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潘石屹谈创新

(2006-01-27 17:55:10)
标签:

soho

衣服

配额

十戒

潘石屹

中国

分类: 时尚
                创新是我们的现实需要
对话人:潘石屹,SOHO中国总裁
        我们出口的鞋1欧元一双,人家卖20元,那19欧元差在哪了?
    殷智贤:政府提出了创新中国这个口号,在这个时候提出来您觉得它对现在的中国有什么意义?
    潘石屹:我觉得意义还是挺及时的,应该是这个时代的一个观点了。
    殷智贤:为什么它是时代的观点呢?
    潘石屹:20年前不用创新,人是肚子里有点油水就行了是吧?吃饱、穿暖和,他穿这个好看不好看这东西,我觉得创新来说重要不重要?也重要,可是改革开放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是排在第一位,先把大家的肚子吃饱,衣服先穿暖和,先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解决了。中国这二三十年时间,没有走过太多的弯路,所以这个经济增长的速度非常快,这在全世界来说是个奇迹了。这种情况下的话,你再不创新的话,你这个附加价值就提不起来。
   我给你讲两个小故事,就是创新的必要性。这两个故事实际上我已经给别人讲过了,所以再讲别的故事,去年的上半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就中国人出口的鞋,出口到西班牙去,让人家给烧了,烧了的话西班牙就说烧了东西赔给你,全额赔,就是你的价值多少我给你赔多少,烧了70万双鞋,赔了68万欧元。一双鞋不到一欧元,这就是我们的价值,这一双鞋的话,把所有制造鞋的原材料除掉,劳动力、能源全耗在里面了,一块钱到欧洲市场最便宜20欧元,最贵的话200欧元。我一看价200欧元的鞋子也是中国制造的,所以咱们就说20欧元,这1欧元和20欧元这之间有十几块钱的误差。
    殷智贤:这19块钱差在哪?
    潘石屹:差在你没创新,事情没创新,技术没创新,品牌也没创新,市场也不创新,如果没有创新的话,你永远在温饱的层面上。
    你个人很难富起来,你可能只能吃饱饭,你这个公司很难富起来,你这个国家也富不起来。我不是前两个星期在英国嘛,就是深有感触,我还专门写了一个博客,博客上面写了一篇文章叫《一件衣服在说》。
    在去年年终的时候,中国向欧洲出口了,媒体上说7000万套衣服,就放在那个地方,突然欧盟就出了一个叫配额制度,就是你有配额才行,在这之前是没有配额的,可是中国的厂家已经跟人家的服装公司签了合同,所以这就把7000万件衣服运到码头上放着,放了几个月,衣服也积压在这个地方,欧盟的码头说收你的仓库占用费,中国的衣服又进不去说是要配额,这就着急的要命,中国领导人跟欧盟领导人就谈啊谈啊,谈了好几个各让一步,估计中国这里面也承担了,好象就是50%,这事情也没办法,把这衣服放进去了。小一个亿的衣服就进去了,进去了以后呢,我估计价格会非常便宜,中国制造的。
    我们呢要买一件衣服,圣诞节之前都是百分之百的价格,因为圣诞之前都是要给大家送东西,所以价格高,过圣诞这一天欧洲的国家都在放假,放假完第二天都是打五折。
  我们去看到一件衣服,就打了五折之后,张欣说把这件衣服买回来,我说好,你买件衣服,服务员说你们是不是不住在英国,我说是。她说不住在英国到旁边的柜台上去办个手续可以给你退17%的税,写了个条子到飞机场把这个衣服给说了一下,就把17%的税退给我,100块钱的衣服打了五折,50块钱。再退税。
   这件衣服又带回来了,中国制造。你就说中国出去的时候,这成本多低。所以如果是没有创新的话,这个国家就是很难发展起来。
  殷智贤:这让我想到前几天看到复旦大学袁志刚教授在谈到中国是“世界工厂”这个话题时给出了一个表格,从那张表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这些年来的工业劳动生产率的增长幅度是远大于工业人均工资的增长幅度的,这说明我们所保持的所谓有竞争力的价格很大程度上是靠压低人力成本实现的,真正由技术革新或营销创新或其他增加产品附加值的手段并没有发挥充分的作用。
  
    创新实际上是精神层面的事情,仅有物质创不了新
    殷智贤:现在有这么一个错误的困扰,大家都在谈创新,比如像你和你的公司也就说你们这个团队,十年来在房地产的市场上,一直是力求创新,但是我们看到说创新的方向或者说你们创新的手段来自于哪?比如你最早提出来SOHO这个概念,这是一个舶来品的概念,今天其实中国大多数人创新,依然面临同样的困扰,我们创新的源头到哪去找?
    潘石屹:这个问题提的好。这个问题呢说起来的话有点玄,可是不用这种玄的办法说它说不准。就是创新实际上它是一个精神层面的。
    殷智贤:对。
    潘石屹:物质层面里面解决不了问题,物质层面是还没有脱离动物性,吃的穿的,这动物性没脱离。所以你没有那个精神状态,没有一个空灵的状态,你发现不了好的东西,就像一个人没有精神状态,最美妙的音乐他听不懂,再好看的衣服他看着不好看,再好看的建筑他一看的话怎么这个样子呢,不好看。这些东西都从哪来的呢,都来自于精神,只有你精神进步了,你的精神提高了,你的灵魂在那进步,你才能发现美好的东西。比如你看到美好的东西了。
    殷智贤:现在我们可能受很多东西的引导或者说制约,比如说如果说我们尊重中国的传统,似乎我们就不能去西方拿一些概念来,如果我们要国际化,似乎我们必须抛弃中国原有积累的那些东西,那么创新不就变成了一个我觉得一直是在各种概念里面游走的一个行为。你十年来坚持走SOHO路线,你认为你所提出来的这个概念,它给你带来的,大家都看到了市场上最大的回报,你认为因为它是一个来自于西方的概念才给你这么大的回报?
    潘石屹:创新是什么,我就想创新就是如果有一个定义的话,我觉得都是一个限制,还是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什么呢?我有一年去旧金山,下飞机后租了一辆车,就是硅谷最热的时候, 从旧金山的机场开始往硅谷走,下着瓢泼大雨啊,前面就看不清楚,那条路挺远的,地图上看很近,离得很远,美国人开车比北京人快多了。
     当时我就觉得前面如果是有个灯的话,我就不是很紧张,如果一旦车没了,我在大雨中什么都看不到的时候,你觉得特别紧张,这就是创新。前面没有灯,没有路,没有任何标志,地上没有路,你往前走这就是创新,这是改革,改革之后观众看说,前面已经有人走,这是东方的,这是西方的,你借鉴东方的也好,西方的也好,传统的现在的,都是要创新。
  殷智贤:你选择这样一种方式的驱动力是什么?
    潘石屹:走别人没有走过的。
    殷智贤:你觉得这是来自于你内心深处,或者是你与生俱来的一种性格呢,还是迫于某种压力?
    潘石屹:是人类的性格。你说人类具备这种性格还是不具备?那为什么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创造力,因为我们的吃饭和衣服问题没解决。
    殷智贤:解决之后你认为一定会有创造力?
  潘石屹:一定会有,人类就会思考这类问题,我要听美好的音乐,我要看到一种美好的衣服,是吧,而且就是说,我跟着别人后面走有什么意思呢?我开车开到世界各地,最让我难忘、最刺激的一次是从旧金山开到硅谷的那一次,就觉得很刺激,前面没有人走过的。
  殷智贤:有意思是你获得了一种不重复自己也不重复别人的体验。但想获得这种体验得有点冒险精神。其实人会不会去创新,很多人都以为是想象力决定的,我倒一直觉得是敢于否定的意识和勇气。我们现在谈创新,可是你敢放弃已经驾轻就熟的这一套行为方式和思维方式马?放弃了,如果创新失败,你可能连现在已经有的东西都会失去。
      潘石屹:可是总去重复有什么意思?你穿这件衣服觉得挺好看,我看了回去再买一件衣服一样的,穿上,这衣服有什么意思。现在全世界都是市场经济了,人怎么来追捧你,去买你的东西?喜新厌旧就是创新的贬意词。,创新就是喜新厌旧的正面词,不光中国,全世界的人都这样。
                 为神腾出创新用的工作室
    殷智贤:你觉得人们现在特别奢望创新能带来一种快感,是吗?
    潘石屹:人类一个基本要求,快感有的时候还是一个,人就是区别于动物性。
    殷智贤:其实另一方面,创新也给现代人带来的巨大的焦虑和压力,我们为什么如此的需要创新?比如你在房地产市场这么折腾,给你的同行带来的压力其实是很明显了,那么假使说我们为了图安逸的话,我们不要用那么快的速度创新嘛,为什么我们还是需要创新,并且以越来越快的速度。
    潘石屹:这个创新实际上是一个,可能我会给周围带来压力,这个压力是把他人性中智慧的一面,精神需求的一面给压出来。
    全中国二三十个SOHO,字都是黑体都跟我写的一样,这不是创新。如果一个人,一个公司,一个民族能够走自己一条独立的路,那么就是创新。
    殷智贤:那么我们还是又回到一个特别技术层面的问题,现在很多人创新呢,确实应该算是一种模仿,那么创新的能力你觉得是源自于哪儿呢?很多人可能也有这种内在的强烈的驱动力,说我也想走一条和别人不同的路,但是一旦涉及到技术操作又开始模仿?
    潘石屹:有一个北大的领导说过一句话我想借过来说,说人的智慧呢是在思考中,就是你有没有智慧不在于你学习怎么做,而你坐下来要想,一个人的精神和灵魂的进步是在冥想中,刚刚我们就说什么是创新,是精神和灵魂进步了,你才能看到美好的东西,才可以创造出来美好的东西,你才能发现美好的东西,所以呢团队的核心人物要有技巧。还有一个伟大人物说过一句话,空的大脑是神的工作室。
    殷智贤:那倒是,这我百分之百同意。
    潘石屹:就是你要创新的时候,别拿着一堆符号过去研究,把你忙活坏了,你也压力很大,不理想。安静下来什么都不想,神就把你的工作就创新出来。
    所以有一个空白的大脑要学会冥想。哪个宗教里面没有冥想?而宗教存在几千年时间,他是有一定的道理的。最原始社会末期的时候,人类和动物是一样的,是一个荒蛮的年代,想杀人就杀人搞的乱七八糟的,佛陀提出了超脱,超脱万物,这就是把人从动物物性的一面超脱出来,我人是高贵的。所以就他的这样一种超脱的精神号召了多少人,让多少人一下打动了人类的心灵,我人和猪是不一样的,我人和狗是不一样,人不能这样。摩西,文盲不会写字,杀了人了跑出去,到什么山上面,去了,拿过来一个木头,拿过来两个石板子,刻了十戒。十戒就是作为人类的话跟动物要不一样,不能够杀人。原来你想人类直接拿个刀子就把你杀了,这个是多荒蛮的年代!这个就是摩西和佛陀来把人和动物区给分开了,紧接着就有默罕穆德,有基督。他们就是说你人从哪来的,就是创造物和创造主之间的关系,有的叫神了,有的叫上帝了,有的叫上苍了,就是你人这样的智慧一定是一个更高层次的人创造出来的。说大自然界的智慧能把我们创造出来,这不可能的,所以2000多年的时间人类相信这是对的,从逻辑上来讲也是对的。
    我们这样聪明的怎么大自然进化进化,从猴子就给进化来呢?不太可能,猴子拉屎拉尿,随地大小便的,我们这样高贵的人怎么可能是他们变来的呢?这不可能的。所以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现在在中国最重要的事情是让人要团结,精神要进步,派伸出来的是创新。你人不团结,精神不进步,都互相之间还在角力着,创什么新,我怎么把你这么算计一下,然后就是一种利益上交换,没啥创新没有的。创新是派生出来的。
    殷智贤:创新是在人很安全的时候,精神上安全的时候,才有可能诞生出来。
    潘石屹:是,所以这个精神的进步,灵魂的进步,是在冥想中,冥想就安全了,我想你一定静思过,冥想过,是不是,给人带来一个非常大的安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