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大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2007-08-01 09:46:12)
标签:

伯格曼

安东尼奥尼

电影

分类: 电影
    伯格曼、安东尼奥尼同相继辞世,我也是看着他们电影长大的影迷。
    我第一次看他们的作品是在1988年夏天,那时我还是一个高中生,江苏影视家协会在香港浸会学院的帮助下举办了外国影视观摩高级培训班,看到报上的宣传,我就拿着父母给的钱去了南京,负责这个培训班的是孟健教授,当时他还没去南大教书,他看到我这个毛孩子来就收了我一半的学费。进了这个培训班,我才知道这个班的学员全是当年江苏本地影视界的名流,当年江苏的《严凤英》《豆蔻年华》等作品在全国算是有一定影响,我记得看到徐耿导演我心里还是比较激动,原来电影导演长成这个样子的。
    南京的夏天很热,那个培训班在城南的晨光机械厂,那是个军工厂,全是军人站岗。培训班租了厂里的大会议室,有空调,培训班没别的事,就是从早到碗看香港浸会学院带来的大量欧美经典电影的录象带,当年拥有这些资料可能只有北京电影学院,在地方上很少见到,白天会议室拉着厚厚的窗帘,人数不算多,但级别高,包括当年电视台的台长抽空都来,所以用两台大电视机连着一台录象机。我第一次看《美国往事》《出租汽车司机》《教父》就是在那里,还有《巴黎的最后探戈》《魂断威尼斯》,伯格曼的两部《野草莓》《第七封印》,还有安东尼奥尼的《放大》《红色沙漠》,包括他的记录片《中国》等。
            电影大师给我们留下了什么
     当时这些录象都是香港浸会学院及其林教授的个人收藏,大部分没有中文字幕,所以每部影片放映前后,浸会的林教授都会用他并不纯正的普通话讲解一下剧情以及创作背景。当时我还是个中学生,外语能力以及对电影的了解、甚至是世界观价值观都尚未成熟,观看这些经典,真是走马观花、囫囵吞枣。但林教授的解读让我打开了另一个视野,当时他的脸色很黑,我说这香港同胞怎么都晒得很黑,后来我才得知,他患肝病,在新世纪到来前就离开人世。而组织这场观摩班的孟老师后来去了南大,现在在复旦,他成了我的大学论文的指导老师,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他当年无私举荐的。
    还是说到那些影片。我记得欧洲大师的片子在林教授的背景介绍下,在语言不通的前提下,我当年还是能感受影片的情怀,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放大》和《野草莓》。可以说,欧洲大师影象美学的经典片给当年的中国电影界很大的冲击。这很能理解。从华语电影百年看,不管是1949年前的上海滩的好莱坞电影文化的主导还是1949年后的新中国电影的前苏联文艺精神与方法的遵循,中国电影都是在剧情片的戏剧美学中发展,所以,欧洲影象美学大师的作品在20多年前走进国内,给了当年电影人新的营养,形成了第五代的标志特征,同时还影响着谢晋、黄蜀芹等前五代的导演,我记得谢晋的《最后的贵族》的最后就有着维斯康蒂《魂断威尼斯》的影子。
     后来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电视工作,远离电影,重读大师作品又是十年,那时侯,西单、北太有几家店专卖大师经典影片碟的,都是简装。影象的精美、个人的相对成熟让我再次拜读大师,有了更为深入的感悟。那是新世纪交替的岁月,影象美学起家的第五代已经土崩瓦解,大师们的作品在专业影迷以及电影学院里流传研习。前几年,有部在国内外有一定影响的国产片,在内部试片时曾被圈内人誉为前半部象伯格曼后半部象费里尼,我心里一颤,觉得说这话的人真不是在夸这部新片,大师已在,后人不是外在摹拟,谁若象大师的那一刻其实他已经输了才华。
     文化的差异、观影的传统,剧情美学的电影创作还是以主流电影的形式成为目前甚至今后中国电影导演必须面临的现实课题,解决好这一课题,其实需要我们的电影人有更多的创新才情,我以为情怀最为重要,柏格曼的率真与奇思、安东尼奥尼的睿智与敏感,都是与他们的不朽作品融为一体的关键的大师品质,这也是他们除了作品之外给我们留下的最有现实意义的财富。大师品质或许更能超越时代,影响每一个热爱电影的普通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