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47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盲女波奇4

(2009-07-10 12:30:45)
标签:

媚娘

陛下

女奴

盲女

波奇

天山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盲女波奇4 

(唐高宗李治手记) 

4、  金丝笼

 

我以为这次的梦又是让媚娘给惊醒的,因为我面前立着一名衣着无比华丽的女子。自从做了天后,媚娘便不再为应合我而素面朝天了。她说她要使自己在任何地方都成为引人注目的人,而没有经过化妆的女人,常常会被俗人忽视。她是所有俗人的皇后,而并非只是属于我一人了。

 

但当她茫然的将一张涂满脂粉的仿佛优伶的脸转向我时,我才发现我的感觉错了。她不是媚娘,而是来自天山脚下的小女奴。她不知何时穿上大唐妃子的衣服,粉红的颜色,又肥又长,内衣低垂,几乎要露出前胸,那样子顿时变成一朵堕落凡间的朝霞,失去了她原有的神奇和瑰丽,俗艳俗艳的让人无法接受。她甚至抚了抚斜插在高高挽起的云鬓上的牡丹花,搔首弄姿的问我:“陛下,我这样打扮,好看么?”

 

我却仍沉浸在梦中,突兀的反问:“你喜欢狗熊吗?”

 

“不,听人说,它很可怕。”她这倔倔的说话态度却完全不似那些表面温驯的贵妇人,我长长松口气,方才气恼道:“你没听人说,我讨厌女孩子往脸上抹粉吗?”

 

“陛下不喜欢女孩子往脸上抹粉么?”她惊讶的直朝后退,摆摆手不相信的说:“不,不,天后不会骗我的。她告诉我陛下最喜欢用粉把脸抹得白白的女孩子。像月亮一样,白!”

 

“可惜,没有月亮的光泽。”我无限痛惜的摇摇头,后悔自己对她谴责,也忽然明白了媚娘的良苦用心,她在向我暗示,她吃这个小女奴的醋了。

 

近来,我在她面前经常提到这个小女奴的名字,提多了她烦了,便这样折腾这孩子。我可不能再让小波奇遭受那个小宫女的恶运了。王氏、萧氏之后,我曾宠幸过一个小宫女,媚娘当着我的面,就把她推进水里,残忍得唇角一直挂着微笑呢!推小宫女入水之前,也是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她入水前索然无辜而恐惧的眼神,至今都让我想起一条死鱼的眼睛。我叹口气,冲小女奴挥挥手:“你走吧!波奇,走得越远越好。”

 

“怎么,陛下讨厌波奇?”她扑嗵一声跪在地上。

 

我忙拉起她,解释:“我不讨厌波奇。甚至,认为波奇是大唐王宫最可爱的女孩子。可是,你必须远离我,离得越远,你就越安全。”

 

“我不懂,陛下。”她声音里挂了哭腔。

 

“不懂最好,走吧!”我绝决的推开她,独立到窗前,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天气呀!没有一丝阳光,阴沉沉的叫人心慌意乱。

 

波奇不理解我的痛苦,朝前爬了几步,抓住我的袍角哀鸣:“我会痛苦死的。”

 

这丫头,竟然以死来要胁我,我无奈,终于道出了自己的忧虑:“痛苦死也比被人杀死强。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就是为了痛苦的,若想快乐,唯有一死。朕只不过不愿见到你死后是很惨的样子。你向天后请求去吧!回到天山脚下,去做部落首领的女儿,有大唐天子的圣旨,他不敢再将你当女奴了。”

 

“我会向天后请求的。但不是回在山,而是重新穿上草编的裙子,回到金丝笼。陛下,记得天寒地冻的时候,不要忘了命人为我在四周点上柴火。”见我意已绝,她绝望的捂住脸,踉踉跄跄的跑了。

 

不一会儿,媚娘来了,她十分异外的问我:“陛下,那个小波奇,她怎么回事?放着妃子不做,偏要回到金丝笼里去。”

 

“是吗?那就让她回去吧!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运。也许,她最好的命运,就是待在金丝笼吧!衣食无忧,又没有什么纷争,多好!如果媚娘愿意,朕也想找个金丝笼里住下。”我淡淡的回答,眼睛低耷着,并不看她一下。

 

我的话显然激怒了媚娘,她气恨恨的说:“陛下太懦弱了,老是逃避。要知道,天底下是没有真正的金丝笼的。当初,臣妾从民间来到皇宫,以为皇宫就是金丝笼,有先皇的庇护,即可安然度过一生。然而,我错了。陛下也错了,你给不了小波奇真正意义上的金丝笼,她的那只金丝笼既然是人编的,人便可以把它毁掉。”

 

见我惶惶然,媚娘又叹起气来:“陛下请放心,我尽量保护小波奇就是,我不会毁掉她的金丝笼的。当然,也不会给陛下一个金丝笼。或者,把陛下送入小波奇的金丝笼,让陛下和她两个人生活。”

 

她咬着牙说完,扬长而去。我知道她忙。所以,没有拦她。她是说话算数的,我不怕她去拆小波奇的金丝笼。但她的指责,深深触动了我的心弦。媚娘讲的非常有道理,世上的确没有真正意义的金丝笼,金丝笼只不过是昙花一现的繁华,人家能给我们一只金丝笼,就能收回这只金丝笼。因为,这只金丝笼并不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它不属于我们——其实,自己创造的,又有哪个最终是属于我们的呢?

 

比如小公主,她可是我和媚娘千真万确原装创造的啊!

 

我茫然了。从做大唐天子那一刻开始,这种茫然无措的情绪便时时笼罩在我的心头。而此刻,这种情绪闹得愈发的强烈了。

 

本来,我的病是需要静养的。然而,我无法躺在龙榻上好好休息,一闭上眼睛,脑海里便浮现出一只装饰华丽的金丝笼。笼子在烟云袅绕的空中飘来飘去,若隐若现的,仿佛一艘海浪上漂游的小船,没有桨,没有人驾驶,一任风吹,不知何处是停靠歇息的港口。我明白,那只金丝笼就是我现在居住的这座皇宫,只有离了它,我才能有机会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然而,作为一国之君,还有去寻找真正属于自己东西的权力吗?媚娘是第一个不答应我出宫的人。其实,如今她大权在握,她和国家已经不再需要我。但不晓得为什么她总是不肯放我,在某些时候,仍然逼着我出头。大概她对我是付出了真感情吧!我不相信她完全是利用我,不过是对我感情要求过于高罢了。我向往一种没有任何利用关系的感情。显然媚娘与我之间不是这样的关系。我的失望也正在于此,正如当年生活在父王、母后为我纺织的金丝笼中一样,而今这金丝笼的钥匙掌握在媚娘手上,她不可能交付给我的,除非她忽然疯了、痴了、死了。

 

一想到死,我的心不禁一凛。我是生性懦弱些,但我从前还从未考虑过死的问题啊!难道,我老了!记得父王在临终前,就经常考虑这个问题的,乐此不疲的考虑,考虑得昏天昏地,连朝政都不理,冷落了满朝文武大臣不算,还冷落了三宫六院的嫔妃和我们这些王子。这种情景一直维持到他死的那天,他才恍然清醒,召来文武大臣,召来他的嫔妃,也召来我们这些王子,大脑清晰的做着各种安排。

 

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治儿,我走了,去极乐世界了,把一个充满血腥味,也充满辉煌,有快乐亦有孤单的大唐皇帝的宝座留给了你,你好自为之吧!好也罢,歹也罢,这是你无法选择的命运。”

 

啊!无法选择的命运!

 

可是,媚娘却在有能力驾驭命运的时候,十分高兴的选择了这样的命运,并且轻而易举的操纵得很好。她喜欢皇权,喜欢万人之上的感觉,喜欢高高在上,鸟瞰并且帮助她脚下的臣民。为此,她可以放弃亲情、友情、爱情。总之,任何情。

 

我做不到,尤其小公主突然莫明其妙死后,我乍然发现自己像一个小丑一般可怜,我做着各种各样的姿式给人看,惹人笑,而我本人却在哭,泪水还不能流在脸上,一串串一行行全淌入了肚子里,泪水和血水交融,化作一股不能消化的酸水,胀得我难受极了,这是难言之痛,不可言说。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而且,小公主死后,我也再没有亲近的人了,媚娘与其说是我的妻子,倒不如说是我心头的一个阴影,我害怕她超过爱恋她。

 

小公主亦是如此,小女奴亦是如此。

 

我不知道媚娘了解了我们对她是这样的心态,会有什么反应,或者她早不在乎这些了吧!反正,小公主死后,她除了下功夫将王氏、萧氏二后妃打入冷宫,并尽情折磨她们外,也没听她再谈论过可爱动人的小女孩了。有一回,我忍不住问她想不想那孩子,她表情淡淡的,反问:“陛下为什么总爱回忆过去的事情,现在多少事情要处理啊!”天!她竟然轻易将自己的骨肉忘记,能够把她当作过去来对待,实在是不可思议,难道成大业者,必须如此无情吗?她常常讲欲成大业必有痛失,但这失未免太惨重了吧!我承受不了,宁可不成大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琵琶语
后一篇: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琵琶语
    后一篇 >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