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梦梦
梦梦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976
  • 关注人气:1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政府的不作为,让我可怜的父母无处申冤

(2006-09-10 10:10:10)

文:梦

 

2006614,湖北省黄梅县第二人民医院外科入住了二十位严重被打伤的伤员。这二十位伤员大部分系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北洋镇林家桥村人,有几位同是北洋镇其他一些村庄人氏。二十名伤者受伤程度虽有差别,但有一共性,全被打成重伤。严重者脑壳被打凹进去,肺部积血,差点失了人命。轻者断手断脚,骨折多处,软组织受创,不得动弹。

这二十名伤者中有一胡姓男子与一杨姓妇女系两夫妻。此夫妇二人已是年过半百的老人,是06年后与同村其他村人一起前往湖北省黄梅县龙感湖总场一带种植西瓜的瓜农。这次被打事件中,两个受伤程度不是最严重的,胡某肋骨被打断了两根,全身各处都有不同程度的骨折,软组织受创。杨某右手前臂被打断一根骨头,全身软组织受创,全身大面积肌肉黑肿,被人从地上拖动几米之远毫无知觉。其他伤者情况也没乐观到哪儿去。

大家不竟要问,此几十人全体被人这么往死里欧打到底是为了什么?他们只是一些平常的与世无争靠力气和勤劳来换取生活的瓜农为什么会惹来飞天横祸?

这事要从两天前说起。两天前,龙感湖当地一滕姓村子的人来到胡某西瓜地中偷西瓜。并把未成熟的西瓜搬到自己这边的棚里里放着。此滕姓一族乃种植棉花的农民。此事被胡某三个村人发现,在争夺西瓜中,滕某处于下风,胡某与杨某及其他村人未参与此事,当时见滕某被自己村人教训时,曾阻止村人的行为并好言相劝滕某:西瓜还未成熟不能吃的,等西瓜熟了你过来吃就是,我们送给你也没事,但是不要用偷的呀。

第二天下雨,浙江籍村人都在家休息,有些村人上街去了。此时,胡某正从家往村口方向迈步,而他万万没想到耳里突然听到的只有在电视里看到黑社会群欧的人声鼎沸情景此时正发生在自己身上。在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他第一个被村口来的四五辆车上下来的四五百个人一起黑压压的暴打,当即昏死过去。而胡某之妻杨某本想逃命的当口见丈夫被人打扑在地又不得不回去搀扶。而此时滕姓一整村的所有男人都已逼进瓜田,他们见人就打,连管家的狗都没有放过。所有在场的村人都被打成重伤,失去知觉。家里的家什物品也全被来人打烂,无一幸免。

事后,滕姓一村的所有男人都不知去向,棉花地也弃之不顾。

伤者被按排到黄梅县医院后,浙江省政府省市地区的领导都前来慰问,表示对此案的重视。浙江省某些媒体也获悉之事前往采访却被拒之门外,无功而返。伤者都在黄梅县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此院地处黄梅县孔陇镇,医疗设施落后,条件环境恶劣。病房没有现代化设施不说,连基本生活也难以自理,医院连个食堂都没有,部分医护人员素质低下。双方政府协商的结果伤者并不很清楚,只知医疗费用全赔,湖北方承诺让伤者安全返乡。而伤者及家属曾多次在病床前接见黄梅县政府领导慰问时接受思想灌输:“此事已经发生,要相信政府,安心养病,不管在这里还是回到家乡,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我们把这事给封闭起来,忘记它。”这件事,笔者也曾亲耳听到,一位自称姓梅的黄梅县副县长亲口所说。当时,笔者作为一名伤者亲属的身份向此梅县长询问双方政府协商结果时被拒绝告之,笔者不竟直截了当的问此梅县长: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何贵地治安条件如此之差,会发生这种事情。让我们外来人下次如何敢再来?梅县长当即愤怒而言:你作为伤者家属照顾好伤者就是了,这些不是你过问的事,你根本也管不着。他还让胡某杨某两夫妇再次转告笔者不要过问此事,封闭此事。

几位病情特别严重的伤者被转移到黄梅县第一人民医院,尔后在没有过硬的医疗技术下自行转院到江西省九江人民医院。而此转院一事被湖北黄梅县方告知医药费不予报销后不得不重新转到黄梅县第一人民医院。

杨某此时还未发现自己的手已断,只想到丈夫的病情严重希望能转院。而此提议被拒绝。而杨某手断之事在住院半个多月后在杨某再三反映后才被院方发现。经过手术和一个月左右的治疗后,伤者陆续出院。出院后,伤者的行动不同程度上的不便,生活自理困难,更别谈西瓜地和干些轻重活了。

由于此事,浙江省村民除了身体上受到的惨痛外,经济损失也很大。辛苦栽培的西瓜由于不能及时采摘,也不能卖出好价钱。还得请好几个亲朋好友来帮忙照顾那片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照顾的西瓜地。以至西瓜第二批生长出来时,胡某一家及其他瓜农都弃瓜返乡,而此时的西瓜价格卖到五分钱。胡某一家带着残痛的身子和亏空的口袋自已坐车回到家乡时已是心痛至极却无可奈何。

回到家乡后,胡某一家收到一千元人民币的理赔金,是对打烂的家什进到赔偿。

而此一千元是多么沉重?难道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的身体上和心灵上所承载的痛苦就是应该自认倒霉了吗?以胡某一家为例,此二人之前为西瓜一事事件都未曾参与,反而劝村人不要动手,还好言相劝滕姓村人。为何却要受之连累承受如此惨痛的代价?他们身体上受的创伤,他们本可以好好赚笔农民认为是大财富的钱却亏空了。他们今后的生活,今后的工作怎么办?农民的本份,地里要干重活,不管自己有多老都会开心的去做。而这次事件,他们以后还能做重活吗?以后什么事稍稍用点力都会伤其筋骨,后遗症不是很多吗?这些都该谁来承担?这一千元钱,他们接受的是多么沉多么重多么痛。这一千元就能了结了这起惨痛的人生吗?

笔者还想问:我们真的可以相信政府吗?政府就是可以拿一千元家什赔偿金来让你承担一辈子的痛苦还得把痛苦给封闭起来不让外界知道吗?

谁可以为这些没有能力自我保护的农民申张正义?在这个年代,我们可以相信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回家
后一篇:想要的只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回家
    后一篇 >想要的只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