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475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盲女波奇2

(2009-06-05 15:56:43)
标签:

媚娘

女奴

臣妾

陛下

波奇

天山

杂谈

分类: 我的小说

盲女波奇2

 

(唐高宗李治手记)

 

2、  小女奴

 

梦,常常是被媚娘威严的声音给惊醒的。一睹到她精神抖擞,威风凛凛的模样,我的心便不寒而栗。自从做了天皇,我就时时觉得疲倦,而媚娘不同,做了天后之后的她,本来不容易感觉劳累的身体,仿佛变成一只被上紧了弦的螺旋,不停的转动,迅速的转动,而且越转越快,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萎靡不振。我却知道了。失去人间最基本的亲情、友情、夫妻情,我已失去了最基本的生活能力,再也无法支撑自己去治国安邦,处理朝政——治国安邦,处理朝政不是为了所有的人过得更好吗?这所有人中不是也包括我吗?可我的感觉一点儿都不好。我对媚娘说:“媚娘,你看我病成这样子了,还能坐到金銮殿上发号敕令吗?不如禅位给你算了。”

 

一向无所畏惧的媚娘反而像是受了惊,瑟瑟的垂头扑嗵跪在地上,泪光闪闪的哀求:“陛下,千万不要这么做,臣妾会成为千古罪人的。”

 

可我明白,她早晚会登上皇帝宝座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媚娘是非常识时务的人,在她不想不能猎取猎物时,你勉强她,只会令她生厌。所以,我吃力的搀起她,摇摇头,她也摇摇头。那一瞬间的默契让我回忆起与她未大婚前的情景。那个时候,她又娇柔,又矜持,我把她当仙女一般敬仰,远远的观望着她,心中荡漾着情愫初萌的少年储君的羞涩和忧郁。当时,常常自惭形秽的想——我要是能够早一些像父王一样强壮勇猛就好了。因为媚娘尽管对我很好,但那种好只有体贴,没有崇拜。可是,哪个男子不希望自己钟爱的女孩子崇拜自己呢?但是媚娘不崇拜我,至今也不崇拜,我太文弱了,不是她需要的,也可能成全了她的最高愿望,却不是她最高心愿需要的。

 

我长叹:“媚娘,你晚生了几年。否则,你应该是先王的皇后才对呀!这世上的帝王,也只有他配得上你。”

 

“先王是绝对不会容忍臣妾有如此一番作为的,今天天后的圣名同天皇的圣名一样四处传播,全仗陛下对臣妾的信任,委与重托。”媚娘捂住我嘴,不许我再讲话,“陛下不愿意上早朝,就在寝宫好好休息吧!一切都有臣妾安排。”说着,竟将我往龙榻上一推,扭头便走,那拖地的黑色裙尾像蛇一般蹿动着,直滑向宫门。

 

她这样绝决的动作与神情不知是从何时开始的,反正从前那种在分别时恋恋不舍,一步一回首的情景已经非常遥远,不可重现了。她也不再自称为媚娘,好像臣妾这词比媚娘更好听,也许觉得臣妾更符合她的身份吧!毕竟做媚娘的那段日子是她人生从平和一步步走向很落拓、很痛苦的时候。而作为臣妾的她则是过来,从底谷一步步走向母仪天下、治理天的高度。虽然不是皇帝,却干着皇帝所能干的所有事情,甚至皇帝不能干的她偏偏要干的事情,她当然会认为臣妾比媚娘光辉灿烂得多。

 

然而,我是多么喜欢媚娘啊!我明白我的媚娘早从世界上消失了,称的小公主一样永远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是一朵云儿似的梦影。我忽然替我的小公主庆幸起来,她还没有长大便走了。否则,她也会和她的母后一样变成一个令人生畏的陌生人,那么父女之情就不会有这样浓厚了。这么一想,我不禁舒心的笑了。啊!好久没有这样舒心的笑过了,这样一笑,顿觉得神清气爽、筋骨有力了。冲动的跳到地上,也不顾宫女们尖叫的拦阻,抢步跃到门前,立在高高的台阶上,深深的吸了口气。

 

忽见一大群贵妇人簇拥着高贵的媚娘由远而近,谈笑而来。不由一怔,今天是什么节日呢?她竟邀请这么多夫人进宫。正在狐疑,媚娘像一只大白鸟似的朝我跑来,步履依然轻盈,充满青春的活力。然而,到了我身边时,她开始气喘吁吁了,脚下嗵嗵的发出有力的响声。她揩一揩汗,额头凝出一丝浅纹。我的心忍不住为之一颤,媚娘毕竟不是少女时代了呀!刚要怜惜的去挽她的手臂。她却满不在乎的笑了:“臣妾让陛下上朝,陛下不去。可惜了,错过一件好事。”

 

“好事?朕病体绵绵,还有什么好事?”我怀疑的瞟瞟她。

 

“见了那来自天山脚下的小女奴,臣妾保证陛下的病立刻就痊愈了。”媚娘对我眨眨她那双黑洞洞的几乎没有白眼球的凤目,向台阶下拍拍手。那一群贵妇人忙垂头列立两厢。这时,我才发现她们后面有一只巨大的金丝笼,四面都搭着布,只有上边露着,隐隐约约的可以瞧见一名长发飘飘的少女。

 

“把布帘撤掉。”媚娘吩咐完宫女,有点紧张的揪揪我的衣襟,“陛下,你看,她像谁?”

 

我习惯性的眯了眼睛,但很快便瞪开了。原来,笼中跪着一名身穿草编长裙的少女,她缓缓抬起一张茫然无知的脸,眼睛一眨不眨,像嵌在瞳孔内的两颗不会滚动的星,透出一股极为宁静,极为奇妙的神韵来。洁白的脖胫上挂着一串花环,远远的掠过一阵异香。她赤着足,裸着臂,微笑着,小小的玉雕成的双手在微微低垂的胸前谦卑的合十。

 

“天!”我吓了一哆嗦,“这不是梦中的小仙女吗?”

 

“什么呀!”媚娘娇嗔,“她是天山脚下一个部落首领的女奴,因为美貌,又是天生的盲女。所以,极受首领的怜惜,一直将她养在这只金丝笼里,这只金丝笼是他们部落用来豢养最珍奇动物的,由最巧手的工匠用极纯的金丝编成,只要她住在里面,一天不死,部落的人就必须用最好的食物供养她。首领命人训练她跳舞、弹琴、唱歌。一次,首领前来朝觐,发现她竟然与臣妾十分相象。因此,留了心, 教她学会了汉话,特意将她作为供品送了来。”

 

我大唐国土上还有把人当动物一般对待的,而母仪天下的媚娘,也如此荒唐,由于那女孩子与她相象便留了下来,甚至开心异常。我不解了,突然觉得一阵阵胆寒,缩着脖子,哆哆嗦嗦指指那个女奴,问:“她不冷吗?天山脚下很冷。”

 

“陛下真体贴。”媚娘的语气中分明带了醋意,轻描淡写的回答,“不过,陛下也是瞎操心,首领那么宠她,怎么会让她受冻呢?他命人在金丝笼的四周点上柴火,昼夜不媳,地面暖烘烘的,她如何会感觉冷呢!她呀!连这点衣服空怕都不愿意穿,赤身在里面跳舞,远远一望,仿佛火凤凰……”

 

“够了,马上把金丝笼打开,放了这姑娘。”我恶心的险些将胃口中的东西全部吐出来。不知哪来的火气,对媚娘斥喝起来。媚娘正讲得起劲,见我如此,扫兴的白了我一眼,但还是听话的吩咐宫女去拿钥匙开笼锁了。

 

媚娘毕竟是媚娘,之所以能得到我真挚的爱,就是因为这一点,她从来是宠辱不惊的,而且不在人前违拗朕意。望着她低眉顺目的样子,我那男人的自尊心得到了空前的满足,火气也渐渐的消退了。

 

盲女像一股泉水,清清凌凌的从金丝笼中流到我和媚娘面前。当她叩拜完毕,我用手相搀的一刹那,她突然瑟瑟发起抖来,猛的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尖声问:“你是大唐天子吗?真是大唐天子吗?”

 

“是啊!我是,你怎么啦?”我惶恐的扫了一眼媚娘,自从我第一位皇后王氏和最美的妃子萧氏被贬入冷宫,最终腌在酒瓮中致死后,我便不敢在她面前再与其他女子有任何瓜葛。这女奴太不谙世事,太不懂其中厉害了。

 

不料,媚娘反而十分豁达起来,轻轻扶起小女奴,细声细语问:“莫非你有什么仇冤?告诉天皇,天皇不替你作主,本后还不依呢!”说这话时,她眼睛盯着小女奴的脸,看也不看我一下。

 

小女奴摇摇头,手仍抓着我不放,那双茫然无神的眸子冲向媚娘,语调变得平静了:“ 我整天在金丝笼里呆着,哪儿会与人结仇冤?我是想跟陛下讨一样东西。就是,就是陛下的血液。那是龙血,我饮下龙血便会复明。”

 

媚娘表情变冷了:“胡扯,竟敢妄想饮陛下的血液,得饮多少血?你是吸血鬼吗?”

 

“不要太多的,只要只要针扎破手指,我吮三小口就行。”小女奴说话有些气喘了,“不会伤害陛下的,绝对不会,我想瞧一瞧大千世界,我想瞧一瞧陛下。哦,还有天后。”

 

“媚娘,答应她吧!反正对朕也没有伤害。”我实在抗拒不了这谦卑而执拗的小女奴的请求了。

 

媚娘默默无言,从发中拨出一根银针,但不递给我,而是在自己的手指上戳了一下,迅速将手指塞入小女奴的口内。小女奴却慌的头一偏,皱着眉头耷下脑袋:“陛下不要哄我,这是一只女子的手。”

 

“你如何得知?”媚娘娥眉倒竖,勃然大怒。

 

小女奴因为看不着媚娘的怒容,也不惊慌,甚至挺得意的答复媚娘:“天后的手指虽比一般女子的手掌大些,但仍然比男子的手柔软。”

 

“原来如此,我还以为碰上小巫婆了呢!”媚娘悻悻的把银针放到我的手心。

 

小女奴真的不是贪心的人,她轻轻吮我了三口血之后,就退后几步,盘腿坐在了地上,使劲睁大眼睛,我和媚娘也使劲睁大自己的眼睛。

 

然而,不一会儿,她的表情由狂喜变成了失望,沮丧的捂住脸哇哇的哭了:“母亲,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要骗我呢?母亲,我的眼睛一辈子都看不到东西了。”

 

“母亲,你也有母亲?”媚娘问了一句十分可笑的话,引起小女奴的不满,反问:“谁会没有母亲?”

 

“她在哪儿?媚娘开始好奇了。”

 

小女奴叹口气,介绍:“自然还在天山脚下。据人说,她长得不美,只能干些粗活。不过,很能生孩子,她替首领生下五个女儿,一个儿子,我是她孩子中最小的一个。”

“你是首领的女儿?”我眼前一恍,又浮现了那梦中小仙女的形象。

 

她却摇摇头,解释:“我是女奴的女儿,我们五个女儿都是女奴的女儿,只有那个儿子是首领的孩子。因为,他被首领的妻子收为养子了。那是个不会生孩子的女人。”

 

“岂不是和那个王庶人一副德性了,自己不会生孩子,却抱了别人的孩子养,却说是自己的。”媚娘一提到我第一位皇后,唇角便生出一丝鄙视和获胜者的幸福,人也变得善良了:“小女奴是没有名字的,陛下高兴的话,为她赐个名字吧!”

 

“叫她波奇吧!”大概人们都觉得既然是天子,那么他的大脑是存放着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的,我为人取再偏拗的名字,他们也觉得正常。

 

媚娘也在一片叫好声中,淡淡的笑着,没有追问我为什么喜欢叫小女奴波奇,甚至吩咐将小女奴留在我的寝宫,我明白她是希望用一个相貌与她十分相似的女孩子随时勾起我对她青春的回忆——媚娘为了自己有朕心目中的地位,确实煞费苦心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孩子节
后一篇:不能没有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孩子节
    后一篇 >不能没有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