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盲女波奇5

(2009-07-31 18:15:48)
标签:

狗熊

盲女

媚娘

大森林

波奇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盲女波奇5

 

(唐高宗李治手记) 

 

5、  小艺人

 

小女奴重新回到金丝笼以后,我便再没有见过她,这倒也不曾使我有太大悲哀,她在我生命中所占的份量,并不是特别重要,正如她身份一般轻贱,不过是个小女奴罢了。

 

令我悲哀的是我无法找到盲女波奇了。

 

多少个无望的、寂寞的日子啊!都是靠着回忆与波奇相处的梦中情景维持着自己的生命。如今,她的消失无疑是雪上加霜,将我已经快要枯萎的肉体又剁上几刀,它不能继续承受人世间的风雨颠簸了。

 

那如诗如画的风景,你到哪里去了?我忐忑不安的寻找了多少千遍的梦啊!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一去不归呢?难道你真的如此狠心,要永远的远我而去吗?

 

这夜,媚娘没有像往常一样前来请安,我独倚在窗下,头依然昏昏沉沉的。忽然,一阵轻风吹过之后,一股奇妙的感觉映入我的脑海。啊!我又见到那初春的处女地了。我顺着小河岸,轻车熟路的朝前走。然而,我渐渐疲惫了,前方没有核桃树,没有小木屋,没有紫藤花,没有葡萄架。有的只是一片荒野,一片沼泽和上蹿下跳的灰狼、水蛇。

 

我顾不上害怕,我急匆匆的飞奔起来,担忧的喊波奇。

 

声音在空旷的世界里传了很远、很远,但我听不到波奇的回音。

 

狗熊呢?即使波奇和她母亲出了事,狗熊这么勇猛的动物肯定不致于也倒下吧!我又喊狗熊。

 

声音依然传了很远很远,但我仍旧听不到任何回音。

 

突然起风了,突然降雪了。

 

我眼前一片白,那白又亮又干净,而且是游动的,仿佛一朵朵硕大的白浪花,带着呼啸,带着寒冷,卷着孤单只影的我,直朝着大海的涡心而去。

 

我胆颤心惊,缩起肩头逃跑,又一步一回首,多希望在自己离开这里的那一刹那,乍的发现波奇的身影。可是,最终我失望了。

 

等我终于走出森林的时候,雪停了,风也停了,眼前一片繁华景象,这是什么地方呢?好像一座城市,比我大唐我国都还热闹十倍,人人精神抖擞,贸易兴隆,叫卖声欢笑声歌舞声丝竹声,声声不断,我的耳朵被塞得满满的,不知道应该去听什么了。索性捂住了耳朵,只用眼睛去看。

 

这才发现不远处围着一堆人,他们手舞足蹈,像是在欣赏什么有趣的表演。我是喜欢艺人的表演的,连忙凑了过去。却愣了——那不正是波奇和狗熊吗?他们身上为什么挂着铁链了子?目中为什么噙着泪水?波奇的草裙何时换成了布衣布帽呢?

 

哦,我明白了不起,一睹到他们身后拎着鞭的壮汉,我一切都明白了。靠着一腔怒火和一颗不平的心,我闯到了最前边。这时,波奇正被狗熊托起上下悠着,这种杂耍曾经是彼此传递情意的工具,如今却是屈辱的象征。我瞧见了波奇脸上有一种无限痛苦的表情。不由下意识的大喝:“狗熊,快把波奇放下。”

 

“客人。”波奇又惊又喜,轻盈的一跃,刚要向我扑来,却又止住了脚步。原来,她的腰让一根粗壮的木棍给顶住了,她吓得面色苍白,冲着我摆摆脑袋,一副无助无奈又惶恐的模样,令我更为惊讶的是她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再不像两颗不会滚动的星星,闪着宁静的光辉了,而是化作两颗流星,每一瞬间都有一道与众不同的光芒射出瞳仁来,形成无数光环,向外延伸着,延伸着,将我的心笼住了,我心头顿时光明灿烂。

 

用木棍顶她腰的汉子仿佛一名狰狞的夜叉,凶巴巴的在众人的喧哗声中直冲我走来,大斥:“你是什么人?”

 

“我,乃大唐天子。”

 

谁知我的话并没有震慑住他,他反而哈哈大笑:“谁不晓得大唐天子是女的,你还来蒙我。”

 

望着他一脸挪揄,我怔怔的,大唐天子怎么可能是女的?我不是还没有死吗?难道?我还没有死媚娘就登基了?我忙问:“大唐天子真是女的?”

 

“当然,你不是大唐天子吗?怎么连大唐天了了是男是女也分不清?”大汉大大咧咧的炫耀,“我曾经去过大唐国都,那地方真是天下少有的好所在,比这里还繁荣昌盛,我便打听是由谁治理的,有人告诉我,是一位女皇帝,姓武的。据说,小名叫什么娘。”

 

果然是媚娘篡位了,我头一晕。不过,马上超然了,反正自己也不愿意做皇帝的,早想禅位给她的,当初还怕她不要,如今既然真当了,我又何必自寻烦恼,怪她这怪她那呢?我自嘲的笑了,我已经不是大唐天子了,那么就如波奇所唤的,做一个真正的客人吧!

 

于是彬彬有礼的给大汉作了一揖:“请放了波奇好吗?她是我的好朋友。”

 

“朋友又怎么样?她是我从大森林捕来的猎物,属于我的东西,还没有为我赚够钱呢!就想走?哪有这样的好事。”大汉骄横的瞪大眼珠子,忽然一脚向波奇肚子上踹去,幸好狗熊就地一滚,替她挡了一下。否则,瘦弱的波奇一定会被踢的昏死过去。就这样,她夜明珠般的眸子也紧紧闭住了,从那条毛绒绒的细缝中淌出一行晶莹的泪水,她感觉到的暴力和屈辱。

 

天!那么一个无忧无虑的仙子般的女孩子,如今竟然过着奴隶般的生活,我心如刀割,从腰间解下一块玉佩扔给大汉:“你不是想发财吗?这件宝贝价值连城,足够你后半生的用度了,你拿去置办些土地、房屋吧!不用于浪迹天涯,过流浪艺人的生活了。”

 

大汉喜出望外,连忙捡了,收拾起他的物件,扭头便走,再也不管波奇和狗熊了,将他们留给了我。

 

小波奇流着喜悦的泪水扑到我的肩上,呜呜的哭了起来,狗熊也在一旁擦眼睛。

 

我边安慰他们,边领着他们来到一家小饭馆,为他们叫了一大桌的菜,让他们吃,并问起了波奇的母亲。

 

不料,一提到她母亲,正狼吞虎咽的波奇马上丢了筷子,垂下了眼帘,好半天不吭声,狗熊也放了碗,轻轻抚摸着波奇的膝,低叫着。她哑着嗓子讲起了她一段悲惨的遭遇:“一天,我正和母亲站在葡萄架下摘葡萄。母亲,最喜欢吃青核桃,父亲却最喜欢吃青葡萄了,我们约好第二天早晨把一篮青葡萄放到父亲的坟前的——母亲在大青山顶上为父亲造了一座衣冠冢。父亲生前一直高高在上,那是他的爱好、理想和习惯。那么,死后也让他高高在上吧!然而,黄昏的时候,却出了事情,那个猎人来了,他大叫着狂奔向我们,高呼发现了一种奇异的动物,可以为他赚许多钱。母亲生气的骂他是畜牲,告诉他我们和他一样是人,虽然穿着草制的裙子,但仍旧是人。歌唱家并没有唤起那猎人的人性,他烧了我们的房子,用刀砍死了母亲,把她的尸体扔给山鹰吃了。用铁链拴住我的腰和脖子。狗熊为了救我,与猎人展开搏斗,它的利爪没有抵过猎人手中的大刀,它受了重伤,也被铁链拴住了腰和脖子。哦,还有爪子。我们被逼着做各种各样的表演,稍微松懈,便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不是拳打脚踢,就是皮鞭子抽或者木棍砸。你看!”波奇忽然撩起袖子和裙子,她的胳膊和腿血痕累累,有的地方已经烂掉了,“还有背上和肚子上呢!”波奇刚要再脱衣服,脸上却微微发红了,只是这么小声嘀咕一句,她已经不是大森林中那单纯如小动物似的小波奇了,即使做社会最底层的小艺人,人们也教会了她作为女孩子应该具备的羞耻感。

 

我无限感慨的望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的转变是好是坏呢?

 

她见我总是望着她那双明亮的眼睛发呆,连忙解释:“从前,和母亲生活在偏僻却鸟语花香的大森林,不知道什么叫作忧愁。出了大森林,品尝到了世态炎凉和风霜之苦后,我懂了。我整日整夜的哭。忽然一天晚上,我看到了星星。啊!那便是星星啊!它比母亲描述的还要美,还要奇异,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哪!怎么可以创造出如此动人的事物呢!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什么叫作波奇花呢!女孩子的泪水就是波奇花呗!母亲只晓得波奇花能治好盲女的眼睛,她并不晓得其实能治好盲女眼睛的却是世上最辛酸的泪水啊!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吗?可我再瞧不见生于斯长于斯的大森林了,如果能招回母亲,让她与我在大森林中共度残生,我宁可不要这双复明的眼睛。”她的啜泣声渐渐小了。突然好奇的问我,“你不是大唐天子吗?为什么我们到大唐国都时,人们都说大唐天子是一女子?”

 

“那是我的妻子,我的皇后,我禅位给她了。”我懒懒的回答。

 

她却吃惊了:“为什么?你那么有本事,还当不了一个皇帝吗?”

 

我苦笑了:“我有什么本事?”

 

“你能救我,连狗熊都救不了我呢!”她无比崇拜的盯着我,那明亮的瞳孔泛出无边的异彩,我感觉它们直透进我的心灵,一下子窥见了我内心的世界。我紧紧握住她的手,耐心搂她讲道理,“能救你的人不一定有什么本事,只要有一颗爱你的心足够了。因为,你对生存环境的要求不高,只要活着,有衣有食。但天下其他人,不都这样想的,他们有更高的欲望,而我作为国君,无法最大限度满足他们。媚娘却可以,她才是真有本事的,有本事的人是能令天下太平,五谷丰登,人人锦衣玉食的帝王,我没有那种本事。”

 

“可你仍旧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波奇蓦的眉头一耸,“可是,你不当皇帝,怎么生活呢?我听人讲,做皇帝的人,除了做皇帝,做别的事都不行呢!”

 

“你的话没有错,其它方面我的确是一无所能。我在离宫之时也只穿了一套绫罗的衣裳,佩带了几件简单饰物。如果不回大唐宫的话,真是前途茫茫,不知所措。”我有点犹豫了,“波奇,不如你随我回宫吧!媚娘即使君临天下,也不致于不准我有生存的空间呀!我们毕竟夫妻多年。咱们求她赐一块土地,咱们把它建的像你过去居住的那个地方一样……”

 

“不!我不要她的恩赐。”波奇激动起来,豁的立起,“我可以凭自己的力量生存。既然,已经做了艺人,我就继续做艺人吧!糊口总之没有问题。”

 

“这太苦了你。”

 

“能同我爱的……朋友在一起,什么苦都能化作快乐。”她抱住狗熊的头,竟然泪如雨下,哽咽着对我,“你要走,便走好了,我和阿熊去江湖浪迹,这没什么,还落得自由自在。”

 

说着,扯起狗熊胳膊朝大路上跑去,这一对奇异人兽的背影在一阵乍起的灰尘中突然消失了,我张口疾呼向他们追去,可是让店小二给拦住了,他向我要钱。

 

大唐天子的威严蓦的涌现,我一拍桌子,断喝:“天下都是朕的,你、你这饭馆,眼前一切都是朕的。只有朕赐予你东西的道理,哪儿有你前来讨要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神仙
后一篇:杨过的爱情观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神仙
    后一篇 >杨过的爱情观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