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28,882
  • 关注人气:366,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装甲列车大劫案(三)张学良的创意

(2016-08-02 09:53:19)
标签:

东北土匪

装甲列车

解放军

张学良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装甲列车一路前行,平安抵达泰安车站,开始在那里加煤上水。郭司令带着俄语翻译姜桐一起拜会了当地苏军指挥官,与此同时,已经预先联络好的苏联红军驻军和护路军一起在站台上站哨,严密设防。

整个过程颇为平静,直到加水完毕,远处的泰安镇城方向才有气无力地响了几枪,看这意思,也不过是骚扰一下而已。郭维城司令指挥人员车辆有条不紊地继续前行,直达北安,受到了当地王鹤寿司令等人的欢迎,军火装备顺利上车,当晚18点,列车便开始准备返回齐齐哈尔。

当时北安的情况也不稳定,11月15日从延安来的陈大凡(当时的黑龙江省省主席)、范式人等才到达这里,接收北安还不到一个月。此处半夜经常响枪,治安不佳,省警察厅厅长宫洗尘回忆他当时睡觉都把揭了盖的手榴弹放在枕头边——宫厅长住处的玻璃窗夜间便曾被冷枪打破过。

铁路上也不安全,就在这次运送军火前后,北安附近的通北县铁路公安队刚刚叛变,我家有个河北老乡赵光当时在那里担任县委秘书,在试图组织平叛时被杀,县公安局局长郭德华与其同行,仗着一身好枪法接连击毙两名叛匪,杀出重围到北安搬兵。

装甲列车大劫案(三)张学良的创意
今天通北火车站便是用赵光的名字命名的,他和郭德华是抗大同学,一起到东北工作仅仅一个月便不幸殉难

不过,由于北安一带王鹤寿等组织有一个骑兵旅、一个步兵旅,兵力相对雄厚,当地活动的土匪大多零散不成气候,最大一股据判断也只有七八十人。

友军颇具震慑力,且顺利走完大半段路程,使返回车上的护路军官兵多少有些放松。且不说三个连加一个手枪排押车,比后来押运原子弹的车上兵力还雄厚,考虑到国际影响,唯一对军火列车有威胁的“中央胡子”尚其悦,应该也不敢动苏军控制的铁道。

问题是,东北这地方,很多事情是不能按逻辑来考虑的。

比如,哈尔滨路局的老丁政委记得,当年有一次到勃利某部办事,碰上解放军放电影,便跟着落座凑热闹。当时放映的是纪录片《解放东北》第四集,配音解说慷慨激昂地讲述:“画面上就是被老乡称作‘六十熊’的国民党匪军六十军,他们正狼狈地逃往长春……”看得津津有味的老丁忽然听到一阵骚乱,刚才还在鼓掌的解放军战士纷纷往前涌,有人抓住了放映员的脖领子在喊叫,还有人要砸放映机。

解放军怎么打自己人?

混乱中总算有军官上前阻拦,才把事态平息下来。这时候老丁才弄明白,底下坐的解放军正是长春国民党六十军起义过来的,人到东北打了三年仗,肯定见过什么是熊,这么指着和尚骂贼秃,可不就打起来了嘛。

装甲列车大劫案(三)张学良的创意
熊,就是这个德行的


晚九时,装甲列车走到位于泰东与泰安之间的鳌龙沟一个转弯路段时,轰然一声巨响,第一、第二两节车冲出轨道,栽到了路基下面。只是由于司机紧急制动,后面的车辆才最终倾斜着停在了轨道上。

有人破坏铁道,列车出轨了!随后,周围便响起一片“投降吧,老八路”的喊叫声。

破坏铁道的,竟然还真是尚其悦部下的光复军“中央胡子”,番号是“东北行营第一战区挺进军第1军第七旅独立第二团”,指挥官是“东北行营第一战区挺进军第1军依安警备区”司令孙藻庆,这时正占据着泰安。

前面不是推测尚其悦不敢随便破坏铁道吗?

从理论上说国民党当时在东北的政策是不招惹苏联人,尚其悦是国民党当然不敢乱来,但问题是他的部下并非真正的国军,而是七拼八凑的土匪和地方武装,别看番号挺像那么回事儿,实际上他基本上指挥不动,很多部队他连见都没见过,更没有什么统一的作战思想。比如这个第七旅独立第二团,它的指挥官孙藻庆本是伪满依安县官员,光复时怕被当汉奸处理到齐齐哈尔投靠了尚其悦,又被尚其悦派到依安抓建军。

依靠在依安长期活动的本钱,他联合原伪满街长、绰号白大胡子的白星魁暗杀了县公安大队大队长高丕功,控制了依安县治泰安镇,尚其悦高兴地把他的部队编成“独立第二团”,孙藻庆利用这张委任状(实际上国民党根本不承认)封官许愿,一个月竟然也拉起千数人枪来,这是无论郭维城还是尚其悦都没想到的。

实际上这个团内部十分复杂,里面有三心二意的原公安大队人员,有白大胡子拉起来的伪警察、差役,还有四海、刘汉等纵横当地的惯匪。这些人除了都想从国民党那儿要个名份以外,根本没有共同目标,他们谁也不服谁,孙藻庆也只是个名义上的头儿而已。

这次一听说有军火列车过境,正在扩充人手,急需武器的各路头目倒是意见统一了——打啊,抢机关枪大炮啊!有了这些武器咱都能当旅长师长啊。面对群情汹汹,孙藻庆只有下令出击的份儿,还哪顾得上和尚司令讨论这事儿符合不符合国策啊。

说到底,中央胡子,他也是胡子啊。
 

装甲列车大劫案(三)张学良的创意
装甲列车又叫列车炮,要在欧洲一些小一点儿的国家,这属于战略武器,东北土匪截击这玩意儿,没有心理障碍吗?


还真没有,东北的胡子对这种造型奇异,体形庞大的战车见多不怪,根本不当回事。

前些日子放电视连续剧《少帅》,网上对张学良将军的军事才能颇有争议。实际上作为一代胡帅的后人,张学良在军事上有时还是颇有创意的。虽然一夜丢了沈阳城,但随后几十万义勇军对日军的誓死抵抗不全是自发的,张学良和他派去的黄宇宙、李春润等在其中推波助澜,起了相当大的作用。在鼓励义勇军杀敌的时候,少帅没有全靠民族大义,他一度提出了一个相当有创意的手段——出钱买鬼子脑袋。

张学良将军支持老将朱庆澜在北平设置后援会,支持义勇军的作战,但支持谁不支持谁不看谁口号响,而是根据你的战绩——砍多少鬼子脑袋交上来给多少补给和奖金。当然,飞机啦,装甲列车啦,你要是能搞掉给的更多。

一时东北充斥了大量关东豪客、赏金猎人,他们什么都敢干,日军的装甲列车也被这些绿林好汉们多次干掉。

装甲列车大劫案(三)张学良的创意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被东北义勇军颠覆的日军装甲列车


这种事儿开始连少帅都不信,战绩不能光靠嘴说,你得有证据。后来发现日方的新闻报道经常提到弟兄们的战绩,这也便成为当时义勇军战绩的证明了。这个政策后来弄得在北平设点卖赏的若干义勇军部队家家订一份日伪报纸,一时成为奇谈。而义勇军的抗战也在这样的鼓励下开始推向高潮,1932年夏秋,日军的侦察机经常在东北大地上发现大队义勇军肆无忌惮地活动却无可奈何。

与此同时,日本关东军两任总司令本庄繁和武藤信义,一个被认为镇压无能送回国,一个突发心肌梗塞(?!),和这些赏金猎人的爱国主义活动有无关系,那就不知道了。

反正东北绿林对于这种看来威风凛凛,但一旦离开铁道就无能为力的大家伙并不陌生。直到剿匪作战期间,鸡宁的土匪还曾经用列车炮迎战过剿匪部队。幸好派去的李铭顺等带着一个炮兵营,双方炮战的结果是土匪扔了列车炮逃跑,白白送来个东北剿匪战斗中个头最大的战利品——这也证明土匪的技术水平实在玩不转这种高科技武器。

孙藻庆的“挺匪”手中可没有炮兵营,但居然也敢截装甲列车,应该说是车上的武器太有诱惑力了,所谓利令智昏。不过因为其中不乏惯匪,他们的战术的确可圈可点——在鳌龙沟他们选择了一处下坡且转弯的极佳伏击地点破坏铁路,果然造成了装甲列车的出轨,同时,他们还派人前往齐齐哈尔与泰安之间也挖断了一处铁路,以防齐齐哈尔部队前来支援。

看来他们很清楚车上的部队属于齐齐哈尔方面,所以对北安方面的援军不太在意——问题是“挺匪”哪儿来的这么准确的情报呢?

【待续】
----------------------------------------------------------------------------------
微信扫码关注【老萨有发现】(sashuchang2015)
回复“打劫”,即可阅读本系列最新章节
隆宗门箭头疑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