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半12

(2016-04-24 08:27:27)
标签:

槐花饺子

半暖居

半歌酒

“半生”香包

槐花蜜

分类: 我的小说
一个不安的人,梦里也是不安的。一个爱的人,梦里也是怕失去的。梦里的慌张、紧张,是爱的延续。爱得不够可能体会不到也做不到这样的梦。“半山庭院”里,有这一种不安。我其实不知道她会不会永远留下,更不知道她是否已经爱上我。两人彼此的爱才是完整的,我真的只能够确定我这边这一半。她,是个不确定因素。好多事她没想起来之前,都是存在着变数。“半山庭院”名字也是对她的试探,取了之后她迟迟没反应。我跟她讲,当她离开。不爱的人,会诅咒、爱的人会祝福。我,选择祝福。自恋的人会问为什么?自省的人却会说原来我真的错了!我,选择说我真的错了。爱她的聪明人一下就懂了,笨的三下五除二才懂了。我,应该是一下就懂了。只有不爱的,聪明也罢、笨也罢怎样都懂不了的。我,做不到不爱。只好,懂她。她听了和没听到一样,笑笑。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又能做什么呢?笨手笨脚一个人,应该是被男人宠坏了。就是想法多,最特别是她的想法都可以补充到“半山庭院”的设计里面。并没有,丝毫违和感……

——"半山庭院"设计师姚子尧日记

十二、

他在怀疑,他需要验证。

姚子尧醒了,他是被吓醒的。他梦见花若槐,她默默朝着“半山庭院”大门口而去。没有风,她清影如幽灵。他喊她,她不回头。他气恼了,大叫着吩咐保安师傅。让她走,关住门。再不许她进来,再不许!门,快要徐徐关住的霎那。她,跌在门里面。靠着关好的门,回首低泣。他不理她,跑进了“半纳”书馆。香,呛了他。他醒了……

花若槐,颤颤巍巍站在石凳上。她伸出手,去摘“尧钱树子”枝头的“半生”香包。那是一对儿,姚子尧用她槐花麻布裙子剪裁剩下的布料。花了一晚上时间,亲手精心缝制的。她采的槐花晾干后,满满装进去。挂它们时曾说,它们永远系在一起我们也永远一起。忘了的是前半生,共度的是后半生。这方面,他挺无奈的。常常觉得爱情,就只能是半生缘。另外半生和他无关,怎么求都得不来。

你要干什么?姚子尧醒了不见花若槐。心里马上不安,他冲出“半暖居”。正看到花若槐,手伸向香包的动作。他箭步如飞直扑上去,重重一巴掌打在她胳膊肘。花若槐,惊鸿一样落在地下。

你干什么呢?卫信星不知何时闪了过来。他扶起花若槐,但花若槐挣脱了他。对姚子尧说,你弄伤我了。

我想喝酒,我请你喝酒。姚子尧一手抓住卫信星,一手揽着花若槐。

“半露台”,居然存了十几坛“半歌酒”。我不会唱歌,唱的话也只能唱半首。姚子尧很快就喝高了,他指着石桌醉意盎然。我是孤儿,被美国人收养。我不知道自己来历,我只知道自己现在和未来。我爱若槐,她也不知道自己来历,我想给她现在和未来。她喜欢槐花,我便研发、制作绣槐花的衣物;放槐花的食品;印槐花的器皿、玩物——槐花香、香具;槐花茶、茶具;槐花各种材质四季衣物;吃的更是换着花样来,槐花饼子、槐花合子、槐花饺子、槐花包子、蒸槐花、凉拌槐花……还为它们,取好听有意思的名字。我害怕蜜蜂,因为小时候被蜜蜂螫过。我疼,它死。但她爱槐花蜜,所以我也学会了养蜂。你大概没有喝过的槐花蜜,无添加的。采量控制,完全野生标准。心思,算用尽吧?为爱,我擅长的发挥了、有障碍的克服了。我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她,曾经好多次去打电话。我早明白了,她失忆是暂时的。时好时坏,早晚好起来。要忆起往事,往事相关的人。或许,她已经忆起。她只是还在犹豫,犹豫什么呢?有点爱上我啦?我安慰自己窃喜着。她答应领取结婚证,我以为她决定了。诗,我只会背半首。她,我只会得到半生。即便如此我都好满足,可她决定了吗……

刚才,似在跟卫信星说话。此刻,他转向花若槐。若槐,你决定了吗?他抱着花若槐的肩,有些生猛摇了摇。
香包,“半生”香包让雨淋湿了。花若槐小声说,语气里全是责备。你,都没有注意到昨晚下雨了?我想拿到“半露台”这边石凳上晒一下,比树下阳光充裕。

姚子尧,突然仿佛泄了气的皮球。背后的“槐男索女”上倚靠,睡着了。这是放心、松了口气啦!卫信星一直无语,他感觉舞台全无他的位置。台上,姚子尧在表演。台下,花若槐在欣赏、点评。他也送方若华一套精装房,但和“半山庭院”的原创比。显得,太无力。

他扶起姚子尧,若槐!我们送他回去休息吧!他想做点事,也只能做这点事了。

姚子尧:是我先喜欢的她,因为她令我不安。不安牵引了我的好奇心,越想弄懂她越不懂她。有段时间常常梦里有她,梦却是反的。她,送来美食。我扭头离开不理她,她模糊的脸色失落极了。她的失落,得意了我。我的梦总是,到这儿便醒了……

花若槐:他对我的好,超出我想象。我的梦里还有卫信星,我泡在雨中。他在冲我吼,你这样自虐卫信星看得到吗?看到也不心疼你值吗?多想,哪怕是梦里卫信星出现了。哪怕他冰冷的避开我哀求的眼神,推开我握住他的手也行吧!可是,梦境都不再有他。他,彻底消失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半11
后一篇:半13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半11
    后一篇 >半13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