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MID让愿景不发霉
MID让愿景不发霉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45,403
  • 关注人气:1,4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全安 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2010-05-09 15:32:12)
标签:

杂谈

分类: 思想者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王全安,一直聚焦中国当代的困境,是具有独特自我风格的新一代导演。仅拍了5部电影,就已俨然成为国内艺术电影导演界的代表人物。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虎年伊始,他凭借新片《团圆》再度“擒熊”,获得第60届柏林电影节最佳编剧“银熊奖”,距凭《图雅的婚事》斩获“金熊”不过三年而已。在作品商业化洪流涌动下,王全安不为所动,另塑影视定位——所有电影都只有一个主题,那就是关注困境中的人。或许他自己也身处“困境”,在商业、娱乐双潮涌动的时下,坚守艺术品质何其不易。
文| 林冲 张姝琪  图| CFP  受访人提供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尽管是身型伟岸、高大魁梧的西北汉子,但王全安却有一副细腻的心肠,毫不掩饰对女性的爱戴与关注,他承认几乎所有自己电影的灵感都来自女性。这种“灵感发源地”当然也包括曾经深深恋过的女人—演员余男。于是,在第60届柏林电影节闭幕颁奖礼上,全球的媒体都注意到这样一个有意思的场景,   凭借新作《团圆》,  王全安在略带几分的惊讶中从评委余男手中接过最佳编剧“银熊奖” 。就在三年前,他和她共同从别人手中接过“金熊奖”。王全安突然情不自禁地在余男左脸吻了一下,这位曾经的王全安御用演员、前女友余男半是兴奋半是害羞地笑了。王全安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当时的心情非常复杂,即便尴尬也是一种幸福。谈及自己的作品,他说自己所有的电影主题都是一致的,就是关注在困境中的人,《团圆》也不例外。或者从某种角度上讲,王全安在领奖的那一刻也陷入“困境”,他该如何面临曾经。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破除困境,初尝导演之味
王全安阅历多彩,学画、跳舞、出欧游美、追求洋妞⋯⋯尽管父亲是延安党校的校长,但并没有让他成为一个规规矩矩的“主旋律少年”。或许第一次让他面临困境的,就是报考北京电影学院,当时对原工作单位延安歌舞团动用了各种迂回战术,才得偿所愿。毕业后进入西影厂写了十几个剧本后,就偶遇一个朋友主动出资让他转拍电影。第一部电影《月蚀》的女主角就是余男。

余男所给予的,也许不仅仅是一位演员对于导演的那些。“认识她之前,我就是个混蛋。”王全安说,“我的人生还从来没有那么宁静、深刻过,过去我一直处于一种混乱中。和余男一起后,我变了一个人,开始踏踏实实地做事情,能够集中精力去驾驭、掌控自己。”余男成为他的“御用女演员 ”,一共合作了《月蚀》、   《惊蛰》、  《图雅的婚事》和《纺织姑娘》四部电影,而这四部电影的艺术价值和口碑也是颇受肯定。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左手金熊,右手银熊,终《团圆》”
“我在突破过去大家拍电影的一些视野,”王全安在接受采访时说,“所有文艺片,其实都是受制于这个世界给我们的狭小空间—别人就是把你当作第三世界的启示录,给你同情。”2007年,一个为“一个坚强的蒙古族女性想嫁一个男人来照顾残疾的丈夫” 题材映入他的眼帘,正是这种朴实的小人物为自己和家庭设置了一个动机—充满善意但过程纠结的“困境”,让王全安深受同情和感动,这使他后来成功拍摄了《图雅的婚事》。这部作品继承和发展了王全安的电影价值观,不但使他真正有了更清晰的文化观,而且突破空间限制,一举入围柏林国际电影节竞赛单元,并最终夺得第57届柏林电影节最佳影片金熊奖。

时隔三年,王全安成长得更有耐心和恒心,又凭借《团圆》站在了国际电影节的舞台上。《团圆》的素材其实是出现在报纸上的新闻报道,一个上海老太太的前夫身为台湾老兵返回上海,想带发妻离开,并且打算用量化的经济补偿赠送给妻子的现任丈夫,但数十年的感情又怎么能用一沓钞票算清楚?这种困境从小的说是家庭矛盾和作为个体的女儿之情,往大的说又成为历史遗留问题以及宏大政治背景下的芸芸众生,王全安决定拍摄这个故事作为了解上海的一把钥匙。王全安曾经说过,上海是一个太有地域特色和文化韵味而又异常独立的大都市。不少北方籍的大导演比如张艺谋、陈凯歌等,拍摄了很多以上海为背景的题材,但却缺少反映其繁华的背后所掩藏的许多小人物的辛酸苦痛与生死别离的“困境”。王全安不甘心,他要打破这个“怪圈”。 “刚开始我打算拍一个很庞大的,   类似《末代皇帝》的故事,但我心里没有底,所以先拿《团圆》这个故事找找感觉。”

尽管王全安不承认,但不少人都注意到,在柏林电影节的颁奖典礼上,他捧着银熊在舞台上发表感言时,眼中闪烁着泪光。“现在我很振奋。我终于用了10年时间,想明白了一些问题,也证明了自己的电影观是正确的。”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一切,都才刚开始”
在《图雅的婚事》取得巨大成功后,舆论对他接下来作品定位产生一些质疑,最核心的是影片风格走向商业片,但是王全安用实际行动回应了大众的疑虑,一直在拍摄低成本的电影,比如《纺织姑娘》,还有斩获“银熊”的《团圆》。“不管拍文艺片、商业片,作为职业导演来说,都应该在品质上有要求,”王全安说,“我受的教育告诉我,电影就是表达我对环境的感受,这也是我擅长的工作”。《月蚀》、《图雅的婚事》、《团圆》不管给他带来了多少荣誉,在王全安看来,这些得奖作品,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真正想拍的电影做准备。从第一部作品《月蚀》十年前就获得第22届莫斯科国际电影节国际评委大奖开始,王全安保持着迄今五部作品都在国际影展上有收获的纪录,不过这些在他看来可能只是一种蓄积待发。“我还从没处心积虑拍过一部电影”,他说:“一切,都才刚开始。”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记者:《团圆》斩获“银熊”,成为这次柏林电影节的大赢家,这让您有什么独特的感触?
王全安:这次获奖,让我异常振奋,有很深远的意义,一是让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电影创作理念,多关注那些陷入“困境”的人,创造出更多更好的反映现实的题材作品,“终于用10年的时间,想明白了一些问题,也证明了自己的电影观是正确的。”而另一个让我欣慰的感受是,柏林,已经不一样了。

记者:从《月蚀》到《图雅的婚事》,你和余男有着非常默契的合作,在感情上也曾携手相伴十余年,你觉得她在你的人生中是一个怎样的定位?你们以后还会再合作拍电影吗?
王全安:余男,是生命中对我影响很大的一个女人,一个良师益友,一个好伙伴。其实在遇到她之前,我的生活一直很随意,甚至很混乱。和余男一起后,我变了一个人,开始踏踏实实做事情,能够集中精力去驾驭、掌控自己。过去的十年,我们共同营造了一个相对单纯的拍电影和生活的环境,那种氛围至今让我留恋。余男是那种非常符合导演要求的.能够把真实感和戏剧感融合到一起表演的有内涵的好演员,如果有机会肯定会再合作。

记者:很多人都觉得以你的导演功底和能力,足够转型去拍商业电影了,现在《团圆》又为你在国际上赢得了很好的口碑,下一步会不会尝试去拍商业娱乐片?
王全安:如果要问我能否商业娱乐化,如果是大家现在界定的概念,那我做不到,也玩不起,我能够做到轻松、有趣,但肯定不是你们想看到的样子。我应该属于大龄导演了,到了这个年纪,已经更有耐心和恒心了,很清楚自己想拍的是什么样的电影。拍商业片,是这个商业社会对我们这代人的一种勾引,商业的诱惑是很大的,你不知道会付出多大的代价。其实拍商业片就像吃包子,再好吃的包子,五六个也就饱了,再多胃口就会被撑坏的。

 

 

王全安 <wbr>我关注的永远是困境中的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