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上)

(2006-09-16 18:01:42)
分类: 电影
    对冯小刚的首部古装大片《夜宴》,我是相当有期待的。我一直客观地说,冯小刚是一位具有票房价值的商业导演,他拍的商业片的票房具有攀升的成长性,也就是影片的票房一部比一部高,我对《夜宴》票房的预估是要超过《天下无贼》、超过《十面埋伏》、超过《无极》的。倘若事实如此,那么冯小刚就是一位真正具有极大投资价值的商业导演,也是能在大众电影领域能与张艺谋Pk的唯一选手,可是看完《夜宴》,我开始对去年我的乐观开始动摇,可以说,这部影片让我看到冯小刚对电影不同题材的把握能力或者是导演功力的致命弱点,让我觉得他与张艺谋还是有着极大距离的,《夜宴》没有超过《英雄》,冯小刚就像《夜宴》里的葛优扮演的皇叔,使用了大哥的江山和美人,最后还是败在自己的软肋上、止步于理想王国而无力拥有,冯小刚最大的悲剧在于,《夜宴》的开场冯导就为自己写下了宿命结局的那句台词,那一刻,张艺谋与张伟平培养出的章子怡扮演的母后对皇叔说:“这不适合你!”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上)
              缘起:张艺谋与中国古装大片
    对一位电影导演特别是电影大师的考量,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他去拍一部古装电影,古装电影是对一位导演想象力、叙事能力和创新能力最好的指标验证。
    中国古装大片上,意大利人拍的《末代皇帝》一直是中国导演内心说不出来的痛!该片可以说是商业历史片的典范。冯小刚的《大腕》也用喜剧的方式表示了对该片的敬意。内地第一个吃螃蟹的应该是当年在《末代皇帝》中担任群众演员的陈凯歌,他的《荆轲刺秦王》是他离开他的父亲后独立完成的大片,尽管遭遇内地票房惨败的厄运,但是我想做电影的人或者说懂电影的人,都会抛开其他私心杂念,在内心中看到《荆轲刺秦王》在电影艺术与功力上的价值所在,特别是张艺谋。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上)
    我一直认为,《英雄》的假想敌不是《卧虎藏龙》,而是《荆轲刺秦王》!《刺秦》呈现的是商业大片的形态,这在内地是少见的,比《卧虎藏龙》更为开阔。在世纪末,《刺秦》与《卧虎》都没有取得于预计中的票房。张艺谋要拍《英雄》,不是因为李安,不是因为武侠电影,而是在乎陈凯歌的古装大片,同样一个秦始皇,张艺谋想PK,而《英雄》带来的评论的水火不容的两极观点也正是聚焦在如何看待秦始皇的历史观上。
    张艺谋是一个与时俱进的人,所以才有了《英雄》影像意境的创新,但主题与故事留下了争议的遗憾,却造成了观影的狂热,在海内外创造出的中国电影最高票房让张艺谋成为最成功的古装大片的导演。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上)
    尽管陈凯歌企图用《无极》雪耻,但天时地利人和上,凯歌最后输在后者。张艺谋的《十面埋伏》是《英雄》的饭后甜点,是《英雄》盈利后的财务消化功能,当然我也听侯咏说,拍《十面埋伏》时,张艺谋的确遇到了自己拍片生涯中最不顺利的困难。在看了《神话》后,我觉得《十面埋伏》还是有种电影的劲儿的。就在《十面埋伏》遭遇恶评后,《千里走单骑》的出现只是说明:张艺谋的叙事能力与艺术功力没有丢,他只是自愿沉沦在商业电影探索的评论低谷,同时还证明,就是有好口碑的《千里走单骑》也是没有高票房的,因为中国观众喜欢大片。
    就在张艺谋电影票房呈逐步下丢的曲线时,冯小刚的电影票房却逐部攀高,直至《天下无贼》破亿的惊喜。这一现实成为一个美丽的诱惑,推动了投资方与冯小刚一起义无反顾地奔往古装大片的《夜宴》,这是企图完成内地最优秀的大众电影导演桂冠加冕的一次暴动,假如《荆轲刺秦王》尚无定论、《无极》已成笑柄,那么《夜宴》的假想敌也就是《英雄》!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上)
                剧本:《夜宴》不该请电视剧编剧画蛇添足
    我相信,《夜宴》不是冯小刚最想拍的电影,是投资方最想拍的,也是投资方心中理想的古装大片的剧本。
    中国大众电影缺的是编剧能力。大众电影的第一特征就是明星电影,要把众多明星装进一部100分钟左右的故事里,首先要的就是写群戏的编剧能力,《英雄》走了一个捷径,那就是采取三段式避免了复杂人物关系,把角色符号化,所以带来了角色血肉的缺乏以及内在的感动。《夜宴》聪明在于选取了莎士比亚的原著,群戏一直是戏剧经典的长处,古有莎翁,近有曹禺、老舍。在《王子复仇记》的基础下,《夜宴》的故事主题、人物关系就没有太大问题,要精益求精,所以请来了《走向共和》的编剧盛老师锦上添花,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失策。
    我想《夜宴》剧本文本是有着很强的文字阅读快感的,但是很多优秀的电影剧本之所以无法成为优秀的电影作品,就是因为电影是放大化的影象艺术,同时它是需要给观众留白的,而《夜宴》的编剧犯了这一大忌。盛老师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观众因台词笑场是因为葛优,换了陈道明就不会,我想说,陈道明来也阻挡不了观众的笑声,剧本的根儿上就出问题了。
    首先要说《夜宴》剧本台词值得肯定的地方,那就是葛优、章子怡的开场,短短几分钟几句话,就交代了血雨腥风的背景与两人的关系,比如放手与松手,但我想这段精彩一定是冯小刚的力量,他擅长意味深长的简短的台词设计。包括章子怡和吴彦祖关于面具的对话,也是同样精准:政治家是把真实的表情变成一张面具。
    我认为什么诚信、什么睡觉踹被子,都还不是什么大问题,最大的问题出在高潮戏,也就是葛优最后面对太子的那段独白。那是影片最大的戏剧张力所在,也是厉帝自杀的真实的内心表白,太子怎么回来的?为什么要回来?观众一清二楚,就不需要葛优在那里用悠扬的辞藻点破,这一点,编导就把观众当成了傻子,最后难免被不是傻子的观众拾为笑柄。我认为那场戏葛优走下来面对太子的第一句话应该是“是否哥哥在天之灵”就足以,也符合当时人物的真实内心。电视剧、话剧是擅长也是一定要用排比式台词的,因为重复排比可以强化人物内心,以弥补观众视觉认知的不足,但电影本身就是放大的影象艺术,剧情与台词都写在演员被放大几十倍的脸上,盛老师何必多此一举?(未完,待续)
  《夜宴》在向张艺谋致敬(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