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章子怡等待《茉莉花开》

(2006-03-22 10:42:46)
    最近睡眠不足。
    与穆天通了电话,证明了我的眼力。很多人是难以忘记的,哪怕三秒钟的机会,都会让你在瞬间辨清一个面孔想起一段往事。很喜欢李宗盛的《梦醒时分》和《鬼迷心窍》。穆天短信中说:“改变从忘却开始,相互默默关注即可。”难得。
    睡眠不足还有一个原因是忙《茉莉花开》。这部电影拍摄于三年前,今年就要公映。最近一直与章子怡经纪人灵灵沟通子怡的档期。灵灵最近在纽约,时差关系,每晚总在我快入睡时,收到她的短信。灵灵很专业,让我的工作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但《茉莉花开》这个特殊的情况,的确让灵灵很头疼。
    很多事情是绕不开的,命中注定。
章子怡等待《茉莉花开》
    第一次见章子怡是1999年春,我和朋友到儿艺看孟京辉的《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坐在我们后面的是章子怡和她的妈妈,当时朋友介绍:“她就是刚演完张艺谋新片《我的父亲母亲》的女主角。”后来我做演出时,也见过她,那是千禧年元旦,我们去南方参加一个电视台节目,子怡和她哥哥被大雾困在杭州,一路上子怡一直趴在哥哥的身上睡觉,她哥哥人很好,很客气给大家敬烟。
    第一次和她通话是采访她,起因Z先生说子怡是他的现任女友的人造绯闻,她还在《英雄》的外景地,聊得很多,结束后她希望寄份样报到她家。那时我供职的媒体刚创刊,我就按她的地址赠送了一年的报纸。在那年元旦过后不久的晚上,我接到章妈妈打来的电话,她说:“我是章子怡的妈妈,这些日子每天都有人往我们家送你们的报纸,我说我们家没订这报纸啊,我以为是投错了,就每天把报纸都交到居委会了。你送报纸也不和我们说一声,那我明天再到居委会把报纸取回来。”
    没几天,子怡从外景地回京,我们在国际俱乐部饭店见了面,开门的便是章妈妈,我开门见山地聊,最大的疑问便是这么一位国际影星回家干吗不住在家里,章妈妈很坦诚说,他们家在西城的房子小,子怡一回京就住不下了,她自己买的房子还在装修,只好在酒店开房间,不过过两天子怡就带着全家出国旅游了。
    章妈妈说这话时已是2002年新春,当时影视圈哪怕是三线演员都购置了起码一套自己的房子,说章子怡那时还没自己的居室,说给谁听谁都不信。但那的确是事实。看一个孩子的秉性,最好的参照还是她的父母。2002年底,子怡和她的父母都乔迁了新居,她在邮电系统供职的父亲很寡言,但聊起帮子怡看的剧本却非常投入,分析得颇为专业,章妈妈依然和一年前一样热情与简朴,吃完饭,子怡和父亲抢着买单,这让外人看来既惊讶又亲切。
     我与张伟平认识,是子怡牵的线。当时我和我所在的日报被人告上法庭,因为要取证《英雄》的制片主任张震燕,也是请子怡帮的忙。有段时间,我一直把张伟平和张震燕混淆了。
    《英雄》公映,我站在批评的那一边,她很维护这部影片的尊严。以后,和子怡的经纪人灵灵联系很多,至今我一直没和这位嗓门很大的新加坡小姐见过面,但她的热情和随和到与章家人一脉相承。
    2003年非典前,我到上海探班《茉莉花开》,正好遇到章子怡拍全片的开场戏,子怡在车墩的街上候场,我们简单问候。那次探班收获最大的还是陈冲,我一直难忘当时刚回国拍戏的陈冲的状态。离开上海,我去了安阳,《孔雀》在那里开机,这部戏当时也是邀请章子怡的。到了安阳,剧组每天在喝中药防非典。
    后来,我从报社到现在的公司,第一个项目工作就是做《孔雀》的推广,从春天、夏天、秋天到获奖公映的冬天,锻炼了我的危机公关能力与宣传的控制力。很多人以为影视宣传很容易做,我也承认,这个行当是入门门槛很低的,但做好很难,难在控制力与危机公关的能力。
    当时,我在上海国际电影节看了《茉莉花开》,我觉得不错,章子怡的表演很用心。后来,这部片子的国内发行也被我们公司拿下了,两年后,历史又把这部片子的绝大部分是使命落在了华亿的头上。因为从《十面埋伏》后,子怡还没有在国内公映的胶片,我想很多影迷一定在期待。
    其实,我最期待与灵灵的见面。和她通了三年的电话。她说月底到京。
    我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却能选择自己活着的方向。这句话适用于所有想做明星的人,更适用于目前的国产电影。一直无缘影院的岂止一部《茉莉花开》?我们都在努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