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傻博士
傻博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2,487
  • 关注人气:12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康德:一个孤独的哲学家

(2013-02-28 10:50:30)
分类: 故作沉思

孤独的作家{转}

   在大多数时候,康德的生活是乏善可陈的。在他的一生中,他可能从未去到过离他家乡60英里远的地方。一位传记家写道:“康德的生活就像最规则的规则动词”,而另一位补充道:“但是,他不是一个合成动词,因为他从来没有结婚”。[1]

康德一生中大部分的时间都过得极其有规律。诗人海因里希•海涅是这样描述康德的日常生活的:

 

我不认为与城镇居民伊曼努尔•康德相比,大教堂时钟在完成自己每日工作方面会采取一种更冷静,更有规律的方式。起床、喝咖啡、写书、讲座、吃饭、散步,每一件事都有它固定的时间。邻居们都知道,每当他们看到康德教授穿着灰大衣,拿着手杖走出家门,走向那条长满树的石灰小径时(这条小路后来由于他而被命名为哲学家小径),一定是下午4:30。无论春夏秋冬,康德总是在这条小路上散步。每当碰到坏天气或低沉的云层预示着要下雨时,人们总能看到康德的仆人老兰佩,腋下夹着一把巨大的雨伞,一脸焦虑地跟在主人后面,几乎就像天气预报一样。[2]

 

据记录,康德一生中只错过了一回这样的散步,那是因为他正沉迷于阅读卢梭的《爱弥儿》而忘记了时间。

康德是一个多产的作家。他的作品包括了艰涩难懂却极具创新性的《纯粹理性批判》(1781年,1787年第二版面世)、《未来形而上学导论》(1783)、《道德形而上学原理》(1785)、《实践理性批判》(1788)、《判断力批判》(1790)以及《纯粹理性界限内的宗教》(1793)。

《纯粹理性批判》是当今最难懂的著作之一。哲学学者们总是抱着畏惧的心理接近这部书,而当他们能完整地阅读所有的内容后,就会满怀自豪和骄傲。康德曾经说过,他不怕被批判,只怕不被理解。他确实有害怕的理由。1783年8月16日,他写道,他的作品是“12年来思考和反思的成果”。

 

这部书是我用了4、5个月的时间,是在一种很匆忙的状态下写成的,所以我着重关注的是书的内容,而不是如何对这些内容进行解释,或是换一种表达方式以期读者能更容易理解。但是我从未对这个决定感到后悔,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延长写作的时间或是去寻求一种流行的形式来写这本书的话,我可能永远也不能把它写出来了。[3]

 

康德承认,他是故意不使用解释性的例子的。他认为,那些例子只是让一部本就卷帙浩繁的书更厚罢了。另外,他还认为事例只是对通常的要求而言是必要的,“而这部作品从来都不适合日常消费”。[4]康德曾将《纯粹理性批判》的手稿寄给形而上学大师马库斯•赫茨(Marcus Herz),但是赫茨只看了一半就把书稿还给了康德,他说:“要是我看完了它,我就该发疯了。”[5]

康德著作艰涩难懂还有另一个原因:为了表达一些新的概念,他感到他必须赋予一些拉丁语词汇以新的意义,或者创造一些德语新词;他还经常用普通的词汇去表达他自己的特殊意思或是用同样的词汇去表达不同的事物。尽管存在着种种问题,这位小个子哲学家艰深宏大的作品却永远与西方思想紧密相连。

康德于1797年从公共讲台上退休。虽然身体渐渐衰老下去,他依然是一位多产的作家。伊曼努尔•康德是一个在孤独中死去的老人,在他的一生中,他甚至从未看过高山或大海。但是,他却在一个极广的范围内动摇了西方哲学的根基,以至于后世的哲学家无论赞不赞同康德的观点,都必须面对他。在柯尼斯堡大教堂康德的墓碑上刻着他自己的话:“璀璨的星空在我头顶,而道德的法则在我心中。”

哲学家兼诗人弗里德里希•席勒(Friedrich Schiller)认为,正是由于康德数量丰富、内容艰深、影响深远的哲学存在,才能让一些哲学家在他的影响下继续进行探索和研究,让另一些哲学家有研究和回应的对象。所以席勒说:“一个富裕的人给了多少乞丐以生存之路啊!”[6]

康德的作品非常重要,也十分令人迷惑。因为它包含了对理性主义和经验主义的摧毁性批评(这两个是现今最主要的哲学流派),甚至还指向流行的神学。有人说,一些神职人员咒骂伊曼努尔•康德是一条狗,而另一些神职人员给他们的狗起名叫伊曼努尔•康德。



[1] Henry Thomas and Dana Lee Thomas, Living Biographies of Great Philosophers (Garden City, N.Y.:Blue Ribbon,1941),p.191.

[2] Josiah Royce, The Spirit of Modern Philosophy  (Boston:Houghton Mifflin,1892),p.108.

[3] Norman Kemp Smith, Commentary to Kant’s “Critique of Pure Reason” (London:Macmillan,1923),p.xix.

[4] Immanuel Kant, preface, Critique of Pure Reason,1st ed,trans. Norman Kemp Smith (London:Macnillan,1929),p.13.

[5] Thomas and Thomas, Living Biographyies,p.196.

[6] Friedrich Schiller, Poems in Works  (London,190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博客重张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博客重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