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黑马
黑马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07,974
  • 关注人气:1,1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苏北系列:《苏北大地的灯盏(组诗)》

(2008-05-02 07:20:08)
标签:

文化

分类: 原创作品最新展示

苏北系列:《苏北大地的灯盏(组诗)》《苏北大地的灯盏(组诗)》

黑马/诗

 






大雪的仪式

 

一条河流淌着银色的雪水

蓝蓝的鸟鸣

白了,寂静的村庄和平原

村庄顶着草字头,清苦的黄昏沉于暮色

 

我多次爱上苏北雪林中的宁静

向上是无限蓝的天空

冬天的远处,秃杨树上有乌鸦在坐禅

它用安静瓦解着内心的暴风雪

 

满纸的泪水一路向北写着梅花,写着雪

我想在浓浓的黄昏中倾诉衷肠

在苏北,眺望苍茫大地

大雪像仪式纷纷扬扬,让人读了心碎

而雪的背后,正是春天

 

大地上守灯的人

 

人类的信仰刻着沧桑的风雨

这陈旧的岁月,我无法辨认过往的童年

倾听大地的胎音,雨水敲着锣,

那些会唱歌的叶子啊

那些充满幻想的蓓蕾是幸福的奥义所在

 

大地古老的砚盘上是我们奔跑的头颅

让沧桑风雨挥洒成一个世纪的经典

还有谁愿做这大地上守灯的人

锁住村庄的落日

 

最初的河流依然流淌着童年的梦

思乡的情比流水还长

我走不出苏北的圣洁,旷远,辽阔

我站在苏北的中央听风的呼吸,花的歌唱

而天空,却落满了雪

 

村庄坐在古风里

 

村庄坐在古风里比时光更远,比春天

还要辽阔,月华如水

鹰的内省,是自由飞翔的风

吹醒内心的湖泊

故乡的季风比天空蓝,比远方更蓝

 

五月的细腰,槐花的梦境

向着内心的宗教,飞吧,洁白的槐花

披着雨水,抱住一个音阶流泪

情深地止住脚步,

在辽阔的夕光中,月光的影子跟随多年

 

村庄坐在古风里,有青铜的光

故乡承担了广阔与辽远,豪气与悲怆

我俯向尘埃,打开泥土中的灯盏

对祖先充满了无限敬畏

 

亲人

 

如果老了,就学会用一把骨头去爱

用一把揉碎的土坷垃去爱

当春天来临,你含露的眼睛望着星空

时光在变老,故乡一片苍茫

故乡,彻底矮了下来

 

雷电是天空的鞭子挂着冰吊的泪花

骨头里却是藏住悲伤的人,

当阳光重新照耀着宽阔的河床

我写下我的故乡和亲人,用很轻很轻的词汇

我怕伤害到我的亲人

在大屯镇的上空,我抬头看见鸽子在飞

 

阳光从槐花中漏下斑驳的阴影

扛着锄头去铁路以北农耕的是我的亲人

我从开花的槐树下走过,

具体地感受着古老的农谚和歌谣

这些年来,我小心翼翼,

叙述着我的乡村,不轻易说到疼痛

 

我爱上了那个弹琴的人

 

我爱上了那个弹琴的人

爱上了她的羞涩,白菊的手指

爱上了她一闪一闪的睫毛

爱上了她竟把暖冬的风擎了起来

 

我爱上了那个弹琴的人

我一直认为冬天是读书和冥想的季节

我一直没有太多的关注过她

却从她潦草的指间读出了一些心痛

 

我爱上了那个弹琴的人

爱上了她水仙一样迷人的笑靥

她还在弹琴,仿佛还在诉说内心的春天

引来了小鸟落在了我的怀里

 

我爱上了那个弹琴的人

我爱上了阶梯的冬天旋转的冬天跌宕的冬天

我爱上了她梦幻的王妃的倒影

而远处的积雪,好象被振落了许多

 

家乡

 

神住在家乡,屋檐上长出了木耳

忧伤的灯活在历史里,悄悄隐藏了呼吸

雪花是来自遥远的挂念

这质感的冬天

 

雨和雪正谈论着一道哲学

围绕着我们拥抱在一起战栗的身体

露水挂在屋檐成长长的思念

向着忧伤的灯诉说

是雪花泄漏了我们爱情的秘密

 

草很细,路很长,村庄像一座天堂

偶尔,一两声犬吠

村庄又隐入了茫茫无边的夜色

月亮从屋脊上升起来

爱人拨亮了窗前的灯盏,开始绣花

 

卑微

 

乡村的道路越来越宽阔,

河流是鸳鸯签名过的一段发亮的丝绸

怀抱一树梅花,听翠嫩的鸟鸣

村庄的梵香交给了炊烟

 

佛在石头的内心

忍耐,一座村庄深处的清凉

一群麻雀“哗”得高过了苏北的天空

歌唱自由,轻轻扇动小小的翅膀

 

瘦瘦的黄昏中,故乡的天空下,

家是我们小小的茧,里面住着我的爱人

隔世的情话,星的梦幻,

看与听,一切都显得温馨而辽阔

 

桃花落

 

桃花飘落的时候,一定与爱情有关。

在夜晚,那些飘落的花瓣

一度成为我们心灵深处的灯盏

兰草的香,谦卑的往昔

 

流水的意义在于运载桃花

村庄的意义在于寂静本身

我的村庄到处都是朴素的段落

白云在天上漫步,秋天越走越远

 

你手持桃花,在风中笑。有诗神的美

但你看不见我揪心的疼痛

和我的思念,当我转身推开了冬天的窗子

春天啊,我看见了桃花的孤单

 

空旷的苏北

 

在苏北,我想到了星辰、铁轨和月光

大地空旷的梦境

以及把故乡搂在怀里的绿风

火车在转弯,像两匹夺目的火焰

 

大地突然失去了隐喻,这银饰的月光

这灯烛的想念

让蝴蝶开遍每一个春天

还有这含泪的冷梅,凋零的花

 

我多想喊醒每一片卑微的叶子

我多想喊醒一个温暖的词

这原本就有一些孤独的苏北啊

这被伤害过的原野,仅剩下空洞的思念

大地,一片沧茫

 

苏北怀古

 

打捞时间的弦月,为一个含情脉脉的梦

烛影摇红

看这酒中的春秋,青梅煮酒

恍惚的茶树,东方泛白

春日,一年一度,我的苏北啊

 

历史的扉页雕刻着古彭大地疼痛的腰身

歌风台,古老中的残戈,石刻上

吟痛了的诗句

守住了经文和它的韵律

大地顺从了时间

 

落日下的风尘,一次次高过黄昏中的白杨

坐满天空和雨水的苦歌

让我流浪一生的笛声

抱住泗水的渔火

北风吹着你的星空,也吹着我的星空

 

吹埙

 

埙与天空交谈,我记住了深邃的星空

埙与大地倾诉,我获得了丝绸

埙与胡琴交谈,我领收了黄铜的麦田

 

这呜咽的奔涌的河流和舞蹈的雪

渐渐是暗下来的黑夜

沉郁的内心里吹奏出我兰色的忧伤

苏北大地上的月亮任由风吹

白而圆的月亮,像初吻

 

河流静静地流淌,埙吹开我胸中的槐花

我想用你泥土的眼睛洗亮叶子

用你的歌声叫醒蛙鸣和月光

进入春天和梦幻

 

芦花,白茫茫的一片

埙轻轻吹着泥土的忧伤,吹着我的渴望

这隐约的痛,在一阵清风中醒来

而我已学会了感恩

 

时光,越来越薄

 

一朵花和一朵花在碰杯。

一切又都是荒芜的

我们满怀忧伤,走在憧憬的路上

 

一枚叶子上的秋虫,在漂泊中沉醉

它的缓慢

像一个喜欢倾听波涛的人

 

一棵树在黎明中醒来

朝阳照亮苏北平原的树木和房屋

夜晚,又会迎接漫天星斗

 

一轮明月拖着美丽的长袍

人生如月,我相信月光是有翅膀的

而颤抖的梅花揉碎了冬天的心

 

时光,越来越薄,像一张洁白的纸

还需要多少泪水

我才能将春天和村庄一一写尽

 

 

【作者简介】

黑马,本名马亭华,诗人,诗作散见于《诗刊》、《星星》、《散文诗》、《绿风》、《扬子江》、《诗潮》、《中国诗人》、《新大陆》(美国)、《北美枫》(加拿大)等国内外大型期刊百余种,获《诗刊》社 “西部的太阳——中国诗人西部之旅”全国征文二等奖,第14届(2005年度)“柔刚诗歌奖”入围奖,《散文诗》“国酒茅台杯”全国“十佳散文诗人”提名奖,2008草堂人日“诗圣杯”原创诗歌大奖赛二等奖(一等奖空缺)等全国性诗赛奖项20余次,入选中国年度选本数十部,作品多次被媒体转载,部分被译往国外。

 

【诗观】

提倡独立、安静、创意、简洁的诗歌,主张回归到汉语诗歌的民族性和传统中去,重获汉语诗歌的魅力,旨在新诗的传承与超越,坚守在人民中间写作,保持时代的心声和脉跳,完成中国新诗的当代性。

【地址】221611 江苏省沛县大屯矿区147队马亭华(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