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莲蓬鬼话
莲蓬鬼话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93,089
  • 关注人气:2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怪谈:手扶梯上的母女

(2017-04-01 17:57:58)
标签:

杂谈

​​

​  我要说的是我在欧洲留学时发生的故事。


  那时候我的外语还不太流利,


  因此常找日本的朋友到家里喝酒。


  我住在阁楼里,


  有一个大型的圆形窗户可以看到外头地下铁的出口处。


  那是个只供出站用的手扶梯,


  可怕的是那个手扶梯偶尔会在半夜无缘无故地动起来。


  半夜时外面也不会有车辆经过,


  因此手扶梯『嗡-』的启动声就特别清楚,


  就是那个声音最为恐怖。


  我偶尔从圆窗偷偷确认那边的状况,


  没有任何人出站。


  哎不过那也是偶尔才会发生个一两次的事罢了。


  但是,


  在某个周末,


  我一如往常打算找朋友来喝酒,


  于是连络了和我最要好的美术生。


  他正好在和其他朋友喝酒,


  就带他的朋友一起过来玩。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


  那家伙到了,


  同行的居然是一个可爱的女孩子。


  她是那间学校里唯一的另一个日本人,


  我还清楚记得那时心里很羡慕他。


  总之,


  三人就这样开始喝酒,


  一边聊着艺术和最近城里的事(我学的是美术史)。


  12点之后这里就没有电车行驶了,


  加上治安不太好,


  我像以往那样说了「住下来吧」大家又继续喝了起来。


  朋友靠在圆窗旁抽着烟,


  说了一句「手扶梯在动欸」我看了看手表大约是凌晨2点多。


  一面想着又来了,


  一面对朋友说明道「偶尔会这样喔。」


  朋友带来的女孩似乎很有兴趣,


  「在哪在哪」一边说就往圆窗外看。


  「真的耶!」女孩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我待在原处喝着酒,


  回了一句「一个人在家时遇到这种事可是很恐怖的」就如此这般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其实那时候我就对她有好感了。


  看了一会,


  她突然叫我过去「好像有人在耶。」「怎么可能~」她该不会醉了吧,我从旁边看过去,


  谁都不在。


  「根本没有人嘛」我看着她,


  这么说了之后,


  她也说「没人呢。」


  朋友也说道「不可能有人嘛」接着把烟熄灭。


  我去完厕所、朋友也抽完烟了,


  于是又在房间喝了起来。


  但是,


  一~直看着窗外的女孩突然「啊!」轻轻地惊呼出声。


  我们都吓了一跳,


  问她「怎么了?」她回答:「有两个人走出来了喔。大概是妈妈和小孩吧。」我当下听到只心想怎么可能,


  再探头过去一看,


  果然没有半个人在。


  「这不是没人吗-」「你喜欢讲这种玩笑喔?」「很恐怖啦别再说了」跟她抱怨了几句之后,


  我因为开始爱困就直接去睡了。


  隔天早上(或者该说快中午)起来后,


  朋友还在睡,


  但那女孩不在。


  哎应该是搭早上第一班电车回去了吧,


  这么想着,


  我并不怎么在意。


  不过因为对她有好感,


  当天晚上仍然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里我问了昨天的事,


  她回答「睡不着所以一大早就回家了」我心想果然如此啊。


  以这件无关紧要的事作为话头,


  后来总算是和她约好两人一起出来玩。


  当我正想挂上电话时,


  「那个手扶梯啊…」她开口道。


  为什么又再提起那个手扶梯的话题?


  那时我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也不能怎样,


  就半开玩笑地回道「今天说不定也会动喔」


  她却低低地说:「即使它动了,也最好不要往那边看喔。会被发现喔。」她的嗓音太过低沉,


  我记得当时是有点认真地拜托她道「真的假的我会怕啦,别再说了。」之后又过了三天,


  我们约好要见面,


  这次换我去她家拜访。


  因为我会煮菜(她完全不会),


  两人就配着我准备的晚餐乾杯。


  那天以后,


  我们开始交往了。


  我的美术生朋友对这件事完全没有兴趣,


  连一句「啊是喔,恭喜」之类的客套话也没说,但他之后还是常来我家喝酒就是了。


  不过我和她交往的时间其实并不长。


  开始交往时大概和现在的时间一样,


  差不多是在一、二月,


  大概维持了半年左右。


  分手的理由是她突然决定回日本去。


  我记得她回国的时候非常瘦。


  那个时候,


  我认为「即使有我在她还是会觉得寂寞啊」之类的,总之胡思乱想了一堆她为什么丢下我回国的理由。


  在她离开前的那两周,


  我们几乎没能见面。


  因此,


  我们也没法多谈分手的事,


  这让我到现在也还耿耿于怀。


  她就这样逃跑似的回去日本让我很生气。


  常对着那个美术生的朋友抱怨「女人这种东西怎样都好啦」「没想到她是那么自私的家伙」之类的。


  我记得朋友几乎只是点头,


  并不会再多说什么。


  从那之后又过了半年、刚好是大前年的这个季节,去了另一国美术学校留学的朋友传了封邮件过来。


  『她住院了。』


  好像是因为精神方面的问题才入院的。


  交往时她的确蛮怪的,


  被鬼压床啊、自言自语都是家常便饭,


  印象中也常有梦呓、大叫的问题。


  但我从来没想过情况有那么严重,


  因此知道她住院时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那个时候虽然觉得应该回日本看看她,


  但哀伤的是,


  考量到学分和花费,


  我无法这么做。


  半年后,


  趁暑假短暂回国时,


  我终于能到广岛去找她了(我住东京,交通费一趟下来还蛮贵的)。


  照着地址找到她的老家后,


  我还记得自己站在她家前面,


  心里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虽然是这样想,


  却也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只觉得自己的脸色好像有些苍白起来。


  按下门铃后,


  是她的母亲来应门。


  看了我一眼她就几乎叫了出来:「你是OO先生!」突然被她一叫让我吓了一跳,


  但那时候心里还是隐约觉得不太对劲。


  被迎进她家里、经过起居室,


  我正想问她的状况如何,


  却愣住了。


  在神桌上放着她的肖像,


  还点着线香。


  我陷入混乱之中,


  完全无法理解现在的状况,


  只能大叫:「到底怎么了!」


  那瞬间我突然想,


  应该是她自杀了吧。


  果不其然,


  她似乎是从住院处逃出来后,


  从某个住商混合大楼跳了下来。


  说实话,


  我对那时候的记忆还是有些模糊。


  不仅因为她自杀的事太过震撼,


  最重要的是,


  原先我是抱着复合的决心来找她的。


  向她的母亲问了她自杀的理由,


  也只说她之前就曾因为精神问题住院过,


  自杀的原因大概也是这样。


  最后,


  因为时间有限,


  我在参拜完她的墓之后隔天就回去东京,


  一个星期后又再次回到留学的地方。


  回到位在阁楼的公寓后,


  我收到了一封信。


  而且是她寄来的。


  说实话,


  那大概是我出生以来最感惊吓的瞬间。


  打开信封,


  很糟糕。


  她的精神状态非常混乱。


  我为了把内容拼凑起来着实费了一番心力,


  里面的字真的太乱了。


  『我要死了,从那之后我一直都被追逐着。


  在现实中在梦中,那个声音、那两个人总是跟着我。』在能看懂的文字当中,


  我所能理解的内容就只有上面两段。


  只是,


  还有一张素描一起附在信封里面,


  内容无他,


  是我公寓里的那扇圆窗。


  我平常是个不太会哭的人,


  在那时候却哭了。


  15年前老爸死去的时候我虽然也有哭,


  但这次哭得比那时还要厉害。


  因为这件事我匆促回国,


  就这么在日本待到了现在。


  回国之前,


  我先去找那个跑到其他国家留学的美术生玩。


  他的态度一样难以捉摸,


  但在我把所有事情说完以后,


  他开口道:「我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


  原来,


  从那次她到我家之后,


  一直有一对奇怪的母女跟着她。


  虽然隐约有预感,


  但那时我真的完全没想到会这样。


  回想起来,


  在交往的那半年内,


  她也只在我家待过那么一个晚上而已。


  决定不告诉我这件事情应该是出自她对我的体贴,而美术生朋友似乎是一直遵守约定也没有讲。


  听到这件事之后,


  我告诉朋友自己决定回国中断留学的事。


  他说:「其实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


  「我也看到了。」他接着说道:「我也有看到她说的那个妈妈和小孩。」他突然这样讲,


  我有些难以置信,


  「我从那之后也一直被跟,而且也一直能听到那个手扶梯的嗡鸣声。」他说完,突然用很可怕的表情对我说:「在你回日本之前,无论如何都别再靠近那个手扶梯。」我快速收拾好回国的行李、买了机票,


  逃也似的希望尽早回到日本,


  但在回去之前,


  我重新走了一遍那些有我跟她回忆的地方。


  在归国前的最后一个晚上,


  大概两点刚过、差不多是之前她看向圆窗外的那个时间,手扶梯又发出了嗡鸣声。


  无视朋友的忠告,


  我还是看了过去。


  而且一直看着、直到手扶梯停下为止。


  什么都没有。


  谁都不在。


  这个故事就到这里结束。


  我很幸运的没有被那对母女缠上,


  顺利地回到日本,


  平凡地工作、生活。


  只是,


  这个故事中有一点到现在仍困扰着我。


  那是我回到老家时,


  美术生朋友寄来的一封信。


  信上写着他要自杀了,


  不要找他也不用管他,


  而且…


  在我和前女友交往的时候,


  朋友似乎强暴了她。


  接着,


  在那之后,


  她就变得越来越奇怪。


  读了这些后,


  我再次拿出她留给我的信。


  原先再怎样都看不懂的最后那一句话,


  我终于看懂了。


  『对不起,真的非常对不起。』

(网摘)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