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宁肯
宁肯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797
  • 关注人气:2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中雁荡山记

(2012-10-28 11:12:19)
标签:

杂谈

     雨中雁荡山记

  

                       宁肯/

  

  

我是雁荡山回来之后才看了有关雁荡山的人文掌故,诸如谢灵运,沈括,徐霞客,至郁达夫,粗粗一看,一如所料,雁荡山文化厚得惊人,可谓千年文脉缕缕不绝。对于一处人文圣地,有人喜欢去前功课,有人喜欢去后,各有千秋,不同心路,所得也不相同。我属于后者,极少前者,因此关于雁荡山过去差不多只闻其名,隐约知道和徐霞客有些牵扯,实际上一无所知。一无所知有一无知有无知的好处,就像把心放空之后对一切都新鲜好奇。比如,我不知道雁荡山原来就在温州,在乐清,在诗人马叙的家乡,就很惊奇。马叙是好友,过去只知他在温州,不知他竟是雁荡山人。比如,我不知雁荡山离海很近,简直咫尺之遥,翻过一道山就是海了,因此当导游说雁荡山原来是海底世界的一部分,出水时间晚于黄山,我又很惊奇。说黄山原是海底我有点难以想象,而且离海也太远,但此时说雁荡山曾是海底,我觉得还真有点像。在雁荡山峭拔的群峰中,在白茫茫的雾中,我不能说自己或别人像鱼,但也的确和在别处不同,这儿的山都直上直下的,游人如织,确实有种山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的感觉。

时值南方雨季,湿漉漉的雁荡山在雾中确好像刚出海面不久,甚至好像还穿着水的衣裳,水的披巾,让人不禁想:或许是恋恋不舍海中情景,或是总是陷入回忆,雁荡山怎么这么多雨?而且雨的种类简直让人惊奇,急雨,豪雨,细雨,斜雨,微雨,毛毛雨,最小的毛毛雨几近于雾,近于无,伸出手来竟感觉不到!我过去从未对此好奇过,只是因为早晨起来,推开窗子,见盆景般的幢幢的山影之中,微雨纷纷,极其细密,不由得就伸出手去接,却居然接不到,一点感觉也没有,真是让我奇了!于是灵机一动,翻过手来,果然像本能预料的那样,手背上有了密密的若有还无的凉意,毛孔梢上有轻轻的触动感。过去我一直认为手心最敏感,此次发现手背才真正的敏感,也算是一个发现。

虽然景观神奇,但因为几乎一无所知,只是瞪大眼睛看。这样也好,总能在看出点什么,比如看雨,云,雾,瀑,于美伦美奂中发现:雨云雾瀑实际是有联系的,有雨必有雾,有雾必有烟,有烟必有瀑,特别是瀑简直应接不暇,不时就从山中钻出,那么细小,那么密集,江南之细,以及在时空中的变化无穷让我感叹――感叹江南的文化何以如此灵动、丰饶、幻化无穷。江南的文化绝不大而无当,也与愚蛮、粗野、蠢劣与戾气不相干,绝不产生《水浒》那样的暴力文化。

因为没一丝风,我注意到雾完全依着山势升起,而山的千变万化使雾有时显得很笨拙,如同一种情感的笨拙;雾太依恋山了,山什么样儿雾就什么样儿,直到脱离了山,上升为云,才成为正果。

流纹岩差不多是我自己发现的,就在路边,当然,有简单的说明。我觉得有一块简单的说明这就够了,没必要导游拿喇叭对你喊,事实上导游经常是破坏性的,许多东西因为导游喊叫反而消失了。

我喜欢刻在石头上的“流纹岩”三个字,静静地看着上方雨水跳荡地顺岩纹流下,因为跳荡,像有许多钻石流下。禁不住又去拿手捧,结果到了手心瞬间消失,还是水。岩上刻字日:雁荡山形成于1.28亿年前,由火山喷发,岩浆喷涌,形成了许多流纹岩,其中有许多气体聚集,形成气泡,流水跳荡,因此,雁荡山又被称作天然流纹岩博物馆。后来进一步看书,方知如此地形地貌对古代科学家产生了强烈的启智作用,比如科学家沈括在著名的《梦溪笔谈》就曾写道:“予观雁荡诸峰,皆峭拔险怪,上耸千尺……原其理,当是为谷中大水冲激,沙土尽去,唯巨石岿然挺立耳。如大小龙湫、水帘、初月谷之类,皆是水凿之穴。”这是世界上最早有关流水对地形侵蚀作用的学说,比欧洲学界侵蚀学说早了六百多年。看来做科学家也不难,只要善于思考就行了。但为什么只有沈括想到了水浊的作用?为什么只有牛顿发现了苹果落地蹊跷?这又太难了。

前面说雁荡山瀑布细小,那是我还没见到大的。抬级而上,见到大龙湫瀑布我有点傻。大龙湫瀑布太大太猛烈了,尚未走到近前,远远的一阵水雾已将我雨伞掀到脑后。雨伞崩了,霎时浑身湿透,无法再往前走了,虽然还没看到瀑布全貌。但瀑布的局部,那种飞流直下、腾起的水雾、周边树和草剧烈的摇晃,有如七八级大风,已让我叹为观止。大龙湫瀑布高197米,自危崖跌落,在潭中溅起水气,形成瀑布风。我见过无数瀑布,包括黄果树,抱括国外的一些瀑布,但能够形成瀑布风的只有这197米高的大龙湫瀑布。瀑布风,应该是我的发明,因为恰是在这里我突然想到“风生水起”这个词不确,应该倒过来:水起风生。同时也理解了潮汐:水为月引,风为潮生。唉,要是早几百年,我恐怕也成了沈括了,生不逢时啊!

但是别说成不了沈括,就是成为徐霞客也做不到,甚至就连徐霞客的一根小手指头也做不到。因怯懦我没敢走到瀑布跟前前,更没穿过水廉,我怕被瀑布风吹起,成为云中的孙悟空。而徐老先生不仅不惧狂风,不仅淋了腾起老高的瀑布,还沿着瀑布追根溯源,登上了崖顶,立于瀑布之上。后来在展旗峰下我见到了徐霞客雕像,觉得其雕像不应该在展旗峰下,应该立于大龙湫瀑布之上,他人都上去了,雕像还不能吗?不过可能还真的不能,大龙湫之崖太险了。我后来看资料得知,公元1632年,为探得大龙湫瀑布来龙去脉,徐霞客以老脉之躯第三次来到雁荡山,其如采药人一般的艰险在徐霞客后来记述的文字中可见一斑。“梯穷济以木,木穷济以梯,梯木俱穷,则引绳揉树,足布被突石所勒而断,险掉下悬崖,粉身碎骨。后复续悬布,竭力腾挽,得复登上岩而出险。”呵呵,“引绳揉树”,如“灵峰飞渡”,脚布勒断,险些粉身碎骨。这便是徐霞客,而我辈只能鼠窜耳。

说到“灵峰飞渡”,那又是雁荡山一处名胜,那儿的山峰个个孤立,直上直下,所谓“飞渡”即两山之间一条绳索,采药人飞来飞去,差不多就是当年徐霞客的样子。一座座孤峰之间,构了巨大的山成的天井,天井中布满了观赏的坐位,黑压压坐满了人,即使雨中仍仰着脸。我不喜欢这类表演,加之观赏者大呼小叫,大吃大嚼,大煞风景,遂折进了左近高处的灵岩寺。寺内清静,四周奇峰嶙峋,古木参天,环境幽绝,有殿宇,禅房,客舍,皆赭黄色,十分清静。清人喻长霖的一副楹联道出周围景色:“左展旗,右天柱,后屏霞,数千仞,神工鬼斧,叹无双”,字相当不错。虽仍有隐隐的欢声,但心已静,仰望佛像或驻足禅房,几至有穿越之感。193411月,秋天,枕于浙东山水的郁达夫来到雁荡山,宿于灵岩寺的某一间禅房,或许就是我所驻足的禅房。

郁达夫睡眠不好,浮梦连连,后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以为寺里失了火,急起披衣,踏上了西楼后面露台去一看,既不见火,又不见人,周围上下“只是同海水似的月光,月光下又只是同神话中的巨人似的石壁。”郁达夫后来写道:“天色苍苍,四围神秘,幽寂,诡怪,当时的那一种感觉, 真不知道要用些什么字来才形容得出!”“起初我以为还在连续着做梦,这些月光,这些山影,仍旧是梦里的畸形;但摸摸石栏,看看那枝谁也要被它威胁压倒的天柱石峰与峰头的一片残月,觉得又太明晰,太正确,绝不象似梦里的神情…..雁荡山中的秋月!天柱峰头的月亮!我竟象疯子一样一个人在后面楼外的露台上呆对着月光峰影,坐到了天明,坐到了日出,这一天正是旧历九月二十的晚上廿一的清晨”。

那个夜晚,我也见到了灵岩的山影。虽然因为雨云,没有了海水似的月光,没有水中倒影般清澈的星空,虽然只是模糊的幢幢山影,我仍然满足。因为郁达夫不曾见过雨中的灵岩夜景,我替他见见也好。我想告诉郁达夫月光中的灵岩固然好,可直通古意,可见李白的月,陶渊明的月,谢灵运的月,但雨中的灵岩没有月亮实际上更古老,更接近深海中尚末出世的灵岩。深海晦暗无光,但山影仍然依稀可见,如果可能,我愿在这深海中坐到天明,如果有天明的话。

 

                20129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暂停更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暂停更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