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芹
冬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019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纳木错的孩子

(2006-05-25 00:50:23)
标签:

西藏

旅行

纳木错

分类: 旅途
纳木错的孩子


正午的太阳很毒辣,温度也高,虽然有风,也只能穿一件短袖衫。纳木错坦然地迎着阳光,更加显得宽广。这种宽广让人感到了她的坚韧和永恒。

胡浩和程墨转湖去了,我和璎璎躲进各自的帐篷,避开正午的阳光。 外面的寂静让人觉得时间不再流淌。我戴上耳机听音乐,望着那长长的湖滩发呆 。

阳光下,远远地,两个孩子向我的帐篷走来,再走近些,看清了,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大概是附近牧民的孩子吧。

他们来到帐篷前,下蹲看着我,很好奇的眼神。看样子是姐弟俩,女孩大约十岁、男孩七八岁的样子。

我指了指女孩问:“你是姐姐?”她看着我没反应,我又说了一遍,她似乎听明白了,笑着点点头。

“你们住在附近吗?”

他们先是点头,而后又摇头,最后“咯咯咯”笑了起来。

我知道他们听不懂我的话,便也笑了起来。

也许是因为我的笑容,姐姐大胆地往前靠一步,趴在地上,指了指我的随身听,再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她想让我给她听。

我把耳塞放进她的耳朵,将音量调响了一点,她顿时眼睛睁得大大的,惊慌地看着我。她一定是没想到这么一个小东西竟然会发出这么大的声响。我把音量关小,用手比划着告诉她不用害怕,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弟弟也凑过来,把姐姐的左耳塞取下来放到自己的耳朵,一人听一边。听着听着,他们就开始唱歌,很欢快的节奏,听起来像是一首藏语儿歌。他们唱得很投入也很兴奋,我在边上用手给他们打拍子。

唱完了,他们把随身听还给我,然后指了指我的嘴巴,想让我也唱一个。

我就给他们唱了一首《小燕子》。当我唱第二遍的时候,姐姐竟然跟着哼哼,尽管她并没找着调子,但我还是为她的勇敢竖起了大姆指。受到赞许的姐姐拉着弟弟拍起手,跳起舞。

纳木错的孩子

我想给他们来点奖励,就拿出两盒牛奶给他们。他们看着我,有些疑惑,可能是不知道怎么打开。我把吸管取下来插进牛奶盒里,做了一个吸牛奶的动作。

俩人接过牛奶,眼睛仍然盯着我,小心翼翼地把吸管送进嘴里。当他们吸进第一口牛奶时,眼睛睁得更大了,目光中充满了惊讶,然后脸上渐渐地露出笑容,吸牛奶的速度也加快了。

草原上的孩子都是喝羊奶长大的,可他们喝的都是没经过任何加工的奶,现挤现喝。象这种盒装的奶他们大概是第一次喝到吧,所以觉得新奇。

姐弟俩喝完了牛奶,用衣袖抹了一把嘴唇,把盒子扔在地上。我指了指旁边装垃圾的塑料袋,示意他们把盒子放在里面。他们会意了,捡起盒子放进去,脸上一直带着厚拙的笑。

姐弟俩的头发都很乱,衣服、手脚、脸也很脏,只有眼睛和笑容是亮的。弟弟两孔浓黄的鼻涕一伸一缩,鼻孔到嘴唇间的仁中部位被鼻涕“冲洗”得发白。我拿出纸巾给他擦,示范给他看,他又是笑了。这一次,他擦完了鼻涕主动把纸巾扔进垃圾袋里。

那个下午,我们在一起玩了近两个小时。我带着他们在湖滩上拾垃圾,把游客们留下的饮料盒、方便面盒等放进塑料袋,准备随车带回拉萨。

那些千里迢迢来到这里的人们,在感叹西藏那独一无二的纯静的同时,却又毫不留情地破坏它的纯静。当他们随手把生活垃圾扔在湖滩时,是否想过,这会造成多么严重的环境污染。

姐弟俩刚开始看我在湖滩上“找”垃圾时,还以为我是在找什么好玩的东西,他们把湖滩上那些好看的小石子拾起来,放进口袋,然后跑过来,通通倒进我的塑料袋里,一脸得意的神情。

我把他们精心挑选给我的小石子全部倒出来,他们一脸不解地望着我,表情中有些许委屈。

我说:“我不能带走这些石子,你们也不能拿回去,懂吗?”他们直愣愣地看着我,没有任何反应。我一时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明白我的意思。

看着地上那些漂亮的小石子,我突然有了主意,用小石子在湖滩上排成一个图案。姐弟俩蹲在地上看着看着就笑了——他们看出来了,那是一只羊。

我指了指地上的“羊”,然后摇了摇手,指着远处,说:“这些就象是你们家里的羊,不能带走。”

我知道我的表达并不准确,可他们很专注地看着我手上的动作,渐渐地,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然后开始跟着我拾垃圾,每拾起一样东西,就给我看。而我的每一次点头,他们都兴高彩烈。

我们从湖滩的一头走到另一头,手里的垃圾袋也渐渐满了。回到帐篷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小弟弟把我们拾回来的垃圾拿到他之前放牛奶盒的袋子边上,满脸自豪地拍了拍手。我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以示鼓励。姐姐在一旁看着直乐。

虽然我与他们无法用语言交流,但是我们能感受到彼此心里的快乐。

四点半,纳木错刮起了大风,还伴着小雨。

我说:“下雨了,快回去吧。”

可他们似乎浑然不觉,趴在地上微笑着看着帐篷里的我。

他们不走,我只好让他们在帐篷的门厅躲雨。天越来越冷,风越刮越大,他俩瑟瑟发抖。

我急了,装出生气的样子,打手势让他们赶紧回家,他们这才依依不舍地往家里跑。

不知道他们的家到底在哪个方位,有多远。我目随姐弟俩顶着风雨往前跑,直到他们渐渐地变成两个小黑点,融入了地平线,在我的视线里消失。

次日清晨,我一钻出帐篷,就看到姐弟俩蹲在帐篷外,后面还跟着几个孩子。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来的,在这里等了多久。他们一定是不敢惊醒我,所以,我在帐篷里并没有听到外面有动静。

一看见我出来,孩子们就乐得大笑。我猜想,姐弟俩昨夜回去肯定与小伙伴们讲了遇到我,于是,一早小伙伴们便要他们领着来造访我。

我知道孩子们笑容里的含意,他们是想跟我讨东西吃。我把带来的零食分发给他们,他们拿了零食笑着跑开了,去分享一个快乐的早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叩近纳木错
后一篇:流动的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叩近纳木错
    后一篇 >流动的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