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玩偶恐惧症

(2017-03-19 18:28:45)
标签:

杂谈

​​

​  当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我有很多娃娃,一些精美的人偶、布偶、木偶以及一个陶瓷娃娃,反正就是那些一般小女生也会有的娃娃。它们散布在我房间里,柜子上、衣柜里和我的床头桌。只是我父母在我七岁的时候把这些娃娃都丢掉了。接下来的二十年,我几乎从来没有跟任何一个娃娃待在同一个房间里过。


  关于那件事情的记忆已经有点朦胧了,我非常努力的把它遗忘掉,而我也极少想起来。但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得不必须面对这些记忆。


  我还记得以前会在黑暗中躺在床上,眼睛盯着那些娃娃瞧。我知道这对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们来说很荒谬,但我发誓那些娃娃是有「感知」的,彷佛它们就在那里,看着我的一切。这听起来一点都不奇怪,好像就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想像力在作祟。但之后事情的发展变得越来越奇怪。


  某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娃娃好像被移动过,那个穿着紫色洋装的陶瓷娃娃以前总是被放在柜子上的。那个娃娃有个红色的蝴蝶结打在前面,裙子上装饰着各种不同的花朵,而它的头发绑成一束马尾,从左肩垂下到胸前。但那天早上我醒来时发现那只娃娃就放在我的床头桌上,就在我的旁边。


  就算是个小女孩我也不相信娃娃真的会自己动起来,我想应该是我自己换过它的位子却忘记了,或者是妈妈因为甚么原因而在晚上移动了它。


  于是隔天晚上我就尝试了一件事。我并不喜欢那些娃娃一直盯着我看,所以我把他们全都转个方向去面对墙壁。隔天早上醒来时,它们却全部被转回来,正脸对着我。这是第一次这件事情让我感到非常非常害怕,并且感到很困惑。


  我决定去问妈咪她是否在晚上移动过我的娃娃们,但她只是笑着说:「我为什么要去动你的娃娃?」我笑着带过,但实际上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把那些娃娃全都放进一个大箱子里,再把大箱子藏进衣柜。那晚是我几个星期以来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


  那天下午我放学回到家里,妈咪要我坐下并告诉我她想跟我谈谈。


  「你的娃娃们怎么了?」她问,「为甚么你要把它们藏起来?为甚么你要问我有没有动过你的娃娃?」


  我决定据实以告:「我的娃娃快把我吓死了,它们晚上会自己换位子,我再也不想要它们出现在我房间里了。」


  妈咪微笑着,她告诉我那只是我的想像力在搞鬼,她会把娃娃都放回原本的位子,并且陪我睡一个晚上,证明一切都很正常。我不是很喜欢把娃娃放回原位的提议,不过我还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睡前我们让房间门留了一小个缝,刚好可以让外面的光线透进来一点点,妈咪揶揄我一下,开玩笑地说那些娃娃真的在动耶。我发自内心的笑了,妈咪在这里让我感觉好多了。但妈咪立刻就睡着了,我感觉房间里好像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忍不住看向娃娃。陶瓷的那个几乎就在我身后,放在那个床头桌上,紫色洋装的那个在床铺对面的柜子上。


  我看着那个身穿紫色洋装的人偶,试着说服自己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我只是在自己吓自己。

玩偶恐惧症


  但是那个人偶却抬起头直直看着我,并眨了一下双眼。我希望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们想像一下那个画面。你的房间里此时此刻有任何人偶或是小雕像吗?或是任何其他有脸有眼睛的东西?盯着它。然后想像,此时此刻,它缓缓地转动它的头,看向你。接着睁开眼睛,对你眨了几下。


  真的是毛骨悚然。我缓缓摸向妈咪试图叫醒她。我看向左侧,陶瓷玩偶「本来」应该在那里的,但它不见了,它移动到某个地方去了。我转回去看看紫色洋装的娃娃,它离我更近了。而且我可以看到它正一寸、一寸,缓慢地向我靠近。


  我竭尽所能地放声尖叫,妈咪醒了,尝试要安抚我。最后她开始对我大吼、摇我,而我却继续用刺耳的声音疯狂尖叫。爸比终于也跑来我的房间,他们开始对彼此大声讲话,试图找到解决办法。爸比把我抱起来希望能抓住我,但我尖叫着,扭动着,到处乱咬,彻底失控。我只记得爸比很大声地对妈咪说话,似乎是要说服她什么,而妈咪好像不太情愿地同意了。


  妈咪举起手打了我一巴掌,我的尖叫声只停止了几秒钟,又开始尖锐的哭嚎。她再次举手,用更大的力道又打了我一巴掌,我才终于停止。


  「妈咪,娃娃……」我哭着跟她说。


  「喔宝贝,对不起。我们刚刚没办法让你停下来所以才……妈咪真的很抱歉。」她抱住我。


  之后那些娃娃都被处理掉了,再也没出现过。


  之后的发展有点怪,我的父母和我再也没有提过那天晚上发生的事,一次都没有。那些娃娃被清出去,再也没有买过新的,也没有任何娃娃被带进家里。彷佛我们之间有个默契,我们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都知道我的面前再也不能出现娃娃,而我们对此只字不提。


  我十一岁的时候有一回去朋友家过夜,我没想过她是否有可能会蒐集娃娃。我也不知道为甚么,反正就是忘了考虑这点。当我进到她房间看到一大堆娃娃之后,我立刻跑去厕所假装不舒服,并打给我的父母让他们来接我回家。


  高中毕业之后我想过大学要搬出去住,但我又想到我可能会遇到喜欢蒐集娃娃的室友,或是会在寝室放娃娃的学生。不行,我不能冒这个险。


  现在我结婚了,就连我老公也不知道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我多次告诉他我「非常憎恨」娃娃。他都会耸耸肩表示知道了。


  但我和老公有一个小女儿,她现在七岁了。这些年里她也收到过一些做为礼物的娃娃。我能怎么办呢?她只是个小女孩,她总是会拥有一些洋娃娃。我要怎么让小女孩远离洋娃娃?


  那些东西都只会出现在她房间里,而我尽量不进去。白天的时候一切都很正常,就连我小时候也是这样。虽然这听起来很羞耻,但我不太确定我到底有没有在晚上进过女儿的房间。我不是真的相信娃娃会动,我尽量说服自己那只是我的玩偶恐惧症。你看,这种症状甚至有个名字——玩偶恐惧症。很多人都有奇怪的恐惧症,玩偶就是我所惧怕的东西。


  女儿最近正在为学校的戏剧表演做准备,今天早上老公去帮她挑了戏服,我还没看过戏服长什么样子。老公说他今天会很晚回家。


  女儿在睡觉时间前呼喊了我:「妈咪!快来看我的戏服!」我走上楼走到她房间前,打开了房门。


  不知道什么原因房间里的灯没打开,我的眼睛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黑暗。


  接着我看到我的女儿。她动也不动地站在房间正中央,身上穿着紫色的洋装,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就打在前方。她的头发梳成马尾,从她的左肩垂下到胸前。她缓缓地……缓缓地……开始转动,看向我。她的双眼眨了眨,然后女儿开始接近我,一寸一寸地。


  我大力甩上门。


  现在我在楼下,写下这件事。我完全不知道接下来怎么做,我想我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我不能像当年把那些娃娃通通丢掉那样摆脱我的女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是不是中邪了?还是这一切都只是巧合?我真的不知道。


  但我听见她发出的声音了,她正在很慢、很慢地走下楼。我很努力忍住不要大叫,就像我还是个小女孩时一样。


  「妈妈。」她正在说。


  那根本不是我女儿的声音。


  甚至不是个活人的声音。


  现在我得承认了。


  这只是玩偶恐惧症,对吧?必须是。女儿的戏服有点像我童年里出现过的洋娃娃,而我的恐惧症让我反应过激了。


  现在我要去看看她,一切都会很好。


  只是玩偶恐惧症罢了,拜托只是玩偶恐惧症。


  是玩偶恐惧症。


  是玩偶恐惧症……


  -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