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盲女波奇6

(2009-08-07 13:19:48)
标签:

媚娘

女奴

陛下

盲女

波奇

天山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唐高宗李治手记) 

 

6、  一叶魂

 

“陛下又说梦话了,什么饭馆呀!你呀!天下是陛下的,一点儿没有错,不会有谁能夺走这一切的。”

 

媚娘那威严中透着担忧的声音把我从昏沉中唤醒,我定定坐起,才知又是一场梦。啊!那梦是现实多好,而这现实又实在像是一场恶梦啊!

 

我问媚娘:“我的前生会不会是个萍踪浪迹的江湖艺人,领着一个女孩子和一只狗熊。”

 

媚娘马上勃然变色,不高兴的说:“陛下要如此作贱自己,臣妾也没有办法,但是臣妾是绝对不愿意自己的丈夫是那样卑微的人。”

 

“也许,我们的结合便是一场错。”我刚要大发感慨,媚娘却火冒三丈,狠狠将我推倒在枕上,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如果,你现在的皇后是天山那名小女奴,你就不会这么讲了吧!”

 

“媚娘,你怎么变成这样子,跟一个小女奴争风吃醋,你……”我气得直翻白眼,但媚娘仍然打断我的话,冷冷道:“臣妾要告诉陛下一个不幸的消息,天山来的小女奴波奇死了,我派御医为她诊断了一下,御医说她,是害相思病死的。”

 

“什么?”我精神线顿时崩溃了,波奇死了,死了吗?我眼前浮现了波奇痛苦的表情,她在朝沼泽中下陷,越陷越深,她在挣扎,在呼喊。而狗熊救不了她它在另一处挣扎,呼喊。他们都流着伤心的泪水,他们都有生的渴望,他们在从这世界消失前,一直默默对视着。然而,他们最终仍是渐渐的沉没了,沉没在那无边无际的泥潭中,只有一只乌鸦在它们沉没的地方发出几声很悲惨的叫唤,似乎在埋怨我,埋怨我未跟随他们,那样又可以再次拯救他们了。

 

“波奇!你竟然为我而死去啦!”我茫然的伸出胳膊,让它们剧烈的在空中摇晃着,失声嚎啕。

 

“这大唐王宫,就陛下一个男人,她除了为陛下,还会为谁害相思病而死呢!”媚娘长袖一挥,仿佛一道黑幽幽的屏障挡在我眼前,她气极败坏的嚷着,“陛下说的对,我们的结合原本是一场错,我不应该嫁给皇帝,皇帝是最不专一的,而我需要一个一辈子只做我一人丈夫的男人。”她忽然掩面,一阵狂泣。

 

很久没有见媚娘哭了,她哭的模样仍然显出女人特有的娇媚,我那颗冰冷麻木的心不禁颤抖了,瑟缩着身体上前拉媚娘的手,打算安慰她一下。可她只轻轻一甩,我便跌倒了。爬在地上,仰望着曾在我怀里如一只小猫般驯服的媚娘,我哀若惊鸿。媚娘已不是昨日的媚娘,我也不是昔日少年英俊的储君了。我害怕媚娘胜于爱她,而她比从前更加鄙视我了。从这一刻起,我再没有一丝骄傲可言,男人的自尊心彻底被损坏了,我抬起一双麻木的眼睛盯着媚娘,心冷如冰。

 

媚娘被自己的举动吓了一跳,突然失去了适才的强悍,默默过来搀起我。她只是在尽责任,媚娘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她的责任,但我仍旧十分感激她,起码这使我在临终之前终于明白她的心,她不喜欢我,也并不恨我,而且我倒在她脚下的时候,她不会坐视不理,她不是个好妻子,却是个好女人,有一个好女人应该具备的好心。我喘着粗气靠在她温厚的肩头,恳求:“媚娘,我们不吵了,不争了,我大概活不了多久了。”

 

她用柔软的手捂住我的嘴:“陛下,不要这么说。陛下,会长命百岁的,如果媚娘有得罪陛下的地方,请陛下责罚吧!千万不要再讲这样的话折磨媚娘,媚娘承受不起的。”

 

“不是朕用话吓你。”见她又自称为媚娘,我的心舒服了许多,借着她的力量站起身坐到窗前的木椅上。从前,我们就经常坐在那儿,指着天空的云彩逗我们的小公主。如今,那旧时情景犹在眼前。然而,小公主!你魂飞何处了呀?你可知道你病体绵绵的父王正在切切的思念着你吗?我对媚娘说,“其实朕不怕死,死了就可以同小公主团聚了。”

 

“唉!陛下既然如此疼爱小公主,那么为什么不把注意力集中到太平身上呢?她们一样是陛下的女儿吗?”

 

太平是我第二个公主,是媚娘的心肝宝贝。她不属于我,小小年纪,已分辨清楚谁是大唐王宫的真正主宰了,她对她母后的信赖远远超过了对我。有时,我甚至怀疑在她眼中,她的父王是不是像一堆垃圾一样无用呢?不然,为什么她正眼都不瞧我,我从她与我心不在焉的接触中,感觉到的只有冷漠,没有温情。我曾将这不良的情绪告诉过媚娘,媚娘只道她年纪小不懂事,可我总觉得太平不是不懂事,而是太懂事了,这方面的才华只在媚娘之上,不在媚娘之下,懂事的叫我望而生畏。

 

所以,我冲媚娘摇摇头:“我的小公主只有一个,她已经不在人世了,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地人可代。”

 

拖着绵绵病体,我摇摇晃晃的来到放金丝笼的屋子。

 

空荡荡的大房子,正中央摆放着用白布帘遮住四边的金丝笼,笼顶堆满了媚娘喜欢的牡丹花,香气充斥着这里每一个角落,已经无法再嗅到小女奴的一点点气息了。媚娘总是喜欢这样的,她就是必须让自己的影响撒播到任何地方,连死去的人也不轻易放过。她也并不知道她根本无法彻底做到这一点,当人们开始反感她的举动的时候,她会受到最强烈的反抗。

 

我吩咐随行的太监在金丝笼周围点上柴火,太监刚一犹豫,我便火冒三丈:“告诉天后,这是天皇最后一次发号圣旨。”

 

太监不敢多言,匆匆抱来一大堆柴火,我亲手为小女奴点上。

 

望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我掬下一把伤心泪。小波奇,你是抱着多么大的希望来到大唐王宫的呀!你以为这是你的暖巢,能为你驱走黑暗,能成为你永远的归宿。然而,你错了,天山脚下的小女奴啊!我不晓得用什么才能安慰你不甘心熄灭的灵魂。只好按你生前所要求的为你点上一簇火,不致于让你觉得冷吧!你暖暖和和的归去吧!其实,我归去时,倒不一定有这么暖和呢?媚娘会记得为我点一簇火吗?不会,不会的,她只会按照唐宫的礼仪,为我送终,才不管我真正意义上的需求,爱的是什么呢!瞧,实际上你这可怜的小女奴并不可怜,可怜的反而是我这大唐天子呀!有什么比不能完成自己最后的心愿更可怜的人呢?

 

柴灰的味道渐渐浓烈起来,驱走了牡丹花的俗香,我的大脑也因此而清醒了许多,又感觉到了小女奴那冰清玉洁的躯体的存在。

 

“陛下,回去吧!”被火熏得直揉眼睛的太监不满道,“对一个女奴,哀悼到如此程度,也足够了。”

 

不,不够的,不够的!我要用生命来哀悼呢!我刚这么一想,气又透不过来了,恍然中我发现太监惊惶失措的喊着天后,匆匆离我而去。我看见小女奴波奇边舞边唱着一首忧伤的歌,看见携着狗熊的小艺人波奇在一条崎岖的路上上走,看见正缓缓向天上升腾的小公主……

 

她们穿着一模一样的羽衣,像鸟儿似的飘起来,在空中飞翔着、笑着,冲我招手。渐渐的,她们真的幻化成三只鸟儿,继续飞翔着、鸣叫着,冲着我拍打翅膀。后来,她们交融在一起,成了一只鸟儿,而这一只鸟直朝我怀里扑来,落在我的胸脯上,揪住我的衣襟,啾啾的欢舞。我温柔的抚摸着它的羽衣,心想如果自己变成一棵大树该多好,让它在上面筑一个小巢,飞倦了的时候,便将小小的身躯缩进里面休息,望着她懒洋洋的睡姿,我会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开心的父亲……

 

石潭语:这是很久以前写的小说,重读的时候,刚好听到一句话,是朋友的朋友说的——女儿,都是父亲前世的情人。真的是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杨过的爱情观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杨过的爱情观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