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背德者1990【26】

(2017-02-14 07:27:51)
标签:

杂谈

背德者1990 【预告篇】背德者1990 【1】背德者1990【2】背德者1990【3】背德者1990【4】背德者1990【5】背德者1990【6】背德者1990【7】背德者1990【8】背德者1990【9】背德者1990【10】背德者1990【11】背德者1990【12】背德者1990【13】背德者1990【14】背德者1990【15】背德者1990【16】背德者1990【17】背德者1990【18】背德者1990【19】背德者1990【20】背德者1990【21】背德者1990【22】背德者1990【23】背德者1990【24】背德者1990【25】


​BY 肖星


26



那么我现在解脱了吗?我仿佛行进在晦暗的迷宫里。我寻觅着解脱的白光。我终于望见一抹神秘的微光。我循光而去,却发现通过它只是进入另一间晦暗的隔间而已。我想我永远走不出去了。我觉得厌倦和疲倦。我准备结束这些文字了,因为我无法再记下什么,都是琐碎不堪的回忆。况且我期冀解脱的目的无法达到。正在进行的写作仿佛是对自己的否定行为。当然,我落了好多东西没有交代,比如女友的信(“厚厚的信”以及遗书),当初还设想过通过分析女友的信更深层次地解剖她的心灵。但我并不是在做小说,我只是希望借助这些文字获得解脱罢了,小说做得成功与否只是我完成这项任务时的副产品而已。更何况我厌倦了自己的喋喋不休,厌倦了我写下的通篇累牍的主语全是“我”的句子。我是没有办法从这可鄙的“我”中逃脱出去了。而我无休止地说“我不在乎”便是“我在乎”的明证。既已如此,我又何必再继续这种矛盾,徒使自己坠入虚空呢?

打住吧。

放下笔,推开窗户,夜已深沉,万物悄然。不知哪儿有流水声。循声望去,不见流水,只见远处低低的天空,有一两颗星,晦涩地,闪烁着。




E/N/D 


《1990年代的爱情 • 背德者1990》连载

背德者1990 【预告篇】背德者1990 【1】背德者1990 【2】背德者1990【3】背德者1990【4】背德者1990【5】背德者1990【6】背德者1990【7】背德者1990【8】背德者1990【9】背德者1990【10】背德者1990【11】背德者1990【12】背德者1990【13】背德者1990【14】背德者1990【15】背德者1990【16】背德者1990【17】背德者1990【18】背德者1990【19】背德者1990【20】背德者1990【21】背德者1990【22】背德者1990【23】背德者1990【24】背德者1990【25】



广告时间

敬请关注我的两个公号:岸边,anandanstudio 大豆看电影,dadoumovie

敬请关注我的个人公号:岸边,anandanstudio


敬请关注“大豆看电影”公号:dadoumovie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