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上周,才把朱苏进与高希希的《三国》全部看完。在首轮热播的风头浪尖上,一直未敢落笔,只是在围脖上记录一些片断感受。因为这是近年来唯一一部让我肃然起敬的好戏。出于这一敬佩,必须全部看完,方能读解出编导的用心。电影是导演的文本,歌剧是剧作家的文本,长篇电视剧和话剧则是剧作家的文本。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三国》好拍,因为这是中国甚至日韩家喻户晓的故事,《三国演义》《三国志》都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懒惰者大可在题材先导的先机中取巧,影视技术的发展,完全可以做一部升级版。但《三国》编剧朱苏进志不在此,他选择了一条有艺术良心的险峰攀登,他笔下的《三国》是一次在价值观上的升级,是对三国传说在内地数千年历史传统文化生态中的一次反叛。这次反叛,他要越过的障碍首先便是三国传说中的人物在内地观众中根深蒂固的印记,根深蒂固如同化石般的印记,不仅仅是CCTV版的《三国演义》,更多是中国传统戏曲里的生旦净末丑的行当脸谱化的界定,比如白脸曹操是被中国戏曲演了多少年的,曹操最大的不幸就是被梨园行在英雄前加上了“奸”的丑角的白色脸谱。脸谱化的三国群雄对内地大众的影响,直到《百家讲坛》的三国热出现后都未有改变,直到朱苏进的《三国》。这也是老三国迷大多对朱苏进的《三国》不满的主要原因,不是新《三国》出了问题,而是老三国迷们以为脸谱化的旧三国就是全部历史真相,这本身就是审美上的自虐。

朱苏进的《三国》开场就是从曹操的“士兵突击”开始,选择曹操就是朱苏进的态度。朱苏进显然以曹操及其后代的个人史结构了这部新《三国》,并以此为轴心大胆取舍,包括舍弃了诸葛亮的七擒孟获。《三国》开始,在官场算是出身卑微的曹操刺杀董卓成为孤胆英雄,绝境中的人格异化,使得曹操的宁可负天下人的扭曲人格得以形象化的展现。但成就大业中,曹操还是具有了人格魅力的多层面。他与关羽的戏,在《三国》中便能体现出曹操的大智大情,败走华容道,曹操与关羽的对话十分精彩,陈建斌与于荣光的表演都十分扎实,令人动容。我们在《三国》看到的是才华横溢、有情有义的英雄曹操,还看到一个作为父皇的曹操,他在曹丕的太子之争中,父亲与儿子、父皇与皇子的关系,更把曹操的形象推到了更为丰富的多维空间。曹操、曹植的文学修养显然胜过孙刘,高希希准确地抓住了朱苏进写的曹氏后代的权位之争,把脍炙人口的诗篇做了作为形象的视觉解读。曹操死后,他把江山留给了曹丕,但曹操的精神却继承到了司马懿的血液中,司马懿在更为狭窄的空间进行突围,直到把曹氏后代踩到脚下。特别是编导把曹操放在多维的空间进行解读:庸人对曹操的恐惧成就了曹操的强大。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三国》尊曹是事实,但并未贬刘,而是还原了刘备的艺术真实。三国中,刘备是汉室正宗血脉,算是官本位的代表,仁义是刘备的名片,也是《三国演义》张扬核心所在。但在今天,起码我看CCTV《三国演义》时,完全接受不了那个没事儿就抱着兄弟哭泣的刘皇叔。《三国》最大的成功就是对刘备的刻画相当具有真实感。起码他不轻易哭了,刘备第一次流泪是他与关张赵的劫后重逢桃园,想起桃园三结义。他最初的木讷与谦卑,都是源自于性格本身与环境本身。角色的层次表达是要见导演功力的。高希希对于和伟表演上的控制,使得刘备丰富与立体。随着刘备入蜀,刘备有了新的转折,编导也借诸葛亮之口说出了刘备已经不是那个刘备了。刘备的仁义到底是什么?我们其实在剧中曹操解剖自己的这段台词中找到一个客观的解读坐标,《三国》曹操说:“如果当君子的代价就是被凌辱、被践踏、被消灭甚至被杀的话,那我宁愿当一个实现自己抱负的奸雄。自古以来,大奸似忠、大伪似真,忠义和奸恶,都不是从表面就能看得出来的。我仍然是我,我从来都不怕别人看错看我。”而我们是否也看错过刘备呢?于和伟的刘备塑造成功就在于编导与演员赋予了解读刘备的多维空间,也可以说刘备被3D了!而朱苏进与高希希对刘备的汉室正统血脉的这张名片是调侃的,刘备初见汉献帝的那场戏,就将这一立场举重若轻地摆明。这一态度,使得《三国》这个版本必将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三国》还把孙权写活了。孙权的魅力发源于他童年往事,父亲孙坚之死拍得荡气回肠,使得聪颖的孙权飞速成长,先辈的失败的鲜血使得孙权性格异化,奠定了孙权一生的生存法则,必须活着!其兄孙策、其母的辅佐,使得孙权周旋于周瑜等先臣,胜过与同辈,独成霸业。张博的表演也是很到位的,不负重托完成了角色。孙权的史诗歌颂的是一个家族的屈辱与光荣、团结与同心,包括妹妹孙尚香的刻画,也是一个美丽的绝句。

在成功架构完曹、刘、孙三个主角后,《三国》最灿烂的群像不仅仅是关羽、张飞和赵云等武将,令人回味无穷的是以诸葛亮、司马懿、鲁肃等为代表的谋士的群像,他们代表着三国时代的知识分子情怀,他们代表着三国时代知识软实力的实践,谋士群像是《三国》能成为经典的基石所在。不管是陈宫、荀彧、许攸、田丰、徐庶,还是诸葛亮、鲁肃、司马懿,甚至是陈琳、张松,以笔为刀,用智为刃,他们不同的光芒都有着相同的梦想与下场。良丞遇庸主是最大的痛苦。他们在特定历史阶段的作用与自身的智慧,使得曹操等忘履相迎。既有落凤坡的悲壮,也有宿命的苍凉。每一位谋士,同时又折射出他所服务的政治集团的个性。孔明吊孝,鲁肃说孔明:“这就是权谋家,为治一国,就必须要有这样的脸皮。”这句话何尝不是对刘备的评介呢?当然,谋士中最大的赢家就是司马懿,他在与诸葛亮做决战的同时,更在与曹室做最后的较量,他是曹操的谋士,更是曹操精神的继承者,他最后把曹爽踩于足下。司马懿的成功,我们可以用知识改变命运来形象说明,知识分子的胜利,可以说是朱苏进在《三国》里埋下的最大的寓言与梦想,这也是对充分体现封建主义“大毒素”的《三国演义》最大的叛离,朱苏进将三国传说引向了另一个长远的时空。不要轻易碰历史题材,若要拍历史,就应该在历史中寻找非历史的真理。三国的历史真实早在演义与戏文中远离大众视线,而朱苏进的《三国》确实在历史中寻找出了非历史的真理和梦想。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最后还是要说下高希希的伟大贡献。精品电视剧不仅是编剧的文本,也是导演的文本。高希希的伟大在于对演员的选择,对武戏的想象与呈现,对女性角色在《三国》中的强化。貂蝉、孙尚香是最为成功的(特别是林心如的状态),她们相信爱情,她们对应的是吕布与刘备。吕布与貂蝉的难忘在于她们相信爱情,而刘备最后对孙尚香的态度,我们相信刘备只爱江山和兄弟,他没有爱情,起码没有异性之爱。阴谋与爱情,永远是优秀文学作品的主题,而爱情的缺失正是《三国演义》这样的所谓名著的标志。《三国》尽可能在还原一个历史的真实与艺术的真实,而不是在讨好如今的大众收视。在《三国》里,我们看到吕布与貂蝉的异性之爱,看到刘备对关羽的兄弟之情,看到曹操对曹丕的舔犊之爱。爱,永远是推动人类前进的动力。

相信《三国》必将在二轮播出时赢得更大的尊敬。感谢朱苏进和高希希。

高希希《三国》张扬谋略与爱情的大旗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