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羊羊
张羊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4,676
  • 关注人气:32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平原故事(《莽原》2016年第6期)

(2017-01-16 12:06:56)
标签:

文化

分类: 发表库存

《无垠》

 

大风里

我一直在寻找父亲

 

像一个错别字

被《辞源》丢来丢去

 

蜗牛和萤火虫

走在看望祖先的路上

 

它们梦醒时

还离秋天很远

 

我看见蒲公英的飞翔

充盈着祖屋的温和

 

那里孩子的眼睛

在收集世界最简洁的一切

 

他在苹果树下数苹果

一个,两个,三个……

 

他的舌尖上

住满最爱唱歌的鸟

 

他流淌的口水

装下故乡最圆的月亮

 

《多余的》

 

分秒,一根纱

田垄,一根纱

嘎吱,嘎吱,嘎吱

棉布厚实了

奶奶的脑袋堵了

她躺下,像一个旧纺锤

多么安静

她从未如此安静

像奶饱了的

熟睡的孩子

被民国22年午后的风轻拂

她有时连疼爱也表达不清

我突然感到了一种遗弃

仿佛一条多余的河流

 

《祖母的平原》

 

祖母长着汉语的脸庞

她钟爱穿上棉质的词汇

最小的叫肚兜

最老的是寿衣

从春过到了冬

她的四季,话比劳作要少

偶尔会说起村子里

张姓的男盗,赵姓的女娼

这些聋子看得见、瞎子听得见

的古老秘密

比她的主义还幸福

祖母摊开的双手

是我内心居住了一生的平原

有茧子里的坟包

有掌纹里的河流

掀开那片橡皮膏的乌云

阳光依然普照那些

田垄般的裂口

除去我所有语法、修辞的杂草

那里的口粮生长茂密

 

《命运》

 

大概去年冬天过得尚好

几只肥麻雀

仿佛在庆幸生计

碎碎的绿中

我们在又一年春天

相遇、呼吸

见证活着,真好

扔掉指南针吧

也扔掉北方

这一月里

装了一半风雪

装了一半盛夏

我的左脸和右脸

开始相互陌生

取白发两根

制二胡一把

一生听得半曲

已被散装的米酒催老

鱼尾纹里

游来古老的鲸

 

《瞬间》

 

一个人也没什么孤单的

有影子随我

三十多年了,我面目已非昔日

它还是老样子

五官没有长大

有好天气的心灵

我以穿过树林的日光

纺纱,织好月光那匹布

绣上五月的知了

七月的萤火虫

和九月的蟋蟀

热热闹闹

这样美丽的红布

可以给那年尚未出嫁的祖母

盖好古老又纯洁的羞涩

我记忆的梭子

来回于她身边的纺车

 

《桥》

 

那条河隔开烟囱与庄稼地

落日很近

过了桥就是它的家

 

西头蜜蜂舔花

东头我啃甘蔗

河上的石扁担挑满了甜

 

六岁时画的钟表

仿佛还在手腕上滴答

我吝啬地看守着妈妈的有生之年

 

今年的桃花开了三朵

妈妈的假牙镶了两颗

那年的落日像一枚补丁

 

《月亮饼》

 

把一张饼做成月亮的样子

除了感恩,还有纪念、祈愿

搅,拌,搓,揉,擀……

奶奶大半生的动作围绕食物

在提手旁的火车上

我们成长,远望前程

麦子白皙的面孔

青菜霜打的性格

小小的雀斑

比芝麻开花时还好看

它的体香足以醉人

——在我胸口的田野

大豆憨厚地相互鼓劲

油菜花又遍地烂漫

一张饼,让我返回

平原上的花开花落

看一眼月亮写诗

咬一口它的影子充饥

 

《小屋》

 

一间屋子小点

可以守得住体温

色调简单些

有一张餐桌、五六把椅子

摆上美酒,清茶

亲自烹制的食物

看那些喜欢的人坐在那

吃着,喝着,说笑着

我的样子牛奶一样温暖

如果可以

剪三两盏渔火

贴作窗花

仿佛依然在母亲的水边

相互依偎

放上几种植物

可以想想那片小竹林

和栀子花开了的院落

我喜欢过着微醺的日子

掀开如被月光

枕上薄薄的诗集

一个人哄着一个人

像哄着长不大的孩子

 

《星空》

 

当那枚落日

又成平原眉心的痣

我那些鲜活相处过的亲人

已是偶尔想起的逝者

他们没有因为歉收

抱怨过劳动

他们满天播种

子孙的口粮

那些星星亮得像遗愿

 

在日落日出间

我过渡一生

右边的我眨眼又到了左边

无数次感叹的,只是

一个太阳的平常生活

而我亲眼见过太多的人

在追寻幸福的途中

离幸福越来越远

那背影里有着浩荡的哭泣

挂满了祖辈从前的脸

 

《你好,忧愁》

(诗题借弗朗索瓦丝·萨冈小说名)

 

我已经很少使用

感叹号了

问号却像聚拢而来的情人

昨日星空下

我的童年也曾长满耳朵

昆虫和野花

都给过我清澈的答案

水果和蔬菜

都给过我平稳的健康

在哪个魔术师手里

这一切眨眼杳无音讯

四季吹着破伤风

打点滴的食物

让我们还不清疾病的复利

你好,忧愁

孩子们已离我越走越近

落日还是那么远

 

《水边记忆》

 

所有水字旁的字,看起来

令我温暖

譬如酒,譬如泪

它们还可以握手

有时住在了一起

也许它们原本就是孪生姐妹

在故乡柔软的腹部

同时爱上了我

终日浮沉

 

一个少年昔日的渔歌

被翠鸟叼走了

它背影里有一道小小的波澜

依然在我记忆里荡漾

汛期临近,没有了口渴的庄稼地

也没有了小河的嘴唇

良心和思想

抬走了我坐过的石板桥

仿佛抬走了一个过错

 

一抹夕阳,映不出

老祖母眼里的秋水

几枝芦苇,装饰她

这矮矮的瀑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