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芦蒲飘絮
芦蒲飘絮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339
  • 关注人气:3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年初的遐想

(2012-02-06 15:46:04)
标签:

杂谈

分类: 中国忧思

 

“2012”,年初的遐想

 

 

电影是一种娱乐,也是一种极佳的教育手段。很多理念通过电影沁人心脾、潜移默化。玛雅人的预言,如果没有电影《2012》的上映及其热议,永远只能是一个小众传播的话题。但是,电影在让这个传言世人皆知的同时,也极大地消解了这个传言本身的杀伤力,反而几乎没有人相信这一预言的真实性。这个极具威力的传言虽然带来了震撼,却没有带来任何阵痛,很大程度上源于对这一传言进行了透明公开、开诚布公的展演。倘若任凭口耳相传,这一话题难免会成为2012年又一个引起恐慌的话题。谣言止于智者,不实的谎言止于公开透明。不要指望不够透明环境下不出现流言蜚语,也要相信一个公开透明的环境对流言蜚语的免疫力。在有形正义的缺失下,流言也是一种补位的监督。这也是对现当代社会的一个隐喻。

中国人偏爱双数,但对“2”又另有情结。于是,“一心二用”经常变成“三心二意”,“两全其美”时常“两面受气”。辩证法的一分为二、对立统一,本是一个为人处事的常识,讲到极致却经常诱发“二”得可以的荒唐和辛酸,这在我们的历史中已经不胜枚举。2012年的年首,我们期待双的吉祥,首要地也期待“二”得折腾的减少。

宇宙有起源,但谁也不知道终点在哪。因此,可预期内的历史永远不会终结,但是没有终点不代表必须始终如一。在历史的发展中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很多阶段,在不同的阶段也必然会流行不同的范式。正如技术的升级换代一新,历史也在不停地刷新,周而复始、年复一年,相似又相异。也正因此,这个世界才不会单调和枯燥,才可以继续向前。七年、五年、四年、三年,是民意选择的不同周期,理智、秩序的国家都是如此。正像扑克游戏中的洗牌一样,这是一个新的轮回,也是一个可以预期的新的开始。2012年是中共的党代表大会之年,台湾地区领导人也进行了重新选举,再现这种交叉预计要等到20年之后;同样,2012年也是美国总统、俄罗斯总统、法国总统的大选之年,据说这要60年才可一遇。这是政治上的闰年。承接和开拓、延续和创新、继往和开来,永远是政治的常态,也是各个领域的共相。

基因研究表明,所有的人类有一个7万年前的共同祖先。20年一代人,7万年也就是3500个代际,并不久远。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揭示的是真理,诘问的也是真情。但真相经常令人遗憾甚至悲催。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乐于谦逊、平和、博爱,也由于利益的冲突始终存在,于是贪婪、狭隘、自负,激化了许多矛盾,悲剧也比喜剧更似自然的常态。回顾人类历史,争斗和战争贯穿始终,凌弱和屠杀从未缺位。因此,幻想美好、宽容、利他的宗教永远能扣动心弦,拥有拥趸。2012年的阿拉伯世界,延续着2011年的动乱,去年的利比亚,今年的叙利亚,不负责任地煽动、不留底线的镇压,普通人在生灵涂炭甚至血流成河。过分自以为是的霸道与缺乏自知之明的偏执,让人类的历史在局部变得惨烈。中东是早年人类文明的走廊和襁褓,也是今日世界文明交锋的牺牲和祭场。激荡在中东上空的,除了石油的酸味外还有人类劣根的酸楚。

青藏高原在地质上是年轻的,但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却足够古老。它的隆起,哺育了长江、黄河,也带来了长江流域、黄河流域的湿润气候。这是一块少见的宜居土地,也成为文明童年最佳的摇篮和幼稚园。人类来到这里,在这个相对独立的区域,异质于地中海和中西亚的人种和文明得以形成,并以它为中心构筑了一个相对独立的体系。典型的炎黄子孙的模样,不仅包括今天的中国人,也包括大和人、高丽人、安南人、暹罗人、蒙古人、吐蕃人……黄种人的这种共同长相,说明了东亚人共同的起源。这也是中华民族得以形成和凝聚共识的基础。关于文明的起源,有很多种传说,而所有的传说背后都有政治威权的影子。如果不是历史的机缘,可以冠名龙的传人的范围远不该是今天的这个样子。

血缘的近似,容易你亲侬近,也更易你死我活。蜂皇独尊如此,狮王争霸如此。核心通常只有一个。异质的东西可以共生共荣、互补互衬,同质的最终只能普天之下一枝独秀、五湖四海唯我独尊。“炎黄子孙”称呼的出现之前是炎帝、黄帝之间的涿鹿大战、问鼎中原;炎黄之间的团结也包含了蚩尤的战败和羞辱。中日之间的世仇,中越之间的不谐,本质上也在于我们太相似、太近似。日本是传出去的,越南是分出去的。但是,仇恨的记忆和渲染,伤疤的回望和滥揭,加上恰似不断地朝伤口洒盐的领土领海纷争,让我们放大了敌视仇恨高,无视了同源近宗。

统一的本质是兼并,是一种同质化的过程和实现。缺乏同质基础的统一,要么伴随着高压,要么不会持久。但高压可以让很多人一时不快甚至血泪难书,却也会谱写出旷世传奇。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为后人奠定了千秋功业和千古福荫,但他巅峰造极的自负和残暴,最终自食其果,收获了无与伦比的悲惨和落寞。他死后的洪水滔天,吞没了他所缔造的帝国,也吞噬了与他亲近的一切。虽然留下了兵马俑这一奇迹,开端了统一中国的威严,却让自己背负了几千年的骂名,也让他的嬴氏后裔和其他秦地华胄无法立足和延绵,几乎在肉体上消灭殆尽。项羽的屠刀和大火,是对人道的践踏,是对文明的罪孽,却是对所有独裁、暴政的警示。少有人责备项氏武夫的暴戾、短视,更多地还是源于秦始皇暴政的无以复加。回望秦始皇“度”的失衡的血光之灾,其历史价值远未充分挖掘。于是,华夏因嬴氏而得以一统,但却无人称道其好;嬴秦和项楚迅速退出历史舞台,也让气概和武功远不及他们的刘汉摘了现成的桃子。既显人之薄情,也显历史唏嘘。倘若不掌分寸、不知轻重、不懂稳敛、不畏民心、不晓进退,先锋转瞬即是先驱,渔翁得利、不劳而获的人也不会因此感激和怜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千年之前就有认知,但始终重复上演。谁都不能保证自己不是螳螂,但谁都希望自己是黄雀。因此,历史也才有了前赴后继的挺身而出,才有了勇往直前的革故鼎新。

历史是每个人的历史,历史又是少数人的专利。无论创造历史还是反映历史抑或解读历史,都是如此。又到了一个历史的关节点,纷繁芜杂的背后,谁在肆意挥霍,谁在坐享其成,谁在错失良机,谁在幻想守成,谁在殚精竭虑,谁在冲锋陷阵,谁在自觉奉献,谁在默默牺牲?我们需要救助谁,谁又在同情我们?是继续韬光养晦,还是该顺势而起?掩卷而思,似有所知却又懵然不觉,似有所悟却又更添所惧、更感焦灼。也许,永远都只能停留在通向正解的过程,始终正在途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