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愿。

(2012-03-21 19:36:58)
标签:

噶玛巴

祈愿法会

噶玛噶举

这个梦

像命运一般

也许它只是

带我去找一个

简单至极的答案

——致上师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

 

慈悲。 

这一个月期间,也许是我人生中最平静又难以置信的时间,我会尽力记住这些淡然美好又风尘朴朴的时光。原来地球上,真的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难以形容的真挚和无私。几乎这么多年看到的菩萨心肠的总数,可能不及这次Kagyu Monlam噶举祈愿法会遇到的多。而我也终于学会了要为可笑的面子认错,去缅怀我以前犯过的傻事。

 

疑问。 

千年以来,都说只要见过他,七世都不会堕入恶道。之前我觉得这句话,夸张了点。再后来听到太多太多关于他神奇的故事,忍不住开始要颠覆我自己的宇宙观。我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过得太顺利的孩子,所以当他问我“你有什么疑问”的时候,我对比别人各种悲催心酸的问题一下羞于启齿,我只是有时候不太敢一个人关灯睡觉而已。我这哪算个什么疑问啊。不必劳烦您内。

 

因缘。

人人都说,因缘具足,你就能来。所以我在这里看到的所有人,都是因缘具足的人。好奇问了几个“你为什么会来”,差点吓死,你们牛你们牛,我只不过是五年前梦见过他,只是那时不知道他是谁而已,我这哪算个什么因缘啊。我是路过打酱油的。

 

名字。

这个过程过于简单,简单到当下其实有些失落:“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名字?”“喔,你等一下。”“我不想我等了几年最后变成十秒钟……”我不知道我的小声嘀咕有没有让他听见,但我想他听见了。他的侍者示意我在门外等。片刻,他出来门外和一些团体合影,然后他从人群中向我走来,看着我,表情丝毫没有透露情绪,但是那个眼神仿佛穿透你。但我想我当下的表情一定不是太好,可能是等了太久,可能是一种无力感,然后他伸手递给我一个小册子。没错,事情就是如此简单。然后我离开了。当我翻到册页的最后一页,我看到一个中文名字:噶玛如愿。然后我就突然像被戳中心脏一样开始大哭。不是难过,只是释然。

 

偶遇。

第一回,提前溜号上厕所,好奇往一扇玻璃窗里望,迎上他一个诧异疑惑的眼神,被吓。第二回,漫不经心捡着舞台边的垃圾,没有认出他来,又被吓,这回他笑了。第三回,远远看到他过来,这下我准备好了,迎接他飘过来一个极为安定的眼神。第四回,看大伙的反应就算背对他也知道他过来,我的反应越来越迅速,顶礼也越来越顺手。第五回,路上他出现的太突然,而我又正好在喝水,唉,他又露出一丝浅笑。第六回,安静的等他绕完一圈又一圈的塔,他像是在记住这些人,我应该也被扫描进去了吧。

 

送别。

机场果然是个好地方,使得即将离开和刚刚抵达的人们居然还能有机会最后告别,他果然是记得我的,从他没有理会来接他的人而走向栏杆外的我就可以证明,还是那个丝毫没有透露表情的穿透眼神,这回终于吐出一个轻轻的“谢”字。此刻我真正体会到点灯祈愿那天我们代表华人团体在台上唱的《送别》:“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觚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我在心中默念再见。

 

风雨雷电

日月星辰

他们一定

只是为了

迎接你的到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2012了。
后一篇:纪行。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2了。
    后一篇 >纪行。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