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0,140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踏水无痕(之五)

(2006-05-25 16:39:55)
分类: 我的小说

踏水无痕(之五)

/石潭

 

是夜,房府有数人无眠。

 

因为答应了要给遗爱和怡莲补一个洞房花烛,遗直希望自己的夫人将蔓儿带回他们的房间。房夫人叹口气说:“不必了,孙女儿还是跟着奶奶吧!”她吩咐丫环领走蔓儿。

 

遗直这里却支走自己的夫人,朝着高阳的房间奔去。

 

卫娘笑着在门口迎他:“公主料到今晚大公子是必来的。”

 

“为什么?”遗直对于公主的好奇几乎达到了顶点。

 

“公主帮房府解决了这么大一个心结,总该有人来谢谢她的。公公婆婆自然不好来,嫂嫂也未必知道详情,驸马守着怡莲呢!再者,这事儿原是他闹出来,倒也不一定会这么好意思来见公主。大公子是大伯,虽也有些不便。不过,房府的确也找不到其它合适人选。还好是公主,大公子以臣子的身份来见,也算不得什么了。”卫娘分析的透彻,倒叫房遗直无言以对。

 

高阳在弹琴,时断时续,样子不象是十分专注。卫娘要通禀,房遗直拦住了:“还不知公主有此才情呢!遗直欣赏一会儿,可以吗?”他是想让自己注意力集中一下,好好应付公主,研究公主。

 

卫娘耸耸肩:“随便!不过,公主可能已经觉察到你来了。”

 

果然,高阳住了手。站起身,却移步倚近窗台,透过打开的纱蔓,抬头眺月,根本不给房遗直一个眼神。房遗直正有些嗫嗫,却听高阳声音闷闷地吩咐:“我已知所有事,但还请你讲一遍。”

 

房遗直机械地顺着她的思维,简略的讲述:“怡莲是从小服侍遗爱的丫环,他们很小就相爱了,只是父母不同意,要遗爱另娶名门女子,才肯给怡莲名分。谁料这次娶的是公主,连名分也不敢给她了。所以,才令她搬出府门。”

 

“遗爱就是由于此事闷闷不乐吗?新婚三日不见新娘,亦满不在乎?”高阳终于用眼风斜视了房遗直,还好这眼风并不犀利,房遗直未感觉到恐惧,他冲高阳点点头。

 

“也算个痴情种子啊!”高阳倏地一转身,大踏步从房遗直身旁掠过,房遗直心魂被什么东西扯了一扯似的,有些耳昏目眩。努力定了定神,才回答:“遗爱这事儿,是爹娘一大心病,当时答应皇上公主和遗爱婚事的时候,爹一时糊涂说遗爱身边从无女人的。公主如果不担待,可就犯了欺君大罪了。”

 

“是啊!欺君大罪!”高阳若有所思,“那么,你们房家等着偿还吧!”她突然咬牙切齿地提高了嗓门,“欺君大罪,谁都可能犯。我也可能犯,我犯的时候,就是你们偿还的时候。”

 

房遗直一凛,周身冷嗖嗖的,公主能犯什么欺君大罪呢?他,满腹狐疑——高阳,是房家命里的恩人,同时也是房家想解也解不开的谜啊!这谜,是不定的,忽忽悠悠,一会儿东西南北,一会上下左右,无人有那么大的本事来操控她。也许,她本人也操控不了吧!这岂不是愈发显得可怕?本来心事极重的大公子,因此更加重的心事。

 

而房遗爱的房间里,久别重逢的一对有情人相对无言,恍然如梦,长时间沉默之后,怡莲开口了,竟然冒出一句:“公主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啊!”

 

“从你和蔓儿在爹寿宴上现身那一霎那,我就知道她不简单了。”

 

房遗爱的心情,是比较复杂的。所爱的女人归来,他喜。只是生命中名义上,是他妻子的高阳,从让他毫无感觉,蓦然间开始令他莫名的惆怅,这种惆怅来得快如闪电风云,他措手不及。为什么会惆怅呢?他抱着怡莲,琢磨着高阳,高阳宛若一块巨大的吸铁石。他,已经幻化成石……(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