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蒲飘絮
芦蒲飘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39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翔、王皓、李宗伟和伦敦奥运中的悲情

(2012-08-09 19:00:16)
标签:

体育

刘翔、王皓、李宗伟和伦敦奥运中的悲情

 

 

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是不列颠人的盛会,也是中国人的胜会。伦敦奥运会上中国能拿多少金牌,体现的是对昔日东亚病夫称号的远离,展现的是今日世界首屈一指的真实的竞技实力。这是一个没有主场优势、不占裁决便利的情况下的真功夫。

 

继刘翔让中国人的身影可以领跑短距离的田径场之后,孙杨、叶诗文又让黄皮肤的中国人真正昂首阔“足”于游泳池。这无疑是划时代的。感谢在杭州成长出来的这一泳池双星,这是浙江为中华民族复兴贡献的又一卓越功劳。

 

然后,盛景与狂欢之下,我们也看到了失落和落幕,也必须在意这一孤寂和落寞。刘翔、王皓、李宗伟……

 

2008年,面对刘翔临赛前的放弃,绝大多数人给予了同情、理解和遗憾。2012年,面对刘翔团队赛前的忸怩、赛后的辩解及刘翔第一个栏前的倒下、娴熟的单腿跳和老练的“栏顶吻”,绝大多数人的第一反应是被欺耍、第一感觉是被预谋,几乎没有真心实意的怜惜英雄的悲戚感。在铺天盖地质疑、谩骂声中,主流人物、主流媒体的辩解声,虽然分贝很大,却几无感染、号召之力。这的确让人沉思。

刘翔及其背后的力量,是在意偶像的形象,还是经济上的利益,成为坊间最多的诘问。如果在意形象,2008年的刘翔没给对手赢他的机会,他提前退场了;2012年,他依旧不让自己有输在赛场上的难堪,他摔倒了,没有成绩,即使排名最后也没有得分,并不算输。可是,在公关和策划成为显学的商业社会,在刘翔不仅是偶像还是明星的时代,刘翔的一举一动,都被被忽悠惯了的人们不由自主地朝经济动机去理解。如果理解果真如此的话,刘翔不仅拦在了有形的跑道上,也已输在无声的人生、道德和历史的跑道上。

体育是强身健体的,但竞赛却是激昂斗志的。体育重在参与,竞赛必有输赢、胜负,必有几家欢喜几家忧,必有一马当先和千驹陪读、万骑衬托。

站在前人肩膀上成就学术伟业,这是科学和学术的规律使然。演化到竞技体育上,必然转化为踏着对手的失败和“尸骸”晋档上位,这在一对一的对抗性比赛中更为突出,也更为残酷。然而,这却是竞争的精髓,也是竞技体育的魅力所在。不可能对所有的当事人讨好、卖乖,却让体育项目甚至整个历史有了活力和意义。

在这样的格局下,人们更愿意引用表面上看似光明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千锤百炼始成精”,却很少正式引用实质的“前浪死在沙滩上”、“一将成名万骨枯”。

足球世界杯的荷兰,离世界杯唾手可得,却每每胜利可期时功败垂成。中国乒乓球队的王皓,亦是如此,三界奥运会男乒单打亚军,开创了历史却终究不会像那些冠军被历史供奉。尽管与竞争性选拔中无数次第二也不值一次第一有所不同,但奥林匹克中的五次亚军还是不如一次冠军。特别是在更加重视结果、曾经一度急功近利的中国更是如此。

尽管可以找出无数条理由安慰王皓,比如,你成就了柳承敏,让韩国人相信他们能在汉城之外的奥运会上也能拿到乒乓球金牌;你成就了马琳,让原以为只会和陈玘一样拿双打冠军的他也可以单打登顶;你成就了张继科,让一个原先长期处于边缘的后生在15个月内拿到世乒赛、世界杯和奥运会的大满贯……这些理由,每一个都有价值连城的意义。

但每一条理由本质上都是王皓的懊恼。竞赛不存在也不应存在同情,否则,不仅会沾染消极比赛的嫌疑,违背奥林匹克精神,而且也没有对手会领情感恩。所以,跳水高敏时代的高敏只能任由她人不幸;乒乓球邓亚萍时代的邓亚萍只能让傲视群雄的乔红始终屈居第二。戈尔或许的确赢了布什,但他没有当上“真命”的总统,终究要比布什更易被历史和群氓遗忘。这也是王皓及所有看中或在意王皓的人的隐痛之处,更是王皓久久难以释怀的根由。

不过,这对生活中的王皓来说,未必是坏事。三个亚军至少折射出王皓是一个善良的人,尽管善良更易被误读为“心里素质不强、临阵发挥不好”,尽管善良常被等同于软弱、经常相随不够狠。但这种善良,起码比盛气凌人、咄咄逼人更加可爱、更易亲近。

 

王皓的苦闷、怅憾,也是李宗伟的酸楚、悔憾。长相上的李宗伟似乎比林丹更似普通的中国人。这源于李宗伟的华人血统。在东南亚,无论是中南半岛还是马来群岛,无论是印度支那还是印度尼西亚,除了越南、泰国之外,华人在长相总是可以一目了然地被辨别和区分出来。这是东南亚的华人难以挥去的印迹,也是他们始终缺乏归宿和安稳之感的“原罪”。林丹的胜出造就了林丹卫冕的神话,也让先前四面楚歌的李永波得以解套,同意值得每一个中国人喝彩。但如果李宗伟胜出,不仅是羽毛球运动界、全体马来西亚人乐意看到的,其实也有利于全球的整个华人群体。特别是可以提振人口比重和影响力皆在渐减的马来西亚华人的士气和地位。但几乎没有中国人愿意这么去想了。这也难怪。事实上这种愿望也不可能由林丹故意成全。唯一遗憾的只能是命运。这就是竞技的诱惑,也是悲剧的价值。

 

喜剧轻松并不深刻,解乏却不解困。悲剧总是比喜剧更能激发出崇高之心和神圣之感。不管是在运动场上还是在宣传圈中,都是如此。

                                                                                   

2012年8月9日凌晨草于京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