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芹
冬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019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叩近纳木错

(2006-05-22 18:18:59)
标签:

西藏

旅行

纳木错

分类: 旅途
叩近纳木错
梦幻般的纳木错


许多人喜欢叫“纳木错”为“纳木湖”,虽然“错”就是汉语“湖”的意思,但我觉得“纳木湖”听起来有点不伦不类,失去了它的地方特色。
也有人把“纳木错”写作“纳木措”,可我更喜欢写作“纳木错”,虽然两者都是译音,但我觉得“错”字富有强烈的节奏感,它很符合“纳木水”千变万化、如梦如幻的特性。
纳木错是如此地让人如痴如醉,恋恋不舍。她那反复无常的美丽让人不由自主地陷入,不能自拔。
她是真的有形有影,看得见摸得着的;可又似乎无影无形,看不见摸不着,给人一种“空、飘”的感觉,没任何个体。她到底是什么呢?
西藏人说这就是灵魂。
到拉萨后,第一次离开这个城市,便是去纳木错了。
一个晴朗的早上,我、胡浩、程墨及璎璎,乘坐吉普车,沿青藏公路的柏油路面向西北方向走去,行至羊八井,九十公里的路程中,沿途的山脉岩层以它们狰狞的姿态,显现出地壳挤压突起时的扭曲和断裂。穿行其中,让人油然而生沧海桑田之感。
连绵的雪山逐渐出现在眼前,碧蓝如洗的天空高高在上,笔直的道路将宽广的高山平原分成两半,太阳发出耀眼的光芒。
空气纯静得让人觉得这是在梦里,你甚至可以从中分辩出雪山、蓝天、阳光各自不同的气味。雪山、蓝天、阳光之下,一切生灵都显现出最真实、最动人的一面。
仅仅用激动已不足形容我们的心情,四个人此起彼伏地要求司机停车,四个相机的快门被无数次按动。就像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人,眼前的缤纷景象让四个人目瞪口呆。
吉普车继续北上,雪山始终在身边。
在当雄县城吃过简单的午餐后,沿乡村公路向西北方向行进,吉普车随着弯弯曲曲的峡谷向上爬行,一路喘息着来到海拔五千多米的纳根山口,便望见了碧蓝的圣湖——纳木错。
司机说,要是过了十月份,大雪就封山了,就算能到山口,及目一片白茫茫,草地和湖水都结冰,根本看不到现在的景象。

叩近纳木错
车陷入沼泽地


下车,站在纳根山顶往下看,纳木错好似一颗晶莹的蓝宝石,镶嵌在广袤的羌塘草原上。而她身边的念青唐古拉山以其高峻、伟岸和莽苍紧紧地守护着她。
虽然是大晴天的中午,可山口的风刮得很紧,人站在上面被吹得摇来晃去,仅在车外呆了几分钟就躲进车里,继续踏上纳木错的传说之旅。
西藏民间自古流传这样的一种说法:伟岸的念青唐古拉山是藏北高原的南方门户,西藏四大神山之一,“念青”即藏语“大神”,传说中与“圣湖”纳木错素有夫妻的美称。
念青唐古拉是一副穿白衣、戴白帽、围白巾、骑白马的英武模样,他率领横贯藏北的唐古拉山脉,时常行走于世界八方,是世间护法神中最重要的一位。而纳木错明净、辽阔,时而碧蓝,时而苍翠,时而蓝绿相间,时而暗灰如晦,像足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千百年来,一直深受念青唐古拉的呵护。
这一对神山圣湖不仅外貌上配搭绝妙,传说中,上天还施予他们无上的财产和权力,他们是神界中的贵族。湖畔草原是他们的牧场,四周山族是他们的佣人。
在我们这些外来者的眼里,念青唐古拉与纳木错是大自然所能体现的最无懈可击的完美境界。而对于西藏人来说,这一切都是神的旨意,美丽的宗教传说给这原本天然的景象增添了浓浓的神秘感。
当我置身于雪山蓝湖间,所有听来的传说都活灵活现起来。
尽管我们已感受到纳木错就盘伏在的脚下,可司机说,车赶到那里,至少还要4个小时。原来高原空气良好的透明度骗了我们的视觉。
翻越纳根山口,车走上窄得不能再窄的下坡路。路况非常恶劣,车像是走在搓衣板上,剧烈地震动着,车速慢得如同步行。
好不容易抛离了让人心惊的山路,却又进入了望不到边际的沼泽地。道路似断若连,浅浅的车辙在荒草和沼泽地里延伸着,又忽而消失,我们不得不时常停车,在草丛寻找它的足迹。
司机说,他已来过多次,可每次都会迷失方向。这种令人迷乱的感觉是气候造成的,一场雨或一场雪或一场冰霜,就足以将原来的路破坏掉。尤其是在高原变幻莫测的光线之下,记忆中的方位早已失去了。
突然,车体往右侧大幅度倾斜,坐在后面的我、璎璎和程墨三个人重重地被叠在一块。“哎呀,怎么啦?”我和璎璎惊慌失措。车咆啸了两声,不动了。
右后轮陷进沼泽里了。
“别慌、别慌,没事的。”司机镇定地说。
三个人的重量压在右车门上,幸好门上了锁,否则就翻出去了。我们不敢动,怕车轮越陷越深。
司机和胡浩下车,从左则打开车门,好不容易把人一个一个地拉出去。
然后,五个人协力把车从沼泽里推上来。有惊无险,车和人都没有受伤。只是大家的鞋和裤管都灌进了泥浆。
终于,离开了那片诡谲的沼泽地,开进干爽的草地。
沿途草原上,散落着清一色的黑色帐篷,这是牧民流动的家。牧区的孩童都长得标致,眼睛又黑又亮,只是脸上的高原红早就被凛冽的山风烘成深褐色了。见到汽车,他们远远地招手,再陪上满脸憨厚的笑,车走过,他们便跟在后面奔跑。大人们因为经年累月饱受风霜及烟熏火燎,白眼球因充满血丝而黯淡。

叩近纳木错
我与牧民的孩子


从山口到这里,我们又走了4个小时,可纳木错仍躲得远远的,我生出惶惑,莫非我们迷路了。
可司机胸有成竹,说马上就到了。
车翻过一道草坎,两座样子古怪的石柱状小山迎过来,从石柱间穿过,眼睛忽然一亮,美丽的圣湖就在跟前。
纳木错,湖面海拔4718米,长约70公里,宽约30公里,面积1920平方公里,是西藏自治区最大的湖泊,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大湖,也是我国第二大咸水湖(第一是青海湖)。
念青唐古拉山上的冰雪融水是纳木错的重要补给水源。湖滨地形开阔,分布有广泛的湖滨平原、沙滩和沼泽地。是藏北最好的天然牧场,也是野生动物的乐园。
据说,雪域高原有三个圣地,上为冈底斯山,下为扎日朝拜地,中为纳木错。纳木错与浪卡子县的羊卓雍错、阿里普兰县的玛旁雍错并称为西藏三大圣湖。每年都有朝圣者到此转湖巡礼,转湖一圈需20至30天。
扎西半岛是纳木错最大的半岛,面积10平方公里。纳木错的湖心有五岛,另外还有五个半岛深入湖内。
纳木错虽然是湖,却有着海的气势。
我们到达的时候正好临近黄昏,湖水翻卷着细细的泡沫,向岸边涌动,水鸟扑击湖面。湖水的颜色随着斜阳夕照的变化而变化,对岸白雪覆盖的念青唐古拉山被夕阳的光线衬得晶莹透亮。天空云海翻滚,明暗交错,纳木错和念青唐古拉山色彩的变化使天空有着奇幻的景象。
两个喇嘛伫立在晚风中的湖畔,雪山与水天相接,涌动与寂静混合,天地是如此悠远,空气湿润而岑寂,连呼吸都显得不真实,仿佛这不是人间。
两顶黄色的帐篷在布满粗粗沙粒的湖畔上搭起来了,司机独自去住不远处的小旅馆,那是扎西半岛上唯一的一家旅馆。
所谓的旅馆,其实就是一排极为简易低矮的土房子,共有5间,每间房有四个床位,每个床位25元。潮湿的棉被不断散发出酥油、汗水和烟草混杂的怪味,门板无法挡住夜里的冷风。
旅馆的主人是来自当雄县城的兄妹俩,几乎不会说汉语,所有的菜式全都用奇怪的英文写在一块小小的黑板上 。
蔬菜和粮食都从当雄县城用牧民的卡车运进来,因为交通不便,无米下锅的日子也常有。喝的水是从附近的岩洞里接来的“自来水”。
叩近纳木错
自制晚餐


而我们依着碧波涟涟的纳木错,遥望白雪皑皑的念青唐古拉,吃着自制的晚餐(罐头排骨煮方便面),感受神山、圣湖的风云变幻。是人间天上,还是天上人间?
即使是在夏天,纳木错的气温在晚间也会骤降到零度以下,猛烈的寒风让人不得不穿上厚厚的羽绒服。
晚上九点钟,平静的夜空突然间一声霹雳,惊天动地,拇指肚大的冰雹劈头盖脸地砸来。正在湖边散步的四个人拔腿往帐篷跑去。
接着又是暴风骤雨,雷鸣电闪。
一群野狗也在此时来凑热闹,绕着两个帐篷狂吼。
那边帐篷亮灯了,程墨大声喊:“滚开、滚开”。
可是狗群并不理会他,依然在边上乱撞乱吼。它们在争抢我们忘记拿进帐篷的罐头排骨。我很担心,它们可别把帐篷给啃了。
狗群大概是把罐头排骨吃完了,相互追逐着跑远了。而风越发刮得狂,好象要把帐篷从地拔起。
这边胡浩也打开头灯,冲着那边帐篷大声喊:“程墨,程墨,帐篷快撑不住了,我们得加固它。”可程墨根本听不到胡浩的声音。
胡浩穿上防水衣裤,拉开门钻出去, 用头灯对着程墨的帐篷挥了几下,示意程墨出来。
原本用来挡风烧饭的几块石头此时派上了用场,两个男人顶着倾盆暴雨用绳子和石头把帐篷加固。
风还在撕吼着,雨像是从天上泼下来的水,周围一片漆黑,我睡在帐篷里,被摇来晃去。恐怖的夜与我仅有两层布之隔。
这一场暴风雨足足闹了五个多小时才停息。
第二天清晨醒来,钻出帐篷,眼前的景象,无论如何也无法与昨夜的风声雨声联系在一起——碧蓝的湖水泛着微波,乳白的浓雾浮在山腰,天空格外明净。纳木错展现出她最俏丽的姿容。
我久久地凝望,直到浓雾渐渐散尽。
太阳慢慢生起,一望无际的湖面在寒冷的空气里迎着朝阳苏醒,粉红色的霞光给天边冻结着的雪山增添了一丝暖意。那么明净的一片湖海,洗净了人世间的尘埃。
我有些恍惚,白天和黑夜,我是处在同一个纳木错吗?
白天的纳木错,更是景象万千。
风起浪涌,波浪涛涛;风平浪静,湖面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粼光。湖水的色彩随着天色的变化而不断改变,随着太阳光的强弱而产生不同的颜色,如梦如幻。从蓝色变成蓝绿色,从蓝绿色变成墨绿色,从墨绿色变成黑白的水墨色。而对岸白雪覆盖的唐古拉始终如一地衬托着她,让她的美丽更加独特,别具韵味。
如果说昨晚的纳木错让我感到有些恐惧的话,那么今夜的纳木错却让我敬畏了。
当我深夜在帐篷中醒来时,湖滩上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冻。我钻出帐篷,想透一下气,却发现月光下的纳木错诡秘的另一面。
月光在湖面上颤动,一会儿光波闪烁,一会儿又是漆黑一片;满天的星辰好似要向大地撒下无数金色的种子,深蓝的天空倒映在湖水之中,随着湖水的波纹每分每秒都在呈现出不同的变化。
我突然觉得自己渺小得几乎不存在,站在纳木错的腹地里,却无法接近她。她幽暗而缄默的深处是那样地让人有一种比畏惧更强烈的情绪。
我双手捂住胸口,深怕圣湖感觉到我灵魂的慌乱。一种空净的气息直逼我内心深处最遥远的地方。
如果说大地的风景也能感化一个人的心灵,那么我是得到的一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纳木错的孩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纳木错的孩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