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冬芹
冬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019
  • 关注人气:1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0,我们的西藏

(2006-04-27 01:05:33)
标签:

西藏

旅行

感悟

分类: 旅途

生命是一条流动的河


  2000,我们的西藏



20008月至10月,我们在西藏度过。

西藏于我,是那种在遥远的某个地方突然想起来会热泪盈眶的牵挂——那是深卧与佯睡在我心底的爱情。她常常突然一跃而起冲撞我的胸膛,使我呼吸停止,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在西藏的那些日子,我每天都感受到来自这片辽阔土地的震憾。她无时不对我这个外来者展现她的独特魅力。可是,当我拿起笔想把它们写下来时,却发现自己无能为力。我笔下的文字远远不能够准确地表达她那种静默中的饱满。

西藏是囊括所有的古老苍桑,日月轮回,高山雪地,荒漠草原既密集又松散,步移景动,触目惊心。

这个时候我才深深地明白,西藏是这样的所在——你会因为找不到最恰当的词语来描述她,而陷入一种沉重的幸福中。这种幸福尤如一场十年的爱情所给予你的苦与乐,深深地注入你的生命,穿透你的所有岁月。

那里是灵魂的一面镜子,在里面,你回到故乡,回到纯净的自我,在那里面你找到了一个真实的自己。

从西藏回来10个月后(20017月底),我因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而住进了医院。

在长达一年的病房日子中,我无时不想念我们所走过的西藏,想念在那里结识的朋友。我曾答应他们的邀约,明年的秋天再来拉萨;我也与他们说好,我的婚礼要在吉日旅馆举行。然而我失约了,甚至可能是一生的失约。

20018月初,我开始接受治疗。每天进行大剂量的化疗,除了口服药物,还要静脉用药,两只手的静脉轮换着扎针,每天至少打点滴7个小时。那段时间,精力和体力都极度虚弱。还因为药物的毒副作用,手脚一直发麻、发颤,也常常抽畜。

治疗的不适时常让我身心疲惫,难以承受。

从住进医院的第一天,我就开始记日记。记录时断时续,有的时候,一天只能写上几十个字,甚至更少;有的时候,一个星期都没能写上一个字。

曾有一度,病情恶化,眼晴出现复视,右眼球不能转动到位,两只眼睛无法聚焦到一个点上,所看到的景物都有重影。为了换救右眼,我在一个月里做了9次腰穿,通过做腰穿把药物注入到中枢神经里,杀死躲藏在里面的白血病细胞。每次做腰穿身体必须侧卧且四肢蜷曲,虽然时间不超过30分钟,但是要保持这种蜷曲的姿势不能动,很容易四肢发麻。做完后还必须平躺6个小时,不能枕枕头。那段时间,我不敢多用眼睛。

不过,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的心仍然无法放下西藏。我用左眼及时常颤抖的右手,一个字一个字地写下我在西藏的旅程。在这段旅程中,每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都令我感动。从拉萨八廓街到珠穆朗玛大本营,有很多美好的经历,不能忘怀。

记录在西藏所经历的点点滴滴,事实上对于病中的我是一件愉快的事。西藏的艰苦历程时常成为我治疗疾病的动力,也时常提醒我生命的可贵。不停地回忆自己所走过的西藏,使我可以用一种积极、坦然、平和的心态面对疾病,乐观地承受痛苦,以宗教的精神看待生与死。

艰难的记录并没有给我的身心带来疲累,反而使我得到了一个开阔的心灵空间,淡忘了病痛,摆脱外界的诱惑,让心处在一种安静的丰富中。

长长一年的病房日子,给了我人生的又一种经历,就象我在西藏的经历一样,值得回想,值得记录,于是又有了《命若悬丝——我的病房日记》的诞生(200411月,汕头大学出版社出版)。

生命不是一个凝固的点,而是一条流动的河。正如西藏人说:同一双脏手不可能在同一流水中洗两次。

(从今天开始,我将讲述我们的西藏历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