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2012
红201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547
  • 关注人气:17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边的房子》之五

(2005-12-12 10:42:10)
分类: 我的小说

 

《水边的房子》

 

文/石潭

 

我看看表哥他向我用力点头,一个高官的儿子为了帮助妈妈离开爸爸所以当枪手?我相信表哥的品质相信他与陈飘扬的友谊他应该知道陈飘扬的一切的,天天天天天!一个要我的男人是另一个要我的男人的枪手!!!如果我成名我也会象岳飞的所以我不恨岳飞,但我一定要回《水边的房子》的署名权。陈飘扬喝酒似地一仰脖子喝了一口铁观音,真是糟蹋铁观音我心里骂他,耳畔却听他说因为这是我姥姥的故事。你姥姥是阿弯吗?陈飘扬拧了一下我天真的脸,傻瓜也能看出岳飞在骗你我姥姥当然是兰悦,看来你真不适合做枪手,你适合做作家找枪手代笔的作家,我做你的枪手好了我不要做岳飞的枪手我要娶你做你的枪手。他语速很快然后扬长而去,我望着他背影痴痴的。表哥说陈飘扬不会离开他上厕所去了,接着他便面向弹古筝的淑女,表情亦痴痴的。你帮我介绍男朋友要不要我也帮你介绍女朋友?自恃与女士们淑女算熟人的我嘲笑表哥,他用一种得意的眼神扫了我一下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道,还用你介绍她下月就成你表嫂了(表哥和表嫂的故事后来被我写在另一篇小说《21世纪的淑女》里面)——这可是个奇异的结合,表哥当初娶第一个表嫂的时候是因为表嫂家是本城首屈一指的地产商,而他的装饰公司需要这种人家作背景才能迅速膨胀发展,接下来的女友也都是商界翘楚的女儿或本人便是商界翘,他不管对方相貌年龄只要在事业上可以助他一臂之力,这位淑女能助你什么呢?我提出我的怀疑,他浅笑笑冲淑女点点头原来她也正朝他瞄(开始我以为她在瞄我),还真默契呐!然后他郑重其事答复我她可以帮助我清扫灵魂里的垃圾。那你说陈飘扬徒啥?我忍不住冒出一句北方话,表哥叹口气陈飘扬就是太干净了反而需要垃圾,你没见洁白的莲花都开在泥里吗?我靠,表哥眼里我是垃圾是泥巴呀!我佯装要打他,他从包里拿出一叠纸递给我,这是《水边的房子》的结尾,其实我也是垃圾是泥巴所以才能成为他的挚友,谁不向往干净的东西可是干净的东西也对污浊的东西充满好奇,这就是自然的互融。

 

喝茶也会醉人的——这是我从那家文人茶馆跑出来后第一个感受很强烈的感受。我实在理不出头绪,陈飘扬要娶我他是什么时间开始有这种想法的?从我们谈包养、芙蓉姐姐、哥哥、黄圣依那天吗?那岂不是他对我一见钟情了?我睡觉一向晚的从文人茶馆回来之夜我却早早睡着了,梦里我嫁给一个能写东西的男人,他教我如何写作,不仅教会我如何写东西,还教会我如何利用枪手,让自己的名字签在一些不是自己写的文章标题下,这使我成名后江郎才尽时也可以延续我的创作生命,对于这些枪手,我没有按照行情只付一点儿,而是一大部分,因为知道他们个中的苦,陈飘扬多可怜哪只有在和别人抢女人时才初见端睨地露出些血性,是因为爸妈的离婚经历让他变成这样了吗?一个高官的儿子应该比岳飞这种农家子弟活的张扬千倍万倍的呀!可是我嫁的这个男人的面容是模糊的,我看不清楚他是谁是岳飞还是陈飘扬?终于睡沉了后半夜无梦了,早上醒时却对这梦记忆犹新,突然想起岳飞的早餐。我捧着陈飘扬《水边的房子》的手稿结尾给岳飞挂了电话,喂喂岳飞我想吃你做的早餐,我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妖气。

 

放下电话却接到表哥的电话,表哥是姨妈家里唯一的孩子也是这座小城唯一理解我的亲人,尽管平日只顾自己的事业什么忙也帮不上我。他是特意告诉我陈飘扬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原来我叫他们同声以后他在屋里议论了我半天,表哥向他讲述了我为了摆脱一位市长公子的纠缠而千里逃婚的故事(这个故事我写在另一篇小说《走兽》里了),他觉得我挺有个性的当时就向表哥表示要追我……

 

当岳飞将《水边的房子》的结尾和早餐一起递到我手上时,我的心剧烈的颤抖着——

 

兰悦每天固定的在黄昏时分地坐到房门前的廊边儿,谁也不知道她坐在那儿干什么谁也不问她,陈树梢猜出来她是在缅怀旧人,那个旧人是他心头的一根刺儿,而这个刺儿竟然让阿弯给带回来了。

 

当兰悦看到阿弯旁边彬彬而立的男士时眉心一展,吓得豆儿心惊胆战,她知道兰悦是动了凡心了,可是这男士是她女儿的男朋友呀!阿弯介绍说他叫尚可,然后冲兰悦笑笑和一个人重名是吗?兰悦也冲她笑了什么重名就是一个人。尚可你不是没有夫人吗?阿弯心里想着兰悦是开玩笑的但还是紧张地问尚可,兰悦又说话了尚可他骗你的阿弯他的夫人叫卉娘,接着她埋怨尚可你为什么不给阿弯实话你会害了阿弯的。尚可始终望着兰悦不作声,阿弯是真的急了猛力抓住尚可的手。尚可绝决地推开她阿弯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老师,这种身份会保持到我死或你死,我不爱你答应来你家是因为你给我讲的兰悦的故事,我不来无法确定她就是我的兰悦。

 

陈树梢终于忍无可忍暴怒的叫来人把这人撵出去,人未到尚可已经跪在地上,谁也不知道他是跪兰悦还是跪陈树梢,总之非常凄惨的表情。常月枫忽然现身了老爷你跟我走一趟,不等陈树梢反应她拉住了他的手,陈树梢感觉到很大的力气,奇怪一个中年女人的手劲怎么这样大他竟然无法抗拒。

 

没有多久陈树梢回来了常月枫没有跟着过来,他对大家说谁跟谁应该在一起是上天注定的,最终谁该归谁就该归谁,兰悦你自己选择吧在你和月枫之间我选择你们两个。兰悦的目光停留在尚可脸上一直处于似笑非笑的模样,尚可急急地说卉娘和你之间我选择你一个。兰悦问是吗尚可坚决地回答是,兰悦突然大哭起来尚可抱住了她,他们抱着抱着大家渐渐觉出不对劲儿了,原来兰悦手上的剪刀捅在了尚可胸口,尚可难过地扶着兰悦,听到你跳水的消息我也跳了回水被爹娘救了后我休了卉娘,卉娘是怀着六个月的身孕跳水死的!我爹娘听说孙子死了就散尽了家财双双入寺庙庵堂修行去了,我成了无妻无子无父无母的人,直到遇见阿弯她告诉了我她曾救过的一名叫兰悦的女子的故事,我才重新幻想人生的温暖和光明,但是我再也得不到了……兰悦的泪滴进尚可的眼睛,她托着他的身体说我陪你一起去黑暗的地方,她拨出了剪刀插入自己的胸口……阿弯哇哇叫着扑通跌倒在地,豆儿、董肖和晓以担心她有什么意外,所以扑过去把她往屋里拖。陈树梢掩住老面朝常树枫的经常趔趄而去,边走边重复着最终谁归谁就该归谁,等到了常月枫的面前他就神质不清了,从此陈家的老爷成了疯老头,见人便说女人是水男人是水边的房子,水偶尔会流进水边的房子水边的房子也好想留住水,然而水终究又流过了房子房子终究未能留住水……一切事物均由大太太常月枫把持了,她的得意助手是豆儿,晓以后来考上大学留洋美国却在不足30岁的时候出了车祸去世,阿弯则生下个男婴一直活到1984年春天,阿弯死也不肯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常月枫叹口气说我们权且猜着是尚可吧……(未完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