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张东北抵抗者照片的解读 BY 黄河故人

(2009-11-11 22:45:13)
标签:

军事

分类: 千里天狼 (军事, 历史)
昨天,我把在日本发现的一些老照片放在了博客上, 已推荐到博客首页,点击查看更多精彩内容黑土地上的抵抗者 并且托付朋友们帮助寻找照片中历史背景的线索。今天,抗联战史专家黄河故人兄发来了他写下的这篇文章,对我提供的一张照片进行了解读,特此呈录于下。

点看全图
这是奉天特委第一次被破坏。剧透一下,这里面可能有一个叛徒。


照片给出了日期和被捕人员是共产党的重要信息,那么可以推定,这应该是被破获的共产党重要机关。满洲省委在此之前已经迁往哈尔滨,所以被破获的重要机关必 是奉天(沈阳)特委。围绕奉天特委和照片时间两个重要因素,很快便确认了照片背后的故事和所有人员名单。如果这些鬼子知道他们这次破坏的意义,也许鬼子们 会笑得更开心,我们会更痛心。

中国有数百万的烈士为了中国能站起来,付出了生命,这些英雄只是中华民族复兴的这一波浪潮中的一朵浪花,而这一朵浪花,因为他所处的位置和背景,突然变得重要起来。

在这里我就重点解读一下这张照片中的事件背景和重要性。

破坏奉天特委的元凶是奉天的特务部门。关东军的情报工作主要方向是苏联,奉天则是东北唯一常设对内特务机关的地方。日军极为重视奉天的特务工作,第一任奉 天特务机关长居然是个中将,而前后脚把满洲省委赶出了奉天和第一次摧毁奉天特委的是土肥原贤二和板垣征四郎,这两位当时还分别是大佐和少将,1948年这 二位又前后脚走上了绞刑架。

说到他们两位,索性把他们四个狐朋狗友中的另外两个的下场也交代一下。另二位是石原莞尔和河本大作。

石原莞尔非常善于考试,战略情报能力也非常惊人,“中国的官府对民众实在太苛刻,民众决不会和官府站在一起”这句话是他1920年提出的,对于后来的日本 侵华影响很大(实际上是三十万义勇军浴血的时候,国民政府没和民众站在一起)。1930年一次骑马中,因为军刀太长,石原莞尔下马时伤了尿道,从此上厕所 对他很痛苦。1941 年被东条英机整治退出现役,却借此逃过了绞刑架,日本投降四周年之际因膀胱癌死去。

河本大作1928年炸死了张作霖,但事情干得不漂亮,没能完成后续工作,因此不敢回日本本土,并被转入预备役,不久便退役转入满铁捞钱去了;1941年因 为挡了鲇川义介的财路,被迫转往山西;1945年因为害怕返回日本,并对日本卷土重来还有梦想,兼之逃过了常凯申的战犯惩治,继续留在山西。闫老西手下这 么多日本人,河本功劳很大;1949年4月太原解放,河本终于去了他该去的战犯管理所;在那里河本是抗拒改造的典型,1955年病死在太原战犯管理所。

回到奉天宪兵队这边,关东军的司令部在关东州(大连),关东军宪兵司令部则在奉天,后前往新京(长春)。奉天宪兵队在土肥原贤二离职前进行了整改,划分成 了宪兵队本部和奉天宪兵城内分队两个机构。奉天宪兵本部并不是光抓人、杀人,它手里掌握着奉天城内46个各类株式会社,抓人杀人的是其中的一个机构——特 高课。

这是鬼子这边的背景情况、共党这边呢?

1931年11月21日,奉天城内苏联领事馆前面的卡子,日军宪兵在当时的省委军委书记廖如愿身上搜出传单,并同时拘捕了省委宣传部秘书杨先铎。杨先铎受 刑不过,招供。据此宪兵队抓捕了满洲省委书记宣传部长赵毅敏及其夫人凌莎,并抓捕了满洲省委书记张应龙。张应龙在宪兵队的拷打下供出了大量情报,满洲省委 被严重破坏,张应龙自己则不久因受刑过重和疾病死在了监狱。满洲省委被迫迁往哈尔滨,在奉天留下了奉天特委继续工作。

满洲省委迁往哈尔滨后,由罗登贤继任省委书记。罗登贤是共党内部工人运动的大师级人物,多年追随苏兆征,但是在满洲省委书记任上却明确的把工作重点转向了 农村,抗联将领有多人经他一手派出去组织抗日队伍。抗联起家的第一桶金和东北今后14年虽然微薄但一直存在的希望要感谢这个少有的大明白人。罗登贤因为坚 持满洲情况不能照搬关内和不走王明的左倾路线,被撤往江苏,不久被王明假手KMT除去,牺牲于雨花台。罗登贤的独生子罗伟飞三个月时候被送往香港罗登贤姐 姐那里,罗伟飞此后再未见过父亲,与母亲重逢之时则是开国大典。

罗登贤被撤走,派来的华岗赴任途中被捕,王明的优秀下属XX于1932年6月开始担任满洲省委书记,并成为了任期最长的满洲省委书记。

XX最出名的事情是开除赵尚志、张甲洲的党籍。他也不想想张甲洲的党组织关系在北平,开除赵尚志的党籍他倒是有权力。他开除赵尚志的党籍并没有走正常的组 织程序和备案,仅凭开会时一句话就把他们的党籍给开除了,要不是被开除党籍都是神经坚强的牛人,还真不知道后来东北的事情怎么发展。因为没有相应的档案, XX后来还企图狡辩自己没有开除赵尚志的党籍,无奈人还没死绝呢!XX后来被调往江苏,在江苏省委工作期间被捕,共产党费了不少力气把他救出来,出来第一 件事就是声明脱党。这人还平安活到文革期间,建国后担任湖北教育厅长,又担任教育部的司长,文革也受了一些冲击,没想到 1979年就给他平了反,比赵尚志还早3年。

此人是王明左倾主义的忠实信徒。奉天的情况已经如此危急,他居然还指示奉天特委搞飞行集会、散发传单,大肆活动。照片里面中共方面的背景是这样的。

9月中旬,奉天街头发现大量传单,题目是《告奉天工、农、兵及劳苦群众书》,《告满洲士兵书》,《告奉天农友书》,日宪兵队立刻加紧侦缉。10月5日,叛 徒张广骞、李成林向日本宪兵队告密;10月6日,当奉天特委开会之际,日宪兵队拘捕了张霭风、张子和、张俊芝、关天星、尹昌燮、黄哲焕,其中黄哲焕叛变;随后崔运河、李丕文(仅凭照片容易认成李玉文)、李军镐,柳顺春(李军镐之妻,照片中唯一女子)被捕。

关于照片中勇士的下落,请大家不要太悲观,不用把老萨往731那边支,那样估计累死老萨也找不着。日本人这时候对共党还没那么重视。奉天特委一共被严重破 坏四次,抓了好几个特委书记,至少三个没被杀,只是坐了挺长时间的监狱。不过,看过《风声》的人,很多人估计会选择自杀,而不是去做日本人的监狱

我不知道这其中哪一位是奉天特委书记张适,或者这张照片里面没有他(这个可能性比较小)。张适参加过广州起义,尸山血海里逃得一条命,却和上级失去联系, 便前往东北找党的组织。在东北,他也是罗登贤派出搞军队的人之一,不久改任巡视员,负责指导吉林地区党的工作。1932年7月任奉天特委书记,10月因奉 天特委被破坏而被捕。1942年逢“伪满洲国”建国十周年,被特赦出狱,失去和党的联系。1946年春赴哈尔滨找到李兆麟,李兆麟对他非常信任,任命他为 中苏友协秘书长。李兆麟被刺当晚,军统特务也暗杀了张适。

李兆麟也说一下,因为这涉及到这件事的重要性。满洲省委迁往哈尔滨,奉天特委就成为了和关内联系的大血管。这条血管的另一头是河北省委。这次破坏后,河北 省委派来的人被迫撤出,只有几个人留下,其中就有李兆麟。也许大家都认为很快还能再恢复,哪知道这一堵塞就是这么久。在此之后满洲省委和中共中央还有一定 程度上的人员、信息往来,但是越来越弱,直到断绝。

后来抗联的人看到《论持久战》的时候,是从中文到法文(英文?)、再到俄文,再翻译回中文,几乎面目全非,就这样还是被当成宝。

抗联撤往苏联后,延安和抗联的关系已经断了很久。延安冒着很大的风险,派出了一位原来在抗联7军的同志,前往东北寻找抗联。他居然找到了,但是文件、证件 等都已丢失。他找到了被派回国小分队的战友,老战友为他作证,并带他前往苏联。但是他一进苏联就被扣押审查,同归的抗联的人说情也不行。周保中前去要人, 苏联人给他的回答是这个人我们审查过了,应该没有问题。那人呢?我们派出去执行任务去了。还是没能和延安接上关系。

割断满洲共产党和延安的联系,符合日本人的利益、苏联人的利益、王明的利益,唯独不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这次奉天特委被破坏事件,正是满洲省委和中央被割裂的开始,而且一上来就是狠狠一刀。

我没能找到照片中的勇士的详细情况,连判决的情况都不清楚,对不起大家了。

<完>

萨给黄河故人兄的回文 --

追寻抵抗者-- 对黄河兄解读的解读
萨苏

黄河兄提供的背景资料和人员名单,对这张照片的解读太有帮助了。根据您的名单,我把照片对比度调到极限,发现大部分人员的名字都可以对上了。
点看全图

前排右侧起,当为张霭风,关天星,崔运河(可识别崔字,故此推断),张俊芝(脸上有伤的),中排右起为李丕文,柳顺春,张子和,黄哲焕(叛徒),尹昌燮 (可识别尹字和燮字),最左边一人无法确定,推测为李镐军。也可能是您提到了名字,但不在十人被捕名单中的张适(但也有一种可能张适和张子和是一个人,子 和为其字,这纯粹是我的推测了)。

不过,我也怀疑张适没有在这次大逮捕中被捕,据我看到的资料,他是在1933年10月,而不是1932年被捕的,1933年五月在哈尔滨还领导过工运活动。想来,这种从广州起义中辗转脱难的人物,要抓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张适1946年遇难后,1957年才被追认为烈士,世间有些晚。我猜测是他1942年出狱到抗战胜利后找到组织之间的历史需要甄别的原因,实际上,张适是 1942年借伪满“建国十周年”大赦巧妙地从监狱脱身的,不过,伪满对于所谓“大赦”的政治犯多采取严密的监视措施,张无法继续活动当也不奇怪。

您写的文章中,颇有一些值得一谈的点。

比如,奉天特委被破坏,是因为“飞行集会”。对这个“飞行集会”,看过《夜幕下的哈尔滨》或听过这部评书的朋友都不会陌生。《夜》剧痛陈了“飞行集会”的 危害,但历史上真实的“飞行集会”造成的损失更大。所谓“飞行集会”纯粹出于追求场面的“面子工程”,实际上,在力量不足的情况下造成了大批地下人员的暴 露。同时,它既没有真正的杀敌成果,对教育群众也多有负面效应 – “飞行集会”是散发传单和演说为主的,没有对敌人的武装进攻,所以没有杀敌成果,而当时地下组织力量弱小,无法保障参加人员的安全,于是今天你在闹市演 讲,激励群众,明天你就被宪兵队抓住游街,这样的宣传效果无疑适得其反。
点看全图

再比如,根据当时亲历者的回忆,第一次满洲省委被破坏的时候,省委书记张应龙当了叛徒,供出大量情报。宣传部长赵毅敏却坚贞不屈,咬牙不供,他的夫人凌莎也坚强地顶住了敌人的严刑拷打。

结果,敌人认为赵和凌没有什么价值,只把他们关了起来,两人后均经组织营救出狱,赵后一度担任国务院外事办公室副主任,凌莎为北京师范学院院长。

而日军认为张应龙还有很多没说的,于是越发加以酷刑。供得越多,打得越狠,最后活活把他弄死了。死的时候据说张已经被打得精神失常。

您看这叛徒当的。。。

关于这批抵抗者后来的情况,尽管黄河兄给出了很好的线索,但认真搜寻,依然很难有特别大的突破。不过,多少有些进展。这其中,可以证实的是,李丕文经过艰 苦的斗争,最后终于活着走出了敌伪的监狱。至少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依然健在,应当已经是九旬老人了。原满洲省委宣传部长赵毅敏2001年曾经谈到李丕文, 说他几年前曾撰《难忘的岁月》一文忆及在看守所的生活。

李丕文,又名李维周原名李显谋,辽中县满都户镇官粮窖村人,生于1902年,1927年经任国桢介绍入党。1928年担任台安县县委书记。曾在辽中县利用教师身份长期做地下活动。

他在辽中县文史资料第三集中曾有文章谈到自己的经历。李丕文回忆自己是在辽宁省女一中被捕的,当时公开身份是教员。由于当时日本宪兵队对于共产党的侦缉工 作还没有完全展开,这个案子被送交伪奉天高等法院审理,审判官让李丕文辨认共产党员名单,李说:“辽中师中有五百名学生,我每天只知备课上课,不认识。” 尽管日方严刑拷问,但李始终未承认自己的真实身份。1934年初李被取消共产党嫌疑释放。此后李和台辽县委取得联系,重新开始工作。4月,台辽县委被破 坏,李避开搜索逃到北平。离休前任辽宁省政协副秘书长。

另外,在查找资料时发现,这次日方的大搜捕,奉天特委依然有李晨笛曾警觉并脱险。说明当时地下组织还是比较有生命力的。

非常感谢您的侦破工作,黄河兄可以成为东北抵抗史的福尔摩斯了。

为了感谢您的帮助,提供一张也是在日本发现的珍贵照片 –
点看全图
抵抗到最后一刻的中国战士

根据日军记载,这张照片拍摄于1938年10月27日的战斗中。日军此时正向通化攻击前进,在龙岗山隘口遭到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在画面左方的,就是一名战斗到最后一刻直到牺牲的中国战士。可以看到这名战士打着当时中国兵典型的绑腿,遗体已经被搜过身,而战斗还在继续。

这应该是唐聚五所部辽宁民众自卫军的武装。我想,由于当时的政局混乱,他们既没有可能被追认为烈士,也不会出现在任何政府的花名册上,他们的家属,也不可能享受到抚恤的待遇吧。他们可以算是真正的无名战士了。

不经允许,就把您这篇文章转我博客了阿,估计有不少朋友等着您的侦破结果呢 :)

[完]

如果有人认识照片上各位抵抗者的亲属,请把这张照片转交给他们,这可能是他们先人在那个时代最后留下的影像了。谢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