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踏水无痕(之六)

(2006-05-26 08:30:31)
分类: 我的小说

踏水无痕(之六)

/石潭

 

凌晨,房府后花园的小竹林内,传来一阵琴歌。每早必到此舞剑的房遗爱,寻声而至。从前府中无人会琴歌的,应是高阳在弹唱吧!

 

高阳的纱披不知何时已经落在地上,与叶子混在一处。她裸露的肩和背,顶着一缕朝阳的光,这光太弱,尚不足除去夜的寒气,因此瑟缩着,叫人隐隐生出一种要抚摸它给它温暖的感动。

 

房遗爱拾起纱披,轻轻搭在高阳膀上。高阳回首仰头,吓了房遗爱一跳。原来,她满面是泪。房遗爱不安了:“公主是因为怡莲的事儿吗?”

 

“你以为你是谁!自作多情。”高阳嗓子哑了,唇角居然挂着挪揄的笑。房遗爱立刻懂了:“公主是为另一个男子吗?难怪嫁了遗爱,从不要遗爱陪。”

 

“你命中的女子也不是公主啊!所以,公主不要你陪,你也从不失落。”高阳斜睨着他,似笑非笑。倒把房遗爱弄得有些不自然,边玩弄着剑穗,边避开高阳的眼光,摆出一副不吃醋的模样,“公主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助,尽管直言。”

 

“我今天就需要你帮助。”高阳一点儿没跟他客气。房遗爱目中流出一股游移和飘忽,甚至担忧。高阳贴近他,直接了当,“我约了玄奘大师的高足辨机师傅,入深山探讨佛法,你陪着我去吧!”

 

“……”

 

“怎么!不肯?”高阳一仰头,口中喷出一种使房遗爱憾然的气味,这种气味是含着怒的淡香,叫人窒息而愤懑。

 

“难道,传言属实?”房遗爱是强压着自己的激动问的。

 

“什么传言?”高阳调侃着他。

 

“皇后对高阳公主宠爱有加,但有三不准—— 一是不准不吃姜;二是不准向任何人打听生母的事儿;三是不准与辨机来往。”房遗爱扳着手指,数得一本正经,“还有,不赐府马府的本意,也是为了用房府约束公主吧?”

 

“瞧,皇后多用心良苦啊!只是嫁鸡随鸡,房府所有人都不食姜,我是房府人,我不吃姜她奈我何?我生母的事儿,我没有向人打听,有人主动告诉我的,她奈我何?不准与辨机来往?哼!而今,是驸马与辨机来往,她又奈我何?”高阳口气里的火药登时爆了。

 

房遗爱蔫蔫的表情,却并不停止追问:“我可以向外人宣称是我与辨机来往,成全你们的约会。这是为了回报你把怡莲母女接回房府,可有谁敢主动告诉你,你生母的事儿呢?”

 

高阳犹豫了一下,放低了声音:“父皇的才人中,有个叫武媚娘的。”

 

“此女够胆大。”房遗爱长吁。

 

高阳学着他长吁:“她爱上了我九哥,她说九哥将来会继承大统,她说爱一个人不会是错,她说我母亲就是因为爱废太子李建成,甘心情愿做他的女奴,做他的杀手的。她用美色引诱我父皇,找机会杀我父皇。可惜,失败了,被皇后娘娘囚禁,直到生下我,赐三尺白绫……皇后博爱,却恨所有危及父皇生命的人,尤其女人!”(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