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半10

(2016-04-21 20:04:49)
标签:

半暖居

“半点”松糕

“半顿”瓷盘

“半球”竹灯

半窗石帘

分类: 我的小说
“半山庭院”初建,最费精力的是墙壁。它和其他住宅不同,它的墙壁不是为了防盗、分区。他是为了在上面行走,也就是说它是路。除了结实、宽敞占空间,还得四通八达。好多次,我站在半山发呆。都是槐树给我灵感,它的枝枝叉叉不就是四通八达的嘛!想通了,我怀着轻惬意欣赏花。又发现一个悲观的事实,花易落心易变。联想到人间太脆弱的感情,人却日益强大。其实,我不怕和强大的人说话。因为,她怎样都可以接受。却怕和弱小的人说话。因为,她敏感到怎样都不可以接受。她,这朵貌似虚无缥缈的槐花。到底属于强大,还是弱小呢?多想,把墙壁通往她的心里。那样我就可以随时在里面走啊走、游啊游,捕捉她微妙的变化、捕捉命运的无常。原来,爱一个人是一个命运啊!认识了她,我也认识了自己的命运。其它房子我是要进去住的心态设计的,“半山庭院”是要我的命呢……

——“半山庭院”设计师姚子尧日记

十、

你以为,我不会等你,是吧?

姚子尧,松开花若槐之后。立刻,加快了脚步。这是铁定要闹一场的警报,花若槐紧紧跟随马上头上冒了汗。她一下子不好了,预感要出大事的样子。进了他们卧室“半暖居”,姚子尧没有让花若槐。他直接去关门,刹那花若槐迅速迎了上来。整个身躯,“砰”夹在框中。门,被弹回来。

花若槐,气喘吁吁捂了胸口。满眼泪望着姚子尧,她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吓呆了也疼坏了,心呆、心疼。姚子尧索性又返回,双手扶着门框。他,把花若槐围住。为什么,你怕的我都不知道?你,到底还怕什么?还怕,你不理我。花若槐,急切切回答。表情,变得青白、扭曲。

姚子尧立刻软了下来,把她的脑袋放在自己肩头。还,疼吗?他问。为什么,你怕的我都不知道?我嫉妒他。

她,点点头。我知道。

不要离开。

嗯!

姚子尧释怀了一些,放开花若槐。为什么非得叫“暖居”?就是你是寒性体质希望你都暖暖的。他去燃“半约凝香”,香气或者说燃香的过程总能让他安静下来。准确讲,花若槐自从到来就总不能让他安静下来。一旦不安静的时候,他就寻找各种方法。最后,他发现香可以。这也是他玩香的初衷,越爱她他越不安静。越不安静,就越依赖香。虽然恶性循环,他乐此不疲。

他注意力集中的时候,花若槐就注意力更加集中于他身上。对视、对坐。他把桌上的“半点”松糕(只有槐花一半大的小糕点),连“半顿”瓷盘(当地人提醒人再好吃的东西,也要吃一半留一半。免得没下顿,爱也有余地才好)一起递给了她。接着盘子吃,这次做得——酥得掉渣。爱,留有余地才好。可我,为什么老也做不到呢?隔着香气和“半球”竹灯的光影,花若槐咀嚼着、微笑着。灯罩是竹编的,一对对在一起是满球的形状。此刻,只亮着一个。你从来就没有失忆,一直是装的对吧?姚子尧的表情,有点邪恶的样子。他的事解决了,你的事我用一辈子去解决吧!她轻描淡写一句话,堵住了他的嘴……

姚子尧目不移她,起身拉住槐花麻布制作的“半窗石帘”。因为,隔着窗恰恰是石头悬空的小景……

姚子尧说:以为世界上,真的有人会一直走顺境。比如:我。但是,的确不是这样的。曾经的顺境,让我后怕。原来,当时没付出就得到的,一定会在之后更多力气和心思去弥补。现在,轻而易举反而令我不安并非逆境……

石评:很多男人、女人,在遇到自己另一半之前,都是天之骄子、天之骄女。父母,只能养大我们的肉身。而其实,促进我们成长的往往是另外的男人、女人——他们不和我们有血缘关系,却非得成一家人。这是一种修炼,无论他们将来变成什么!即使不堪,我们也得当作是花样的宝物捧在手心。因为,那是我们日积月累的成果,不是别的什么人的心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半9
后一篇:半11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半9
    后一篇 >半11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