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书香(之三)

(2009-12-15 09:46:18)
标签:

旧稿

小岛

书香

夫人

女医生

赵芹

高平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小岛回日本不久,便娶了一名文静的日本女医生,生活十分美满,因为他们俩都是理智有修养的人。所以,日子过得相敬如宾。最初,过分的客气背后常常蕴藏着彼此冷淡的危机,但随着岁月的推移,尤其经历了小岛醉酒事件之后,他们的心渐渐沟通了、贴近了。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晚上,小岛夫人下了班便急忙往家赶。传统的熏陶使她很自觉的来做一贤妻所做的一切事情,虽然在医院工作量不比男人少多少,但家务她从不让丈夫插手。

 

娇小而紧张的小岛夫人,在寒风中上了公共汽车,又下了公共汽车,身体和心灵早已冻得冰一样了。进了门,也不敢脱下那件浅褐色的束腰风衣和齐膝的靴子,而是迅速扑到了炉火前,摘下雪白的毛绒手套,烤起火来。

 

慢慢的,她脸也红了,掌也也红了,换上家常的衣服,将垂肩的长发拢到脑后,且皮套紧紧一束,待要围围裙时,小岛闯了进来。他一摇三晃,面呈青色,身上呼呼的冒着酒气、凉气。

 

小岛夫人皱皱眉。不过,她还是迎了上去,深深鞠了一躬,去接小岛腋下的皮包,小岛身体重重压倒在妻子的身体上。

 

接着小岛睡着了,一直睡着,他温柔的妻子为他做了一宿的床铺。

 

第二天早晨,小岛醒后,不由一惊,豁的跃起,小岛夫人也吃力的爬起,揉揉地面咯得酸疼的胳膊,默默走进厨房。

 

小岛定定站在小厅里,回想了很久,仍旧迷迷登登的,平生第一次,他踏入厨房的门槛,也是第一次开始打量自己的妻子。

 

她苗条、孱弱,与平时常见的日本女医生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是不如那些女同事们矜持冷淡,她此刻如雨打的梨花,削瘦的肩一耸一耸的,还不住的抹眼睛,当她微笑着将早餐用托盘捧到小岛面前时,他睹到她两颊飞霞,眼也是红的。

 

他奇怪这女人的承受力,受了那么大的委屈,还能微笑。他不吭声,轻轻抓过她纤细的还残留着青菜味道的指头号,闻了闻,吻了吻。

 

小岛夫人经住了无情的考验,便体会到了多情的甜蜜。

 

“小岛先生现在已是东京赫赫有名的大医生了,小岛夫人也不再出去工作,而全心全意在家养孩子。”谢小灵说这话时,眼睛亮亮的,充满感动。

 

“如果高宠不死,芹姑娘也该有孩子了……”赵立言至此,突然止住了。原来,高平正呆呆的站在不远处,他忙和小灵聊起了其它方面的事情。

 

高平何尝不觉得自己是鸦占鹊巢呢?

 

然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思想同时统治着他的整个身心。男人的骄傲终于战胜了暂时的自卑,为了让赵芹成为自己真正意义上的老婆,他费尽了心思,耍尽了伎俩——常常在赵芹因过度思念高宠而变得迷迷糊糊时,来到她的床头,送一杯茶或一碗粥,当她把他彻底当作高宠时,便可以与她共享鸳鸯梦了。

 

每次二人从甜蜜的夜晚醒来,赵芹就越发的美丽动人,妩媚中流出撩人的风情。高平呢!也就越发的得意忘形。尽管得意忘形中隐藏着无边的苦涩,他仍旧得意忘形。正如谢小灵所言:“连小岛那么杰出的人都得不到的姑娘,如今却甘心情愿被高平拥在怀中,只能说高平太有福运了。”

 

高平不愿做小岛那么杰出的人,他只要赵芹这寂寞的红颜为他开放,为他繁衍。所以,再听到赵立、小灵或者他人的议论,他只当是耳旁风的,并不太放在心上。

 

赵芹生第一胎的时候,正值寒冬,窗前的腊梅怒放,似乎象征着小生命的傲雪蔑风的峥峥丰骨。那是个爱哭爱动的孩子,精力充沛得吓人,圆圆的脸总是红红的,喜得小灵、赵立他们都叫她女关公。赵芹闻言,十分高兴,笑嬉嬉道:“宠哥讲过,关公是汉寿亭侯,手持青龙偃月刀,白马坡、延津口,诛颜良和文丑,不要曹操上马金、下马银以及美女佳人,千里护嫂过五关、斩六将,杀了蔡阳,与刘备、张飞古城相会,华容道,为报恩,又放了曹操呢!不仅智勇双全,还是位忠义双全的将军。我喜欢他,我喜欢你们叫我的孩子女关公,宠也一定喜欢……”

 

赵立、小灵瞪大眼睛,瞟瞟已经脸色大变的高平,示意赵芹别再胡言乱语。可是,赵芹却冲她丈夫和两个伙计吩咐:“你们出去吧!我宠哥的魂儿马上就要来了,他讨厌热闹,我要让他安安静静和我们的孩子玩一会儿。”

 

“你们的孩子?”高平终于挂不住了,咣的把手上捧的一碗米粥摔到地上。赵立发现大事不妙,忙上前抱住他,恳求:“高老板,高兄弟,看在孩子面儿上,不要跟她计较了。”

 

“是啊是啊!”小灵也朝门外拽高平,“我们知道孩子是老板的就行了,芹姑娘不是糊涂吗?”

 

高平一出门,便甩开赵立和小灵,独自一人向酒馆方向奔去。

 

望着他消瘦了许多的背影,赵立、小灵直咂舌,他们异口同声得出一个结论——正常人还真不如傻子快乐。瞧瞧赵芹,根本不谙世事,一味沉浸在做母亲的愉悦中,而高平呢?忙前忙后,却只是替他人作嫁衣裳,他继承了高、赵两家的物业,同时也继承了这两家的冤孽,高宠的魂灵就像万里银河,将他和赵芹隔在两岸,牛郎织女尚有个七夕相见,他高平呢?此恨绵绵无绝期啦!

 

赵芹的长女出生时,赵玉亭夫妇已相继去世,这两件大事,高平都是在赵芹不知道的情况料理妥当的。对于赵芹,他只交待说老俩口结伴串亲戚去了,幸好赵芹也不十分介意他们去了多久。她已经没有时间概念了,而且每根神经都系着高宠,抓住一切机会到他们两人的世界去神游一番,其它任何东西也引不起她多大的兴趣。

 

二老下葬那日,高平哭得最伤心,他庆幸他们脱身而去,痛苦的是自己从此便更加无法挣开这无情的网,他庆幸赵芹的糊里糊涂,少缺了失去爹娘的悲恸,他难过赵芹的无情和多情给自己带来的深创,就在这种不良心态影响下,他大病一场。

 

书店因此停业整整一个月,高平本以为孩子的诞生会为书香兰室带来一份吉祥一份喜悦。然而,事与愿违,冰上加霜,赵芹依然如故,人前人后肆无忌怠的讲她同宠哥的故事。

 

病中的高平仍旧以酒浇愁,醉后他就指着镜子中泪流满面的自己责问:“你算什么东西,算什么东西啊?”

高平重新振作起来是因为无意中听到赵立和小灵的谈话。

 

小灵很着急的样子:“大立,得赶紧告诉老板的,这么下去可不行,生意都被别人抢了。”

 

赵立也一脸焦虑,叹着气:“可是,老板现在这样子,我怕他嫌咱们多事。”

 

“怕前怕后,眼看火烧眉毛了,还怕什么,咱们又不害他,是帮他,你怕他责备,我不怕,你不去讲,我去好了。”小灵说着朝高平房间的方向奔去。谁知高平就在他背后。他回头与赵立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一本正经道,“老板,最近不知哪儿来了好多小摊子,就在咱书香兰室附近摆着,又卖又租,而且书目和咱们的书目一模一样。”

 

高平心一下子便提到嗓子眼。高、赵两家给他留下很好的产业,也为他增添了巨大的负担,这个责任心非常强的男人宁可自己死掉,也不肯看到书香兰室走下坡路的。它能够属于他,实在太意外,太不容易了,虽然江山并非他打下,但他却是在多事之秋接管下来的,他无法不把它当作命根子一样小心翼翼的照看,它有危难,他根本不可能做到袖手旁观心安理得的。

 

赵立看出高平的不安,忙安慰:“老板,不要慌,小灵已经想好对策了——咱们也开始向外租书吧!咱们书多,不怕竞争不过他们。另外,与他们重复的书目,咱们可以折价销售,而且尽快进一批新书。”

 

“自选场地也可以扩大些,以吸引顾客。”高平神经紧张起来,道道是比他们多的,立即吩咐赵立去探货源,又命小灵去买些鞭炮来,准备重新开业,并且让他多注意小摊上的反应。

 

看着二位忠诚的伙计兴高采烈而去,高平心里一阵感激,他忽然想起赵芹出事时,赵玉亭不理店的事时,自己情绪的低落,暗暗打定主管,即使为了这些好兄弟的前途,他也得抖擞精神好好干,先把儿女私情放到一边吧!反正,赵芹已是无药可救,自己何必继续浪费青春热血,去换取一个无望的结局呢?

 

可是就在节骨眼上,赵芹却忽然又依赖起高平了。像她这种病人本来就情绪多变,脾气古怪,而且比较喜欢纠缠人,希望因此而得到重视,加上初为人母,什么都不懂,弄孩子时未免手忙脚乱,所以常常尖叫着向高平求助,后来由于把高平当高宠的次数多了,她也感到迷糊,独处时,总是瞎琢磨,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高宠没有死,被车毁容了,按着赵平的样子请洋人做了整形手术,故意逗她玩才改了名字叫高平,为了怕她混淆,先已将赵平辞退了。不是如此,为什么自己会真嫁了他?除了宠哥,爹娘也不会让自己嫁别人的呀!

 

这想法一产生,她便不再宠哥宠哥的叫了,居然开始唤平哥,倒把高平吓了一跳,不禁惊喜交织,他怎知赵芹腹内的机关呢?她是想,你跟我玩,我也逗你玩呗!

 

高平简直高兴的手舞足蹈了,侍候她更加周到。幸好小灵脑子灵活,协助着赵立,一个出主意,一个出力气,书店的事情也渐渐理出眉目,那些小书贩慢慢散去了,高平这才能安心对付赵芹。

 

一天,高平笑嬉嬉从书店回到家,一进门,便见赵芹坐在床上,撅着嘴,气鼓鼓的样子,产后的她丰满白细了许多,怒容就更显得可爱有趣,高平觉得她像弥勒佛。

 

赵芹看到高平的欢颜,火气愈发旺盛,恨道:“你再高兴,我把孩子扔到痰盂里去。”

 

高平这才发现大事不妙,忙凑的赵芹,轻轻抚抚她的前额,低声下气的问:“芹儿,哪不舒服吗?”

 

“你又咒我。”赵芹落下泪来,高平慌了,边递毛巾边作揖边劝她:“千万别哭,多漂亮的姑娘,月子里乱闹,会弄瞎它们的。”

 

“弄瞎它们?”赵芹顿时停止了悲啼,但仍旧满面冰霜,高平又哄了半天,她才唬着脸道,“你该替女儿起个名字了。”

 

原来为这事呀!高平又好气又好笑:“其实,我早开始想了,怕你不满意,打算再斟酌两天再告诉你。芹儿,你看,咱闺女出生那日,大雪寒天,腊梅初绽,把书香兰室外墙映得霞光瑞气的,多么神奇。我们叫她书梅如何?”

 

赵芹目中噙着敬慕的泪花拼命的点头,她暗暗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和逻辑,他一定是宠哥,赵平岂能说出这么动人的话来?

 

赵芹的转变,使高平深深感激起书梅,喜欢起书梅来。而书梅呢!似乎也特别依赖父亲,甚至超过了依恋母亲。有时,母亲坦露着前胸,用最后的绝招乳水的清香来诱惑她,也不管用,她一味用小胳膊勾在父亲的脖子上,赵芹来抱她,她会粗暴的推开赵芹,哇哇大哭。在高平的抚弄下,却总是轻展笑容,用额头在父亲的脸上蹭来蹭去,兴奋极了,时不时不撅起小嘴,在高平面颊上乱咬一番,活脱脱的小野兽。每当那时,高平便会觉得很享受,有一种异样甜蜜的感动,梦寐以求的亲情,他终于得到了,这一切全是这个小精灵所赐,他把女儿当成了生命中最耀眼的明珠。

 

赵芹望着他们亲密无间的样子,自然怅惘不已。

 

高平发现妻子的不良情绪后,心中不忍只好一边揽着书梅,一边揽着赵芹。然而,就这样书梅还是吃起醋来,不肯老实待着,小手指着远处,身子朝外张,而赵芹亦无法脱离丈夫的温存,高平多顾书梅一些,一离开床头,她就眼泪汪汪。

 

母女争夺一个男人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高平苦不能言,不知如何应对。但他对于这种处境是永远不愿摆脱的,这人人都能看得出,那是一种幸福,人世间最难得的幸福。

 

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赵家正在演出着这每天必演的轻喜剧,忽然有人敲门,高平无可奈何,放下女儿,吻吻妻子,走到槛前一瞧,竟然是小灵。

 

小灵明显的不安着高平十分耐罕。他其实从心底挺看重这位小伙计的,他头脑灵活,人又勇敢,比赵立各方面强之百倍。如果不是顾念同乡之谊,他应该换小灵做书香兰室的总管的。以小灵的性格,他不应该怕谁的,为什么这样紧张呢?不由好奇的问:“小灵,出啥事了?”

 

小灵听高平声音并不严厉,忙谄笑着鞠了一躬,回答:“是,有事!”他从怀中抽出一封信,却不递给高平,接着说,“这是小岛夫人来的,她在信中这样恳请——拜托小灵,务必为我讨一张赵姑娘的照片,她与丈夫子女的合欢相片最好,过几日是高夫生日,我想送他那样的礼物,他一定会欣喜。”

 

小灵说到这儿,目不转睛的盯着高平,看他有什么反应。

 

高平这才明白小灵为何不把信递给自己了,自己根本不懂日语啊!不由面上一烫,心里却蛮惬意的,爽快的应允了,他要向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洋人眩一下他幸福美满的家庭。

 

高平携书梅、赵芹母女到小城唯一的一家相馆照了一张盛妆的相片,书梅是花团锦簇的一身棉袄棉裤,戴着比衣服更花的花帽子。赵芹头发在脑后挽了个髻,鬓上插着一朵珠花,一袭红底绿叶的旗袍。高平衣衫青色,马褂褐色,头戴黑礼帽。他们的背景是一副国画——万梅齐开。

 

赵立偷偷对小灵说:“高宠决不会这么打扮芹姑娘和梅小姐。”

 

小灵偷偷对赵立说:“小岛先生也不会。”

 

不久,小岛夫人回了封热情洋溢的信,说小岛激动的流了泪,不住呢喃:“芹姑娘终于有了好归宿。”

 

小岛夫人没有忘记寄来他们的新婚留影。

 

白制服、白皮鞋、白手套、白礼服的小岛高夫面无表情,直挺挺坐在白色的小椅子上,白色和服的小岛夫人梳着唐朝女人似的高发式,上面没有任何饰物,她浅笑着蹲在小岛膝旁,隐隐约约,有些变形的衣裳袖口的百合花显得幽幽的,他们用的背景大概是一面白灰墙吧!反正,干干净净,阴阴沉沉,除了小岛夫人双颊飞动的红潮,看不出一点喜庆的颜色。

 

赵立向小灵叹道:“怪不得赵老板不愿嫁女儿给小岛,瞧他那傲慢劲儿,一看便是无情无义的小白脸。”

 

小灵却默默无语,在思考一个问题。原来,小岛夫人的信中还说,她以医生的敏感,感觉赵芹仍然不太正常,日本的神经学科发展比较快,如果高平同意,她可以在她的国家为赵芹联系一家医院,治好赵芹的病。小灵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一请求告诉高平。

 

赵芹最终还是没有去成日本,谢小灵转达了小岛夫人的好意之后,高平马上严辞拒绝了,一是书梅年龄太小,而且赵芹很快又有了身孕在身,二是他根本不信日本医生,三是赵芹现在很快乐,他也非常满意她现在的状态。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17年一晃过去了,书梅了落成了大姑娘了,她已经有了两个妹妹——比她仅仅小13个月的书菊和比她小4岁的书李。(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书香(之二)
后一篇:书香(之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书香(之二)
    后一篇 >书香(之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