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芹
冬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019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卓嘎的情怀

(2006-05-19 14:10:57)
标签:

西藏

旅行

拉萨记忆

分类: 旅途
卓嘎的情怀

知道八廓街立新北巷10号大院是一个意外,认识索朗卓嘎是一次偶然。
八廓街的深巷曲道中,都是典型的院式藏房,大多数的院落已经很残旧了,那天当我们在深巷中发现这所崭新的院式藏房时,着实感到意外。
这是一所民居与寺院混合的特别院落。院子的东面、南面、西面,由清一色的二层楼房联结在一起,组成了一个回廊型的院落,面朝北的是寺院的主殿。
在八廓街走过这么多回,头一次看到这样的院落。我十分好奇,正在东张西望时,一位藏族妇女从我身边走过,她上了二楼又折回来,走到我跟前,微笑着问我:“你们是来参观的吧?”
“是的”我说。
她说:“我家就住在二楼,领你看看。”
“好的、好的,谢谢大姐。”
我喜出望外,拉了一下胡浩的衣角,跟着这位好心的大姐上了楼。迎面走来一个老喇嘛,手拿香油微笑着向我们点头。等喇嘛从我们身边走过,我悄悄地问大姐:“他也住这里。”
大姐说:“走廊尽头的那一间就是他住的,他的房间有扇门与木如宁巴相通”
大姐告诉我,10号院子以前叫木如宁巴,也叫旧木如寺。
当年,大昭寺修成以后,管理大昭寺的僧人和来寺院朝佛的僧人没有地方居住,王宫便下令修了一排专供僧人居住的房舍,这就是那片回廊型楼房中西面的一排。
到了清代五世达赖时期,又重新扩建了这所寺院,南面、东面的两排楼房和北面的木如宁巴主殿,都是这个时期建造起来的。
现在院子里住的都是普通市民,不过北面的木如宁巴主殿依然在,也住着十几个喇嘛。原先破旧的院子,里里外外翻修过了。许多国外游客都到这里来参观,因为出资翻修这所院子的是一些外国人。
大姐带我们参观完院子之后,又热情邀请我们上她家坐坐。又是一个惊喜,原本我就想进她家看看,但没好意思说出来。这位大姐真是善解人意,我想的几乎她都可以觉察到。
入门处是一个厨房,里面一间大约二十平方米,既是她一家人的卧室也是客厅。屋里的一切看起来都挺新,明显是刚住进来不久。
大姐端上一大盆刚刚煮好的土豆招待我们。乍一看,我还以为是一盆鸡蛋呢。这样大小的土豆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整个带皮水煮的土豆我也是第一次吃。
剥土豆皮就像剥鸡蛋壳,也是要小心翼翼才行。土豆的味道很不错,清爽香甜中带着一点点的咸味,我一连吃了好几个。
我们一边吃水煮土豆一边聊天。我问大姐,这样的土豆是怎样煮出来的。
“很简单,把土豆洗干净放在压力锅里,加上适量的水,再加适量的盐,明火煮至压力锅冒气,约五六分钟后,把火关掉,等压力锅冷却之后将土豆捞出来就行了。”
她说她的女儿最喜欢吃这种煮法的土豆,每天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土豆吃。
正说着,“刷”地一声,门帘被掀开了,一个女孩出现在我眼前:一顶白色的棒球帽、一件浅红色毛衣、一条浅蓝色牛仔裤、一双运动鞋,套在她修长的身上,散发着迫人的青春气息,她就是大姐的女儿——15岁的索朗卓嘎。
“你好!”我笑着跟她打招呼。
也许我们的出现对于索朗来说有些突然,她站在原地有点不知所措,大大的眼睛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胡浩,张着的嘴巴似笑非笑。
“快叫哥哥姐姐”,大姐用手势示意索朗。
卓嘎腼腆地冲我一笑,坐到了她妈妈的身旁。
卓嘎的见生,让我和她妈妈一时断了话题,相视微笑。胡浩手里拿着一个土豆,不知该不该放进嘴里。
我问卓嘎:“香港歌手郑依键和梁咏琪是不是你的偶像?”
她很惊讶地看着我说:“是的,你怎么知道?”
我说我猜的。其实我是看到她家墙上贴着郑依键和梁咏琪的两张大彩照才这样问她。
她一下子就活跃起来了,坐过来跟我聊郑依键和梁咏琪。她说她最喜欢梁咏琪的《短发》,还哼了几句。就这样她跟我聊开了,她跟我说有关她的学校,她的同学,她所喜欢的东西等等。还拉着我让我给她拍照片,镜头一对准她,她就露出一脸欢快。
可当胡浩想给她拍一张穿藏服的照片,叫她换上藏服时,她却笑着说:“不行、不行。”我问为什么,她说穿藏服不好看。
她妈妈说,索朗平时从不肯穿藏服,只有在过节的时候穿,所以给卓嘎做的藏服到现在还是崭新的。
“我就想看看拉萨的女孩穿上藏服是什么样子的,你帮帮我好吗?”我用央求的语气对她说。
她妈妈也帮着我游说:“哥哥姐姐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你就穿给他们看看嘛。”
她同意穿给我们看,却还是不肯让我拍照,而且只穿了不到5分钟,就赶紧换下来了。还冲着镜子吐舌头,说一点都不好看。
然后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慌忙往外跑。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跟着她出去。她站在楼道向楼下东张西望,好像是在寻找什么。胡浩说你们玩吧,我到后面看看。
我问她,是在找什么人吗?
她笑而不答。
我注意到她从一进门一直就没有摘下她的帽子,刚才她妈妈说在家里不用戴帽子,把她的帽子拿下来,她一把抢过去又戴上。
我问她,天都快黑了,又是在家里,为什么总是戴着帽子呢?
她又是笑而不答,仍然冲着楼下东张西望。
我闹不清楚她到底要干什么,也就跟着她东张西望。
过了一会儿,院子门口出现了一群小孩子和一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大男孩,一边玩耍一边往院里走来。男孩子穿着一身蓝黑色的运动服,头戴一顶和索朗一模一样的棒球帽。
孩子们一进院子,卓嘎的眼睛顿时就放亮了,有点手足无措。只见她用手紧紧地抓住帽沿,想往下看,又好像不好意思。
戴棒球帽的大男孩似乎有意无意地往楼上看。
我问卓嘎:“你认识他?”她点点头。
“他也住在这院子里?”我又问。
“不是”,她摇了摇头。
“他是你要等的人吗?”我看着卓嘎说。
卓嘎一下子满脸通红,呼吸急促起来,低头不语,好像心中的秘密被人无意中撞见了似的。
沉默了一会儿,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凑到我的耳边悄悄地说:“我喜欢他,我妈不知道的。”
哦!我明白了,两个相互吸引的少男少女,想约会,又怕大人知道,所以采取了这种迂回的见面方式。
我问卓嘎我猜的对不对,她笑了。
我说:“走,下楼找他去。”卓嘎却往后退:“不好,我妈妈会找我的。”
我冲着屋里的卓嘎妈妈说:“大姐,卓嘎陪我逛逛去”。
我的话音刚落,卓嘎好似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允许一样,用劲握住我的手,拉着我狂奔下楼。
我们一口气跑到院子外面,男孩也跟着出来了,俩人羞涩地对视而笑。
我跟卓嘎说:“天黑之前一定要回家,否则我就不好向你妈妈交待了。”她说:“我知道了,谢谢姐姐。”笑容灿烂得像一朵太阳花。
从小巷子走出来,我满心欢喜,热泪盈眶,仿佛看到自己少女时代那份羞涩的情怀。
也许对于卓嘎来说,把秘密告诉一个初识的远方游客是比较安全的,而我却感受到一种被信任的自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