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孙云晓:我把微博看作是一个与好朋友谈心的地方

(2013-02-22 19:24:53)
标签:

孙云晓媒体报道

教育

分类: 我的访谈及消息

         孙云晓:我把微博看作是一个与好朋友谈心的地方

2012年8月10日,这个普通的夏日,对孙云晓来说却不一般。晚上8点,他将如约来到腾讯网进行“微访谈”,那里有成千上万的粉丝等着孙云晓来为他们解开胸中困惑。
    自由的云:孙老师,刚才我们在群里讨论了奥运的负面信息不适合跟孩子讨论,您觉得当铺天盖地的负面信息来的时候,怎样给孩子一个合理的解释呢?”
    大海:孙老师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什么时候学生的教材不再仅仅是用来教认字的工具,而是教经验方法激励羞耻的实用教材?
    xuyanfeng:孙老师,您好!孩子迷恋网络怎么办?
    ……
    教育中存在的问题实在太多了。孙云晓认真对待每一个问题,耐心地一一解答。从2000年开通“孙云晓网站”,每月一个晚上与网友聊天,孙云晓已经坚持了12年。这位教师和记者出身的教育专家,多年来奔走在中国的教育一线,他有哪些收获,又有哪些困惑?
    2012年8月10日,中华读书报记者专访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孙云晓研究员。

每月一次,孙云晓12年坚持与网友“面对面”

读书报:在您的教育研究中,非常充分地利用了网络的平台和影响。您是从什么时候接触网络的?
孙云晓:第一次触网是2000年3月8日,人民网有“强国论坛”,请我做访谈嘉宾。这是我第一次上线聊天,在线的有9000人,一个半小时内回答了82个问题。那时我就有一种强烈的震憾:网络提供了这样一个和众多网友交流的可能。从那之后,我下决心要在网络上和青少年聊天。
    为什么能够和青少年心心相通?网络一个重要的桥梁。我与网友聊天十年的时候出了一套书,即《孙云晓与你面对面》。2000年我开通“孙云晓网站”从2012年开始转移到腾讯网,过去是每月一次聊天,现在改成微访谈。2005年开通新浪博客,现在访问量超过900万人;2009年开通新浪微博 ,粉丝超过360万,在全国公务人员十大微博排名中名列第五。我是把微博看作是一个与好朋友谈心的地方,比如我写孙云晓教育感悟,是想把我最真实的教育思考写下来。


读书报:互联网给孩子们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孙云晓:互联网时代让各国年轻人的差别越来越小。比如,原先我们以为,美国的中学生不太看重成绩,调查发现,美国高中生也很注重成绩。各国高中生都喜欢动漫、出国留学,重视同伴交往。我们做了大量的研究,发现信息化的时代,动摇了成年人的地位和权威。过去从来没有一个时代孩子比大人有优势。孩子认为父母是菜鸟,这是颠覆性的变化。1997年在巴黎召开的国际性青少年教育研讨会上探讨明日青少年与媒介的问题时,专家们就达成共识:计算机时代,青少年满怀信心往前走,而成年人疑虑重重。

读书报:您后来也做了大量青少年网瘾的问题研究,怎么看待网络对青少年影响的利与弊?
孙云晓:两三年前,网瘾问题的研究中我们发现了最核心的问题:为什么孩子有网瘾,最根本的问题是缺乏支持性的人际关系,亲子关系、同伴关系、师生关系,最主要的缺失是亲子关系紧张,有网瘾的青少年95%和父母关系紧张,其中87%是和父亲关系紧张。这个问题特别值得注意。心理学家研究发现,12岁之前的孩子不能和父母建立亲密的情感,长大后缺乏安全感和幸福感,容易和别人关系紧张。北京、上海、广州三个城市中,年轻的父母50%-80%把孩子交给老人,这就酝酿着教育危机。
     网络对青少年的影响肯定是利大于弊。网络时代让青少年与世界同步,与国际接轨,网络让当代青少年如虎添翼。今天的中国青少年为什么能够视野开阔,就是因为在网络上没有国界的区别,大量的信息是同步的。他们获取信息的能力远远高于父辈。在任何单位,年轻人网络玩得好,这就成为重要的生存能力。

读书报:您有一个观点:沉迷网络的青少年也有巨大的潜能。怎么理解?
孙云晓:我一直很关心青少年沉迷网络的问题。在今天,相信关心孩子的人都不会对网络的影响无动于衷。作为一个专业的研究者,我知道许多相关的争论,比如,“网瘾”之说是否科学?“网瘾”或沉迷网络的规律和原因竟究是什么?等等。我想,比争论更重要也更紧迫的是面对沉迷网络的孩子该怎么办?同时,需要提醒广大的父母和教师,该如何预防孩子发生沉迷网络的问题。我特别想提出一个问题,即我们不仅仅要看到青少年沉迷网络的巨大危机,也要看到这些疯狂使用网络的青少年具有巨大的潜能,甚至可以说,沉迷网络可能是天才的扭曲表现。我的这个观点不是虚幻的推论,而是不断被证明的事实。许多曾经被认为是网瘾患者的年轻人,进入工作岗位后不仅胜任责任要求,有些还表现突出。例如,某网瘾青年入伍后,很快成为网络工程师。一个曾经的网瘾退学少年,一举夺得信息化核心技能大赛的世界冠军。
    网瘾只是个表象,一般性的干预不能从根本上减少网瘾患者的产生。对从事网瘾干预治疗者来说,如果把孩子上不上网作为首要的、核心的甚至是唯一的治疗目标,那就是本末倒置。即使孩子不上网不玩游戏了,也只能说明孩子的问题转移了,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对孩子真正的帮助是促进其心灵的成长,纠正其心理偏差,促进其人格完善。我认为,这样的认识与追求是科学的态度,是一种真正的责任感。

教育是有规律的,所有人必须尊重这个规律。恐慌的父母带来人为压力,现在处于全民恐慌状态

读书报:在您的新书《孩子,别慌》里,您提出父母是防止孩子“童年恐慌”的主角,也是最重要的一条防线。为什么会产生“童年恐慌”?
孙云晓:孩子的“童年恐慌”有6个特征,如突然沉默不语、哭泣、撒谎、睡不好觉、不愿上学、不敢回家等等。导致孩子恐慌的重要原因,是父母教育孩子的恐慌心理。孩子的生活中本来就充满了很多成长压力,现代社会又是一个压力日益加剧的社会,社会的各种压力常常通过父母这一环节传递给孩子,父母教育孩子的恐慌心理表现多样,主要有:盲目攀比;频繁训斥孩子;给孩子报许多课外班;孩子考试,父母比孩子还要紧张;要求孩子考前10名;让孩子课外首先阅读教辅读物等。父母的慌与不慌是两种心态两种教育,也会有两种效果两种命运。出现这种情况,父母应该多陪伴孩子,拥抱和抚摸,温和谈心,让孩子相信自己是孩子,相信父母的爱,帮助孩子解决问题。

读书报:新书是在什么锲机下完成的?
孙云晓:现在的中小学生有突出的特点,生存的天地变得狭窄了,时空被挤压得非常狭小。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做了十年的全国中小学生跟踪对比调查。第一次调查是在1999年,发现近半数中小学生学习超时,睡眠不足。而在2010年调查中,近八成中小学生睡眠不足。十年间这一问题不但没改善,还越来越严重。这说明中小学生负担沉重,睡眠不足,自由发展的空间越来越小,压力越来越大。父母恨不得把孩子的每一分钟都安排得满满的,不给孩子报班就惶惶不可终日,这种状况非常不利于一代孩子的健康成长,孩子需要在童年时代有自由支配的时间。在这样的背景下,我推出了《有自由才有生长》、《有尊重才有教育》(作家出版社出版)。
    国际上评价孩子是不是现代儿童,标准之一就是看他可自由支配的时间有多少。一个人自由必须自主,如果不自主,不自由,就没有生长的空间。按未成年人保护法,18岁以下的孩子拥有四个基本的权利,生存权、发展权、受保护权和参与权,这四个权利的确立是,没有尊重就没有教育。20世纪80年代、90年代,考大学很难,但是也没有今天的压力;现在上大学很容易了,人们的期望成倍增长,不只是上大学,而是上名牌大学。
  
读书报:很多教育理念,家长不是不懂,但是很难逃脱当下的社会环境,所以明明知道孩子压力大,还是选择了继续加压。
孙云晓: 6月初,我去青岛做节目。正是期末考试前的时间,一天内有两个中小学生自杀。我当然知道,现在升学压力很大,社会竞争激烈,这些都是事实,但是现在有一种倾向是:人为夸大了竞争的压力,带有一种没有理性的扭曲。现在连幼儿园都纷纷开课,系统地教语文算术还布置作业。我们单位的司机告诉我,他四岁女儿的作业就是把单数写一排,双数写一排。爸爸掰着指头告诉女儿什么是双数什么是单数,他女儿说:“爸爸你别说了,再说我该做恶梦了。”这位爸爸还算有耐心,现实生活中有很多父母是不耐烦的。孩子不懂是对的,儿童对好多事情不懂,是一种自我保护。可是我们就认为他应该早明白,越早明白越有竞争优势。别人都在报班,都在上占坑班 ,即使原来淡定的父母也会变得慌张。今天的父母和老师应该想一个真正的问题:什么是真正的爱?我相信教育的最大动力来自“爱”。不管社会变迁如何复杂,都改变不了父母对孩子的爱。在这样的前提下,我们要通过媒体告诉人们:到底什么叫成功和幸福,什么才是真正爱孩子?回答这一系列问题,就要回到常识。儿童的成长一定是有规律的,教育也是有规律的,这个规律一定不能是慌张的。孩子没有自由的童年,没有大量的游戏,不可能健康地发展。
  
读书报:此前您在作家出版社出版的《拯救男孩》和《拯救女孩》,影响也非常大。
孙云晓:《拯救男孩》的本质是拯救教育,并不是说男孩谁强,女孩谁强。女孩全面崛起是好事,也是正常的。今天的中小学教育,严重忽视了性别差异,男孩的需要几乎难以得到满足。
    为什么这么说呢?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和北师大合作研究过一个课题,发现男女中小学生在学习方式上有明显差异,女生最擅长的学习方式有三种:一是语言,二是阅读,三是聊天;男生最擅长的学习方式有四种:一是运动,二是实验操作,三是计算机,四是体验。现在的中小学教育及评价往往是语言式的,女孩非常适应,但是很难满足男孩的需求。他们在学校里是很失败的体验,在家庭中同样难以满足。现在对孩子的教育多是过度保护和溺爱,溺爱是一种软暴力,我提出这些问题。为什么说让男孩子六岁上学是灾难性的反应?因为5岁男孩的大脑语言区的他们的读写能力都比女孩发育晚得多发育水平只相当于3岁半的女孩,男孩的读写能力和手指运动神经的能力都比女孩落后很多。我们的功利心过强,对今天孩子的变化特别无知。很多课外辅导班猖獗,甚至可以上市赚大钱。

一篇《夏令营中的较量》引发全民大讨论。孙云晓从记者一下子卷入教育的旋涡

读书报:您从事儿童教育整四十年中,一开始的研究从哪里入手?您的研究脉络是怎样的?
孙云晓:1993年之前,我的主要兴奋点在儿童文学,虽然对儿童教育也有研究,但注意力没那么集中,写了大量了儿童文学作品,有的还入选百年百部儿童文学经典书系,包括报告文学和长篇小说。1993,我写了《夏令营中的较量》,引发了全国的教育大讨论。从那时起,我一下子卷入教育的旋涡,开始专心志致做研究。刚开始做了两个研究,一个是大众传媒与儿童道德发展的研究,那时网络发展还不突出,但是大众传媒对孩子产生大量影响;二是杰出青年的童年教育。再后来就多了,比如1996年做了中国城市独生子女人格发展与教育的研究,在国内外产生了影响。
    在对城市独生女子的研究中,我们发现教育的核心不是传授知识而是培养人格。后来又做儿童行为习惯与人格关系的研究。十年研究最核心的结论即:教育的任务是良好习惯缔造健康人格。我们研究建议特别要重点培养五个方面的习惯,一是爱心,二是主动学习,三是责任感,四是自我管理(自制力),五是尊重。这是五个方面的习惯,也是少年儿童健康人格的五个指标。通过培养习惯,达到五个指标。看一种教育是不是现代的、科学的,就看他是不是围绕这五个健康的指标进行,比如是否培养孩子的爱心、主动学习、培养责任感、自制力和尊重,这就是两种教育的不同选择。这在我的研究中是一个很重要的脉络。

读书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所关注的问题和社会发展紧密相关,您的研究课题有怎样的变化?您觉得过去的儿童和现在又有怎样的变化?
孙云晓:1972年开始当老师,1978年担任《中国少年报》的记者,一直到1987年,基本上都是在熟悉儿童的生活,那个时候进入儿童的世界是一个非常美妙的世界,天真活泼,童趣无限。那个时候的孩子比现在单纯,还有大量的时候参加夏令营和春游,后来就开始变化,远离大自然,生活变得单一,他们自称是“亚历山大”(“压力山大”)一代,“焦裕禄一代”(焦虑、郁闷、忙碌)。
    改变孩子有两大力量,一个是网络,网络或者新媒体让今天的孩子视野大开,让他们一下子具备了比成年人还巨大的力量;二是学习压力巨增,世界狭小生活单一。过去的孩子是单纯明朗的,现在的孩子是复杂的。要么很强,如果有良好的学校和家庭教育,有些孩子变得优秀;同时也有相当多的孩子受到伤害。整体来说,城市比农村的孩子压力大,中小城市压力更大。

读书报:在多年的研究过程中,是不是也有自己困惑的事情?
孙云晓:怎么能不困惑。中国的国力不断增强,世界经济总量排第二。但是中国中小学生体质20年来持续下降。这是很困扰的问题。但是解释起来也很清楚,影响青少年体质的三个原因,一是睡眠,二是饮食,三是运动。睡眠不足,运动不足,饮食出现片面,比方高热量,肥胖儿童成倍增长。日本在战后的1952年就普及了中小学生的营养餐,普及率达96%,中国的今天远远没有做到,这是很大的缺憾。

读书报:这么多重要的研究成果,如何推动教育改革或转化为影响中国教育的实际行动?
孙云晓:教育不是单纯的行为。一方面要影响决策者,我们有很多研究报告是提供给中央有关部门的,甚至影响到国家的决策;二要看到教育并不只是政府层面的事情,是全民参与的教育。现代公民有着巨大的误区,比方焦虑的情绪,疯狂的竞争。    我有一个观点,孩子的越小,微环境比大环境更重要。现代生活中也有很多父母扛住了这种压力,给孩子的宽松的环境。 这跟我们的教育工作有关,网络交流、出版图书,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我们希望通过研究儿童成长的规律,提出教育的规律性,不断完善我们的研究,可以明显给学校和家庭带来益处。

读书报: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4月份公布的《中日韩美高中生比较研究报告》显示,比起美国、日本、韩国的高中生,中国高中生有着最强的国家意识,和最为务实的人生观。这说明什么?
孙云晓:这项研究由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日本青少年研究所、韩国青少年开发院及美国艾迪资源系统公司四家机构联合实施,分别调查了中、美、日、韩近8000名高中生。中国高中生的心态,总体上是积极向上、充满自信、顽强进取的,同时也有很多困扰和矛盾。一个值得注意的数据是,79.4%的中国高中生认为国家发展与个人发展息息相关。他们把国家的发展和个人的发展结合起来。他们已经感受到了这是一个剧变的时代。
    但看问题不能简单化。还有一个数据值得琢磨:48.7%的中国高中生表示,假如能自己选择,希望出生在别国。这一结果中国排第二,仅次于韩国。

读书报:为什么会有这种矛盾的心理?
孙云晓:核心问题是教育的困境。中国高中生对国家的发展前途充分肯定,但他们对国内的教育现状不满。与其说他们希望选择别的国家,不如说是希望选择另一种教育。在现在的教育体制下,高中生压力巨大,竞争激烈,教育又缺乏创造力,难以学到有创新意义的知识。
    当然,中国高中生对外部文化确实很向往。数据显示,中国高中生有强烈的国际交往需求和出国留学意愿。88.2%的中国高中生对外国文化生活感兴趣,是四国中最高的。但是,中国学生对外国的了解不够。他们对外国的认识有很多幻想,缺乏实际体验。调查发现,到过国外的中国高中生比例最低(26.5%),到国外最多的是日本高中生(58.1%)。


读书报:现在留学的趋势,似乎年龄越来越低。
孙云晓:教育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0年,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达28.47万人,比2009年增加5.54万人,增长率达24.2%。在高速增长的留学大军中,高中及以下学历的低龄留学人员占有不小的比例。 但是对于留学低龄化,不能盲目跟风。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公布的《2011中国出国留学趋势报告》显示,目前高中生出境学习人数占我国总留学人数的22.6%。
   让孩子低龄留学,父母的盘算往往有这样三点:第一,看好国外的教育质量,希望孩子能享受更好的教育;第二,绕过国内竞争激烈的高考,直接追逐国外名校;第三,希望在国外“镀金”后增加就业(尤其是回国就业)的竞争力。但是比起成人留学生,低龄留学生在国外的学习生活、回国就业等方面均存在更多不确定的风险。  
   首先,低龄留学一般价格不菲。业内人士估计,由于中小学生出国留学需家庭负担全部成本。一般来说,父母每年为此支出的总费用在50万到100万元人民币不等。其次,低龄留学生可能在语言、学习、生活等许多方面遇到困难。低龄留学生除了要面对独立生活的挑战,其价值观、世界观、道德观的形成也会受到很大影响,所以父母的选择要更加慎重。

读书报:前一段时间,关于“虎妈”、“狼爸”的教育方式引起社会极大的关注。您认为什么样的教育方式才算是成功的家庭教育?
孙云晓:“虎妈”“狼爸”式的教育是一种专制的、粗暴的教育方式,是缺乏民主平等意识,不尊重孩子权利的表现,这种功利化追求驱使下的教育方式产生的“成功”只能是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是不可取的。当然,孩子是需要严格管教的,年龄越小的孩子越需要立规矩、明是非。我反对棍棒教育,但惩戒是必须的。当孩子出现某些偏差时,应该采用温和的方式引导其反思错误,总结教训,这样才能练就勇于承担责任的品格。
   权威、民主的教育才是最科学的教育方式。一方面父母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树立权威和威信,另一方面要对孩子理解和尊重,给他自由,好的教育是给孩子自由的教育。对孩子严格要求跟自由并不矛盾,权威不是专制,民主不是溺爱。对孩子严格要求跟自由并不矛盾。比如不能撒谎,不能欺负别人,不许过度玩网络游戏,这些方面要严格,严格要求的孩子才是有安全感的孩子。在这样的前提下孩子依然可以获得自由,可以和同伴玩,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兴趣发展。这就是宽严有度。根据国内外家庭教育研究的发现,孩子成才率最高的家庭是权威民主型的家庭,而不是专制家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