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47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盲女波奇3

(2009-07-01 17:21:34)
标签:

媚娘

母后

狗熊

核桃

波奇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盲女波奇3 

(唐高宗李治手记)

 

3、  女儿心

 

这夜,梦得到了延续。

 

我依旧走入那如诗如画的风景里。然而,没有在老地方重遇故人。等了许久,波奇也没有出现。我便顺着她曾经走过的那条小河岸,觅踪而去。

 

小河岸曲曲弯弯,越行越艰难,泥泞中有许多讨厌的水蛇蹿来蹿去。然而,要找到盲女波奇的决心,一丝一毫也没有减退。我从小河中捧起一捧水,清洗了一下脸,顿觉得一股凉爽爽的力量充满了全身,再抬起头的时候,又看到了一片清翠欲滴的核桃园。啊!春的寒意已经褪尽,夏季不知何时悄悄来临。然而,核桃并没有长熟,怎么会有人攀在树上,在那里摘核桃呢?一定是位十分调皮的孩子吧!

 

我抢步上前,却唬了一跳。原来,狗熊冲我挥挥它那粗壮的胳膊,若非我闪躲得快,就被它推倒了。

 

树上传来格格的笑声。

 

我举目一瞧,天!竟然是波奇斜倚在枝杈上,她高高撩起的草裙里堆满了青青的核桃,一双修长健美的月白色的腿在阴暗中晃动丰,仿佛秋水凝成的倒挂在上面的晶莹剔透的冰,随时随刻都可能融化成水飞流而下似的。

 

“太危险了,波奇!你的眼睛不好,怎么可以攀那么高?”我惊恐的大喊,“快下来。”

 

“好吧!好心人。”波奇说着话,突然头朝下一栽,一阵核桃雨从天而降。我不顾它们劈劈啦啦的在头上、身上砸了,直扑树下,伸开双臂,准备迎接波奇。但我什么也没有接到,耳畔又传来清脆的格格的笑声。一扭头,才发现,波奇被她的狗熊朋友稳稳的托在了胸前。狗熊像在玩一种小玩具,上下悠着波奇,波奇很惬意,很信任的由它摆弄着,面颊上一直堆着幸福的笑意。他们简直是一对配合十分默契的杂耍艺人。后来,波奇轻盈的一跃,跳到地下,将裙子一摊,开始摸索着捡核桃。狗熊则饶有兴趣的靠在树干上,一副袖手旁观的模样。我刚蹲下身子要帮波奇,它却将我搡到了一边,我正诧异,波奇微笑的冲我道,“大唐天子,你不要管我,我必须自己捡回所有的核桃。因为,这是献给母亲的寿礼,只有亲手摘的,亲手捡的,才能算是尽了孝心啊!”

 

“难得你如此孝顺,可你母亲知道了,一定会骂你的。”我突然回忆我的母后长孙氏。她是个非常和善的人,平生只打过我一次。有一回,我见她喜欢水上的睡莲,欣赏到日暮,睡莲彻底败去,才恋恋不舍的回宫休息。便在翌日命服侍我的太监抱着我的腿,探出身体去摘一朵,打算献给她,给她一份惊喜。谁知那朵浅黄色的睡莲还没有摸到,母后却来了,一向镇定的她,乍的一声尖叫,扑到栏边,一把掐住我的腰,将我拎上岸,劈手朝我脸上就一巴掌。当她搞清楚我是为她才这样做的,她又搂着我哭了,边吻我边哽咽:“治儿,以后不要这样了,你的安全就是对母亲最大的孝顺,你的安全就是母亲最欣赏的花朵。哪个母亲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替自己冒风险呢?”

 

“所以,才邀请你参加我母亲的寿宴哪!有客人在,母亲便不会喝斥我了。她很懂礼貌的。呀!我又利用母亲的善良和优秀品质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一定会遭天谴的。”她吐吐舌尖,却根本看不出有一丁点害怕被报应的迹象。

 

她兜起一裙子核桃,仿佛一名骄傲的孕妇,腆着肚子,示意我跟她回家.

 

她的家安在一座青山脚下,屋是木制的,很低矮,很狭小只能算是座小窝棚.房前种的紫藤花已经盛开,飘出缕缕幽香。房后搭的葡萄架上也坠满了一串串青葡萄,刚瞄一眼嘴角便淌出口水来了。

 

波奇将裙子一松,核桃又散了一地,她像只小动物一样爬在了地下,开始挖坑。我正不解,她的工作却完成了。于是,把核桃全部埋在了里面。这时,狗熊抱来一堆木柴,波奇从门前摸到两块打火石,只轻轻一蹭,便把木柴点着了。而后盘腿而坐,虔诚的双手合十,嘀嘀咕咕的祷告起来。

 

“波奇,怎么又玩火。”忽然,远处匆匆跑来一位中年女人,她满面尘灰,和波奇一样穿着草编的裙子,不同的是鬓角斜插着一朵火红的野花,衬得她脸色十分好看,从那洁白的皮肤可以窥出她年轻时代姣好的风韵。那个时候,她一定也是一位绝世佳人吧!因为,波奇实在与她有几分相象,精美的仿佛用最上等的玉雕成的。

 

波奇站起身,高声回答:“母亲,我不是玩火,我在为你生日烤制食品呢!你最爱吃的没有长熟的青核桃,柴火会把泥土烧得滚烫,泥土会把核桃闷得香喷喷的。母亲,你等着品尝天下最好的美味吧!”

 

“好孩子。”母亲激动的跑过来,一把将波奇揽在怀中,细细的上下打量,不住声的担忧着,“波奇,告诉母亲,在树上,你没有被树枝划破哪儿吧?也没有从树上摔下来吧!那,可能会有内伤呢!”

 

“母亲,这次我没有上树,是这位客人帮我从树苗摘下的核桃。”波奇用下巴指指我。天!这孩子撒谎居然脸不红心不跳,我反而扭昵起来尴尬的向她的母亲打了声招呼。

 

波奇的母亲马上用狐疑惧的目光盯住了我,那眼角凝出的细细的皱纹都透着无限的忧郁,她用几乎她自己也听不到的声音,咕哝:“这世界怎么这样小,连一块只有我们母女生活的土地也找不到了。”

 

“为什么要住到只有你们母女生活的土地上呢?你讨厌人群吗?”我觉得这女人特别神秘,不由好奇的问。

 

她无语的背对了我,不仅不回答问题,反而不理睬我了。甚至,将头上插的那朵野花狠狠拨了下来,犹豫了一会儿,呆呆的往火里一丢。火烧野花,散出一股奇异的浓香来。波奇惊呼着,连思考一下都没有,便把手伸向火堆,不管不顾的一通乱翻。

 

她的母亲吓坏了,我也吓坏了,异口同声的喊着波奇的名字,上前拖起波奇,离开火堆。

 

波奇甩着受伤的双手,挣扎着,泪流满面,哀求:“母亲,你戴上花吧!你不是告诉我,父亲喜欢你戴花的样子吗?你戴上花,他就会回来看你的,你把父亲招回来吧!波奇好想见到父亲,我想依靠在他宽厚的怀里,听他唱歌。”

 

“波奇,可是你父亲已经死了,他不可能回来了。”波奇的母亲似乎再也无法忍受了,松开波奇,一任我揽着她,颓废的倒在一旁,捂住了脸嘤嘤而泣。

 

波奇这才不闹了,默默的回到火堆旁,慢慢的续着木柴,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直到她认为青核桃熟了的时候,才茫然四顾了一下,吩咐:“”母亲、客人、阿熊都过来吃核桃吧!”

 

“来来来,吃核桃,这是我女儿亲手,烧的!一定好吃的很”。波奇母亲顿时热情洋溢起来,但我觉察到她不时用眼风扫我。对我,她仍然有所顾忌。

 

夜已深了,波奇和狗熊携伴睡觉去了。

 

可能是新地方的缘故,我睡不着,坐在紫藤花下,闻着烧核桃残留下的余味,看星星。从未见过如此大如此亮的星星啊!像一盏盏黄蒙蒙的小灯挂满了低矮的天空,沐浴其中的小屋仿佛被笼上了一层神圣的灵光。我边想着这神奇的小屋的两个女主人,边昏昏沉沉起来——

 

恍然中,我看见媚娘在给小公主洗澡,我则立在一旁,饶有兴趣的望着小公主软瘫瘫的小身躯。她的皮肤因为热水熏的缘故,变得红红的,淡淡的水雾里,她的脸朦朦胧胧的,从中不断传来她一串串的嬉笑声。

 

可是,媚娘忽然失去了耐性,把小公主往澡盆一丢,扭头便走,小公主哑着嗓子呼喊着扑到盆边,媚娘皱着眉猛一回首,怒斥:“叫什么!太子为我带来的是荣华富贵,是母仪天下的崇高地位,你能给我带来什么?我凭什么要侍候你?”

 

“我不要母后侍候我,我会侍候母后的。”小公主这细声细语的恳求,也没能唤回她母后对她的同情,媚娘仍然大踏步走了。小公主流着泪,朝盆外跨去,谁知盆沿高,她个子小,一下子弄翻了盆子,水洒了一地,她像只可怜的小蜗牛,爬在水渍里,尽管冷得瑟瑟发抖,下巴依然高高抬起,向媚娘远去的方向摇摇晃晃的招着手,发出一声声谦卑的呼喊:“母后,母后,不要不管我。”

 

我连忙将她抱在怀里,追了出去,对媚娘背影传旨:“你马上回来,否则,朕废了你。”

 

媚娘站住了脚,迟疑了。然而,小公主哭得更加厉害了,她一巴掌一巴掌的朝我脸上煽着,像只脾气暴劣的小狮子,大发雷霆:“不许废了我母后,她是我母后,谁也不有欺负她。”

 

“可她欺负你啊!宝贝!”我不躲闪,她的小巴掌挨到的地方并不疼,甚至有些舒服,我谄笑着解释。

 

“那也不许废了她,她是我母后,想怎么待我都可以的,她给了我生命。”她的声言厉色,面孔都变得狰狞了。我心一颤,将放肆的小公主丢在地上,不快道:“给你生命的,还有父王呢!”

 

“客人,你说梦话了?”这时,我耳畔传来波奇母亲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瞧。原来,我在梦中的紫藤花下又做了一个梦。

 

我生气了,不!我嫉妒了。我把梦中的情景告诉了面前这位神秘的女人,问她为什么我这样讨好小公主,而媚娘不理都不理她,她反而不我和亲,跟媚娘亲。我,百思不得其解。

 

她却微微笑了,十分理解其中的意味,对我解释:“这是太简单的道理了,就因为她是母亲。”

 

“就这么简单?”我疑惑了。

 

“是啊!就这么简单。”她瞟瞟直发愣的我,忽然反问,“我一直睡不着,也想问你一句话,青核桃,真是你帮波奇摘的吗?”

 

“不!是波奇自己摘的。”我这人从小便不会撒谎,很诚实的出卖了波奇。

 

波奇母亲轻轻吁口气:“我就知道她骗我。”

 

我忙劝她:“不要怪她,波奇是怕你担忧。”

 

“我明白她的心,才担忧。”她抹了把泪,感叹,“女儿的心,做母亲的,怎会不明白呢?”

 

“你很爱波奇,是个好母亲,起码,比媚娘好多了。对了,你们怎么到这儿的?波奇的眼睛怎么失明的?”我见她这会喜欢说话,趁机提出自己的疑问。

 

她苦笑了:“这是一个国破家亡的故事,我的丈夫也是一名国君呢!他骁勇善战,一天不打仗,心里就憋得慌。可是,世上哪儿有常胜将军呢?最后,一次战斗中,他中箭身亡了。他的将士背叛了他,投降了敌兵,将他的尸体作为降敌的见面礼,并接受了新君的命令,前来捉拿我们母女,幸亏几名宫女还算忠心,穿了我们的衣服,替我们做了俘虏。而我们只管逃命,还管逃到哪儿呀!波奇是天生的盲女。一天,我带着她跑到这里,累了坐在核桃树下休息,睡着了,醒的时候,发现她躺在那只狗熊怀里。我以为是狗熊把波奇当食物给吃了,扑过去跟狗熊拼命。不料,波奇却格格笑着从狗熊怀里跳出来。原来,她看不见狗熊的模样,反而觉得它胖胖的蛮有趣。狗熊也怪了,与波奇一见如故,一人一兽竟然成了好朋友。渐渐的,我和狗熊也有了感情,我拿他当儿子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红绳
后一篇:琵琶语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红绳
    后一篇 >琵琶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