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陇南澄碧
陇南澄碧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0,283
  • 关注人气:3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路遥知马力

(2019-10-09 17:02:55)
标签:

文友

写作

读后感

路遥知马力

——马维义小记

 

路遥知马力                                                  2010年6月参加高桥笔会在太白河畔留影

2019年国庆假期的第二天下午,几个文友在县城东街“伊欣苑”小聚。席间,马维义将他新出的民间文学集子《青泥古道的传说》送我一本,请我“雅正”。

十多年前,老马出了第一本小说集《月光情》,2015年,又编印了第二本小说、散文合集《桂花飘香》《青泥古道的传说》是老马的第三本文集了。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出集子,而且每次都送我一本请“雅正”,我非草木,岂能无动于衷!然之所以迟迟未提笔说叨,一则是我的懒惰在作怪。常常是话到嘴边了,电脑上的空白页也打开了,敲上几个字心不在焉就又撂下了。这样一拖再拖,光阴付流水一年复一年,空留下满腹的愧和悔。二则是缺乏自信。我这人生在乡野山间,在水里泥里扑腾着长大,生性散漫不羁,玩文弄字数十载,终归秉性难移,愚鲁少文,总觉得对老马这样一个长我十多岁、身上又闪耀着“人类灵魂工程师”光环的人民教师老大哥不敢轻易造次。

这一回,我终于战胜了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去除懒惰,树立信心,对老马及其写作说上几句,不然的话,于情于理说不过去,于我于老马都难以心安。

 

我和老马结识于2003年,那时候他还在石佛学区任教,我刚进城编办企业报刊。和我与其他众多文友的结交情景一样,某一天里,我和老马因为文学的爱好,在滨河路洛坝家属院门口的那栋三层小楼顶楼302编辑部里相识了。自此以后,十五六年的时光里,我们怀揣着文学的理想相互激励,一路走来,私交关系由生涩到热络,写作也由幼稚到日渐成熟。

老马出身农家,兄弟姊妹众多,真可谓是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历尽了人世的酸楚。青年时代的老马先后务过农,干过文化专干、当过走村串户的故事巡讲员,最后在教师岗位上定格,专心任教育桃李,直到五六年前退休。其居住的环境也由山坡上三间阴暗逼仄的土屋到公路边一院宽敞亮堂的砖瓦房,最后再到县城里舒适宜人高高在上的楼房。曲折的工作经历和顽强打拼的生活轨迹,铸就了老马面对生活和事业坚韧不屈、百折不回的精神。读他的《老屋的土炕》一文,我几近泪奔,心上久久难以平静。联想到日常接触中始终如一保持着乐观豁达、积极上进、热心助人的老马形象,再对照自己,我对老马深深折服着,同时也被深深感动着。折服、感动之余,我一次次地将老马作为我工作生活的一个标杆,每每遇到不顺心不遂意的事,遭受到曲折坎坷的磨难时,就拿老马这个标杆来激励自己,催生力量,使自己对人生不抛弃不放弃,不被生活的巨浪冲倒压垮。

老马的笔名是陇竹,他的业余文学写作基本上和他的工作生活经历同步进行。几十年孜孜不倦笔耕不辍,在大小报刊上发表的作品不计其数,尤以反映改革之初农村变革及乡村教育题材的小说分量最重。《月光情》《桂花飘香》两本书中的篇什,主要部分是小说。《那年,那月》《洛河少年》《桂花飘香》《米老师》《晶莹的泪珠》《初恋》《沙柳》《枣花》《二娘》等篇目,因为作者在写作时深度融入了自己的诸多切身经历和刻骨感受,所以很容易勾扯起深藏在我们心中的那些过往的岁月人事,激荡起我们曾经火热、温软的爱情,还原一幅幅乡村教育的独特场景。而最新的这本《青泥古道的传说》,则用二百多页的篇幅,汇集了作者几十年来在工作之余搜集整理的家乡民间传说、故事、民谣小调、歇后语等,堪称我县民间文学工作中的一枚硕果,可喜可贺。

老马生于1954年,生肖属马,又是马姓,二马奔腾,路遥知马力,日久见真性。六十多年马不停蹄地奔驰着,作为普通百姓中的一员,老马在工作、生活、事业方方面面都出色添彩,尤其是在退休之后,依然不待扬鞭自奋蹄,文学写作之外,努力拓展创作路径,报名参加老年大学书画班,研习中国画,画的梅兰竹菊有模有样,不时有人来求了去挂在厅堂。走村入户采写文史稿件,积极宣传地方英雄人物。其热爱家乡热爱生活的所作所为着实让人生敬。

尽管在一些所谓的高人雅士看来,老马的写作艺术水准层次不高,语言也不够准确精炼、缺乏鲜明的个性,似乎没有什么文学意义,但正如老马自己所言:“名利对我而言已失去了诱惑,唯有开心健康才珍贵。人生有限,文艺无限,只要兴趣在,我还会在文学创作的道路上笨手握拙笔,继续努力前行,再登一座山岭。”在当下这个物质至上、处处充溢着金钱喧嚣和利益倾轧的环境里,人生的意义几乎已经趋同于一条直线。在我看来,人生在世走一遭,做人做事是要追求意义,但怎样有意义咋样没意义,那里有个标准?观念不同、追求各异,对意义的理解也就各执一词。政治家们高高在上,站在那里滔滔不绝地宣扬自己的政治理想,菜贩们起早贪黑,忙活自己的营生,拾荒人你争我抢翻捡垃圾桶,对各自而言,都有意义。所以,我由衷地赞赏老马,钦佩老马——我们大可不必受人言左右,将自己的兴趣爱好发挥到极致,悦己即是最大的意义。

                                               

                                 2019年10月9日写于宝徽办公楼415室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