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萨苏
萨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8,948,892
  • 关注人气:366,71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啊,大夫

(2005-12-08 16:35:04)
分类: 梦里关山 (纪实,传奇)

 
要有人说没生过孩子咱信 -- 尤其是男人 -- 要是有人说没生过病,那可就吹牛没边了。生病,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大夫,可大夫这种职业的人呢,往往让你留下各种啼笑皆非的记忆,末末了,常常还要让人百感交集的叫一声 -----

啊,大夫~~~~~~

第一个 --- 我弟弟象我

废话,哥俩儿,能不象么?

还别这么说,我和我老弟人家都说不象。特别是长到十几岁,我那时候喜欢打球,看起来就是一个黑厮,还豆芽菜,我老弟呢?肥肥的,从小就有玉雪可爱的名声。我一脑袋擀毡的头发,老弟呢?飘逸的自来卷。好多初次来家里的叔叔伯伯看看我们俩,甚至不能相信这是一个妈生出来的。

这简直是对我们共同的污辱。

于是,如果有人说我们长得象,那是很容易记住了。

说这话的是萨爹的朋友刘叔,当时在北医三院康复外科当主任。

那天刘叔来,寒暄片刻,目光落到我们兄弟俩身上。

萨爹连忙介绍:“这是我的两个小孩儿,来,叫刘叔叔。”

“刘叔叔好。”

“哥俩儿有点儿不象。。。”萨爹好像有点儿心虚似的解释。

“怎么不象?”刘叔看看我们,诧异的问,“我一看就是哥儿俩,错不了。”

“噢?”萨爹也来了兴趣,连忙问,“怎么个象法?”

“你看你看,这颧骨,这眉弓。。。”刘叔指点着,“一个模子刻出来似的。”

萨爹兴奋:“哦,老刘,很少有人这么说,你这一说,还真有点儿意思。。。”

刘大夫高兴了:“你光看外表当然看不出来了,得我们专业的眼睛,这,现在你还不容易看出相似来,要是把他们俩的骨头洗出来,做俩骨骼标本,我包你都分不清楚哪个是老大,哪个是老二。。。”

。。。。

从那儿以后,只要这位刘叔来,我和老弟都有点儿两股战战。

啊,大夫!

第二个 女鬼子看病

有些朋友知道我那口子是一女鬼子,但不知道她还是一聪明的女鬼子。

一般的鬼子琢磨和中国人都用汉字,就算说不明白总能写明白,所以总是轻视到中国留学的困难程度。聪明的女鬼子明白这里面大不一样,比如说看病吧,感冒,你就得写“感冒”,你要是照着日文写成“风邪”,没准儿人家把你送黄大仙那儿去了。

所以这女鬼子非常热心学习,什么“学而时习之”啦,“火车”啦,“大便不通”啦,“王麻子切菜刀”啦,都能够招架一番,这个汉学水平,要搁几十年前,闹不 好让天皇陛下弄去当间谍培养 -- 虽然我知道她说梦话不适合当间谍,她那个胆儿也干不了间谍,让八路的瞪一眼大概就全招啦!

但是鬼子毕竟是鬼子,对汉语比较深刻的部分理解就难免出问题。

话说这一天,我们家女鬼子的室友突发急病(当然也是一女鬼子了),鬼使神差的还是休息日,找不到值班的老师,我们家女鬼子比较泼辣,架起来病鬼子就给送校医院了。

问题是校医院机构相当精干,副院长才十来个,翻译更是没编制,急诊室的小大夫还倍儿轴,怎么也说不明白病情。我们家女鬼子一着急,就写吧。

什么病呢?

嗨,外国人到中国能什么病?中华料理连毛老爷子都称为中国两大法宝之一,鬼子见了能不两眼发光么?但是他们怎么知道咱放多少地沟油,用什么河里的水,还用哪些过期材料不是?鬼子的肠胃哪见过这个?十个有九个是泻肚。

问题是日本汉字里没有“泻肚”这个词啊!

我们家鬼子灵机一动就写了四个大字,递了上去。

那大夫看了,脸上表情十分怪异,旁边护士看了,捂着肚子就跑门外头去了。那大夫强撑着开了黄连素,给病鬼子打上吊瓶,以便忍不住的狂笑。

我那鬼子莫名其妙,十分惊讶。

后来她把写的条子给汉语老师看,那老师也是一边笑,一边佩服得不行。

原来我们家鬼子真正是“造句高手”。

她对“腹泻”,“泻肚”,这些词语一窍不通,但是想起来曾经学过,便秘,叫做“大便不通”。

于是,灵机一动,既然便秘是“大便不通”,那么,泻肚,当然就是 --

“大便不停”了阿!

倒也逻辑清楚。

可怜的大夫,恐怕一边干活,一边还要“大笑不停”了。

啊,大夫!

第三个 在印度落枕

印度的五星宾馆150美刀一天,可要我还是喜欢睡北京的招待所,住了一天就落枕了,只好找大夫。

本来不想看了,反正几天就回国,无奈老板瞧着别扭,还提到整天歪着脖子影响公司形象等种种问题。没办法,看看印度大夫吧。一个公司的印度朋友很热心,带着我走街串巷,找到一家居然有电梯的医院。

都说印度人不太重视卫生,在这家医院绝对看不出来,前庭有花,阳光灿烂,护士小姐都是大眼睛,还能讲没多少印度口音的英语,敢情这位大夫是留学英国的博士,医院也专门对外国病人开放,当然,价格也是不菲。

几分钟以后,走进诊室,英国博士马诺哈大夫面色黝黑,牙齿雪白,风度十足的双手插兜,翩翩白大褂一尘不染,操着牛津音儿和我一通大砍。

烤一烤,牵引,然后一块西洋膏药,感觉好了很多。

等到要开药带走的时候,马诺哈大夫忽然一个“Oh, My God !你不是日本人?”

“不是啦,中华人民共和国啦。”被人当成日本人已经好几回了,看来是到南亚次大陆的中国人太少 -- 话说回来,去干吗啊?到泰国好歹还能看看人妖。

马诺哈大夫弄明白了哈哈大笑,连声说:“我喜欢中国,中国很漂亮。。。”

然后就困惑不解的看着我的脖子:“那你来找我干什么?”

这回轮到我晕了,我找你干什么?我落枕,你是大夫啊!

他大概也觉得没解释明白,点点头,忽然把椅子推开,后撤一步。

双手一错,左手低,右手高,大袖飘飘如怀中揽月。

双脚一分,左脚虚,右腿实,马步轻沉似岳峙渊停。

两眼目光炯炯看过来,喝一声:“嘿~嘿~~~~~~~”

整个一个徐克版的印度黄飞鸿啊!而且白袍飘飘,还真有点儿《西域雄狮》的架势呢!

在看多了中国武侠片的鬼子眼里,大概中国人胳膊腿儿折了,都是自己伸手一推,就又生龙活虎了吧?有这份儿功夫,还要外科大夫干什么?!

啊,大夫!

[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