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拜天
李拜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1,147
  • 关注人气:7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短诗22首

(2018-03-30 17:43:21)
标签:

李拜天

短诗

分类: 诗歌
李拜天的诗


给小草读首诗

 
为了活在珍贵的人间,我必须低下高傲的头颅
按住内心的澎湃和诗歌,假装随波逐流
只有来到旷野,面对一棵棵小草
才能抛开一切顾虑和禁忌
像风一样自由自在。呓语、说笑、读诗,想大声就大声
想怎么读就怎么读。完全不用顾及任何人的感受和议论
那一片荒地,由于熟悉了我的声音
我每次到来,小草们都排成诗歌的队形
让我尽情的阅读
 
自从开始给小草读诗
我就彻底理解了那个对牛弹琴的人



乱草时光 


为了逃避审美和剪刀
它们躲到这里。虽然看起来
有点荒凉和杂乱。但又怎知不是
它们故意制造的悬念或假象
为了暂时远离喧嚣,一个冬日的午后
我来到这片乱草丛中,向每一棵野草打听
它们的故乡和亲人,它们集体摇动微风
吹走我的好奇。只在我的裤角上
悄悄留下几颗难以捉摸的词语
以示祝福。整个下午我都在拷问中徘徊
虽然我最终一无所获
却度过了一段难得的安静时光



旧事 

 
这些天,床几乎成了梦的舞台
一桩又一桩旧事在深夜轮流上演
看得我呼吸急促、心惊肉跳
我一会儿是旁观者,一会儿是亲历者
徘徊在清醒与混沌之间,不能自拔,冷不丁
还有人从往事中跳出来,手提恩怨
直刺我的心窝。吓得我,潜意识
仓皇逃窜,却又动弹不得。
 
回首过去,惆怅和慌乱都已苍老
时间之局牢不可破。或许唯有灵魂
不识大体,一直在梦中苦苦的挣扎


 草荒蝶乱 

 
一丛丛野草在春风的鼓动下
开始在山坡上你推我搡,争奇斗艳
所过之处,凄凉退场,荒唐让路
任谁也无法阻挡春天的推进
 
一望无际的诱惑,在草丛中起伏
搅得蝴蝶也心神不宁,一遍遍
在百草间寻觅翩翩起舞的爱情
 
如此春意和美景,即使天马
从白云飞过,马蹄也会沾上无尽的余香



晨跑

为了对抗时间,我每天都逆着人流挺进
顺着天意周旋,躲着轮回思考。多年以来
尽管甩开了熙熙攘攘,避开了声色犬马
也没有找到让时间永恒的按钮
却只收获了苍老,生活看似从原点回到了原点
其实已累出了满头白发。对于岁月我已无计可施
只有用晨跑作最后的抗争。清晨,太阳还在偷懒
我已踩着树影的幻觉奔跑,即使拎着十分小心
提着万分谨慎,总也免不了被岁月绊倒的命运
最后锐气骨折,摔成万物的肥料

 
 我经常把人生从这里搬到那里
 
为了避开尘世的喧嚣,我经常
把人生从这里搬到那里
铺天盖地的烦恼,总是尾随而至
迫使我,不得不再次搬离,就这样
我搬遍了全国各地,看透了人间冷暖
我知道,人生每搬动一次
岁月就沉重几倍,以至于积重难搬
于是我只好,侧着身子,钻进生活的夹缝
躲进自己世界。读书、写字
敲打意象。不为制造响动,只为拒绝庸俗
 

通往灵隐的路上 
 
 
通往灵隐的路上,没有曙光
只有曙光路。但我相信路边的植物丛中
一定藏着你的灵魂。借着这一望无际的绿色
你肯定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必须时刻保持虔诚,才能让山河感动  日月倾心
 
可惜路途太近,我的灵魂不能出窍太久
但我相信,在浸润千年佛光的飞来峰
一定能找到那条通往你心灵的神秘小道
拽着这条柔软的绳子,一定可以
把大海重新拉回钱塘
 


沿着陌生奔波 

 
远离故土注定要颠沛流离
成为制造漂泊的匠人,以浮萍为图
打造各种各样的孤独,终生敲敲这里
打打那里。被生活赶着
推到一次次陌生里。所幸
这次是春天,有熟悉的植物
把我当亲人。空旷的驿站才不至于被过度冷落
我试图抓住更多的稻草
以驱散孤独时时叮咬,可惜
秧苗还没插上,更别说收割温暖
所以我只能默默擦拭煎熬
以免让灵魂常常摔跤


油菜花开了 


黄,并不仅仅是一种颜色
有时,它还是春天的一部分
或一望无际,或散落田间地头
以各种形式宣告冬天的结束
至于招蜂引蝶的质疑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本来就是
蜜蜂和蝴蝶的错。个别人的围观
那就更不足虑,因为几个旁观者
丝毫不能动摇一种颜色的蔓延
更阻挡不了春天的逼近
油菜开后,几乎所有的野花
都不得不跟着开放



把地名从地图中打捞出来 


把地名从地图中打捞出来
就能种上粮食,养活诗歌
为了这个美丽的传说
我背井离乡,隐进岁月深处
 
虽然每年我都会打捞出不少迷茫
但总有更多的疑惑
等着我去破解。就这样离家数载
通往故乡的路也数次被世俗沖垮
 
多年来,我不断挥动撬镐
把异乡挖得遍体鳞伤,把内心刨得筋疲力尽
至今仍旧两手空空。苍天呐!到底何时才能
打捞出那片适合灵魂生长的土地


孤山 
 
 
沿着时间的台阶,登上放鹤亭
一起探索古人的心事。那叫梅的女子
如今已化为满山翠绿。只是
那久远的故事,被当成历史的肥料
埋入泥土
 
后人的仰慕,早已搅乱了西冷的孤独
隐士无家可归,鸿鹄无林可栖。当崇敬
站在苍劲的碑前,已是对先贤的违逆
更别说那些无聊的看客。
 
那么多匆匆的脚步,踏坏了岁月的幻境
到处都是,闭着眼拍照
睁着眼做梦的闲人。难道
孤山,还需要用他们的热闹堆积?
 
 
 
断桥 
 
 
人潮退后,夜晚开始残破不堪
年久失修的内心,瞬间坍塌
平静的湖水伺机酝酿悲伤
借着模糊的视线,我似乎发现了世界的真相
 
也只有此时,我才算真正理解了断桥的意义
古代断送爱情,今天断送念想
长长的白堤啊,不知洒下了多少人的忧伤
最后才聚成西湖,汇成钱塘
 
当希望慢慢升起时,预示着巨大的
绝望将从天空滑落,世界一片漆黑
人间处处凋敝。凄凉肆虐,黑暗横行
狂风过后,世界只剩下一座孤山
 
 
 
月下读花 
 
当我想你的时候,一阵旋风骤起
然后顺着思念飞向海边
 
风落时,怕惊醒你的美梦
于是黄昏只好慢慢下着细雨
 
不想淋湿你的梦境,但想
把你从天上拽回人间
 
高处不胜寒啊,那里容易伤风、扭脚和惆怅
损伤你的香肌玉肤、花容月貌
 
紫薇,与其宠爱自己,不如
让我宠爱。自宠是寂寞,被宠才是幸福
 
 
运河上的月光
 
 
一切都被消逝的流水运走了
今夜,仅剩下这微弱的月光
在运河上空闪烁,努力找寻着
曾经的历史。我凭栏而立
与消瘦的影子对视,彼此爱慕
但一生不能拥抱,只能借着月光
一起缝合阴阳切割的伤口
 
此时,我不敢抬头
生怕月光会把我的冥想带得太远
找不到归路。那样我将再次
痛失一位知己。我是一个瘦弱的人
没有多少重量可丢。所以我将裹紧衣衫
对寒冷的袭扰假装一无所知
 

在西湖边读你 
 
以前读你的诗
总隔着一段文字的距离
现在,你的意象
是那么生动。犹如明晚
被你瞬间激活的旗袍
让十里荷花顿然失色
 
湖光山色,本已让我迷恋
你的出现,让我对短暂的尘世
开始贪恋。本以为此生
只管低头写字,不愿抬头望天
不想,一朵樱花对夏末的轻轻撞击
竟把沉寂已久的夜空撞开了一条裂缝
让我不得不抬起头来,重新审视人间
 


我想送给西湖更多目光
 
 
我天天沿着陌生的出路徘徊
踩着高温冥想。西湖夹在游人中间
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在群山之间飘荡
断桥内外,白堤的心事虽绿犹黄
灵隐的钟声似有还无
 
那么多波折遭人围观,我理解湖水的感受
我默默伸出双手,给鱼儿安抚
悄悄瞪圆双眼,制止喧嚣
面对汹涌的人群,即使我无能为力
至少还可以送去更多目光和声援
 
 
荷叶发黄
 
因为心中发慌,所以荷叶发黄
望着断桥以西,爱情被吹得层层涟漪
我就想派出我的紧张把下午擦亮
 
踩着别人的故事,织着自己的回忆
春风给了我无限动力,我愿意在此守候写诗
孤山不倒,此心不移
 
漫天的花草,满腹的诗意
等着日月来解读。不给旁人留下一点想像
因为别人已被故乡抢走了忧伤
 
荷叶发黄,满世苍茫
翻出短暂的梦想,喊出夜晚的星光
此时,可否乘着文字直抵天堂
 
 
 
走在异乡的夏天 
 
走在异乡的夏天,你必须接受异常的炙烤
即使悲伤得浑身流泪,也不能对天空说出心底的抱怨
如果借助一场雷电才能向大地说出深藏的秘密
我推荐你来江南,因为她会经常
为你创造这样的雨天
 
当岩浆冷却,夜晚来临。我试图走出孤傲的大门
但陌生如磐石,堵住了梦回之路
风景渐渐幻化为泡影,苍鹰从长空迫降
你只能接受夏天的训教,对心灵做一次
软弱的陈述。然后作一个中规中矩的叛逆者
 
 
 
大运河 
 
水能载舟,却载不动一个王朝的命运
水能覆舟,却覆不了一个民族的智慧
大运河,你每一次波动,都牵动天下神经
只是历史早已物是人非,而你却继续流淌
 
从隋的覆灭到唐的崛起,从宋的兴盛
到明的没落,几乎所有年号都要靠你来支撑
你无意见证兴亡,却不得不历经沧桑
你只想安心静养,却不得不在几经彷徨
 
此刻,我坐在拱宸桥头,坐在大运河的起点
不为恭迎圣临,只想静静地坐着
静静地听听水声,静静地看看涛声
我相信唯有这样,才不会打扰古代和远方
 
 
乘地铁到临平 
 
在地下呆得太久了,
当地铁钻出黑暗时
压抑了很久的心情,总算喘了口气
阳光斜斜的照进来,插进车厢的胸膛
在这短暂的下午
可不可以捡几片光明
夜深人静的时候慢慢欣赏?
 
庞大的地铁破土而出的地方
开满紫薇和宁静。旁边是静静流淌的小河
再往旁,有人居住的地方
我暂时把它想像成桃花源
在这秋天的午后
是否可以叩开江南的心扉
在茅山暂居?


路过春天 

作为一个过客,我路过春天
一闪而过的陌生里,我突然
看到童年种下的植物,竟跑到路边向我招手
我下意识地向窗外频频挥手
旅途深处,枝头的鸟窝里
还藏着少时的淘气
我虽然很想掏出来,但已无力爬上
岁月的高处,体验旧时的乐趣
 
作为一个过客,我路过春天
路过一个个丘陵,多次想停下来
打听一下,这个地方
到底囚禁了多少亲情和牵挂
可惜火车,不给我这个机会
剑一般射向春天深处。
我路过春天,还路过过无数忧伤和草丛
路过过一个个日落和彷徨


在郊区听雨

天空也有倾诉的欲望,今夜她派雨把我困住
接受她高一声低一声的唠叨,我躺在床上
她躲在窗外,隔着一首诗的距离
我们一起打发时光
夜深了,我偷偷地睡去
她竟没有发现,还一个劲地下着
起夜时,我有点不好意思
就躲在厕所,以她说话的方式小声道了个歉
见她并没责怪,我又迷迷糊糊的上了床
继续在雨声中做自己的美梦



傍 晚 

太阳掉进西山里
化成一滩雪水,从远方流过来
所过之处,黑白颠倒
左右混淆。我站在一座窄桥上
目睹着路灯失神,白云暗淡
却束手无策,只能在寒风中踱步
 
天越来越暗,一辆辆汽车
奔跑着撞向黑暗,直到消失
连一丝火花都没能撞出
天完全黑下来,夜幕统治了大地
随着夜色的推进,世界最后
变得无声无息,死一般的沉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草荒蝶乱
后一篇:莽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草荒蝶乱
    后一篇 >莽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