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2016-08-16 09:52:37)
标签:

奥运会

孙杨

霍顿

澳大利亚

分类: 八方风雨 (时事,杂文)
欢迎关注【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前几天听到霍顿对孙杨的攻击,这年头嘴大的多了,如果霍顿只是个二愣子,各人有各人的思维方式,倒也不值得当回事。然而不久听说是策划好的战术,这可就下作了,敢情所谓的义愤填膺和卓尔不群无非是演戏,您是搞竞技体育的,犯不着干那种为了卖书请人抽自己一大嘴巴的事情吧。

素 来不喜欢这种做法,尤其是如今网上一有骂战,第一反应不是谁对谁错,而是先琢磨谁策划的,目的是要推哪个项目。这世界已经很不正常了,体育是讲究实力的地 方,能给我们留块安生地界吗?总不能让我们看到哭的时候就去找辣椒藏在哪里,看到笑的时候就要看苹果肌有没有动过手术。

要霍顿真是个二百五,一点儿都不新鲜。因为澳大利亚的体育选手,尤其是游泳选手中盛产二货,那在世界上可算是挂了号的。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丹·弗雷泽,澳大利亚泳队的骄傲,曾经连续三届获得奥运会自由泳项目金牌,成绩突出,相貌也称得上小甜甜一枚,却是出了名的二百五

绰号“澳大利亚鱼雷”的丹·弗雷泽是历史上第一个在百米自由泳中游进了一分钟的女子选手。但这位公举的二百五劲头发作起来,澳大利亚人自己都受不了。

“I'm sick and tired of the immigrants that are coming into my country.(我对那些跑到我们国家来的移民感到厌倦和恶心。)”

“Go back to where their fathers or parents came from.(滚回你爸你妈来的地方去。)”

这都是丹曾经公开发表的言论。

丹·弗雷泽曾是一个在移民问题上持极端观点的种族主义者,在澳大利亚这个移民国家中,这样的观点不可能不受到主流社会的谴责。

不过,她在澳大利亚依然是受人欢迎的人。

这 是因为人们理解丹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丹·弗雷泽生于悉尼郊区的巴尔迈,一个穷困的工人家庭,是八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她是因为小时需要对抗哮喘而开 始游泳生涯的,所以进入运动队比较早,没有机会接受完整的教育。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丹·弗雷泽很像今天特朗普支持者中的那些“红脖子”。

“红脖子”是个中国人相当熟悉的阶层,最初指美国中西部地区那些顽固而保守的农场主们。美国的农场主和我们想象中的地主不同,通常都是自己干活或者一家一个农 场。他们尽管是白人,但整天干体力劳动,脖子晒得红红的,因此得名。他们因为教育水平普遍偏低,整天在一亩三分地干活,所以对世界缺乏认识,常常对外国人 和移民抱莫名其妙的敌意。

今天说“红脖子”则指的是美国白人中的蓝领工人,他们往往是美国排外政策最狂热的支持者,最近在德州砸了清真寺的就是他们,这帮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也经常跟天朝的种种事情较劲。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红脖子在美国也是个盛产二百五的阶层


按说我们应该会很不喜欢他们。

不过我在美国的朋友们也有不同看法——人是需要接触的,接触了就会发现红脖子们其实颇有可爱之处。他们大多有些粗鲁,但是勤勉而热心,如果你在公路上坏了车,这种红脖子常常会主动钻到车子底下帮你修理。他们还颇有自己的幽默感。

有一次晚上,我的一位朋友在德州一处比较僻静的高速公路上行驶,对面开来的小汽车突然打出了奇怪的灯光信号,两短一长、两短一长地重复几次,而后这边所有的车都慢了下来。他事后才知道,这是德州红脖子之间的小默契——对面那车在表示:“哥们儿,前边有警察查超速啊~~~”

他们单纯,所以也容易被政客所蛊惑,会单纯地认为邻居们找不到工作便是移民们抢走了饭碗,排外情绪就此产生。

所以,人们认为丹·弗雷泽早年的这些激进看法很大程度上是社会的问题。其实丹的父亲凯茨·弗雷泽便是一名从苏格兰来到澳大利亚的移民,按照她的观点,她自己 也要“滚”回苏格兰去。事实是随着眼界的开阔,年龄的增长,丹·弗雷泽逐渐认识到了移民对于澳大利亚的贡献,也理解了不同文化的魅力,她勇敢地改变了自己 的观点。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在悉尼奥运会的开幕式上,丹·弗雷泽作为澳大利亚的火炬手,热情地表达了对于世界各国运动员的欢迎,也彻底改变了她保守、偏见的形象


这样的人,我想是不太会被记恨的。

在移民问题上大放厥词对于丹来说只是偶尔为之,她更多的时间是消磨在游泳池里,所以丹这一辈子,在不断地破纪录,也在不断地制造二百五的事件,尤其是在奥运会上。

1960年罗马奥林匹克运动会上,丹一举蝉联100米自由泳金牌,但却受到了禁赛的处罚。

这 件事倒和兴奋剂没什么关系,而是因为澳大利亚队的赞助商提供了一款新式泳衣,而保守的丹认为这款泳衣太过怪异,而且她原来的泳衣穿起来更加舒服,拒绝更 换。双方因此争吵起来,最后的结果是丹没有参加一百米蝶泳的决赛——据说是因为丹一怒之下与赞助商发生了身体接触,而且肯定是不浪漫的身体接触。

尽管丹在这届奥运会上夺得了一枚金牌和两枚银牌,但得罪赞助商是要砸大家的饭碗,澳洲泳协给了丹禁赛两年的处分。

1962年,丹“刑满释放”,但这个女飞鱼似乎根本没长记性。1964年东京奥运会期间,丹干出了这辈子最“二”的事情——在一次喝多了之后,女飞鱼变成了女飞贼。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孙杨喝多了干过无照驾驶的事儿,但做贼……咱游泳界的待遇不至于吧


丹去做贼肯定和酒精有关系,出事前的晚上她和几个朋友一起进了东京一个酒吧。1920年有个美国运动员一时兴起偷了奥运会的会旗,轰动一时。这几个女损友喝着喝着就聊起这事儿来了,觉得挺刺激的,于是大家决定一起去把东京奥运会的会旗偷出来吧。

奥运会会旗在哪儿呢?

当时挂在日本天皇的宫殿——“皇居”里面,这地方连二战的时候都没挨过炸弹,是日本最为神圣的地界儿,而且四面环水,有御护城濠拱卫,等闲人根本靠近不得。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问题是这哪儿拦得住奥运会上的自由泳冠军啊?

丹是在最后时刻遭到阻止的,警戒皇宫的警察再怎么也得是六品带刀,练过葵花宝典的高手,真让几个喝醉的女生在宫里横行……那就只有切腹谢罪一条路啦。

那时候正是皇军玉碎不久,日本政府对于所有“白鬼”都有入骨的恐惧,发现是奥运女飞鱼在发酒疯,不但没敢法办,反而恭恭敬敬给送出来了,日本天皇还特意让把那棵菜,错,那面旗给丹带上,算是留个纪念。丹照样参加了比赛,照样拿了金牌。

然而,日本人民是真正愤怒了,纷纷写信怒骂宫内厅不关心天皇的健康。

为嘛要关心天皇的健康?难道女飞鱼入宫期间把天皇给那啥了?!

那 倒不是。日本人民愤怒是因为丹被释放后曾接受媒体采访,称她们是乘一条小船去偷旗的,坚决否认曾经游过御护城濠,她说:“There's no way I would have swum that moat. I was terrified of dirty water and that moat was filthy. There's no way I'd have dipped my toe in it.(我不可能去游过那道护城濠的。我对脏水有恐惧症,而那护城濠可真是又脏又臭。我不会放哪怕是一个脚趾头进去。”

怎么能让天皇住在脏水环绕的地方呢?日本人民愤怒了。

看来,日本人民是真正的歪楼高手。

这件事并没有完,早就看丹别扭的澳洲泳协乘机给了她禁赛十年的严厉处罚。尽管这一处罚在几年后被解除,但这几年中丹已经忙于结婚生子,不可能再复出了。一代女飞鱼的传奇遂告绝响。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女飞鱼不撒酒疯的时候还是蛮可耐的


从这些事情来看,不管面对谁都能二、敢二,丹这样的才是真正的二愣子。这种人有时候会让人生气,但并非不可交。而霍顿这样的心机袋鼠啊,实在是给老奶奶丢脸。有种,您也像人家丹奶奶似的,把巴西的国宝偷一个出来?那咱倒也佩服……

谁问巴西有什么国宝可偷?那可多了,比如下边这个——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澳大利亚游泳队的二百五老奶奶
Mark Houghton,you can try……


【完】
----------------------------------------------------------------------------------
微信扫码关注【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回复“奥运”,看看老萨关于奥运有什么新发现?
隆宗门箭头疑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