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77,251
  • 关注人气:366,7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片警故事之逃犯

(2005-12-27 08:59:54)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和派出所作邻居多少年,逃犯还真不多见。要说派出所能跑出犯人来也不新鲜,因为派出所毕竟不是龙潭虎穴,就所长有一支枪没事还不带,跑的难度不会太高。但带到这种地方的多半因为小偷小摸,耍流氓骗粮票之类的案子,顶多也就是个拘留几天,逃跑,可就把事儿闹大了,犯得着么?

其实生活中的警察多是和鸡毛蒜皮的事情打交道,高仓健那是神话人物。刚当警察的往往雄心壮志,我们前院王大妈的儿子宝彤就是羡慕警察威风凛凛的报了警校。分配的时候走了后门,就在门口派出所当片警。

开始的时候宝彤挺认真,没事就上街瞎溜达,想着抓个大盗或者杀人犯什么的,结果一年下来屁事没有,东西这片儿天子脚下老百姓教化都不错,很少有什么案子。 有个打架斗殴的还有熟悉片情的老警察呢,干了多少年,这种老油条恨不得谁家有几只耗子都知道,知根知底的往那儿一站两边的小流氓撒丫子就跑。

那宝彤整天干什么呢?片警能干吗?不就是谁乱倒垃圾引起矛盾了,要不就是两口子打架闹离婚,反正居委会大妈一招架不住就给人民警察送来了。顶天了抓俩在街 口厕所里胡搞的男鸳鸯(说实话那一阵儿对同性恋的歧视未免过火,大伙儿都知道七十年代北京厕所什么味,能把人逼到那儿干那个,也真是挤兑急了)一审半宿交 待什么你都得听着。宝彤是比较传统的一个小伙子,审这个完了经常早点省钱 – 恶心,吃不下去。

一来二去宝彤也就烦了,过了两年娶了老婆生孩子,别看和所里就是前后院,上班可就迟到早退的吊儿郎当起来,倒是鸟儿养了好几笼,葡萄架子越搭越大。

生活要太平淡了人就有惰性,警察也是,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但什么事儿都有个凑巧,有个星期天上午,快吃午饭的时候,萨正在堂屋里写作业呢,忽然就听见南房屋顶上一阵唏哩哗啦的声音 – 猫?猫没那么大动静。人 – 哎,谁上我们家房了?这可不行,家里大人早就嘱咐过,不能随便上房。这一方面是危险,一方面北京旧房子都是瓦房,没事儿上去踩很容易踩漏,下雨的时候屋里 的住户就得洗淋浴。我们院子里有枣有杏,不免有馋嘴的街坊孩子越房来偷吃,那不更是萨口夺食么?这可不行。想着,萨抄起一竹竿就出去了。

一出去,就看见对面房上站着一个大个子,面生得很,一手提着裤子,一手乱拨拉垂到房顶的枣树枝子。 -- 解释一下,派出所抓到嫌疑犯,如果觉得情节不严重,没到上铐子的程度,都是把裤腰带给他抽了,一般人得提着裤子,就没法跑,这位能提着裤子上房,可算异 类。据说韦爵爷当年和老毛子在雅克萨谈判,也这么对付过俄罗斯的谈判代表费约多罗夫伯爵,可见源远流长。

北京片警整人的招儿多得很,曾经见过王所长一个人带回来一串打架斗殴的小流氓。怎么不跑?方法简单得很,把小流氓们的鞋带儿解了,一只手从肩上,一只手从腰后反背过去,俩大拇指用鞋带一拴,您看吧,乖乖就带回来了,要多老实有多老实。

言归正传,南墙那边是派出所阿,看到这人的形象,脑子里电光火石一闪 – 逃犯!

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位房上的老兄先开口了 – 小孩,快把梯子给我拿来!

萨当时条件反射的一摇头 – 我们家没梯子。

这时候,隔墙派出所那边就喊起来了 – 跑了,跑了,上房了,抓住他!

那黑大个大概也琢磨我不会配合了,一咬牙,从房上跳了下来。

北京的老房子相当高,屋顶怎么也在三米五以上吧。这位“呼”就跳了下来,砸得青砖地“砰”的一声。

落地以后这人一个滚翻爬起来,看了我一眼,直奔院门,拉开就往外跑。这时候,房顶上已经有两个警察露出头来了,都是平时认识的叔叔。

要说警察好像没犯人那么有勇气,看看高度,冲我喊:“小萨,别傻站着,快把梯子给我们扛过来。”

没等我回话呢,就听见外边那犯人撕心裂肺喊叫了一声,大伙儿都吓了一跳。

这边萨的祖父已经从房里出来,把梯子给两位警察同志递过来,警察同志下房,出门 – 那犯人早就吓瘫在外边了。

怎么回事呢?

原来,我们这院儿是里外院,黑大个以为一拉门就上大街了,实际上是进了外院,这下他可就惨了。

七十年代北京知青回城,大杂院乱搭小平房,都搞得跟迷魂阵似的,这犯人看了半天愣没找着奔大街的门儿在哪儿。一回头,看见个葡萄架,心想先躲这儿再说吧,低头就往里钻,刚过去,就听见葡萄架下面有人嘿嘿一乐。

抬头一看,只见一个全副武装的人民警察,正站在葡萄架下看着他呢。

这警察哪儿冒出来的?简直是神兵天降阿!天罗地网,突如其来的恐惧摧毁了黑大个的心理平衡,不用动手,这位惨叫一声就瘫在那儿了。

哪儿来的警察?嘿,就是宝彤阿。

这位老兄睡了个大懒觉起来,伺候伺候花,喂完了鸟,看看都快中午了,琢磨着怎么也得到所里点个牟吧,磨蹭着穿上警服,刚出屋,这黑大个一头就撞过来了。。。

王所长追过来,看见这一幕,哭笑不得,上来照着宝彤就是一拳 – “宝贝儿,你可真是有福之人不用忙啊。”

后边有两三年,我们这帮小孩儿一见宝彤就喊 – “宝~~~贝~~~儿~~~”

宝彤虽然穿着警服,也不能把我们这帮孩子怎么样,郁闷得很。

[完]

事后知道这犯人是因为提着一个来路不明的收录机给抓进来的,其实他身上有命案,刚杀了事主不到一个钟头。所里警察说没想到他是这么大案子,搜查不细,当时黑大个怀里揣着一把菜刀,就是凶器,用报纸裹着,血把报纸都粘住了。这是东四派出所少有的破的几个大案子。

这里面还有一个小插曲,黑大个说他跳下来,曾经想过把萨抓住,是带路还是挟持不知道,虽然只是一闪念,但要是他下手,说不定老萨今天就不能在这儿白话了。他说一闪念的时候看到我身后屋里走出一个人,觉得下手不易,马上打消了念头,夺门而逃。

出现在萨身后的是萨的祖父,他体格魁伟,为人刚毅,是很多老乡和朋友都很钦佩的。

多年以后我问祖父当时看到那个逃犯是什么感觉。

祖父说:有这回事么?我不记得了。

是,老人家日本宪兵都对付过,过个逃犯这种小事,或许他真的不会记得。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