高人胆大,也有根据形势顺水推舟的把握,最终兵不血刃,完成了任务。

姚玉亭这边不一样,护路军兵力上不占上风且被困在脱轨的装甲列车中,而1945年的“中央胡子”正在最猖狂的时候,随时准备跟着国民党正规军接收哈尔滨齐齐哈尔,士气旺盛,想劝降他们谈何容易。

不过姚玉亭还是很有办法的,他一面设法拖时间,一面若隐若现地让孙藻庆等知道车上都是“老八路”,战斗力很强,招惹不得和为贵。

应该说这个谈判策略很有效果,土匪们在16日一天,直到下午三点钟也没发起过新的进攻。但就在这时,从拜泉前线赶来的“挺进军第一军”参谋长郭宪刚改变了谈判的天平。

郭宪刚是伪满长春军校毕业生,日本投降后被尚其悦收入部下,属于“挺匪”中少数接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人物,接到尚其悦支援孙藻庆的命令后他不敢怠慢,匆忙带了一个骑兵旅赶去“督战”。

“中央胡子”多半编制大而兵力不足,这个骑兵旅从实力上来说只有一个营的规模,二三百人,但尚其悦本人是骑兵出身,所以他的部队中以骑兵最受重视,武器装备还是比较好的,其中也有不少出身蒙古马贼的老匪,战斗力比一般的土匪强得多。

担心遭到八路军增援部队的突袭,正规军校出来的郭宪刚尽管带的是一群土匪,仍然像模像样地派出了尖兵斥侯,大队也随时做好战斗准备。结果,八路军的增援部队没有碰上,却和突围出来的饶民孚副团长所部迎头相撞。

发现对手后开始有些混乱,但很快发现来的只有六七十人,郭宪刚马上命令所有骑兵加速冲上去,发起攻击!

仓促中饶民孚副团长也发现了“挺匪”,这时,他率领的三连突围后朝克山已经疾进了十几里,战斗加上急行军颇为疲惫,新兵遇敌之后难免有些慌乱,接连几人牺牲后,一些战士开始失控后退。

见情况不妙,饶民孚副团长一面指挥身边一个老兵班就地卧倒进行抵抗,一面大声招呼后退的战士返回战线,试图利用步兵的密集火力阻击郭宪刚的骑兵。

郭宪刚的所谓骑兵其实多半是缺乏纪律的马匪,如果当时部队能够完全按照饶民孚的指挥行动,或许这一仗结果会很不一样。但此时三连的军事教员,留用的伪满军官顾天恩却借机反水,带领几名亲信从背后枪杀了饶民孚副团长,俄语翻译姜桐和几名坚持抵抗的官兵。至此,三连有组织的抵抗基本中止。

装甲列车大劫案(六)峰回路转
▲ 齐齐哈尔铁路局为鳌龙沟一战以饶民孚副团长为首的护路军牺牲官兵所立纪念碑


饶民孚是山东烟台人,最早跟随吕正操司令员在冀中举旗抗日的干部之一,八年抗战大小数十战幸存下来,没想到却死在了土匪手中。有人后来感慨,如果饶民孚没有把他的警卫员程宝连留给郭司令,顾天恩想暗算饶团长未必那么容易。鳌龙沟一战护路军共战死官兵三十六人,另有三十余人负伤,大部分损失都是在这里发生的。

顾天恩反水后,逼迫剩余的部分官兵随之向郭宪刚投降。郭在向顾天恩询问后,很快得知了郭维城司令员固守待援的安排,他马上派人催促孙藻庆向军火列车再次发起攻击,并告知他援军随后就到。

得知这一消息的孙藻庆,一方面明白中了郭司令的缓兵之计,另一方面担心继续和八路谈下去,郭宪刚会怀疑他不忠,于是指示枪手突然偷袭,将姚玉亭科长杀害。

只是郭宪刚和孙藻庆都没有注意到,饶民孚团长遇害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一个班老兵和一些没有跟随投敌的三连官兵全力向斜刺里突围,撞出包围圈,朝克山方向奔去了。

(附:也有史料认为姚玉亭出发谈判是在饶民孚率部突围之前,存疑。但其遇害,应在饶民孚之后)

【待续】
----------------------------------------------------------------------------------
微信扫码关注【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回复“打劫”,阅读本系列最新章节
隆宗门箭头疑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